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恶有恶报 ...

  •   梦里赵贵成回到了那家俱乐部,两家公司搞联谊的地方。
      
      这种活动,作为老总他们一般是不参加的,可他看上了一个温温柔柔却柔中带刺的小姑娘,白里透红的皮肤,水汪汪的大眼,温柔却恰到好处的礼貌,让他心里直痒痒。
      
      他几次暗里明里地示意她,自己可以给她一份好工作,可以给她优渥的生活,让她后半生不需要奋斗。
      
      可她既不接受,也不严词拒绝,反而面带羞涩,他就觉得她这是玩欲擒故纵。
      
      女孩子么,他见多了。
      
      大家一起玩,没独处机会,行,他来创造机会。
      
      在这种地方,他自然是手到擒来,趁着她和同事们热闹的时候,在她饮料里下点料。
      
      等她迷迷糊糊去洗手间的时候,别人也只当她喝多了。
      
      他很轻易地就把出了洗手间走错路的她给带走,光线那么晦暗,大家都玩得很疯,没人会注意她。
      
      本来她不知道是他,可他却挺喜欢她的,觉得自己不是玩玩就算的臭男人,是想和她好好在一起的,所以他再次找上她,温言细语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同时,也用了点小手段,比如情不自禁的时候拍的照片和小视频。
      
      王安秋死了,他觉得自己才是最难过的,要不是她那么不懂事,何至于此呢?
      
      闹得大家都那么难过。
      
      “这事不赖我。”他给自己洗脑,“是她不识抬举,害人害己。”
      
      他又认识了新的女孩子,都是他喜欢的类型,甚至不需要什么手段,对方主动示好。
      
      一番合心合意的缠绵以后,他突然就听到凄厉的哭声,“爸爸,爸爸,我被你害死了……”
      
      他悚然一惊,发现床上的女孩子突然就变成了王安秋的脸,“啊——”他大喊一声,一下子摔下地,彻底醒过来。
      
      赵贵成出了一身冷汗,有点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感觉,刚才他一直在做梦,梦里又回到那俱乐部,王安秋……
      
      这时候女儿无声无息地站在楼梯口,幽幽道:“你梦到了什么?”
      
      赵贵成心神恍惚,赶紧抹了一把冷汗,“没,没,楠楠快去睡吧,爸没事呢。”
      
      王安秋冷冷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
      
      “别胡说,爸爸行得正坐得端,做什么亏心事?”赵贵成赶紧爬起来回房间睡,他和老婆已经分屋睡。
      
      一躺下他又睡着了,结果梦里都是王安秋、老婆、女儿、还有其他女孩子,而不管他和谁说话做什么,最后无一例外都变成王安秋的脸。
      
      最可怕的时候,他仿佛永远都醒不过来,不管梦里怎么叫怎么吼怎么发怒都没用。
      
      第二天他干脆在外面不回来,可让他更加崩溃的是,那个小情儿的脸居然变成了自己女儿,吓得他一头栽下床。
      
      他只好躲在家里不出门,短短的三天,他已经憔悴得不成人形。
      
      他不敢入睡,一睡就瞎做梦,而梦的结局无一不恐怖的。
      
      恍恍惚惚的,他都觉得这屋子里都能看到王安秋的脸。
      
      有时候他不知道是梦还是醒着,跪在地上求她原谅,求她不要缠着自己,可他不肯去自首,不敢。
      
      大晚上的,他把房间里灯全都开着。
      
      他不敢睡就看电视,却发现自己喜欢的女演员变成了王安秋的脸,正朝着他阴森森地笑。
      
      他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揉揉眼睛,看到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无声无息,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静默而冷冷地注视着他。
      
      “干什么,干什么!”赵贵成疯了一样吼起来,“都滚开滚开!”
      
      王安秋幽幽道:“赵贵成,你看看我是谁?”
      
      王安秋的声音!
      
      赵贵成脑子里轰的一声,那眼神……甚至连相貌也变成了王安秋。
      
      “我杀了你,我杀了你!”他猛地冲过去,伸手就掐她的脖子。
      
      赵楠在旁边看着,这几天她能出入爸爸的梦,能真切地看到他所看,感受他所感,她怎么都不明白原来自己最崇拜的爸爸居然是这样的人渣!
      
      到现在,都不肯坦白他的错。
      
      她无法接受,也不想再挽救他,他无可救药的。
      
      她甚至也不想再管自己的身体,这个家让她窒息,以后哪怕活过来都生不如死。
      
      “老赵,老赵,你放开,这是楠楠,是我们楠楠!”赵母冲进来,使劲地掰他的手。
      
      赵贵成却跟疯了一样,在他眼里现在看谁都是王安秋的样子,是他做贼心虚的样子。
      
      他已经分不清现实还是梦里,一把将妻子推倒在地,死命地掐着女儿的脖子。
      
      王安秋在赵楠的身体里,被掐得仿佛要重新死一次,可她却不在乎,“赵贵成,再用力点,你就是杀人犯了。”
      
      “你是谁,你是谁!”赵贵成看着眼前的人被掐得明明发不出声音,可他却能听见王安秋说话。
      
      “咣当”赵母一花瓶砸在赵贵成的头上。
      
      “楠楠,楠楠,你没事吧?”赵母顾不上管他,一把抱住了女儿的身体。
      
      王安秋讥笑一声,“你知道关心自己的女儿,却对别人的女儿那么恶毒。”
      
      赵母瞪大了眼睛,看鬼一样,“你、你、你是谁?”
      
      王安秋扶着脖子缓缓地站起来,“我是王安秋啊,我能是谁?”
      
      “啊——”赵母也疯了一样。
      
      王安秋冷笑,装什么啊,你也入了赵贵成的梦,他做的事儿,他怕的那些东西,你分明都清清楚楚的,你装啊。
      
      是谁说“像你们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孩子,就想着靠睡男人不用奋斗”,是谁说“我们老赵是有能力有钱,可他向来洁身自好,都是你们不知廉耻地勾搭他”……
      
      王安秋把这几天录下来的赵贵成跪地忏悔求饶的视频发在了网上,然后就往落梅街去。
      
      她原本想让赵贵成一命抵一命,后来觉得他这样一辈子活在恐惧里,其实更好。
      
      网上舆论翻转,他很快就会臭名昭著,事业一败涂地,还会接受警察调查、判刑坐牢。
      
      虽然只有几年,却也够他一辈子抬不起头的。
      
      这样就够了,她不需要杀人,也不需要让赵楠当她十年替身。
      
      她不需要再折磨别人了,她愿意把身体还给赵楠。
      
      这样想着,她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慢慢地从身体里飘出来。
      
      眼前一片明亮,那是一条阳光铺就的金色大道,顺着这条路,她就可以通往新的彼岸。
      
      林老板,谢谢你。
      
      ——
      
      林清欢正在做腌笃鲜,突然就感觉一阵说不出的欢喜,她知道是有什么事儿,就去找沈煊说。
      
      沈煊正在看书,抬眸看了她一眼,缓缓道:“王安秋去投胎了。”
      
      林清欢惊讶道:“投胎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第一个投胎的鬼灵呢。
      
      沈煊微微颔首。
      
      林清欢虽然和她不熟,也为她能奔向新生高兴,“那赵楠呢?”
      
      王安秋投胎身体就空了,赵楠可以回去吧。
      
      沈煊指了指外面,林清欢转身就看赵楠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
      
      林清欢:“赵楠,王安秋已经去投胎,你可以回身体去了。”
      
      赵楠摇头,她不想做赵楠了,回去以后那是一辈子无法醒来的噩梦。
      
      林清欢:“你不回去,也不能投胎,难不成你要当游魂?”
      
      赵楠哇地哭起来。
      
      这时候林清欢手机小群里消息叮咚,她看了看,原来是网上炸锅了。
      
      有人在网上放了赵贵成跪地忏悔的视频,这男人估计是做贼心虚怕鬼上门,自己招了。已经有记者去他家采访,结果赵母说他最近精神有些不正常,都是胡言乱语。
      
      所以到底是做贼心虚忏悔还是精神混乱胡言乱语?
      
      很快有人扒出来,发视频的就是赵贵成的女儿赵楠,那么赵贵成八成是真的做了伤害王安秋的事情。
      
      “这女儿也太心狠了,就算赵贵成不对,她做女儿的这样也真够白眼狼的!”
      
      “要赵贵成真的犯罪,这是大义灭亲,哪里不对?”
      
      结果就赵楠该不该举报网上吵成一片。
      
      “她报警好了,干嘛发网上让自己爸爸名声臭掉,难道她就有好处?”
      
      不合逻辑。
      
      “报!!!!!赵楠在马路边晕倒了,被好心人送去医院,好像快不行了。”
      
      ……
      
      林清欢翻了翻,对赵楠道:“你的身体要死了,你确定不回去?”
      
      赵楠茫然地看着她,“我不知道,回去还……有什么意义。”
      
      强J犯的女儿?逼死受害者的帮凶?
      
      林清欢:“你有自己的道理,不过你不回去是想逃避?”
      
      赵楠一震,看着林清欢,仿佛记得谁说过,死不难,难的是在逆境中依然能站着活下去。
      
      是啊,活下去,背负着痛苦和忏悔,用自己的努力来洗清污点,这样活着比死亡更加难吧。
      
      王安秋大好年华死去了,本来可以借她身体再活十年,现在却把身体还给她。
      
      那么,她就不只是赵楠了吧。
      
      王安秋,对不起。
      
      赵楠默默地念着,朝着林清欢鞠了个躬,“谢谢林老板。”
      
      她一转身,就消失不见。
      
      林清欢出去看了看,赵楠真的不见了。
      
      沈煊看着一抹金光没入林清欢的身体,淡淡道:“她回去了。”
      
      林清欢也为她高兴,“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沈煊从书页中抬眸,看着站在暖阳里的小姑娘,像一抹和煦而清新的风掠过他的眼前。她的笑容那么明亮,就像她做的美食一样动人心弦。
      
      那边小姑娘正跟人视频,嘴里惊呼着,“考试必过神位?宋倩男你别傻了,考试过不过就看你日常学不学,你不学,求神拜佛也没用!”
      
      那边宋倩男得意得很,“亲爱的LP这一次你错了,真的管用,好多同学都拜过,真的过了,哎呀我去拜了啊,回来就去看你,然后准备考试。”
      
      林清欢挂了视频,满脸疑惑,转身看向沈煊:“沈先生,有考试必过的神仙吗?”
      
      沈煊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叩着书卷,淡淡道:“文曲星不可能下凡,若真灵不是邪物就是本领强的鬼灵。”
      
      林清欢:“!!!!!!!!!”

  • 作者有话要说:  大桃花开了两个预收,宝宝们友情收藏一下也是爱,么么哒~~~
    点击作者专栏进入收藏预收坑,《年代文》——先占坑,书名、女主男主、文案等以后再放。
    《嫁豪门不如赚钱》——重生和霸总离婚,带娃种田赚钱,追妻火葬场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