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二 章 ...

  •   “你……很奇怪,”乐俊用右手摸摸自己翘在嘴边的胡子,“在接近这个里家前,玉根本没有感受到你的气息,现在就是站在你面前和你说话,如果不是亲眼看着你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感受到你存在的气息。”
      
      清橙仍旧是冷冷地坐着,没有说话。即使她知道面前的这个大老鼠是动画片里帮助景王阳子走出困境的乐观、睿智的乐俊,但是她并没有义务向另外一个人说自己的情况不是吗?
      
      乐俊看着面前像延台甫给他看过的从蓬莱带回的人偶娃娃一样精致的女孩并不打算和他搭话,他也不好意思地噤声。
      
      半夜,乐俊坐在升起的火堆边取暖。他看着那个女孩保持同样的坐姿从傍晚到深夜,一步也没有挪过,她只是静静坐在那儿,没有丝毫的存在感。真是佩服呀!
      
      突然,那个女孩站起身来,不一会,站立在一边的玉也显得焦躁不安。
      
      清橙感受到了妖魔的气息,要是以往,她早就隐藏灵压利用瞬步离开了。自从那只妖魔养大了她,她也没有兴趣杀妖魔了,因为在山上呆的那几年,她发现那些妖魔是没有智慧的,除了玉座上有王否则妖魔是杀不尽的。
      
      至少有二十只妖狼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对着他们张开了血盆大口。
      
      清橙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动都不动。
      
      乐俊快速解开了玉的缰绳,玉对着妖狼低低咆哮。乐俊低喊:“我们乘坐玉逃走吧,妖狼不能在天上飞。”
      
      清橙没有回头。
      
      乐俊急了:“我们现在手上没有冬器,不能斩杀它们,只能逃跑。”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房顶是空的,更利于逃脱。”乐俊一说完就拉着清橙来到玉的身边。
      
      看着拉着她手的一双毛茸茸的爪子,清橙没有反抗,顺着那双手坐上了玉的背脊。在妖狼扑向他们之前,玉轻轻一跃跳出了屋顶,飞上了空中,看着妖狼在地上无力地追赶、嚎叫。
      
      不知飞了几个时辰,天已蒙蒙亮,最后在在一座镇上停留。
      
      清橙就着乐俊给的干粮解决了早餐。天大亮了,她才看清了四周的环境:面前的一条小河已经干涸,周围都是光秃秃的一片,连土地也大肆的裂开。
      
      “那个……你打算去哪儿呢?我要去喜州。我可以先让玉把你送去你要去的地方,这个时候一个女孩子单独行动太危险了……”
      
      “你一向对不认识的人都这么大力关心吗?”
      
      “哎?”乐俊又摸了摸胡子,“我已经习惯了,我每次游历都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人,而且最后都成了朋友。”不过还是第一次遇见说话这么冷的人!“况且,除了玉,我也没有什么值得让你动手的。”
      
      “不怕死?”
      
      “那你会杀我吗?”
      
      清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让乐俊弄不懂她的意图,而且那眼神太无情了,盯得他毛骨悚然。
      
      “我叫清橙,没有固定想去的地方。”就在乐俊被盯得受不了的时候,清橙用毫无起伏的语调开口了。
      
      乐俊微微一笑,虽然看不出老鼠如何笑:“既然如此,那你和我一起去喜州吧,巧的大部分地方我都看过了,只剩下还没有去过傲霜了,比起这些地方傲霜的情况可能要好点吧。”
      
      一人一鼠乘坐着玉来到了喜州的傲霜。但是傲霜的情况也很严重,虽然有王师的巡护,但街上也是一片狼藉,到处是奄奄一息的难民和流民,甚至还有官兵抢劫路人。不时的还有妖魔来袭。
      
      清橙轻轻扫了一眼,发现在周围的人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和小孩。
      
      看着几个流民打死了一个老人,周围的人都只是麻木地看着,甚至还有好些人上去抢夺老人身上的衣服,然后一队官兵把毫无遮掩的老人的尸体拖进了关闭的大门内。
      
      清橙注意到了那队官兵在关门之时脸上流露出的贪婪。
      
      乐俊也看着关闭了的大门:“军队帮忙处理尸体吗?这大概是他们能做的最大限度了吧,五十年没有王,稍有能力的都逃到其它国家去了。”
      
      清橙冷冷转身,面对乐俊:“我要到雁去了。”
      
      “咦?你也要去雁吗?我们一起吧,关于巧的资料我也收集的差不多了。”
      
      她不语,只是带头走向玉。飞在半空中,她想龙大陆是她的使命,至少她要那个大陆的人成为不依靠王的存在。
      
      远离了焦土,来到了一片盛世繁华的关弓。维持了五百五十年的繁华,不得不佩服那个叫小松尚隆的延王。在乐俊的支支吾吾中,清橙冷着一张脸,转身走人,然后在一家客栈中住了下来。还有两天就是雁五百五十年的庆典,不同于巧的人眼里绝望到麻木的眼神,雁国人的脸上写满了满足,写满了对他们王的崇敬,也写满了对逃难逃到雁的巧国人的同情和怜悯。
      
      乐俊看着远去的清冷身影,摇摇头,骑着玉直接到了雁的王宫——玄瑛宫。
      
      随着侍女的带领,乐俊直接来到了延王的寝殿——长乐殿。果然,延王、延台辅、景王、景台辅已在侯着他了。
      
      他正打算行礼,就被他的第一个女王朋友——阳子打断:“好了,乐俊,在我们面前你还行礼呀?快说说你都收集了哪些消息,这巧的难民让我头大。”
      
      尚隆呵呵一笑:“也是,阳子当了多少年的王,巧就有多少年没有王了。”
      
      延麒六太把啃了一半的桃子直接扔向了尚隆:“你正经点吧,比起庆,我们雁接受的巧的难民更多,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两个国家都会被拖垮的。”
      
      阳子失落低语:“抱歉,这都是我的过失,当初塙麟……”
      
      “阳子,这不是你的错,错王失道完全是因为他自己肚量狭小,没有为王的器量。”
      
      “不错,尚隆你个笨蛋总算说对了一句话,阳子你完全不用把塙麟的死归咎到你自己身上。”
      
      “主上,延王陛下,还是听听乐俊带回来的消息吧。”一直站在阳子身后的淡金发色的景麒打断了自家主上的失落和愧疚。
      
      “哎,景台辅还是如此的不解风情呀!”尚隆叹息摇头。
      
      “切,都五十年了,景麒还是这么无趣!真佩服阳子你可以和他相处这么久。”六太也抱怨。
      
      “延王陛下,延台辅,我和主上抛下政务提前两天到雁来并不光是庆祝你们雁平稳渡过第五百五十年,更不是来听你们的废话的。”景麒一脸严肃地教训在十二国中以“活宝”形象而闻名的延王和延台甫。
      
      “真的是很无趣呀!”尚隆和六太同时感叹。
      
      乐俊忍笑,慢慢说出在巧游历了十多天的收获:“现在巧的总人口还剩下不到二十万人,作物之类的基本上是颗粒无收。而由冢宰担任的仮王并不能控制朝廷,六官各自为政。下面的州侯也好像纷纷建立了自己的政权,不听翠篁宫的调派。各州为了禁止人口大量外逃现在已封锁了各海岸。现在各州处于对峙状态,谁也不服谁。”
      
      “真是糟糕的情况。”阳子苦笑。
      
      尚隆也不语。
      
      “但是这样也不错了,暂时不会因为争权而发生战争。”景麒筹措着。
      “这种情况维持不了多久,如果塙麒再不选出王,巧国就真的完了。”尚隆敲着桌面。
      “天帝真的抛弃了巧了吗?”六太困惑。
      “谁知道呢!”尚隆无谓地说道。
      
      “乐俊,辛苦你了。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如果不是景麒阻止,我真的想自己去看看巧。”
      “主上,您是庆国的王,现在的巧妖魔丛生,当然不适合您亲自去。”景麒在一边淡淡说道。
      
      阳子无力地趴在桌上:“我知道啦,所以我不是没有去吗?”
      尚隆笑言:“阳子,真是被自己的麒麟吃的死死的。”
      阳子给了他一个心有戚戚焉的眼神,然后得到景麒的冷冷一瞥。
      
      乐俊笑着回答:“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危险,不过倒是见到一个有趣的人。阳子你也别介怀,我还要感谢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够重新到巧走一趟。”
      阳子摆摆手:“我不过是给了你一个仙籍,而且从你母亲死后你就更不愿意成为庆的官员,一心想为巧出力,我只是让你有更长的时间等待巧能出现一个贤王。”
      
      六太又啃着不知从哪儿摸出的桃子:“快说说你遇到的有趣之人。”
      尚隆也不自觉地伸长了耳朵。
      
      乐俊看着一群人眼里闪烁着的八卦之光,不禁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嗯……是个女孩,黑发黑眼,长的很漂亮,不输麒麟的美,名字叫陈清橙。虽然很漂亮,但我却不敢怎么和她接触呢,即使阳子当年一副不相信任何人的态度,祥琼也是充满了对大家的嫉恨,我都觉得没有什么敢于对你们说出自己的看法。但是对于那个女孩,我却无从下手。对于我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对于妖狼的袭击也没有表现出丝毫害怕,在傲霜看见流民打死了一个老人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好像……就好像……”
      
      沉吟了一会儿,乐俊双手一击,双眼一亮:“对了,就好像没有任何感情,就是一个精致的人偶娃娃。说起来,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诡异……”乐俊回忆着当时走近了里家才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大活人的诡异情况。
      
      “为什么是诡异?”尚隆和六太急的齐齐发问,阳子的身躯也不着痕迹地向前倾了一点,景麒没有反应,但仔细看就会发觉他的耳朵轻微地动了下。
      
      乐俊继续摩挲着下巴:“因为不光是我,连玉也是站在她身前才发现她的气息。而且就算和她说话,只要一不看她就感觉不到她的存在。最后呢,她比玉还先发现妖狼的气息。”
      
      “哎呀,真的是很有趣的人。”尚隆笑的有点不怀好意。
      “乐俊你以后要多多出去游历,我们也才能认识更多的有趣之人。”阳子也懒懒笑道。
      “那她现在在哪儿?有空我们找她去玩。”六太兴奋地跳到乐俊面前。
      “可以告诉您她一定还在关弓,但具体什么位置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当时还没来得及告别她就离开了。”
      
      “马鹿,过来,交给你一个任务!”尚隆对着六太笑眯眯地招手。
      但六太却戒备地看着他:“干吗?又想陷害我什么?”
      “哎呀,你怎么能把你的主上想的这么不堪呢?”
      “无数次的事实证明你就是我想的那么不堪。”
      在旁边听着的几人都窃笑。
      
      “来嘛,来嘛!不是坏事,我保证你以后有戏可看,不会无聊。”
      “真的?”
      尚隆连连点头。
      “那我再相信你一次,说吧,什么任务?”
      “去蓬山,把塙麒请来参加我们雁的庆典。”
      
      六太给了他一个白眼:“塙麒六岁的时候就开始选王,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王。这时候让他来参加雁五百五十年的庆典,你这不是给他伤口上撒盐吗?”
      阳子他们也给了尚隆一个困惑的眼神。
      
      “听我的吧,没错,说不准会在关弓找到属于他的王。”
      “你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六太还是不相信他。
      “尚隆,你莫非是说......”阳子已经想到了刚刚乐俊提到的那个女孩。
      尚隆点点头:“塙麒一直感受不到王气,在蓬莱、昆仑都没有找到王。但是刚刚乐俊的说法却提醒了我,连玉都只有站到那个女孩身前才能察觉到她的气息,那么就是说那个女孩隐藏了气息......”
      
      六太瞪大了眼:“你是说她还有可能隐藏了王气。”
      尚隆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六太。
      “不可能!如果真的是王气,怎么可能被隐藏?”景麒坚决不相信。
      “试试吧,”阳子看着大家,“反正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损失,如果不是,对塙麒来说也不过是再添加一次失望。”
      
      尚隆笑着轻轻摇动食指:“但是我有预感,那个女孩百分之百是新的塙王噢。”
      听到这,六太二话不说,叫出了使令飞上云海再直直向蓬山飞去。
      

  • 作者有话要说:  呵呵,今天有几个客户到公司来闹事,闹了整整一天!所以我们也整整休息了一天,
    我呢就抓紧时间,更新了两章!下次更新就是周末了!
    同志们,多多留言,多多收藏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