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夜探 ...

  •   林清欢虽然也听说过不少灵异故事,自从开了灵目之后也能看到一些阴灵,除了结识韶望山、林老爷子、旗袍女、墨先生等强大的存在,还帮助了张彩彩、胖女、赵楠、王若秋等不幸的人。
      
      不过不管哪一个都没有这个来得震撼。
      
      逆天夺命啊!
      
      原本一个天之骄子,拥有璀璨的人生,却被人生生夺走了好运,不但丧失前途,连性命也被夺走。
      
      陈渊有多可怜,那夺他气运和性命的人就有多可恨!
      
      “沈先生,这样可恶的事情,就没人管吗?”她一双桃花眼漆黑透亮,少见的透着怒气。
      
      沈煊看了她一眼,“万事有缘法,似这等身负大气运的人遭遇的劫难,也是命中定数。劫数来,劫难至,气运来,劫难消。”
      
      陈渊的气运在她。
      
      如果纵观全局,很多人都会发出命中注定的感慨,可身在其中,在光阴里一分一秒煎熬的人,却不信,或者说不屈服于注定。
      
      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那么认命,是一种逃避。
      
      林清欢闭上眼睛就能清晰地浮现出那个让人惊悸的画面:猩红的血泊,雪白的球鞋,少年凌乱的碎发下一双漆黑的眸子,那双眼定定地看着她,似乎要说什么。
      
      从前她只有害怕,认为那是必须要忘记的噩梦。
      
      现在,她心中浮起同情,那双眼睛就不再仅仅是恐怖。
      
      “沈先生,您能帮帮他吗?”她声音轻柔软糯,带着几不可查的泣声。
      
      沈煊见她清亮的眸子里隐隐含着水光,如果他不答应,只怕她要哭出来了。
      
      他点点头,“今晚去看看。”
      
      见沈煊应下,林清欢眼中立刻沁出笑意,“这下徐玉功有救了,沈先生要是不帮他,他明天就没法考试了。”
      
      沈煊淡淡道:“不去考试,就不算考试必过不灵验。要让他醒过来,也得去找陈渊。”
      
      这货是学习有多废材,让考试必过神都选择让他不要参加考试也不能毁了招牌?
      
      收拾一下,沈煊又指点林清欢画了几张用得上的符箓,其中有入梦符、锁神符等。
      
      都是一些基础符箓,林清欢画起来更轻松,更没有觉得劳神。
      
      一般学道之人一天画三张,后面的效果大打折扣,可她却能不间断地画,且功效如一。
      
      沈煊赞赏之余忍不住多教她一些。
      
      他发现她于法术一途没什么兴趣,但是符箓、修炼基本功却极有天分,如呼吸一般自然顺畅。
      
      等她画完一沓子符箓,沈煊让她休息一下。
      
      林清欢:“沈先生,我不累。”
      
      她怕夜长梦多,万一徐玉功再有点什么差错,那可后悔莫及。
      
      沈煊看她坚持便如她所愿,让她拿出入梦符一边念咒语一边贴在徐玉功眉心处。
      
      林清欢一切照办,等念完符咒将符箓贴在徐玉功眉心的时候,她便感觉自己一阵眩晕,下一刻就出现在学校门口。
      
      依然是灰蒙蒙的环境,没有阳光,甚至还有凉丝丝的雾气在周围翻涌。
      
      “沈先生?”她小声地唤着,没看到沈煊她有点方。
      
      “我在。”沈煊的声音从她旁边传来,还及时伸手在她腰上扶了一把,免得她因为晕眩跌跤。
      
      林清欢一颗心落回肚里,跟着沈煊进了校园。
      
      上一次她来的时候,血红的玫瑰花开道,这一次玫瑰花却已经半蔫,有的甚至零散飘落成灰,导致周围浮动着一层细碎的灰尘。
      
      那些灰落在林清欢的身上头上和脸上,让她觉得又是冰凉又是灼热,却没有什么伤害。
      
      她赶紧拿出纸巾抹了一把,实在是不舒服。
      
      沈煊觉察她的动作,扭头看她,就见她一张玉白的小脸被擦得成了小花猫。
      
      他伸出手掌在她脸上轻轻拂过,随着咒语低吟,她瞬间恢复了干干净净。
      
      林清欢看他身上干干净净不落一丝尘埃,更加佩服,“谢谢沈先生。”
      
      沈煊问她:“你看到了什么?”
      
      林清欢:“枯萎的玫瑰花,化成灰了。”她好奇:“沈先生,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不一样吗?”
      
      沈煊:“我所见就是校园的样子。”
      
      林清欢向四周看看,黑暗中有什么在翻涌,风里甚至有什么尖利的声音在嚎叫,这一次比上一次感觉危险了许多。
      
      不过有沈煊在,她一点都不怕。
      
      上一次来校园有鲜红的玫瑰花开道,教学楼里有一间灯火通明,她就那么直接过去。
      
      这一次整个校园黑漆漆的,她竟然看不到亮灯的教室了。
      
      “沈先生,你看到那间教室了吗?”
      
      沈煊摇头:“你入了徐玉功的梦,我随你而来,只能靠你来找。”
      
      有些复杂的东西他没告诉林清欢,陈渊虽然是被夺命冤死,却因为气运守护并没有变成怨灵厉鬼,反而因为其坚韧的心性和宽厚的品格继续自己学霸的道路成功晋级成了学神。
      
      现在这所学校就在他的控制之下,他不作恶,受气运护佑,再厉害的修行者也破不开他的结界。
      
      当然,他一旦黑化作恶,便都在自己可控范围之内。
      
      沈煊可以强行突破见到陈渊,却不能将徐玉功完好地带走,救人只能靠林清欢。
      
      走了不知道多久,林清欢依然没有看到那间亮灯的屋子,周围反而越来越黑,几乎要看不清路。
      
      沈煊示意她停下,抬头朝着半空打出一道灵光。
      
      林清欢看那道灵光如同烟花在空中炸开,随即星星般散落,而沈煊随即掐手决,口中念咒语,脚踏罡步,连连打出几道灵光。
      
      随着他的动作,林清欢看到头顶半空中亮起了七颗星星,竟然汇成一个北斗七星阵。
      
      北斗七星阵清光漫漫洒落下来,落在校园里,随即黑雾散去,林清欢就看到亮着灯光的教室。
      
      她惊讶道:“呀,那是我们教室!”
      
      一共有三间教室亮着灯,中间那个就是她高三的教室,旁边一间……就是当年陈渊他们的教室。
      
      “沈先生,这边。”林清欢走了几步,没听见沈煊的脚步声便回头叫他。
      
      周围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人。
      
      林清欢心下有一丝慌乱,却竭力保持着镇定,摸了摸大衣口袋,那一沓子符箓都在呢。
      
      沈煊说过,进了学校以后他们有可能被迫分开行动,让她不要怕,只管做想做的就是。
      
      林清欢犹豫了一下,便朝着教学楼走去,原本黑漆漆的环境突然又亮起来,石子小道,盛开的玫瑰,有微风拂过送来淡淡的清香。
      
      ?!!
      
      林清欢越发小心翼翼,手心里扣住一张辟邪符,脚下不停进了教学楼。
      
      教学楼里干干净净,既没有什么阴物也没有什么腐败的气息,清爽得像是秋高气爽的感觉。
      
      莫名的,林清欢不怕了。
      
      她拾级而上,顺着楼道来到亮灯的教室后门。
      
      教室里人头攒动,原本能容纳四十来人的教室仿佛挤进了上百人。
      
      有人在里面埋头刷题,有人揪着头发嗷嗷读书背诵,还有人在凑堆讨论题目,甚至有人拿头咣咣撞墙。
      
      “啊——我一定考不过,我记不住!这太难了!”
      
      林清欢:“……”
      
      这是徐玉功的梦,或者说是他元神经历的事儿。
      
      难不成……拜了考试必过大神,并不是真的靠玄学的力量保证及格,而是……被大神将元神拘来补课?
      
      想到这里,林清欢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太可怕了!
      
      突然,那个咣咣撞墙的学生猛地冲了出来,直接将林清欢撞倒在地上。
      
      林清欢倒是也不疼,就是突然被撞倒有点懵。
      
      却听“哎呀——”那学生惨叫一声,在地上滚了滚,居然就被团成一个球,然后骨碌碌地滚了回来,停在林清欢身边。
      
      林清欢坐在地上看着他那滑稽的样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道歉!”清澈的声音响起,一道人影出现在林清欢身边,他朝她伸手。
      
      林清欢赶紧自己爬起来,摆摆手,“没关系。”
      
      她扭头看向那人,白衬衣黑长裤,白净的脸乌黑的发,一双透亮的眼睛淡而无波地看着她。
      
      陈渊,是当年的学霸、男神,还是体育健将,不少女生都偷偷暗恋他,趁着他打篮球的时候跑去给他送水送吃的。
      
      可他好像对谁都淡淡的,从来没有接受过谁的好意。
      
      林清欢虽然是颜控,却从来没有犯花痴犯到正主跟前,所以高中三年,她跟他并不熟。
      
      就算见过几次,唯一的印象也只有“啊啊啊他好帅,啊啊啊他成绩好棒”,其他的她也记不得了。
      
      “林清欢,你没有报名。”他的声音很平和,没有什么起伏。
      
      林清欢不确定他是质问自己还是别的,要是发现她偷偷进来想带人走,会不会攻击?
      
      他这样干干净净的,既不是跳楼的惨状,也不是黑眸直勾勾地看着她,她并不怕。
      
      “我……我可以报名吗?我休学在家,功课都落下啦。”林清欢胡乱找了个借口。
      
      先混进去,然后把徐玉功给偷出来。
      
      被卷成一团的同学呜呜地喊:“不报名怎么上课,你得去给大神上供!”
      
      陈渊伸手拎住他的头发,随手一甩就将他扔回教室,冷冷道:“及格就能毕业,刷不完就一直留在这里。”
      
      林清欢:“……”这么凶残!徐玉功只怕也是这个待遇。
      
      陈渊垂首看林清欢,“回你位子吧。”
      
      林清欢犹豫了一下,跟着他往自己从前教室去。
      
      教室里原本声音嘈杂,随着他推门而入,瞬间鸦雀无声。
      
      然后,林清欢看到了徐玉功,他憔悴得跟被人榨干一样,两只熊猫眼要砸到脚面上了。
      
      陈渊把林清欢送到她一直空着的位子上,手往虚空里一抓就拿出一叠试卷来放在桌上。
      
      林清欢:“!!!!”不,我不做题!
      
      陈渊俯身,左手摁在桌沿,右手翻动那摞试卷,声音依然是平淡无波的调子,“你做完这五套,考试就不成问题,要是有不会的便问我。”
      
      林清欢:“……”
      
      这是高中的化学题目!!!
      
      不好意思,她早就和化学分手拜拜。
      
      这辈子都不要想她再做这些题目,并且,她真的已经忘光了。
      
      陈渊看她纠结的样子,似乎也知道她化学不好,很耐心地给她从第一道题的知识点讲起。
      
      林清欢:“那个……这是高考题?”
      
      陈渊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会考题目,你不是报的文科吗?”
      
      会考?
      
      林清欢:“我会考早及格了啊,我都考上大学了。”
      
      陈渊手里的笔仿佛被什么定格一样,他定定地看着林清欢,喃喃道:“你不是林清欢,你是谁?”
      
      林清欢:“我是林清欢啊,你是陈渊吗?我们以前都没怎么说过话,你居然记得我。”
      
      陈渊微微蹙眉,“你……你不记得了?”
      
      林清欢笑起来,“记得什么?”
      
      陈渊的表情瞬间沉郁下来,整个人却变得越来越亮,甚至有些刺眼。
      
      林清欢下意识地闭了闭眼,耳边是那些同学们的尖叫声。
      
      等她睁开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校园里,眼前像是看电视一样闪过一些片段。
      
      画面上穿着初中校服的她手里拿着一根冰激凌,在日落的街道上一边吃一边左顾右盼,同样穿着校服的少年浑身僵冷地在街头挣扎。
      
      从林清欢的角度可以看到一个黑影缠着他的身上,将他缠得紧紧的,正朝着他嘶嘶哈哈地吹冷气。
      
      就在这时候,拿着冰激凌的林清欢从旁边经过,不小心一把打在陈渊的肩头,那黑影惨叫一声消失不见了。
      
      原本大夏天还瑟瑟发抖的陈渊感觉一股温暖流遍全身,所有的不适感瞬间消失,而林清欢却已经匆匆说声对不起就跑了。
      
      从此以后的很多画面里,在林清欢和宋倩男、徐玉辉等人上学放学的时间,在学校里活动的时间,只要将她所在的范围扩大,就能看到陈渊的身影。
      
      他远远地望着她,却不敢上前打扰。
      
      后来林清欢抱着一摞语文报,因为太多掉在地上,陈渊帮她捡起来送到教室。当她跟他道谢的时候,他的眼睛清亮而温暖。
      
      他们在办公室遇到的时候,他会看她,期待她也看他。可她只会偷偷看一眼,然后就跑掉了。
      
      高二物理化学会考的时候,她化学不好,跟宋倩男嘀咕。宋倩男就开玩笑说不如你跟学神许愿,让学神保佑你考过,还说陈渊是当之无愧的学神。而她出于好玩,居然真的就双手合什拜了拜。那时候,陈渊恰好在后面的文艺楼三楼,站在窗口看着她。后来徐玉辉弄了一套陈渊牌儿物理化学会考的模拟题,他们文科班疯传,林清欢也因此受益匪浅。
      
      一次放学的路上,他跟她和宋倩男同乘一班车,替她挡开了咸猪手,并且跟着咸猪手下车将人痛揍了一顿,以后那人再也不敢在公交车上骚扰女孩子。
      
      ……
      
      林清欢从来不知道,他们居然有过这样多的交集。
      
      有一些打招呼的画面,她根本不记得。
      
      “林清欢。”身后传来陈渊的声音。
      
      林清欢一恍惚,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学校的花园里,周围是火红的玫瑰,天空灰蒙蒙的没有太阳。
      
      他从身后走过来,身上散发着白光,就如一轮白日。
      
      林清欢微微蹙眉,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陈渊:“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林清欢:“你说什么?”
      
      陈渊逼近一步,“我们说好的高考以后就在一起,你答应了。”
      
      林清欢后退一步,“等等,请你冷静一下。”
      
      陈渊原本清亮的眸子开始阴郁暗沉,“你变心了。”
      
      林清欢掌心扣着符箓,陈渊这是有臆想症不成?她和他没有多少交集,哪里来的说好在一起,哪里来的变心?
      
      虽然刚才看到的画面里,他为她做了很多事,可那时候她自己也一堆麻烦并没有余力注意到,所以和他真的没有多少交集。
      
      他会不会不知道自己死了?
      
      要是这样,就需要让他意识到他已经死去,面对现实。
      
      她退了几步身后是花坛,只得停下来,看着脸色越来越冷峻的陈渊,心里默念了沈煊教的口诀,心思定了定。
      
      “陈渊,”她放柔了声音,“你大学考去了哪里?”
      
      陈渊脸上闪过一丝茫然,随即道:“帝都啊,你不是去帝都了吗?”
      
      原本他可以保送的,不过他没有接受,而是把机会让给别的同学。
      
      林清欢心下了然,他果然不知道。
      
      她心里很是怜悯,原本大好的前途,锦绣的年华,却被人给害了。
      
      只有让他面对现实,才能知道是谁害了他,让他解脱,然后去投胎转世。
      
      他站在她面前,离得有点近,既不会碰到她又不会让她轻松跑掉,“考试前几天,我给你一封信,你看过以后答应就做我女朋友。你怎么忘了?”
      
      他身形颀长,上半身微微俯下来,给林清欢造成了一定的紧张感。
      
      她伸出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戳了戳他的胸口,“请你……往后退一退,有话好好说。”
      
      可能是她温软的声音安抚了他,他的眼神没有再冷下去,反而真的退了半步,黑眸却依然锁着她。
      
      林清欢:“我答应了?”
      
      他点头。
      
      林清欢:“答应以后呢,暑假里我们去哪里玩儿了吗?”
      
      陈渊凝视着她,“你爸妈不让你常出门,我们只见过三次,看过一次电影,去了一次游乐园,还回了一次学校。”
      
      林清欢追问他细节,他居然说得生动又仔细,哪一天做什么说什么她穿什么衣服等等,都说得清清楚楚。
      
      作为一个学神人物,林清欢不怀疑他的想象力丰富至此。
      
      “开学以后呢?”
      
      陈渊垂眼眼睫,尔后抬眼看她,“我出了车祸,失去好些记忆,醒来你就不见了。而我回到这里来教书,我想在这里等你,我相信你会回来的。”
      
      他的眼睛亮起来,伸手抓住了林清欢的手腕。
      
      他身上竟然有温暖的体温,并不是其他鬼魂的阴冷,这让她没那么怕。
      
      “刚才你给我做会考的题,你是不是……”
      
      “我没有忘记你!”陈渊急切的解释,“没有,我可能只是……只是车祸后遗症……有些事我怎么都想不起来。”
      
      他情绪一阵低落,身上的白光却越来越盛,照得周围跟白天一样。
      
      太过刺眼林清欢只能闭上眼睛。
      
      她想他定然是死而不知,因为执念编造了一些经历出来。
      
      她被刺得不敢睁眼,就轻声道:“陈渊,你把那些笨蛋都赶出去吧,让他们回去。教室里闹哄哄的,我都没法静心上自习了。”
      
      头顶传来陈渊藏着欢喜的声音,“好。”
      
      他牵着她的手,一步步地往教学楼走去,站在走廊里,林清欢看到教室里那些学生有的夺门而出狂奔而去,仿佛奔向新生一般,有的则井然有序地出门,跟他鞠躬道谢。
      
      “谢谢学神补课,我肯定能考个好成绩了!”
      
      徐玉功也跑出来,撒丫子要跑,结果余光瞥见林清欢,吓得他一个激灵蹭得就贴在墙壁上。
      
      “卟滋卟滋,小欢——”他自以为隐秘地跟林清欢喊话,生怕学神听见。
      
      陈渊:“徐玉功,我和小欢要结婚了,到时候邀请你们参加婚礼。”
      
      徐玉功:“!!!!!!!!”
      
      他刚想说什么,却被陈渊一挥手和别的同学一起飘了出去。
      
      看着学生们都被送走,林清欢松了口气,这样不至于陈渊无法面对现实发飙伤及无辜了。
      
      陈渊牵着林清欢的手,“走吧,我们一起去自习。”
      
      林清欢下意识就想拒绝,进了亮着灯的教室,就进了他的绝对领域,她应该在外面跟他讲。
      
      陈渊却揽住她的腰,“别怕,我帮你写作业的。”
      
      林清欢就被他推进了教室。
      
      原本用来当补习班的乱糟糟的教室,这会儿却干净整洁,还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她的课桌上插着一瓶鲜艳的红玫瑰。
      
      他替林清欢拉开座椅,“坐吧。”
      
      然后伸手从桌洞里掏出一摞书本来放在林清欢眼前。
      
      是她的大学课本,只是封面也不全然一样,里面的内容更是深奥难懂,比她的课本难多了!
      
      林清欢手里捏着符箓,却下意识地转动手腕上的串珠,那是沈煊送给她的。
      
      她要怎么告诉他呢?
      
      “陈渊,你饿不饿?”
      
      陈渊:“你饿吗?我给你订外卖。”
      
      “我们出去吃吧,要不去我家?我做饭可好吃了。”如果他愿意跟她出去,那就能走出他自己的结界。
      
      陈渊面色一变,“我们不能出去。外面危险。”
      
      林清欢:“陈渊,时候不早,我要回家了。否则我爸妈该着急的。”
      
      她得找沈煊一起想办法,他太强大,只要他自己不想面对那个真相,她没有办法告诉他。
      
      他用出车祸、失忆来自欺欺人,就是不想接受那个事实。
      
      所以他和张彩彩、赵楠那些死而不知的人不同,他是故意不肯知道。
      
      陈渊却握着她的手坐下来,淡淡道:“小欢,咱们都结婚了,爸妈不会着急的。”
      
      当他说到结婚的时候,教室一下子变成了起居室,布局温馨简洁,却见用心,桌上依然放着火红的玫瑰花。
      
      林清欢:“陈渊,当年你给我的信,是什么样子的?能给我看看吗?”
      
      陈渊伸手去拉抽屉,却猛地顿住,回头看她,“小欢,信在你那里啊。”
      
      林清欢摇头,“不,我没见过。”
      
      陈渊脸上飞快地闪过一丝阴郁,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小欢,不要闹脾气了,明天就回去看爸妈,乖。”
      
      他说乖的时候,林清欢感觉一丝困倦袭/来,让她昏昏欲睡。
      
      可她身上的珠串散发出温润的触觉,让她保持着一丝清明。
      
      之前几次变化,她都没有失去清醒的意识,也赖于此。
      
      陈渊将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心,柔声道:“小欢,睡吧,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再也不会分开。”
      
      林清欢挣扎不了,意识变得沉沉的,缓缓合上眼眸。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轰隆声,随即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陈渊,人鬼殊途,你要害了她么?”
      
      陈渊轻轻地将林清欢放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起身站在窗口,“不管你是什么人,在这里,我是神!”
      
      “你连死地都挣不脱。”沈煊的声音里暗含着法力,在周围扩散。
      
      床上的林清欢一下子醒过来。
      
      她跳下地,“陈渊,你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陈渊背对着她,一动不动,“是,可我不甘心。”
      
      他缓缓地回头,漆黑无光的眸子凝视着林清欢,慢慢地说:“小欢,是你当初的祭祀,成就了现在的我。”

  • 作者有话要说:  谁也没想到19/20交替的新年,会是这样一个意想不到的局面。
    小仙女们好好保护自己,对我们的国家有信心就好啦。
    2020,我们一定会好好的!
    ————————————
    关于这文,也不多说,说了都是泪。
    抱歉很久没更了,对不住。
    我想写完陈渊这个单元故事就完结。
    这样后面的故事不浪费,等我能写好了再重新写。
    这个故事当初构思的时候很打动我,可惜我没把握好,没写好。汗颜。
    ————
    后面应该继续种田文,先写个年代文。
    什么时候开文?颓了这么久,我都不敢打包票,天天躺吃躺吃,我……
    ——
    隔空抱抱大家,新年会好好的!爱你们,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