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9、又是喜宴 ...

  •   
      映在黄铜镜子中的女人美艳无双。
      
      司马嫣如补些唇脂,把几缕垂下的发丝再盘好。
      
      洛阳城楼上燃放的九百九十九枚烟火早已烧完,本来烟火初绽之时,她便该与唐蛰拜堂成亲,但外面好像旁生了些枝节,乱嘈嘈地吵过几遭,又回复平静。
      
      喜乐一停,小屋里便静得让人难受。司马嫣如忍无可忍,不愿再守甚么礼规,开门便要出去。
      
      潇湘堂的师妹小芙蓉正好探了消息回来,见状忙把司马嫣如堵回房中:“哎呀嫣如姐姐,新娘子不能出去啊!”
      
      司马嫣如道:“甚么时辰了?吉时早就过了,你老实跟我说外面究竟发生何事!”
      
      小芙蓉好看的眉毛扭作一团,能夹死苍蝇:“没事没事!”
      
      司马嫣如心中一跳,手心冒汗:“是不是那个李长安?”
      
      小芙蓉愣道:“李长安……那个长安镖局的总镖头?他不是今天也忙着成亲么?听说还一娶娶两个,可不要脸了!怎会有空来找事。”
      
      司马嫣如心头一宽,催问道:“那究竟是谁?肯定出事了,你别想能瞒我,快说!”
      
      小芙蓉最不会编谎话,索性像倒豆子般噼里啪啦地道:“姐姐,今夜可是一波三折啊。首先是齐王遣了两名家仆过来发丧,叨叨的念讣告念个没完。你说谁不知他死了儿子啊,这齐王明摆着趁侯爷辧喜事,特意来落他的面子呗,弄得红白两事相冲,心肠真毒!”
      
      “司马盟主念他的确是死了儿子,忍气让他们念,谁知他们蹬鼻子上脸,竟又拉了些道士来起坛作法,说要超渡爱子亡灵。司马盟主本想发作,但在场不少当官的都站在齐王那边。盟主总不能把那些满嘴狗屎的官儿都砍了,只好先让道士跳大神跳个够。”
      
      司马嫣如恨得牙痒痒的,奈何齐王早摸清皇帝底线,皇帝不可能因此跟他算帐,他才敢这般肆无忌惮。
      
      “好不容易把那些霉气鬼送走,一直在席上喝酒喝得好好的那个莫寨主突然发难,说要代表准水一众水寨要求盟主签下盟约,保证今后金浪盟必须先得他的乌蛟令,才可号令各水寨,以防朝廷利用与金浪盟的姻亲关系,使各水寨做出有违江湖道义之事。”
      
      准水水寨有上百个之多,而且这还是多年争斗兼并的结果,全不是善与的货色,谁也不服谁。金浪盟凭着祖上积威,又得据准水沿岸重镇,司马彦才稳坐盟主之位多年。而乌蛟寨的莫震东早有争雄之心,多年经营下势力只稍逊於司马家。
      
      司马嫣如就是再不懂准水形势和盟中事务,一听也知莫震东想借此举架空金浪盟权力。“简直可恶!这个狼心狗肺的莫震东,当年还是我爹爹提携他,他才有今日!他倒是想得美,我爹爹就是不签,他又当如何?”
      
      小芙蓉:“他说此事事关江湖公义,就算会被指责忘恩负义也定要挺身而出。要是盟主不签,便依江湖规矩受他三掌,以明己志。”
      
      司马嫣如焦急道:“莫震东练的是外功,掌法刚猛。爹爹被青鳞卫所伤,伤还未好透,怎受得了他三掌!他分明是借机杀人!”
      
      “姐姐别急——”小芙蓉话未说完,司马嫣如已夺门而去。小芙蓉嘀嘀咕咕地道:“你好歹听我说完啊……唐侯爷说要代盟主受这三掌。有他在,盟主怎会有事。”
      
      司马嫣如提着厚重的裙摆赶至大厅,刚撩起红幔,就看见一道圆滚滚的残影砸破大门,满座宾客大惊。
      
      不知算是有幸还是无幸,司马嫣如没见着莫震东一刻钟前的雄姿。此时他委顿在地,满脸横肉不住跳动,因内伤过重而说不出话来。
      
      他咬牙切齿,饮恨不已。他原想重伤唐蛰立威,再逼司马彦签盟约,没想到唐蛰除了暗器,其内力也精湛得能上高手榜,而他从未听闻!
      
      唐蛰一招技惊四座,他本人倒没得意或是睥睨之色,只是冷淡地看着地上的莫震东,“三掌,我半步未退。你输了,走吧。”
      
      莫震东像个破风箱一样喘了片刻,才道:“不……不可能!你肯定使了鬼把戏,否则怎么可能受得住我的劈浪掌!”
      
      唐蛰无言,只觉此人虽混上寨主之位,却未免太蠢。他既是听雨楼主,是密探之首,能探听各种江湖消息,自然也能把各种消息隐去。隐瞒自己的武功,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唐大哥!”司马嫣如娇滴滴地喊了一声,欢喜自豪之情难抑,身形如投林小燕般扑进唐蛰怀里。
      
      唐蛰虽身穿喜服,但似乎没沾到一星半点喜庆之色。他低头看一眼自己的新娘子,不动声色地把她从怀里摘出来。
      
      司马嫣如以为唐蛰不喜她在拜堂之前抛头露面,举止放浪,不禁悄面一红,借故向前走几步道:“莫叔叔,你何必为了根本得不到的盟主之位,与金浪盟甚至朝廷结下梁子。你坐回去喝你的喜酒,我代我爹爹答应你,今日之事金浪盟决不追究。”
      
      莫震东边咳血边大笑道:“世侄女当了公主,嫁了侯爷,说话口气果然不同一般,都敢拿朝廷来吓唬我们了。”
      
      司马彦连忙道:“嫣如,不得无礼!你给我乖乖的回房间侍着!”纵然他认为金浪盟与朝廷联姻是无奈之举,絶无归顺之意,但武林中不少人是这么想的。宝贝女儿是暴脾气,说话不知忌讳,到时候愈描愈黑,叫金浪盟坐实了朝廷鹰犬之名。
      
      司马嫣如暗道人都出来了,哪有再回房间候着的道理,天知道会不会又再等个半天。
      
      司马彦道:“莫震东,诸位寨主的顾虑我都理解。我在此保证,你们所惊惧的事都不会发生。今夜过后,金浪盟还是那个金浪盟。至於你刚才所为,我不会追究,只是今后你我二人不必再谈过往恩义。你走吧!”
      
      莫震东受伤太重,无法行走,随来的一行人见再闹也讨不到好果子吃,便合力抬他离去。
      
      扰攘一夜,虽然亥时快至,但无人告辞。江湖人亲眼窥看了皇帝家事,达官贵人见识了江湖纷争,各自认为赚到消息谈资,吃酒的兴致也就更高。
      
      吉时虽过,赶在今夜拜堂,好歹没把吉日也误了。
      
      喜乐一响,场子好像又沸了起来。司马嫣如吩咐下人快快把管家找来,准备拜堂事宜。她虽出身江湖,但究竟是名门之女,如今更获封公主,故此虽不忿气,但还是听从母亲之言,把大红盖头蒙上,静静地坐一旁。
      
      奇怪的是,统礼的管家却迟迟找不到。唐蛰的成亲吉时一再被误,他倒没有动怒,淡淡搁下一句“再找”,便出了大厅,去了稍为清静的侧院。
      
      大厅的喜乐震人耳鼓,传到这儿却显得有些飘渺失真。
      
      一把悦耳的女声却偏要打破这难得的片刻清静:“唐大哥,你似乎巴不得今晚他们折腾个没完。你是不是后悔答应与我成亲?”
      
      唐蛰有很多话堵在心里,但他从来不是个多话的人,亦不打算向谁坦露那些愈理愈乱的思绪。这晚的婚事於他而言,不过是要报的恩,是助他平步青云的踏脚石,他原以为两人对此早已心照不宣。
      
      至於她那咄咄逼人的态度和翻来覆去的试探,除了令他无奈得生出烦厌,实在勾不起一丝怜爱之意。
      
      “我唐蛰决定了的事,从不后悔。”
      
      司马嫣如道:“可是我知道你的心却后悔了。”
      
      唐蛰心中思绪起伏不定,“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
      
      司马嫣如突然笑了,可艳丽的容颜却透着酸楚:“不,我比你想像的还要了解你。唐大哥,你如今被李长安那个不知羞耻的贱人迷惑,可是很快,你便会认清他的真面目!”
      
      唐蛰被她狠毒又刻薄的言词惊倒,可是继而一想,又觉得只是自己心中有鬼。他与李长安的那种关系极为隐秘,她不可能知道。
      
      今夜第一次他忍不住火气,斥道:“李长安是我的朋友,你不要用这些话来侮辱他。”
      
      司马嫣如冷笑道:“他不是好人,他不配做你的朋友,更不配被你惦记。”话音一顿后冰雪消融,她的笑容温暖起来:“既然你不能跟他了断,那么这个小人就让我来做吧。”
      
      她心中一阵痛快,便要回去,可是肩膊却被牢牢抓住。
      
      唐蛰的目光深沉:“你甚么意思?”
      
      可是没等司马嫣如再说半个字,侯府下人便找来请二人回去拜堂。管家仍是不知所踪,但司马彦夫妇认为吉时不能再拖,就算无管家提点皇家仪制,於金浪盟而言也没甚么丢面。
      
      咿咿呀呀的喜乐声震耳欲聋,犹如浪潮般把人的五感淹没,只剩下理所当然的欢欣喜乐,推送着一对新人来到堂前。
      
      大红盖头下,司马嫣如的唇边漾出一个胜利的微笑。可是不知怎的,眼角却又不听话地微微泛酸。
      
      主婚的司礼房大太监高声宣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纯熙公主司马氏品行端庄丶贤淑大方,承司马一门忠脉,巾帼不让须眉,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特将汝许配武宁侯唐蛰为妻。钦此。”
      
      司马嫣如跪在浦团上,心里砰砰乱跳——马上,她便成为唐蛰的结发妻子,唐大哥的女人。
      
      “一拜天地——”
      
      一把利剑挟着肃杀寒意,破开这满场喜庆,钉在堂前以金漆写成的囍字牌匾上。
      
      奏乐的乐师被这一剑之威吓倒,喜乐戛然而止。
      
      一道身影倏地出现在大厅门口。来人亦身穿一袭大红喜服,低沉的声音压着火屑,缓缓道:“李某迟来,祝二位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