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三 章 ...

  •   清橙在客栈里静静地呆了两天,看着关弓的居民欢欢喜喜、张灯结彩地庆祝雁平安度过了五百五十个春秋。
      
      她坐在客栈二楼的窗户边,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眼睛迷茫而无神。
      
      当乐俊带着尚隆、塙麒一行人找到清橙的时候,正看到清橙如木头一样呆坐傻看着四通八达的路面。
      
      “真的是美女呀。”尚隆啧啧出声赞叹。
      “好亲切噢,除了我自己,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常世看到如此纯正的黑发黑眼。”这是已长大变得温柔坚定的戴国的黑麒蒿里,他身边白发的戴王微笑望着他。
      阳子和景麒、六太则紧张地看着一脸冷漠的巧国麒麟——塙麒。
      
      新的塙麒,人形外表和普通麒麟没有多大区别,一样的淡金发色和紫水晶一样的眼眸、一样的俊美、一样的高傲、一样的在内心怀有正义和慈悲之心。但是转变之后,却是罕见的白色麒麟,鬃毛是雪白色的,角是雪白色的,连蹄子都是雪白色的。
      
      尚隆他们还记得在塙麒出生不久,他们戴、雁、庆三个国家的王跑去蓬山看新生的巧国的麒麟,当时碧霞玄君忧心地对他们说:“除了创世之初,常世中出现了五色麒麟同时出现的局面,之后连两色麒麟共存的情况都没有出现过。你们知道,现在的常世除了泰麒属于五色麒麟中的一种,其余国家的麒麟都是普通麒麟。但是黑麒麟在历史上毕竟还出现过一两次,可……白麒麟,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呀!”
      
      “这不是更好吗?泰麒那么厉害,比他还罕见的白麒麟,说明比他更厉害!现在的巧正需要这样厉害的台辅。”阳子就事论事。
      “不管什么颜色都是麒麟,都怀有满腔的慈悲,没有什么区别。”尚隆也笑盈盈地让玄君放宽心。
      “玄君是担心塙麒会像蒿里一样受很多磨难吗?”泰王骁宗微微皱眉。
      玄君担心地点头。
      
      “别担心!就和泰麒一样,当他受难的时候我们无能为力,但是之后还不是否极泰来?这些事情天帝自有定夺,我们猜不透天意,那就让它顺其自然吧。”尚隆哈哈一笑。
      玄君也微微一笑,放下了忧色:“是呀,妾身还没有延王陛下想的通透,看来我们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想到这,再看一眼号称有史以来最为冷漠的麒麟——塙麒此刻正看着楼上的那个女子,眼睛都不眨一下。尚隆坏坏一笑:“走,上楼吧,你在这儿再怎么看,她头上也不会长出一朵花。”
      
      塙麒冷漠地看他一眼,再看了一眼楼上那个呆坐的女子,微微急促地进了客栈。
      
      已经找了十四年了,从他长成成兽的时候就开始选王至今已有十四年可仍旧没有找到天命定的巧国的王。到现在已经很绝望了,他想他会和上代的塙麟一样,因为没有找到王所以砍下自己的头颅让人埋在舍身木下向天乞求新的巧的麒麟卵果的诞生。但是,上天仁慈,终究没有抛弃巧,他找到了他命定的王。
      
      当延台辅来到蓬山告诉他巧的新王有可能在关弓的时候,他期待而又怀着害怕,最终还是犹豫的跟他来到了雁。到了雁,不能抑制内心的期待,他迫不及待的想去找他们所说的那个女子,但是延王让他等两天,说大家都知道了蓬山公来雁庆贺雁的五百五十周年。他焦急地等待了两天,终于那只半兽大老鼠愿意带他去找她,虽然还跟着一群无所事事想看热闹的人。
      
      景台辅让他不要抱那么大的期望,因为从来没有听说有人可以隐藏王气。他听了景台辅的话却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激动的心跳告诉他那个女子就是他的王,天命定的王。以前没有人可以隐藏王气却并不代表以后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人。他的王一定是威严无比却又兼具华贵吧,因为他是罕见的无能的白麒麟,所以他的王一定是举世罕见天才的人!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比的上他的王。塙麒坐在清橙旁边的桌上痴痴地看着满身清冷的女子。他的王很漂亮,连他也及不上的美丽,蓬山侍候他的女仙说他虽然冷漠可是他的美丽却是有史以来最为出众的。一头乌黑微带点卷曲的发长至腰间,皮肤也是如玉般的白润,他想他以后会好好服侍他的王,让那苍白的唇变为粉色玫瑰色泽的粉红。还有,他的王真的很厉害呀,只有在靠近她一米左右的距离他才能感觉到她身上磅礴如大海的王气,以后一定要让她不再隐藏王气,因为他会害怕找不到她。(作者跳出来大叫:你个马鹿、笨呆子,人家还不是你的王呀,你这些都想的太早了!)
      
      尚隆、阳子、骁宗看着素来冷漠的塙麒手紧抓着胸前的衣襟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冷漠的女子,但是青筋突显的手和紫色眼眸中的光芒却尽显他的激动,心也微微的不安,彼此对望一眼:这太不正常了,再恋主的麒麟也都没有塙麒这么激动。
      
      “难道这就是白麒麟的不同之处?啊......好痛!”被六太在腰上狠狠抓了一把,尚隆惊跳起来,“白痴马鹿,你想杀死我吗?”
      六太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切,要是我能杀死你,我是最开心不过的。”
      
      尚隆的惊叫声拉回了清橙空洞的思绪。
      
      清橙对面前突然出现的一大群人,没有惊异、没有好奇,无动于衷。即使其中一些人以看有趣的玩具的眼神看她,一些人以抱歉的眼神看她,剩下的长的最为出色的一个还以激动、微带些爱恋的眼神看她。
      
      “清橙,抱歉,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对他们说起了你,他们都很想认识你,所以我就带他们来找你了。”乐俊以抱歉的眼神看向清橙。
      
      清橙背靠栏杆坐着,目不斜视。
      
      众人都以热烈的目光盯着她,清橙仍然呆呆坐着。
      十几分钟后......“老天,她真行。”六太孩子气地揉了揉眼睛。
      “你以为人家在和你比赛瞪眼呀。”尚隆拍拍六太的脑袋。
      “她的武艺非常高。”泰王以肯定的语气说道。
      
      众人疑惑地看他,“为什么?”泰麒问出了大家的疑惑。
      骁宗摸摸泰麒的脑袋,笑:“因为我刚刚可是把武者全部的气势都压向她了,可惜人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听他这么一说,同样懂武艺的阳子、尚隆都点头表示理解。习武者,在高手交手之前,都是先以气势压倒对方,能光用气势就压倒对方就证明自己的武艺已上升到一定阶段了。尚隆是常世的第一剑客,六十多年前,骁宗仅次于他,现如今两者谁高谁低不好说,但是清橙对骁宗全部的气势视而不见可想而知她的武艺已在他两人之上了。
      
      “奇怪,她怎么修练的?她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大,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那么高深的武艺......”阳子疑惑。
      “主上,您已经六十七岁了。”刻板的景麒打断阳子的疑惑。
      “噗嗤!”旁边的几人偷笑。
      阳子嘴角抽搐,景麒真的很不懂风情呐!
      
      “女人的年龄是秘密噢,景麒!这是蓬莱永久流传的一句话。”六太偷笑。
      “我说您们呐,清橙还在我们身边。”乐俊苦恼地打断大家的欢笑。
      
      “啊,忘记了。”蒿里不好意思地微笑。
      大家这才发现,清橙还是面无表情地坐在旁边的桌子上自成一个世界,大家刚刚的欢声笑语好似完全没有传到她耳里。
      
      这时一直注意着清橙的塙麒发现他的王一直没有看他一眼,终于忍不住的站起身,在一片寂静声中走向了清橙,然后跪在了她的脚边,满怀期待地开口:
      
      “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从此以后,不离御前,不违诏命,誓约忠诚。”然后抬起了水晶般的紫眸,满含激动的对着清橙深沉而见不到底的黑眸,“请说我宽恕。”
      
      众人呆呆看着跪在地下的塙麒,一片无语:塙麒,你的动作也未免太快了!
      
      清橙听着熟悉的誓言,心中一点波动也没有。不过她终于微微转动了一下几个时辰没有转动的眼珠,站起身,捋了捋身上和死霸装一模一样的黑色长衫,一片漠然却轻飘地突然消失在大家眼前。
      
      “不见了。”几人喃喃自语。
      “啊,塙麒,你干什么?”六太眼明手快地拉住正准备从二楼跳下的塙麒。大家纷纷移向栏杆边,看见一身黑带着冷漠气息的女子突兀地出现在楼下街道的中央。好似感觉到了楼上注意她的目光,她轻轻抬起头,只看了一眼塙麒,几个起落又消失在街道上。
      
      塙麒愣愣地、不顾仪态地坐在地上,傻傻张着嘴,不知说什么。他觉得喉咙好干涉,胸口也有喘不过气的感觉,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主上不要他!
      
      六太、蒿里、景麒把失神的塙麒扶起来坐在椅子上,还给他倒了一杯水。三人都很理解麒麟对于自己主上的流连,清橙没有答应塙麒的誓言,塙麒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塙麒冷着脸,但眼里的失落让几只麒麟感同身受。
      
      几个王都看着他无语。
      “看来白麒麟的出世,是因为出现了这么一个罕世的王呀。”
      “是呀,她消失的速度比麒麟的奔跑慢不了多少吧?”骁宗也恢复了镇定。
      “对了,塙麒,你还能感受到王气吗?”阳子问道。
      
      塙麒先是一愣,继而慌张摇头。
      “这下麻烦了,她能隐藏气息,又存心躲我们,该到哪儿去找她呢?”尚隆无奈抚额。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拒绝麒麟的盟约呢。”骁宗戏谑地笑了下。
      “她为什么拒绝呢?”阳子好奇地摇头,“现在巧国的每一个人都恨不得能得到塙麒的盟约。”
      
      塙麒坐在椅子上,指甲狠狠掐进手心里,他却感不到痛,只觉得苦涩难当:想必主上是因为他的无能才拒绝他吧?!所有知道他是白麒麟的人都称赞他,说他是天帝赐给巧的宝物。可又有谁知道他该是天底下最无能的麒麟呢?四岁成功转变,他去黄海驯服妖魔当使令,可是至今为止除了自己的女怪蓝氤,他没有任何的使令。但是除了碧霞玄君没有任何人知道他还没有使令,玄君也让他不要告诉他人。之后他由自卑变得冷漠。因为只有冷漠才能阻止他人以关怀的眼神窥视他。刚刚主上已经看透他的无能了吧,因为主上是那么厉害!
      
      塙麒默然地起身,向楼下走去。
      
      “塙麒,你去哪儿?”六太拉着塙麒。
      “回蓬山。”
      “为什么?”蒿里也站在他面前,“王气已经在她身上出现。还是说你放弃了?”
      
      塙麒面无表情地看着房里的几人:“不会有王。这是天对巧的惩罚,王弑君,麒麟违反君王的命令,所以天赐给巧一个能隐藏王气的王和有史以来最无能的麒麟。”
      
      六太张着嘴看着塙麒离开。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阳子满眼的问号。
      剩下的几人也满头雾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橙用瞬步来到一个无人的街角处。
      
      她不懂,玉帝不是安排她去另一个世界吗,为什么这里还有麒麟选她为王?她在这里只有八十年,为什么会让她当王呢?
      
      “是让我彻底毁灭巧吗?”
      
      清橙静静站在阴处,一身清冷。突然觉得手上的镯子在轻轻抖动,她抬起皓腕,却听见由流光变幻的手镯里响起了顺风耳的声音:“清橙,你是巧国的王,但是不是负责毁灭它,你只需要像一般的王让它正常发展就可以了。你是玉帝陛下任命的巧的新王。”
      
      “可是以后我会离开。”
      “离开的事情你暂时不要管,太白金星让我转告你你现在只需要好好治理巧。”
      
      寂静了好一会,清橙发觉流光不再抖动,知道顺风耳已经离开了。她仰起头,看着雁碧蓝的天空,轻轻自语:“我,并没有拒绝的余地。不是吗?”
      
      她带着一身冷漠的气息走在街道上,街上的行人不自觉的低头给她让路。
      
      “啊,找到了!”一个清脆的孩子的叫唤声。然后清橙就感觉一个人拉住了她的衣袖,“塙麒,找到了,我说吧,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
      清橙停下了脚步,看着扯着她衣袖的小手,心里想的是她还太嫩了,在这个平和的国家不自觉的就降低了防备。
      
      清橙看着气质各异、气势盎然的几人在她身边站定。
      
      “哟,真是巧遇呀,又见面了。”尚隆笑容可掬地摇手。
      除了清橙和塙麒,其余的人都嘴角微抽,傻瓜也看得出他们是来专程找她的。
      
      “喂,你为什么拒绝塙麒?你不知道塙麒选你当他的主人,你就应该欣喜、感恩地接受吗?”六太叉起腰。
      这下几人感觉头上一阵黑线,雁国的这对活宝!
      
      清橙没有理他们,兀自看着远方。
      
      乐俊用老鼠的身体一摇一扭地走到她身边:“清橙,您是天命定的王。我不知道您为什么拒绝塙麒,但是看在巧国所剩不多的人民,我代表他们请求您,请您登上玉座吧,现在的巧太需要王了。”
      
      “我会毁灭它。”清橙冷冷说道。
      尚隆打断乐俊的张口欲言:“每一个王朝的最终都是毁灭。”
      阳子和骁宗头痛地看着惊呆的景麒和泰麒,他们都知道一个王朝的最终是覆灭,可是这种结果却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的半身。麒麟是慈悲的生物,它们只需要静静呆在王的身边就可以了,那些悲哀的事情它们不需要承受。
      
      六太“切”了一声,这样的事实他花了三百多年才想通,但是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学会接受。
      
      “我随时都可能失道。”清橙对着那个长相异常俊美的男子说道。
      “没关系,我会督促您。”塙麒强忍着内心的激动,“我会永远陪着您。”在这一刻,他无比感激延台辅刚刚强行拉住了想要离开的他,如果不是他,他就要错过主上了。
      
      塙麒屏住呼吸再一次向清橙跪下,额头抵在清橙深蓝色的布鞋上:“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从此以后,不离御前,不违诏命,誓约忠诚。”
      
      大家都静静等待着清橙的回答,连喧闹的街道也变得异常安静。人们虽然不知道这几个用头巾裹住头发、衣着华丽却怪异地围成一个圈的人在干什么,但是他们出色的容貌和奇异的气质让他们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不自觉地停止说话,尽量压低足音。
      
      几秒钟的安静,塙麒却觉得长的好像过了百年,他的心在不安地跳动着,主上还是打算拒绝他吗?
      
      直到众人都觉的时间过得太慢的时候,清橙清冷的声音响起了:“我宽恕。”
      
      塙麒猛地抬起头看着清橙,他生怕自己听错了那句话。
      清橙收回看向蓝天的眼睛,对着塙麒再次重复了自己的话:“我宽恕!”
      
      塙麒惊喜地亮了双眼,第三次把额头抵向清橙的脚趾。清橙只觉得一股不知名的力量从她身体内窜出,一秒钟后又吸收进一股清凉、舒爽的气。清橙以不让人察觉的速度闭了下眼睛,没有退路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