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人为逆天夺命 ...

  •   林清欢发现自己依然在饭馆里,徐玉功沉沉地睡在板凳上,宋倩男正在轻轻地捏她的脸。
      
      “lp,你发什么呆啊?”
      
      林清欢慢慢地抬头看着她,“倩男,那年跳楼的男同学,你还记得呢?”
      
      宋倩男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声音都有些发空,“记得啊,叫、叫陈渊,咱们学校的学霸男神,长得帅成绩好,你还花痴过他的颜。因为考前压力太大跳楼,当时就摔在咱们脚下,吓得我们做了很久噩梦,学校还特意安排了心理老师给我们辅导来着。你怎么突然说起他啊?”
      
      林清欢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我……梦到他了。”
      
      宋倩男惊讶地看着她,“梦见,什么时候?刚才?”
      
      “不……昨天晚上。”林清欢也意识到刚才不过瞬间的事儿,要说自己做那么久的梦只怕宋倩男不好接受。
      
      “可你和他不熟啊,为什么会梦见他?”
      
      林清欢点点头,也很是疑惑,“是啊,我和他都没说过几次话。”
      
      陈渊是年级第一,她学习中等,高考超常发挥考上一本。
      
      在高中的时候,她这种学生没有太多机会和年级第一打交道的,毕竟她只是颜控却不追星,不会像有些女生一样对男神围追堵截,而陈渊也专心学习极少和人闲聊,尤其是女生。
      
      她和陈渊有限的几次交谈也没什么特别的,第一次是在美术老师的办公室里,她参加市里美术大赛获得一等奖,美术老师找她去谈话,正好陈渊也在。
      
      当时他自我介绍说“林清欢你好,我叫陈渊”,她说什么来着?
      
      她当时有些局促,打了个招呼就没和他说话了,后来说什么现在也不记得。
      
      再后来在考场上、篮球赛、学校歌唱比赛、教学楼,似乎都见过,但是说没说话,说什么,林清欢却没什么印象。
      
      她为什么冷不丁就梦见他?
      
      有些说不通。
      
      她跟宋倩男说自己的梦,徐玉功在高中教室里补课,还被人打骂废物等等。
      
      宋倩男:“……”
      
      她看了看徐玉功,揽着林清欢的肩膀,“算了,别瞎想啊,嘛事没有。我们吃,让他睡吧。”
      
      她怕林清欢想多了晚上做噩梦害怕,扭头看看,“你那俩房客不在?”
      
      林清欢:“他们很忙,经常出门。”
      
      宋倩男:“那我晚上陪你。”当初她目睹事件之后做恶梦,五花八门能吓死自己。
      
      “不用不用,你都要考试了,我这么大个人有什么好陪的。”林清欢表示自己没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做奇怪的梦,都有噩梦免疫功能了,反正也伤害不了我,根本不怕的。”
      
      吃完饭,宋倩男抢着收拾饭桌刷碗,林清欢看看徐玉功,等他醒了再做点其他的吃也行。
      
      她和宋倩男回后院玩了一会儿游戏,聊她爸妈去那什么深山老林看病的事儿,很快天色就晚了,再去前面看看徐玉功竟然还睡得死沉。
      
      如果不是呼吸沉稳,真让人怀疑是不是死了。
      
      宋倩男过去拍他,“起来啦,回学校。明天就考试了。”
      
      徐玉功一动不动。
      
      宋倩男生气,直接拧着他的耳朵拧了一圈。
      
      搁平常,徐玉功早哭咧咧耍赖,这会儿却没任何反应。
      
      林清欢拦着她,“没事,让他睡吧,等会儿让他爸把他弄回去,明天从家里去学校也一样。”
      
      宋倩男:“这货也太不抗事儿了。”
      
      林清欢想了想,就让宋倩男吃过饭先回去,徐玉功这事儿她觉得有些蹊跷,不想让宋倩男跟着耽误考试。
      
      宋倩男见林清欢坚持,她也只好先回去。
      
      林清欢不让她坐网约车,帮忙拦了一辆正规绿色出租车,看了一眼司机是正常人才让宋倩男上车,她可不想宋倩男跟徐玉辉似的坐车遇到鬼司机。
      
      宋倩男一走,张彩彩和胖女就飘出来,围着徐玉功开始给林清欢出谋划策。
      
      胖女:“老板,他这样不正常。”
      
      张彩彩:“像丢了魂儿,身体倒无大碍。”
      
      林清欢犹豫了一下,给沈煊发个短信,问问他现在方便不。
      
      很快沈煊有消息过来,【发生什么事儿了?】
      
      林清欢拍了徐玉功的照片给他看,【睡得醒不过来,跟丢魂儿一样。】
      
      沈煊:正是丢魂儿,画张还魂符试试。
      
      林清欢立刻把书拿出来,翻出还魂咒那一页,还魂咒画在符纸上就是还魂符,当然绘制符箓和使用咒语有很大不同。
      
      林清欢准备好朱砂、毛笔、符纸,按照沈煊教的调制朱砂,先把符箓模拟得烂熟于心,再一气呵成画出来。
      
      符成的那一刻,旁边的张彩彩和胖女都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在拉扯她们,似乎要将她们给搅碎一样,吓得赶紧躲得远远的。
      
      林清欢用手指夹着符纸,抖了抖,符纸还是符纸,并没有自燃。
      
      林清欢:“………………”
      
      她凝视了片刻,默默地拿起打火机把符纸点着丢在一只碗里,等烧成灰烬倒些矿泉水进来,晃了晃,她掰开徐玉功的牙齿给灌下去。
      
      符水落肚,徐玉功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林清欢惊讶得大叫起来,“小欢,可了不得,我怎么回到高中……啊——”
      
      他叫了一声,两眼一翻又睡过去。
      
      林清欢:“!!!”
      
      她赶紧给沈煊发消息解释这里的事儿。
      
      沈煊发了个视频请求过来。
      
      林清欢立刻接通,沈煊好像在开会,那边有人用话筒讲话背景音非常刺耳。
      
      她瞅着屏幕上的沈煊一如既往的清隽明秀,看着他的脸就能让人忘却恐慌。方才的那点慌乱瞬间安定,她让沈煊看看徐玉功的情况,“沈先生,是不是我学艺不精?他喝下符水后睁开眼,五秒钟不到就这样了。”
      
      也不知道对徐玉功有没有损害。
      
      视频里画面晃动了几下,很快就平稳下来,杂乱的背景音消失,只有他略低沉磁性的声音,“不管你的事,让我看看他的眼睛。”
      
      林清欢就把手机对着徐玉功的脸,掀开他的眼皮给沈煊看看。
      
      沈煊:“他的元神被拘走却没有损伤,很显然是自愿……亦或者签订契约。”
      
      契约?林清欢心下一动,就把徐玉功他们考试必过大神的事儿告诉他,之前沈煊也说过凡是灵的基本是有问题的。
      
      没想到徐玉功就中招了。
      
      “沈先生,宋倩男他们都没问题,只有他这样子。”林清欢想了想,他们拜考试必过大神的有好几个,宋倩男好好的,她也没说其他人如何,肯定是没异样,只有这个徐玉功倒霉。
      
      沈煊略一沉吟,“等我,这就回去。”
      
      他挂断视频回去说一声。
      
      “沈先生可是今天的主角,您要是走了……”几个重量级人物围着他,满脸不舍。
      
      沈煊淡淡道:“今日该讲的我已经讲过,会议精神也彻底领会,其他的让沈诺代替。”
      
      旁边的沈诺一脸呆滞,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小师叔,我……我?!!”
      
      这次可是玄学会道盟精/英们的交流会,他是跟着小师叔来蹭课听的,会后各门派的大佬们要一起参加晚宴,更是几位顶尖大佬的座谈会。
      
      他根本没有资格参加!
      
      现在小师叔让他去?
      
      沈煊看了他一眼,目光清冷带着不言而喻的压迫感,让沈诺立刻挺直了腰板儿。
      
      沈煊:“我有事先走一步,诸位慢慢聊。”
      
      话音刚落,他已经走出十几米远,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外。
      
      几个年轻人眼巴巴地盯着他远去的方向,对沈诺不无羡慕道:“小沈道长好福气,有沈大师手把手教,想必于制符方面有过人之处,还请多多指教。”
      
      沈诺:哪个混蛋造谣!
      
      *
      
      林清欢问过沈煊,他说回来吃饭,晚上她就多做了两个菜。
      
      沈煊喜欢吃酸的,她特意做了干锅酸笋腊肉,另外再炒一个辣子鸡,一盘子虾仁菠菜,一盆番茄蛋汤。
      
      等沈煊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开饭。
      
      因为沈煊要回来,张彩彩和胖女早早吃过晚上出去溜达。
      
      她们俩现在一个当清洁工,一个当自杀挽救者。
      
      张彩彩经常在河边、桥上等四处飘,若是看到有自杀意图的就会吹气阴风吓一吓,或者用别的办法让他们打消不好的念头。
      
      沈煊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饭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食物的美好气味一阵阵飘过来,有让人口中生津的酸甜,有辣子的焦香,还有蔬菜的清香,这几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他生出一种奇特的满足感。
      
      不知不觉的,他居然也像普通人一样期待着有人叫他回来吃饭。
      
      对他来说,满楼的筵席比不过她这里的人间烟火。
      
      林清欢清澈的大眼笑弯弯的,“沈先生回来啦,正好吃饭。”
      
      沈煊朝她笑了一下,视线却在她手腕上顿了顿,眉梢微蹙也没说什么,而是去洗手换衣服,出来吃饭。
      
      待他落座,林清欢指了指后面的徐玉功,“沈先生,他要是没危险,咱还是先吃饭?”
      
      他睡在宽凳上,盖着一层毛毯,之前林清欢给盖被子他出汗,只好换成薄一点的毛毯。
      
      沈煊扫了一眼,淡淡道:“死不了。”
      
      林清欢虽然关心徐玉功,但是沈先生说没事就没事,她笑起来,“吃饭。”
      
      她给沈煊盛了一碗饭。
      
      另外还有一盘子薄如纸的面饼,可以用来卷蘸酱菜吃。
      
      寒冬的夜里,食物热气腾腾,少女娇嫩的脸颊被熏得染上绯色,是让人心旌神摇的艳丽。
      
      沈煊目光在她浓密的长睫上停了一瞬,开始慢条斯理地卷饼,面皮薄如纸却韧如丝,抹上老酱,卷上黄瓜丝、豆芽菜,然后卷起来。
      
      他顺手递给林清欢。
      
      林清欢惊讶地看着他,垂眼看着他的手,哎,沈先生的手好漂亮啊。
      
      “谢谢沈先生。”她接过饼,一口塞进嘴里,把左边脸颊撑得鼓起一个小包。
      
      沈煊指了指她的手串,“你今天出去了?”她元神出窍了一会儿,而且是不正常的出窍。
      
      林清欢有些不解,只是嘴里有食物,便闭着嘴巴拿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看他。
      
      沈煊并起剑指轻轻地摁在她眉心处,一丝灵光一闪而过。
      
      林清欢一怔,她知道沈煊不喜欢和人进行肢体接触,没想到……她能感觉他指尖微凉,随即一股温暖的气流自他指尖钻入她的眉心,让原本有些发紧的脑袋瞬间放松下来。
      
      沈煊收回手指,开始吃饭。
      
      林清欢轻轻地咬着嘴唇,看他不说话,她也就没说什么,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吃饭的时候,她发现沈煊饭量弹性很大,她做得多他就吃得多,吃得轻松从容并不见撑。
      
      她时不时地拿眼瞧他,怀疑他是不是开发出了另外的胃。
      
      吃完饭,沈煊帮她收拾饭桌,洗刷碗筷,林清欢就把自己扶徐玉功的时候突然做的那个奇怪的梦说给沈煊听。
      
      沈煊静静地听着,并不打断她,等她说完才随手起卦,可惜关于她的信息他测不到什么,也只能大概知道于她没有什么危险。
      
      略一思忖,他便问了陈渊的名字,从陈渊这里起卦。
      
      他原本冷淡的表情慢慢地凝重起来。
      
      林清欢莫名有些紧张。
      
      沈煊看她把嘴唇抿起来,一双藏着星星的眸子越发清亮,示意她放松,“陈渊天资聪慧少年得志,感情如愿事业有成,按理富贵满门无病无灾享年九十八。”
      
      他顿了顿,“夫妻恩爱白首,妻子……”他垂眸看着林清欢,眼神露出一丝惊诧——这个陈渊和林清欢居然是有夫妻缘分的!
      
      林清欢感觉到他的异样,顿时也紧张起来,他向来冷淡极少情绪波动,很少笑却也从不紧张,“沈先生?”
      
      沈煊按下心头的异样,缓缓道:“儿孙满堂,钟灵毓秀者众,可富贵绵延三代以外。”
      
      林清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情不自已地悲凉难过,“那他为什么会突然跳楼自杀?”
      
      如果命里一帆风顺,有大好前途,一生无病无灾,怎么就高考前夕年轻轻地便死了?
      
      沈煊:“人为逆天夺命。”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点专栏帮大桃花收藏一下那俩文的预收,具体写什么到时候再换哈。我这里就不放链接啦,帮帮忙,拜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