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琴笛协奏 ...

  •   启佑二十一年,十二月初五,风帝废太子耿,立十二皇子聪为储君太子。命聪携陇东十三州城图遣景送上,景帝喜,摆华宴,风太子意聪逗留至正月初八,始返。
      启佑二十二年,正月初一,齐、赵闻景获风陇东十三州,遂派使节朝贺。帝喜,于太和殿,宴群臣四方来使。
      
      启佑二十二年 正月初一 太和殿
      今晚太和殿内灯火辉煌恍若白昼,启佑帝满意的坐于龙椅之上,大宴群臣,并接受齐、赵两国的朝贺。齐赵两国各送来金银珠宝十车,其中不乏珍品,并示意欲与景国签订契约,岁岁朝贡。
      启佑帝满意的点头,看了眼左下方的意聪,传闻此子不凡,堪与君御相比拟,文韬武略,堪称翘楚,几日观察下来,也却是如此,他比他的兄长废太子意耿沉稳,进退得宜,温文儒雅睿智聪慧。但跟御儿比起来,却略逊几分,只可惜,御儿他心不在朝堂。他日,意聪必成大患。杀意渐渐浮现于启佑帝的眼底。
      意聪似乎察觉到启佑帝眼底稍瞬即逝的杀意,对启佑帝笑道:“孤常闻景国风景秀丽,人皆灵秀,今日一见,传言不假。孤亦听闻陛下您睿智沉稳,今日一见,传言不假。孤慕贵国山水及陛下英明而来,陛下以盛宴待孤,孤心中甚是感动,但前几日于市井之间孤曾闻得贵国元亲王允文允武天纵之才,诗词歌赋无一不精,数月前亦破得孤皇兄三道难题,孤仰慕已久,孤愿意焦尾琴相赠,只求闻得亲王一曲,不知陛下可允。”
      启佑帝笑道:“太子过誉,若太子想听御儿一曲,可自去问他。”没办法,人家的一席话让人不好推脱,球就踢给那天才儿子吧,再说启佑帝也很想知道君御是否会音律。
      意聪步至均以桌前,微一鞠躬:“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君御挑眉,又将球踢向他?!当着各国使节的面,又不得失礼于人,于是道:“有曲无舞是否太过单调?天剑,舞剑。”
      “诺。”天剑从剑鞘中拔出青冥剑,步至殿中央。
      君御对意聪道:“借殿下琴一用。”
      意聪将琴奉上,君御接过,抚了抚,找准感觉后便弹奏起来,天剑也缓缓舞起剑来。
      意聪听了琴声,心下大惊,莫非……此曲是……不可能,不可能。
      君御缓缓唱了起来:
      
      你的泪光 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 勾住过往
      夜太漫长 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叹 朱红色的窗
      我一生在纸上被封吹乱
      梦 在远方 化成一缕纱
      随风飘散 你的模样
      菊花残 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 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成双
      花已向晚 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世道上命运不堪
      愁 莫渡江 秋心拆两半
      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马蹄声狂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 微微亮 你轻声的叹
      一夜惆怅 如此委婉……
      
      一曲奏罢,大殿之上鸦雀无声,众人目瞪口呆。意聪心下相当惊骇,这不是周杰伦的《菊花台》吗?难道他也是……
      “啪!啪!”
      不知是谁先起的头,拉回了众人惊愕的心神,大家相继鼓起掌来,“好!好!”叫好声不绝于耳。
      意聪走向君御:“王爷可否再奏一曲?”
      君御犹豫,不想再弹奏,意聪俯耳对君御嘀咕了几句,君御双眸崔的放光,道:“我欲奏《精忠报国》,殿下可伴奏否?”
      意聪笑道:“孤以笛为君伴奏,可否?”
      君御笑道:“君以琴赠我,我以笛赠君,我们共奏《笑傲江湖》如何?”
      意聪笑道:“善,愿以此曲与君齐奏结为知己。”
      君御笑,抚琴如画,意聪笑,吹笛如画,两个仙人般的少年相互笑着协奏一首乐曲,光是画面已让众人沉醉痴傻。
      天剑看着,心微微的痛,他的主子,对一个可以说是陌生人的人笑了,笑得那么自然,纯净,这是第一次,唯一的一次,天剑很难接受,握紧了剑,随着乐律舞动。
      海塑也痛,他的主子,第一次那么开心的笑,似乎此刻的他放下了所有的悲伤忧虑。
      君御意聪对视而笑,伴着音律,君御开口唱起:
      
      沧海一声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 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 出天知晓
      江山笑 烟雨遥
      淘浪汹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清风笑 竟若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苍生笑 不再寂寥
      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君御意聪对笑,众人痴傻的看着,忘了动作,这两个如兰芝般的俊美少年若谪仙一般,两个仙人在他们面前上演了一段仙曲,似乎正应了那句话——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有幸听到此曲见此画面的人,几十年后回忆起的时候都会向往的笑着,说:“在那样的背景下,两个兰芝般的少年,奏响了这世上最动听的一首乐章,那时的陛下,笑得很美,那时的少年,如谪仙下凡。”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