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14章 ...

  •   外面还在下雪。
      
      客栈的老板瞪着眼躺地上,身下一滩血流了一地,老板娘尖叫一声跪在地上,卫璃上前一步一刀割断了她的脖颈。
      
      刀上有血,卫璃取出巾帕仔细地把刀擦干净,桌子上的包子还热烫着。
      
      李沐风端着杯子,瞧见她眼睛不眨连杀了两个人,他依稀叹了一声,轻柔地问:“为什么要杀他们?”
      
      “害了那么多女孩,该死。”卫璃淡淡地说,她展开包袱,把包子全数包好,她系好包袱说:“吃好了,上路吧。”
      
      “要去哪?”
      
      “青河宫。”
      
      赶了一天的路,错过了客栈,晚上只能在山间找个山洞凑合一晚上。
      
      李沐风在山洞里点火,吹了半天的火折子也没有点着,卫璃已经端了一桶带冰渣的水进来了。
      
      “还没点着?”她问。
      
      “就是点不着,不知道怎么回事。”
      
      李沐风挽着袖子,拿起一把树枝沉声静气地研究,这树枝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点不着。
      
      卫璃走过来摸了一下,拧了下眉毛:“太湿了,你不可能点的着,我去捡些干的。”
      
      “湿的就点不着?为什么?”
      
      “你能把水点着吗?”卫璃面无表情地问。
      
      李沐风恍然大悟,然后难为情地解释:“我很少出门,都不懂这些,你也很少出门吧,竟然知道这些。”
      
      “书上有写,而且我从小在山上长大。”
      
      外面又下雪了,卫璃系上披风,李沐风立刻起身:“外面天黑了,我陪你一起。”
      
      雪没过脚脖子,一踩一个深坑。
      
      天早黑了,山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卫璃正摸着往前走,突然看到身边有光亮,她回过头,看到李沐风手上握着一只鸡蛋大的夜明珠,正散发着柔白的光。
      
      李沐风笑一笑说道:“家传的夜明珠。”
      
      他将夜明珠给卫璃,走在前头,说道:“你告诉我怎么捡,我来捡。”
      
      李沐风捡了一大堆的干柴,他有武功,夜里看物不受影响,便一个人走远了,山里风大,卫璃站在一颗树下等他。
      
      “哎——”
      
      前头李沐风突然叫了一声,一眨眼便没了踪影!
      
      卫璃急忙走过去,李沐风突然从地下飞了出来!他大半个身子都湿透了,他刚才掉水坑里了,不知道是谁在这山里挖了一人高的水坑,被雪给盖住了,偏让他赶上了!
      
      风迎面削过来,李沐风连打了三个喷嚏!卫璃立刻解下披风给他,让他赶紧回去,她蹲下收拾了散落一地的干柴抱了回去。
      
      回到山洞里,卫璃立刻生火,她把火堆下面拨的空松,火立刻旺了起来,李沐风又连打了两个喷嚏。
      
      卫璃捏着树枝对他说道:“你赶紧换衣服,不然会染风寒的。”
      
      李沐风笑一笑,又打了一个喷嚏,抹了下清水鼻涕讲:“没事,我有武功护体。”
      
      卫璃起身往外走,站在山洞门口头也不回地讲:“赶紧换!”
      
      李沐风也冻的嘴唇打哆嗦,浑身发抖,可见人就是人,什么神功护体,练了武功便不会生病都是骗人的,他也不逞能了,急忙换掉湿衣服。
      
      卫璃从洞口搬了一堆石头,垒了一个简易的灶台,把装着冰水的铁皮桶放在灶台上烧。
      
      李沐风心里惊奇,惊讶地问:“你心思挺巧的,也是小时候学的?”
      
      卫璃坐下来烤火,摇摇头:“现学的,湿衣服给我,我帮你烤一下。”
      
      李沐风抓了一把湿衣服,还在滴水,他团成一团扔出去说道:“不用烤了,到城镇里买新的吧,我包袱里还有衣服,够换了。”
      
      卫璃也没有再坚持,她乐得清闲,从包里拿出包子她扔给李沐风一个,李沐风为难,包子都冻的像石头,这怎么吃?
      
      肚子轱辘叫了一下,他伸手解包袱:“你别吃这个了,吃糕点吧,我带了很多——”
      
      怎么没了!?李沐风吃了一惊,把包袱翻了个底朝天,没了!他本来有一大包的糕点,够吃好几天的,肯定是马上颠簸跑掉了。
      
      卫璃用刀插着包子放到火上烤,很快包子便烤软了,香味便散了开来,她用手捏了下,嘶地缩手,烤透了,她递给李沐风。李沐风咬了一口,一股酸肉味直冲喉头,他硬着头皮吃了一个包子,再不肯拿第二个。
      
      夜半,外面的风雪声呼啸。
      
      卫璃裹紧披风坐了起来,她拧了下眉毛戴上手套,系上面巾走到李沐风跟前,夜明珠的光照的李沐风清清楚楚,他从脸到脖子汗是全。
      
      “醒醒,醒醒!”
      
      李沐风睁开眼睛,他本来也没睡,他抹了把脸坐起来,喘了口气讲:“我好像病了,我已经吃过药了,我睡不着,吵到你了?”
      
      “你这是热病。”
      
      卫璃拿了自己的披风给他盖上,披风暖融融的,李沐风闻到披上带有一种淡淡的香气,暖暖的。
      
      卫璃从包袱里取出一个小葫芦,里面是酒,她取了布帕用酒浸湿,坐下来给李沐风擦额头,脸,和脖子,手腕。
      
      李沐风没多一会儿就感觉身上清爽了许多,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卫璃:“我发现你懂的特别多。”
      
      “被关在藏剑山庄不能练武,只能看书,都是书上看到的。”
      
      李沐风敛下眼睛,立刻转开话题,别开头与她讲:“耳后也擦一下。”
      
      ……
      
      清早,李沐风睁开眼睛,感觉神清气爽,他坐起来,身上的披风掀翻在地,他一偏头瞧见卫璃蜷缩在一角,她个头并不矮,但特别瘦弱,任谁被关在那不见天日的地牢里三年,都不会有好身体——
      
      李沐风闭了闭眼睛,他拎起披风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给卫璃盖上,卫璃被惊醒,抽刀便挡在胸前,看到是他,放下刀暗暗吸了口气。
      
      “你困就再睡一会儿吧,我弄点吃的,好了叫你。”李沐风说,她昨晚几乎照顾了他一晚,实在是太辛苦。
      
      卫璃接过披风系上,跟着覆上面纱,她看到外面出太阳了,说道:“我弄点吃的,我们吃完赶紧上路吧。”她一刻都不愿意耽误!
      
      “你歇一会儿我来弄,等到了城镇我们换一匹好马,耽误不了。”李沐风说。
      
      卫璃直接往外走,李沐风指风一飞点住她的穴道,卫璃眯起眼睛,李沐风将自己的披风铺在地上,跟着过来抱起她,卫璃眼神肃杀,嘴唇抿的死紧!李沐风将她平放到披风上。
      
      “我说,让你歇一会儿。”李沐风讲,他神色还是很温柔,只是眼神透着一股不同寻常的威仪霸道。
      
      卫璃沉着脸不讲话,心底很恼火,她最恨受制于人!!
      
      李沐风先生了火,动作还不熟练,吹了半天扑了一脸的烟方才点着,他急忙拿树枝一通乱戳,跟着丢了一堆干柴到火上,火苗微弱地抖动,灭了……
      
      卫璃闭了闭眼睛,索性闭上,让他折腾,早饭她不吃了!
      
      “哎哎哎!我头发!”
      
      李沐风叫,一袖子扫过去把火星扫的乱飞,他抓了抓头发,抓到一手焦沫子,被烧了一缕!
      
      李沐风深深吸气,他凌空一指解开卫璃的穴道,坐下闭着眼睛掩饰尴尬:“你弄吧,我弄不来这个。”
      
      卫璃一甩袖子,拎着铁桶出门。
      
      李沐风睁开一只眼睛,脸一板一挥手,血骨剑直插入石缝中,他知道,自己被嫌弃了!平生头一次!
      
      卫璃拎了一桶雪回来,发现李沐风已经重心点了火堆,正小心翼翼地护着,见她回来,他赶忙讲:“我点着了,剩下的你弄,我给你热包子,把刀给我。”
      
      卫璃脸色缓和了一些,抽刀递给他。
      
      吃了早饭,二人下山,纵马前行。
      
      一路疾行,骑马奔波了十五日方才赶到青河峰山脚下的青河镇。
      
      青河镇还是老样子,平凡又热闹,那个刘大爷还在集市上卖糖炒栗子,十年了,当年背还直挺的老人如今也两鬓斑白,佝偻了背。
      
      十年了,卫璃牵着马走在熟悉的街道,她环顾四周,一瞬间湿了眼眶,站在刘大爷的摊前,她往上提了下面纱,说道:“大爷,给我一斤栗子。”
      
      刘大爷麻利的给她包好,瞧着她突然说:“小姑娘,是从外面归家来的吗?我瞧着你有点面熟。”
      
      卫璃握着油纸包,啊了一声,这么多天第一次笑,她轻声说:“是啊,归家。”
      
      刘老大爷又给她加了一铲栗子,笑呵呵地说:“赶紧回家吧。”并未再多问。
      
      李沐风走到她身旁,温柔地问:“认识?”
      
      卫璃把栗子放到包里,嗯了一声,对他说道:“以前我经常带阿南,和颜笙偷偷下山玩,每一次都要到刘大爷这买栗子,青河镇就他炒的栗子最好吃,十年了。”
      
      青河峰上有官兵把守,十年了,一直如此。
      
      十年前,家破人亡,十年后,有家归不得。
      
      卫璃站在山脚下,两个把守的官兵喝骂着赶她:“看什么看?找死啊!”
      
      “放肆!”
      
      李沐风脸色一沉,那两个官兵被他的气势镇住,不敢再喊骂,收敛着恭敬说道:“我们奉旨看守青河峰,这里已经不给进山了,你们赶紧走吧。”
      
      卫璃喊李沐风:“走吧。”
      
      走到远处,李沐风说道:“不可能四周都有人把守,我们先找店住下,完了过来看一看,以我的武功带你上山不是问题。”
      
      青河峰有十二座山峰,延绵广阔,只有靠近青河镇的山脚有官兵把守,其它别处都没有人看守,要想入山轻而易举。
      
      只是别处山陡峭,寻常人想爬上山也是很难,李沐风施展轻功,带卫璃入山,卫璃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从小路,走秘道,直接进了青河峰上。
      
      已经是下午了,天灰扑扑的,天色快黑了。
      
      青河宫断壁残垣,长满了荒草,一片萧瑟破落。
      
      卫璃站在大门口,扑腾一声跪在地上。
      
      “爹,娘。”
      
      “颜叔叔,林叔叔,云婶婶,阿璃回来了。”
      
      卫璃嘴唇颤了颤,伏在地上叩了三个头,眼泪淌了一脸,她回来了!
      
      李沐风上前蹲下来,轻声安抚她:“别难过了,知道你活着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卫璃点了下头,急忙擦掉眼泪说道:“我先去取解药,走吧。”
      
      卫衣寒的骨灰便葬在后山的一株银杏树下,与妻子蓝月暖合葬,他们并没有立碑,便是害怕死后受人打扰。
      
      十年了,那株银杏树粗壮了不少。
      
      卫璃跪在树下,给外公外婆叩头,跟着取出方才买来的一把锸,在树根下挖找。
      
      挖了半圈,天已经黑了,夜明珠的光柔白,卫璃的锸终于触到一个坚硬的东西,她急忙蹲下来用手扒土,果然扒出一个黑漆漆的墨玉盒子。
      
      “找到了!”
      
      李沐风松了口气,急忙蹲下来,卫璃点点头,盒子上的锁是有暗码的,卫璃输了进去,盒子发出一声轻脆的声响,开了!
      
      卫璃打开,里面有一颗白色的蜡丸,血玉腐内丸的解药便在封在这蜡丸里。
      
      李沐风突然握住她的手腕低声说道:“有人来了,快躲起来!”
      
      卫璃急忙阖上墨玉盒收好,一个人闪身从天而降,一身白衣,长须飘逸,卫璃握紧拳头,血往脑海中涌——
      
      云中轻!
      
      云中轻白衣飘飘的,笑着说道:“我就猜到你会回青河宫。”
      
      “我们打不过他,先走!”卫璃叫,闪身便往树林深处跑!
      
      云中轻一个倒翻执剑飞过来,李沐风飞身搂住卫璃的腰,一脚踩在树杆上,飞身弹开!几个起步往树林里逃。
      
      云中轻速度极快,片刻便追上了他们,卫璃抓住李沐风的血骨剑用力一划,她忍着痛将血染遍剑身,叫道:“攻他!”
      
      李沐风立刻提剑攻上,云中轻惧怕血玉腐骨丸束后束脚,李沐风的武功着实不弱,他竟然被缠住了!
      
      云中轻剑锋一转,攻向了卫璃!
      
      “小心!”
      
      李沐风大喊一声,不要命一般挡过来执剑刺向云中轻,被云中轻一掌震开手臂一剑刺入肩胛!
      
      李沐风忍着痛一掌震向云中轻,他内力不弱,云中轻被震开了三丈开外,一个倒翻停下了脚步。
      
      卫璃瞧一眼身后,便是峡谷了,她深呼吸,突然拽住李沐风纵身一跃跳入峡谷中。
      
      “哎——”
      
      李沐风的叫声在山谷间回荡不止。
      
      云中轻吃了一惊,飞身扑过来!哪里还有人影了!
      
      他脸色惨白,瞬间出了一头的冷汗!
      
      一片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脸上。
      
      李沐风眼睫抖了抖,缓缓地睁开眼睛,肩膀上钻心的疼,他坐起来,啊地叫了一声,他的腿!他一摸,脸色白的像雪,他腿骨摔断了!!
      
      “阿璃!”
      
      李沐风瞧见不远处的卫璃,他拖着断腿走过去,卫璃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急忙试她的呼吸,不由地吐了口气,还好,还有气。
      
      “阿璃,阿璃,醒醒。”
      
      卫璃眉心的水滴血印红的娇艳,她睁开眼睛,突然间叫了一声!然后身翻滚落在上,跟着抱住头在地上翻滚!
      
      她的头,疼死了!
      
      好像有虫子在里面爬!!
      
      李沐风急忙点了她的穴道,卫璃全身抽搐,疼的撕心裂肺!李沐风翻她身上的解药,在她的袖子里。
      
      “暗码,快告诉我!一定是血玉腐骨丸的毒发作了!”李沐风叫!
      
      “啊!一五三六!啊——”卫璃尖叫,一张脸疼的惨白!
      
      一五三六!对的!李沐风打开盒子取出那颗蜡丸,急忙捏开,里面是一颗白色的药丸,他立刻纳入卫璃口中!
      
      卫璃疼了大约一刻,疼痛消失了,她出了一身的汗,身体已经近乎脱力,但是她眉心的红印依然在,只是似乎淡了些,她累极了,一阖眼便昏睡过去。
      
      外面风雪呼啸。
      
      卫璃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草层里,身上盖着薄薄的衣衫。
      
      她急忙坐起来,身上已经感觉不到不舒服,相反的,精力充沛。
      
      “李沐风!”
      
      李沐风便躺在她不远处,他们的行李都在客栈里,现在什么都没有带,他把衣衫脱给她盖着,只穿着中衣,他左肩一片暗红,伤口都没有包扎,他躺在地上,脸跟嘴唇都是青的,他冻的连伤都感觉不到疼了!
      
      雪下的很大,在这里呆着她们会冻死的!
      
      卫璃将自己浑身上下裹好,双手戴上手套,怕自己带毒害到他!
      
      她扶他起来,冷静地跟他讲:“我们下山,找大夫!”
      
      李沐风拖着残腿挪了一步,他腿早冻麻了,根本不能走,崴了一下便瘫在地上。
      
      “我不行了,我腿冻麻了,你赶紧走吧,你留这也是死,云中轻不定什么时候就找过来了!”李沐风有气无力地讲。
      
      这里离山脚,还有很远的路,按这天气,起码要走一天一夜!
      
      卫璃一咬牙,蹲在地上讲:“你上来,我背你!快点!”
      
      李沐风挥手,难得发了脾气:“跟你说了别管我!赶紧走!”
      
      山里的风,就像个无情的剑客,带着刀疯狂杀掠!刮皮削骨!
      
      风雪迷了眼,卫璃背着李沐风一步一步地往东挪,细弱的两条腿一直在打颤。
      
      李沐风伏在她背上,睫毛上沾着一层雪沫子,他闭了闭眼睛,轻声说:“你放下我吧,这么走下去,你会死的,仇不报了?”
      
      卫璃呼哧呼哧的喘气,半天才回他:“报!不到,最后一刻,我,不能,丢下你!嗯——”
      
      卫璃踢到一块石头,全身失去平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她立刻爬回去扶起李沐风,把他抱到怀里暖着他,一会儿,又背起他往前走。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
      
      卫璃背着李沐风,足足走了一天一夜,待到了山脚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在山下遇到赶牛车的老汉,她一个字未说,直接脱力昏死了过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