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遇刺 ...

  •   启佑二十二年 正月初三 景国御花园
      意聪与君御漫步御花园内,意聪感慨:“这很像明故宫。”
      “是啊,连这整个大陆都很像我们的国家。”
      “可是,却没那么发达。”
      “没了电视电脑汽车飞机我都无所谓,只是我的父母…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呵呵~我倒不担心这,我是孤儿,18岁时父母双亡,又没有兄弟,所以没有这牵挂,只是担心她呵~”
      “她?你女朋友吗?”
      “你怎么知道是我女朋友?就不能是我妹妹或者知己好友吗?”意聪戏虐的看着君御。
      君御瞄了眼意聪,然后转开视线漫不经心道:“直觉,猜的。”
      意聪朗笑,“算你直觉准确。她是我喜欢的人,只是,我没勇气跟她告白。”
      “跟她熟吗?”
      “她应该不认识我,我只是那万千中的一个,喜欢她的人,太多。”
      “自卑?所以没表白。”
      意聪涩涩苦笑:“我是该自卑的,她是那么的富有魅力,那么的吸引人,就像天上的星星,我只敢仰望。”
      “她对你没感觉?”
      “不知道,她每次都会朝我笑笑,但是我不能确定她知道我不。”
      君御认真的看着意聪道:“那你应该对她表白的,你不能确定她会不会接受,但这样至少会产生可能,机率也不小。”
      意聪低下头,苦笑道:“没机会了,不是吗?!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对了君御,你原来叫什么?”
      “不是说不说的吗?”
      “我想知道。”
      君御望着天空,良久才低低地道:“千秋。”
      意聪微愣,“千秋?你父亲可是千鸣?”
      君御看着意聪,良久才道:“是。”
      意聪笑了,君御沉默地看着天空,不语。
      “过几日我回国,你会送我吧?”
      “恩。”
      “你会来看我吗?”
      “恩。”
      “那我在离城等你。”
      “善。”
      意聪笑了,“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君御也笑,“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启佑二十二年 二月初三
      是夜,一群身着黑衣的蒙面人,轻巧的躲过宫卫的巡视,极快的朝着一个方向奔去,并很快消失在夜空中。
      一阵风吹摇着殿外的树,吱呀吱呀的发出声音,小杜子端着一夜宵来到书房,“主子,该用夜宵了,您歇歇吧,别看了。”
      君御依旧将视线放在书上,淡淡地道:“放那吧,你下去休息吧,忙活一天也该累了,晚上就不用你们侍侯了。”
      “诺。”
      待小杜子退下不到半刻,君御依旧平静的坐着看书,只是淡淡地道:“让各位在梁上呆了这么久,是我待客不周,但诸位不请自来,又做梁上君子,是否欠我一个说法?”
      瞬间,数个黑衣人越下房梁,轻巧的落于地面,领头 者冷冷得道:“不是不请自来,而是有人花重金请我们来取一样东西。”
      “可是在下的人头?”
      “正是。”
      “可否让在下知道那位客人花了多少两金?”
      “十万两黄金。”
      “看来魏丞相这次可是不惜血本了。”
      “你怎知是他?”
      君御微笑,却不回答,黑衣头领道:“自我入这行以来,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的仅你一个。”
      “那十万两黄金我劝你们还是放弃吧。”
      “为何?”
      “因为那十万两黄金你们是拿不到了。”
      “是吗?那得瞧瞧了。”说罢,黑衣人们提刀一涌而上。
      君御轻轻飞起来,无奈的摇头道:“你们怎就如此不听劝呢?”
      “废话少说,纳命来。”
      君御身若翩燕的躲过黑衣人的攻击,摇头:“快离开吧,不然就没机会了。”
      黑衣人怒道:“这钱,老子是拿定了。”于是展开更猛烈的攻击,招招阴险,招招致命。
      君御轻叹,取出腰间配剑挥舞起来,一开始还占优势的黑衣人们逐渐转为劣势,不禁恼羞成怒,展开不要命的攻势。
      迫于无奈,君御起了杀意,只听到君御一声大喝“凤舞飞扬”十几个黑衣人已倒下大半,剩下的虽然惊惧,但已无后路,招数更加零乱不堪。
      君御无奈的叹气,当真是要钱不要命了。一招“凤鹤齐飞”剩余的黑衣人全部倒下,奄奄一息。
      君御将软剑收回后步至黑衣头领前,道:“我本有意放你们一条生路,但是现在…”摇头后继续道“没机会了。”
      话落殿外由远及近传来阵阵脚步声。最先进来的是天剑,只见他神色略显慌张的飞进大殿,一见君御平安无事,变安下心来。
      随后而来的是小贵子,一见君御没事,也安下心。
      随后而来的是海塑和小杜子,一进大殿小杜子便嚷嚷道:“我就说主子没事,你们还不信,也不想想主子的功夫有多高,就连卫师傅也未必能在三百招内不败。”
      海塑不管小杜子的嚷嚷,径直的走向君御道:“没事吧?可有伤了哪里?”
      君御摇头,向殿外走去,天剑海塑急忙跟上,步至门口时,道:“你们不用跟来。”
      “可是...”
      不等听完,君御已迈步离开,天剑和海塑静静地看着君御渐渐融入黑夜的背影,心里百般思绪。
      
      御书房内,启佑帝与君御沉默的对峙着。启佑帝注视着君御,良久方道:“一定要离开吗?”
      “是。”
      “就因为这几年的刺杀让你不耐?”
      “不是。”
      “这皇位你就这么不肖?”
      “不是不肖,而是不想。”
      启佑帝叹息,“这皇宫就没你眷恋的能留下你的吗?”
      “母后我能带走吗?”
      “不能。”
      “那托您照顾了。”
      “朕若不肯呢?”
      “那我会带她走。”
      “执意?”
      “是。”
      “你应该知道生在皇家,身不由己,朕老了。”
      “除了我,您还有很多皇子。”
      “可独你能担此大任,能让景国的百姓过上太平安康的日子。”
      “…”
      “这样吧,朕放你出去几年,但几年后你必须回来尽你身为皇族,身为人子,该尽的责任。”
      “十年,若皇室有人可继大统,我便不再回来。”
      “可以,但...他日若有不测,你要速速返京。”
      “好。”
      
      启佑二十二年二月初九,元王病弱,太医诊治无效后昏迷不醒,帝悲,责令求医,元王不得治,至此不离病榻。
      
      近来景国民言沸沸,皆言:元王因思念知己意聪,故而成疾,一病不起。
      众民众皆至庙宇为元王祈福,一时间庙宇香火鼎盛,以至门槛被踩蹋至烂。

  • 作者有话要说:  没多少人看,伤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