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 ...

  •   十八年前。
      
      一阵狗吠声自简陋的草屋中传出,断断续续地在山岗上迴响。
      
      绿水村在北境边城再往东走一百里,荒凉贫穷得连狗也算是个稀罕物。毕竟如今时势不好,处处边城閙飢荒,绿水村方圆百里内的狗都被村民猎去吃了。
      
      若再细细去听,能辨出吠叫声中的委屈和愤怒。
      
      狗是不会委屈愤怒的,就是会,人也不能从其叫声中辨出来。
      
      所以这吠叫了小半晚的不是狗。
      
      村民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们知道是甚么东西在吠——是唐家那个有姓无名的倒霉小子。
      
      草屋中,一个身形高大的醉汉正抡马鞭,使劲地往趴在地上的一个少年身上招呼。
      
      那醉汉下手的劲儿不知有多大,牆上破旧的窗子似乎也被震得巅峞峞的,快要掉下来。
      
      那少年年约十岁,正在长身体,可惜平日食不饱腹,瘦得可以,而此刻身上鞭痕处处,看上去就更可怜了。
      
      醉汉一脚把少年踹翻,重重地踏在他单薄的胸口上。他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就是没有求饶之色,眼神中的敌意和冷厉简直能令人忘记他的年纪。
      
      醉汉眨了眨醉眼,没能看出个好歹来,但脚下人浑身散发的杀意还是刺得他一个激灵。“岂有此理!你想杀你老子么?小杂种!继续吠,吠啊!”
      
      狗吠声从紧咬的牙关里一声声地蹦出来,不像狗,反而像已炸毛的狼,准备随时拚死反扑。
      
      下一刻,一声长吼从少年的喉咙中迸发而出。吼声尽处,醉汉被掀翻压倒在地,一块瓷碗碎片紧紧抵在他的颈脖处。
      
      醉汉瞪大眼珠子,怒骂道:“孽蓄!孽蓄!狗娘养的——”
      
      少年虽是粗喘着气,但持利物的手却没一丝抖颤。他语调冰冷,像是在下甚么判语似地道:“娘早殁了,我是你养大的。”
      
      言下之意,若我是狗娘养的,你就是那养我的狗娘。
      
      醉汉若是未醉,他肯定会气得毒打那少年一顿,但他刚才喝的酒全都上了头,只管死死地盯着地上的一块玉珮。
      
      少年见他看得入神,顺着他的视线去看,地上有一块通体碧绿、上刻絴纹的玉珮,似乎是刚才那一下子从醉汉身上掉出来的。这般值钱的东西,这人居然没拿去当了换钱买酒?少年好奇,伸手去捡那玉珮。
      
      醉汉怪叫道:“别踫!”
      
      少年才不管他的话。
      
      醉汉像梦呓般道:“那是当今皇上赐给小皇子的宝贝”
      
      手定在半空。
      
      醉汉突然道:“小子,那是皇帝给你的东西啊!”
      
      少年很是愕然,全身上下好像只有手明白那话中意思,手一鬆,瓷碗碎片掉到地上。
      
      醉汉大力捏住少年双肩,激动地反复吼叫:“对啊!咱爷俩本来都是富贵命啊!你是当朝皇子,我、我是……”
      
      声音弱了下去,最终被重重的鼻鼾声取代。
      
      少年跌坐地上,心悸耳鸣,连身上的伤口也感觉不到痛了,脑中被一个疑问佔据——谁是皇子?我吗?
      
      绿水村里是个人也知道,山坡上那姓唐的父子很是异类,做爹的把儿子当做狗往死里打;儿子像条养不熟的白眼狼,整日想弑父。只是俩父子拉锯多年,谁也未死,只能互相折磨,互相照顾。
      
      那少年是个恩怨分明得过分的人,早就算好了那所谓父亲的死期。只因那酒鬼在娘过世后顾了他三年衣食,所以少年也便多忍他三年。届时恩怨两清,互不相干。若他再敢动手,便是敌人,是敌人那就要你死我活了。
      
      孝子二字他勉强识写,却不会做。
      
      就在三年之期快到之时,酒鬼醉后竟吐露出这样一个秘密,把少年的世界彻底颠复了。
      
      少年足足有五晚睡不着觉。
      
      于是趁着酒鬼清醒,少年逼问出一段往事。
      
      酒鬼年幼时是孤儿,蒙一江湖门派收留,谁知他未及弱冠,门派便因得罪朝廷而被拿作匪帮剿灭。恩师身受重伤,师娘身死,还有数百个师兄弟无辜被戮。幸存的人意图復仇,恩师女儿更不惜献身入宫,暗杀皇帝。一切本来十分顺利,但酒鬼却偏偏爱上了恩师女儿。
      
      他眼看着她凭絶色容颜受皇帝恩宠,怀上龙种,深知若他们得手,皇帝死后自己心爱的女人也活不了。
      
      酒鬼犹豫了,想临阵退缩,连夜偷进宫要带她一起私奔。
      
      但讽刺的是,女人爱的却是与他们一起长大的小师弟,而她为了復仇,更不惜与皇帝同归于尽。
      
      适逢北境蛮族动乱,战事失利,朝廷内外人心浮动,这些蛰伏在深宫中的江湖冤魂打算趁机报復索命。酒鬼痛定思痛,杀了将要动手的小师弟,把心爱的女人强掳出宫。
      
      酒鬼一不做二不休,把暗杀皇帝的罪名全都归在早已半身不遂的恩师头上,令这场谋划了近十年的復仇行动胎死腹中。
      
      最终恩师被判极刑,他的门派仍被诬陷为匪帮,没有昭雪。
      
      北境告捷,天下太平;皇帝没死,后宫又添了几名妃嫔。
      
      酒鬼带着那个不爱他的女人逃至边城,贫困潦倒半生。
      
      少年永远也忘不了酒鬼说完后,露出的那个奇怪的笑容。酒鬼把玉珮交给他,然后让他从此叫他义父。
      
      少年明明记得这酒鬼好色,经常去镖妓,村里人甚至说他没银子去窑子时,连母狗也不放过。
      
      他心中冷笑,真是好一个不忠不孝不义不贞之徒。
      
      今后若是遇到这种人,当毫不犹豫一剑把他斩了。
      
      此后,他对功名的渴望便更加强烈。
      
      这种渴望像是能把他身体里的血烧光。他身上是皇家血脉,岂可以在这穷乡僻壤寂寂无名,潦倒平淡终老。他要如那雄鹰展翅,傲视穹苍;他要出人头地,成一番伟业,青史留名。
      
      纵使荆棘满途,他偏要试试究竟能走多远。
      
      如若此番志向抱负最终不能达成,他宁毋死!

  •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下海,多多指教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