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考试必过大神 ...

  •   林清欢担心闺蜜遇到危险,就跟沈煊仔细请教了一下。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这个考试必过大神必定是个已经有些道行的鬼灵。
      
      人死之后成为阴灵,有些就会因为某种缘故受人供奉,承受了人间香火之后慢慢地就会产生信仰之力。
      
      现在这鬼灵就是拥有了信仰之力才能做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承诺。
      
      她上云州论坛搜索了一下,果然在云州学子板块有一个非常火的置顶帖子,讲的就是这个考试必过大神。
      
      下面留言者众,基本都是来许愿的。
      
      林清欢本以为大家就是闹着玩的,可越看她越惊讶,因为不但有许愿的,甚至还有还愿的。
      
      【啊啊啊啊啊,来给大神还愿,本以为必定过不了的考试,居然压线过,哈哈哈哈,五体叩拜大神,已经清香三炷、瓜果零食肉菜一桌,敬请大神享用~~~】
      
      不是开玩笑的还愿,居然还传了照片,是真的在上供。
      
      下面有人不信,纷纷打趣他,层主为了证明还传了自己成绩单。
      
      【六级考了好几次没过,这一次再不过我就要放弃的,没想到居然过了。复习?我一直都在复习啊,可听力口语死活不行,没办法才想放弃的,哈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拜了大神,居然真的过了,大神万岁万岁万万岁~~~五体投地.jpg。】
      
      林清欢看得那叫一个好奇,她在小群里问问。
      
      徐玉辉:小欢,你不知道?真的很灵,我宿舍俩兄弟拜过,已经过了。
      
      徐玉功:小欢知道没用,她又不需要考试。360°转体羡慕.jpg
      
      宋倩男:LP,我打听到一个大消息,考试必过大神是咱们学校的。
      
      她说的学校是林清欢的学林中学,林清欢他们几个都是在那里读的初中高中。
      
      宋倩男:我怎么这么骄傲呢!厉害了,我的母校。
      
      徐玉功:真的?!!!!面条泪,对不起母校,我给您拖后腿了。我这就去拜山头。
      
      徐玉功从小读书就不认真,每次考试勉强过,高中最后一年被家里人逼着加上各种补习班狂轰滥炸勉强过二本线,不过他很幸运,因为特长被云州大学录取,现在和徐玉辉、宋倩男一个学校,只是不同专业。
      
      进入大学以后他学校更马虎,专业课能及格,平时不怎么上心的非专业课就有点麻烦。当然如果老师手软的,他临时抱抱佛脚把考试范围背背,也能勉强过。
      
      但是他们毛概老师属于灭绝师太那一类的,手黑,他补考都没过。
      
      这个学期不能再挂了。
      
      所以为了能考试及格他也想尽各种办法,先是帖子许愿,又在学校里跟其他同学一起用上供祭拜的方式许愿,这会儿听宋倩男说起源于自己高中,立刻激动地跟宋倩男约好他也去。
      
      林清欢看得很无语:你平时听听课,这会儿也不至于抓瞎吧?不用考多好,及格总够吧?
      
      她的成绩不是特别出类拔萃的那种,但是她也从没有为及格发过愁。
      
      徐玉辉:哈哈哈哈,他这不是平时不学嘛,该~~
      
      林清欢私信叮嘱徐玉辉:玉辉哥,平安符带着啊。
      
      徐玉辉:放心,带着呢,他俩的也给了。
      
      徐玉辉自从那次遇到事故以后,一直带着林清欢这里买的平安符,他帮徐玉功买了一个,林清欢则送宋倩男一个,都用实体小店买的那种小平安符袋装着当个饰物挂在手机上。
      
      不想吓着他们,所以徐玉辉也选择保密。
      
      *
      
      自从女儿去世以后,彩彩妈就有些精神不振,只是为了让老妈和姐姐弟弟们放心,她也强颜欢笑。
      
      虽然在对付渣男的时候她精气神十足的,可一个人的时候,难免就会胡思乱想。
      
      她想了很多,曾经希望女儿有出息,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毕业以后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找一个相亲相爱的对象,平淡却又幸福地过一辈子。
      
      起码不要象她这样失败。
      
      可现在女儿没有了,那一切都是空的,她就觉得其实学习好不好,出息大不大,都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好好活着。
      
      这会儿她坐在药店里,不想吃饭,只是翻看着手机里女儿从小到大的照片,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这时候门外有人敲门。
      
      彩彩妈过去应门,那人把一份快餐塞到她手里,转身又匆忙走了。
      
      “哎——”彩彩妈寻思他送错了,低头看了看,却见上面钉着留言条。
      
      上面写着:王阿姨,我是彩彩的朋友,她说过您喜欢吃蛋包饭,说您每次吃过蛋包饭都会开心,希望您开心起来。
      
      彩彩妈看着上面娟秀的字迹,心里却是浓得化不开的哀痛,女儿还记得她爱吃蛋包饭。她爱吃,是因为女儿有一次看电视剧以后说要尝尝那个蛋包饭,还自己学下厨。虽然做得卖相很差,味道发苦,那确实她第一次吃到女儿做得饭。
      
      这一盒蛋包饭做的金黄油润,比女儿做的不知道要好看多少,热乎乎的还散发着香喷喷的气息。
      
      她拿起勺子,把金黄的蛋包挖开,露出里面青的黄瓜、红的胡萝卜丁、还有火腿丁,颗粒分明的饭粒,一起散发着鲜香的味道。
      
      豆大的泪珠砸在饭里面,她用勺子舀起来一起吃掉。
      
      蛋包软嫩鲜甜,米饭口感饱满,火腿丁的鲜咸分明,各种味道在口腔里弥散开,让人有一种瞬间圆满的感觉。
      
      咀嚼食物带来的满足感,能够在那么一瞬间添补心灵的空虚。
      
      眼泪无意识地流下来,泪眼朦胧中,她看到了女儿关切的脸。
      
      “妈妈。”张彩彩喏喏地唤着,抬手擦拭妈妈脸上的泪痕。
      
      “彩彩!”彩彩妈惊喜交加,一把将女儿紧紧地搂在怀里,是那种真实而温暖的触感,不是河里捞起来以后湿淋淋冰冷冷的僵硬,不是午夜梦回的时候女儿在喊救命。
      
      张彩彩抱着妈妈,心满意足地笑起来,“妈妈,你要好好的,你好我才会好。你放心吧,我一点都不痛苦了,我现在过得很好。”
      
      彩彩妈惊讶地抬头看她,“彩彩?”
      
      张彩彩笑着给她擦掉眼泪,“妈,你开开心心的,我还会来看你的。我们不要留在痛苦难过的漩涡里,下一次我看你,你就开开心心的,好不好?”
      
      彩彩妈泪如雨下,却笑着点头,“好,好,妈妈开心的。”
      
      张彩彩亲了亲妈妈的脸颊,笑了笑,“妈妈,我爱你。”
      
      彩彩妈用力地抱着她,“彩彩,妈妈也爱你啊,妈妈错了,妈妈不该逼你。”
      
      张彩彩轻轻地摇头,“妈妈没有错,当我明白了妈妈的心,我就再也不怪谁了。”
      
      ……
      
      “彩彩!”她叫出声来,却发现周围空荡荡的,并没有女儿。
      
      她低头看看自己已经吃光的蛋包饭,想着方才那么真实的母女相拥,怎么都不像假的。
      
      哪怕是做梦,那也是非常非常真实的梦了。
      
      女儿让她开心的,女儿说还会来看她。
      
      彩彩妈一下子高兴起来,只要彩彩开心,不管是什么样子的,她都开心。
      
      她立刻有了精神,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起来。
      
      来药店的熟人看到她,都能感觉她明显的不同,原本死气沉沉的人突然就活了过来。
      
      *
      
      这两天林清欢一直在研究那本符书,她帮张彩彩和胖女研究了两张可以抵挡烈日的符箓,这样能让她们白天也随意出入。
      
      原本张彩彩有网友们的祝福,阴力强大,白天活动也不受太大影响,只需要注意避开烈日即可。而胖女现在有三个信徒虔诚供奉,虽然没有张彩彩那么强大的阴力,却有了微弱的信仰力,这也让她能够更加活动自如。
      
      再有林清欢给的符箓,她们就能白天自有出入了。
      
      这日中午林清欢做了一锅老鸭酸笋汤,因为没有外人在,她就把院门一关,让张彩彩和胖女一起吃饭。
      
      她能看见她们,对她来说,她们就和正常人一样,所以也不分得那么清,反正阴气对她没影响的。
      
      胖女端着一小盆饭飘过来,欢喜地坐下,张彩彩端着一小碗饭,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
      
      胖女:“老板,我看那些人已经在咱们厨房窗外捣鼓开了。”
      
      墨老板说要来这里开个办事处,前面几天没动静,说是走流程,今日开始正式开工。
      
      从厨房看出去,看不到什么,但是能听见他们叮叮咣咣的声音。
      
      好在他们有数,早晚以及饭点消停的,否则真是要扰林清欢这个民的。
      
      林清欢点点头,看了胖女一眼,“多吃菜,不用吃那么多米饭。”
      
      看来是破罐子破摔,不想减肥了。
      
      胖女:“老板,你做饭这么好吃,我能吃三盆饭!”
      
      林清欢:“…………”
      
      胖女:“我寻思我反正已经死了,我还减什么肥?哼,我就是不减肥,我也不去跳楼,我一定要把那俩阴差气死不可!”
      
      林清欢和张彩彩笑起来。
      
      张彩彩细声细气的,“多亏老板帮忙,你不用去跳楼了。”
      
      虽然做鬼不会再死一死,可跳楼时候的痛苦、恐惧、绝望那种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所谓惩罚就是要日日煎熬重复那种恐怖的感觉。
      
      胖女:“嗯哪,我要永远跟着老板,才不稀罕去投胎呢。”
      
      反正在这里能吃能喝,现在还能晒太阳,满足的很,才不要去看那些阴差的脸色!
      
      林清欢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真心实意地让她们多吃点。
      
      正吃饭,她收到宋倩男电话,“美人LP,我来看你啦,开门!”
      
      林清欢拿着手机跑去开门,就见一辆出租车恰好驶过来停在门前,宋倩男从副驾驶下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
      
      林清欢立刻迎上去抱抱她,然后帮她拎东西。
      
      宋倩男一手揽着林清欢的肩膀,嘴巴努了努,“徐玉功也跟着来蹭饭。”
      
      后座门开了,徐玉功从里面出来。
      
      看着他那样林清欢吓了一跳,“我说老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你怎么一下子老了十岁?”
      
      徐玉功虽然没有徐玉辉那么俊朗,但也是个高大挺拔,相貌英俊的青年,怎么才几天不见就虚脱得跟要被榨干一样?
      
      徐玉功有气无力,一双眼跟熊猫眼一样,整个人都浮肿了一圈。
      
      他哇地像孩子一样哭起来,“这还没考试呢,我要被累死了,我不考了,不考了……”
      
      林清欢惊讶道:“你学习这么用功呢?”她看向宋倩男:“对了,你们拜的大神怎么样?”
      
      宋倩男笑眯眯的,“挺好啊,我觉得神清气爽,自信满满,明天考试呢,必过!”
      
      林清欢再看徐玉功,满脸疑惑。
      
      你们这拜的是一个大神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抱歉啊,最近颈椎肩周的毛病又厉害了,针扎一样疼,根本坐不住,好几天没码字了,呜呜呜~~~我不是要告别码字了吧。
    在理疗加运动,希望会改善。
    大家也要保重身体,不熬夜不久坐,好好照顾自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