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13章 ...

  •   “娘!”
      
      卫璃猛地睁开眼睛,她立刻爬起来往后挪,警觉地打量四周!
      
      “你醒了。”
      
      青衫人问,拿树枝拨弄地上的火堆。
      
      卫璃没有吱声,她也没有问他是谁,她急忙扶着石壁站起来往外走,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
      
      青衫人掀起斗笠上面纱的一角,默默地跟上她。
      
      大雪纷飞。
      
      入眼是一片苍茫的雪白。
      
      卫璃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停在一条小溪旁边,她跪了下来。
      
      小溪流过雪谷,薄薄的,像一条细长的纱。
      
      卫璃跪在溪边,她颤抖着伸出双手,插进溪水中,溪水冰寒刺骨,她并紧双腿捧起一汪溪水。
      
      她双手发抖。
      
      这是外面的水。
      
      这是外面的水!!
      
      她终于逃出来了!
      
      双手按在溪边,卫璃伏在地上。
      
      青衫人站在她身后问:“你没事吧?”
      
      卫璃猛一抬眼,她直起腰,她猜,她是安全了。
      
      她划动溪水问他:“你有刀吗?”
      
      青衫人不言语,卫璃再次问:“有吗?借我用一下。”
      
      青衫人从衣衫里取出一把精致的匕首递过去,卫璃抽开,她拢了下头发,一刀一刀将枯黄的头发割下,丢进水中。
      
      卫璃将头发剪到齐肩,她把匕首置到水中涮了涮,举起来,头也不回地问:“这刀你还要吗?”
      
      青衫人嗯了一声说道:“你喜欢拿去就是,不过就是一把刀。”
      
      卫璃把匕首收好,她抄水洗净手,跟着往山洞里走去,她累了。
      
      进了山洞,卫璃缩在一角,地上有火堆,外面冰天雪地,山洞里还算暖和。
      
      青衫人往火里加干树枝,他柔和地问:“我突然出现救了你,不问问我是谁?为什么要救你吗?”
      
      卫璃敛着眼睛,满面灰尘的看不到表情,她淡淡地问:“你是谁?”
      
      “我叫李沐风。”
      
      青衫人摘下斗笠,露出面容,他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皮肤白皙,长得极为清贵,气质隐隐透着一种不凡于世的贵气。
      
      李沐风自包袱里抽出一个卷轴递给卫璃,温和地说:“我师父是蓝思无,你娘应该提过他,青河宫出事后你娘失踪,我师父本来不问世事,放心不下你,我们部署了很久,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到藏剑山庄地宫里照顾你们的妇人,用她一家人性命作为要挟,她才愿意放你出来。”他的声音,天生的温柔动听。
      
      卫璃展开画,画上,白衣少女在桃花树下灿然微笑,正是卫蓝衣十六岁时蓝思无在青河宫桃花林下为她亲笔所画,青河宫有一幅一模一样的,画上提字:思无所依。
      
      血骨剑主蓝思无,江湖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他曾经到青河宫拜师,是卫蓝衣的师兄,卫蓝衣成亲后他便从此销声匿迹,再没有在江湖上出现过。
      
      “蓝伯伯呢……”
      
      卫璃闭了闭眼睛问,李沐风敲了下树枝,沉默了片刻轻声说:“我师父年前去世了,他早前跟沈镜一比武受了重伤,后来身体就一直不大好了,要不然我们早该来救你们了。”
      
      卫璃卷上画嗯了一声,她将画收好,平静地说:“多谢你救我,你身上有钱吗?”
      
      李沐风愣了一下点点头,他从包里取了一锭二十两重的银子给卫璃问:“够了吗?”
      
      卫璃将银两收好,这才对他说:“我中了血玉腐骨丹,你没法跟着我,你先走吧。”
      
      李沐风拿树枝拨弄火摊,从包里掏出一包点心扔给她,他一笑,安慰她:“刘氏跟我讲,我就猜到了,我们再想办法,你先吃点东西,饿坏了吧?”
      
      往火里加了干树枝,将火烧得旺旺的,李沐风又从包里掏出一件披风递给卫璃,笑一笑温和地说:“师父说你叫卫璃,我叫你阿璃吧,晚上冷,你先盖着这个凑合一下。”
      
      在山洞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雪还在下,卫璃一早醒来发现李沐风不在,包也没有了,她猜他可能走了,她拿着那锭银子下山。
      
      山下就是一个城镇,离的不远,卫璃浑身臭味蓬头垢面的,走在街上被众人指指点点,她全然无所谓。
      
      抓着个乞丐问,这里已经不是风灵城了,是隔壁的百陵城,乞丐给她指了路,她去了最近的一家客栈。
      
      已经快中午了,天气寒冷,客栈里没有多少人,卫璃一进门就让店小二给赶了进来。
      
      “走走走!要饭的还敢往里进!你想把我们店里的客人全熏跑啊?”店小二一把把卫璃给推出门外。
      
      卫璃从地上爬起来,她这才有时间掏出那锭银子,店小二立刻见风使舵地换了谄媚的笑脸,急忙招呼卫璃进屋去。
      
      “我要一间上房,给我送吃的,给我准备洗澡水,水要多准备,还有,到衣铺给我买一套普通的男子衣服,梳子,还有,给我买个斗笠,在覆面纱的那种,记着了吗?”卫璃边走边吩咐。
      
      店小二连连点头,赶紧吆喝着:“记着了,客官您慢点,小的这就给您准备着。”
      
      让店里的伙计连换了四桶水,卫璃方才将身上的污垢清洗干净,她换了粗糙的布衣,梳好了头发,她掏出自李沐风那要来的银锭子。
      
      银锭子背后有烙印,二十两的上好细银,她抽出那把匕首,花了一些功夫将细银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分开成两个袋子装。
      
      她已经问过街角的乞丐,客栈一日花销也不过一钱左右,一两银子是十钱,她应该仔细着花,毕竟路还很长,她还要去青河宫。
      
      青河宫藏有一颗血玉腐骨丹的解药,当年她外公便是因为这个毒离世,她外公与魔教【诡月谷】的谷主乔清水有很深的恩怨,乔清水曾经来青河宫拜祭,将一颗解药封在卫衣寒的墓前以示哀思,这件事除了卫蓝无人知晓。
      
      第二天,卫璃去马市买了一匹马,她还不会骑马,花了二钱银子请马贩教她,简单地学了一下。
      
      骑马出了百陵城,百陵城傍山,四周都是山道。
      
      卫璃刚学会骑马,不敢骑的太快,正走到山道深处,突然前方被拉起了一道绳索!卫璃急忙拽紧缰绳——
      
      一群穿着粗布衣的大汉从灌木层后面窜出来,手上握着明晃晃的大刀,卫璃抿紧嘴唇,马不安地挪动。
      
      “把钱留下来,不然要你命!”其中一个壮汉晃着大刀喝道。
      
      原来是一群山贼,卫璃摘下斗笠,阳光洒落,映在她雪白的脸上,她眉心一点殷红,目光略略一扫——
      
      咣当一声,方才说话的壮叹看得痴迷了心,手里的刀竟然掉落在地!
      
      卫璃骑在马上,微微顷下身,她嗓音低柔地对那人说:“你过来。”
      
      那人像被人偷了魂,迷了心窍,懵痴痴地走过去,卫璃一口吐沫吐到他脸上,那人的脸上瞬间被毒烧出一个血洞,血洞像一张吞肉的嘴,向四周疯狂啃咬扩大!
      
      那人抓着脸惊恐地尖叫,疼的到处扑抓,抓到旁边一个同伙,那人手沾到他的血,立刻血肉灼化倒在地上惨叫!
      
      其他的山匪惊恐的大叫,四下散开!
      
      那两个人片刻后化为了一瘫血水,竟然连骨头都化干净了!
      
      山匪尖叫,以为遇到了噬血的魔头,疯狂地往山里逃窜!
      
      卫璃握着缰绳,她往山里看了一眼,跟着下马,牵着马往山里走。
      
      山上有个大刀寨,寨子里住了一窝土匪,经常在这一带打家劫舍,因为没什么本事,只打劫寻常百姓商家。
      
      山寨不过十来间草屋房舍,用尖木栅栏围了个寒酸的外墙,一帮土匪跑进了山寨立刻拿长木栓卡住门!
      
      “老大怎么办?我看到那小魔女牵马进来了。”黄老三白着脸问。
      
      刘老大两条腿发抖,他就是一普通山匪,会一些拳脚功夫,他哪知道!他们一定是遇到高手了!
      
      王老二低叫:“老大,我们用箭射死她!”
      
      刘老大一脚踹过去,破口大骂:“放屁,你没看她多厉害!她一定是个武林高手,说不定是哪个女魔头,箭能射到她?万一把她惹怒了,你你你!我,全都得死!”
      
      刘老大抹了把额头的汗,娘的,开山五年没遇过这样的事,王老二问:“老大,那咋办啊?”
      
      刘老大定了定心,一脸壮烈地说道:“开门请进来,给钱保命,大不了我们换个山头!”
      
      卫璃牵着马进了山寨,刘老大率领山匪跪了一地,见她进来忙不迭地叩头:“女侠,我们就打劫糊个口,我们只劫财,从不害人更不劫夺女人,求女侠饶我们一命。”
      
      卫璃嗯了一声,淡淡地说道:“一百两,饶你们性命,还有,我要看看你们的存货,找几件趁手的东西用。”
      
      刘老大跪在地上抹了把汗,连连磕头:“多谢女侠饶命多谢女侠饶命!”
      
      一百两虽然很多,但是他们还是有的,刘老大瞧着卫璃雪肤红唇,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又气度从容,越发认定她是不出世的高手,更加的不敢放肆,立刻让王老二准备银两,他带卫璃去看他们山寨的货库。
      
      货库其实就是一个山洞,里面都是些干腊咸肉,还有坛腌的老咸菜,还有几袋米面,寻常百姓吃的也不过就是这些。
      
      卫璃找了一圈,突然看到一角堆着一件毛色油润的貂皮斗篷,卫璃摸在手中,只觉着温暖细软,天冷,她正需要这么一件斗篷。
      
      刘老大陪上笑脸,立刻说道:“女侠,这可是好东西,上好的貂皮斗蓬,我们半年前打劫来的。”
      
      卫璃立刻穿在身上,系上缎带,娇嫩的一张脸被黑色貂毛映的越发的雪白动人,刘老大看痴了眼,卫璃最恨被人这样看着,她瞬间冷了脸,刘老大缓过神来急忙低下头。
      
      卫璃冷冷地对他说道:“把腊肉给我切一些包好我要带走,你这里有趁手的兵器么?”
      
      刘老大寒毛一竖,苦着脸讲:“女侠,有一件。”不会要杀人了吧?听说武功越高的人脾气越古怪,动不动就要人命。
      
      刘老大打开一个木箱子,从里面取出一把精美的短刀,这刀做工精巧,是百炼钢,刀身长短正适合卫璃。
      
      卫璃接过刀,插入刀鞘中,对刘老大说:“你说过,不掠夺女人?”
      
      刘老大大连忙点头,真的,他们只劫财,从来不伤害女人的,他们已经是十里八乡最有道德的土匪了!
      
      卫璃淡淡地说:“若有一天我知道你欺压女人,我就把你的头割下来,挂在山寨的大门上。”
      
      刘老大扑腾跪在地上,非常的识时务恨不能指天发誓明志:“女侠放心,小的们绝不干奸.□□女的事!”
      
      刘老大让人给卫璃准备了一大包吃的,一行人恭恭敬敬地将卫璃送到山寨门口,是屁都不敢放,生怕卫璃一个喜怒无常再反悔把他们灭了。
      
      大雪纷飞。
      
      风雪迷了眼,路都看不清了。
      
      卫璃迷路了,风雪太大,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的路,又走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前面隐隐的,好像透出了一点光。
      
      卫璃夹紧马往前,是一家客栈,风雪太大,灯笼容易起火点不得,只从屋里透着点光。卫璃下了马,抖落斗篷上的雪,她喊:“店家!”
      
      一个瘦小的中年男人从屋里跑出来,点头哈腰:“这位客官要住店是吗?”
      
      卫璃拎上包,嘱咐他照顾好自己的马,跟着进了客栈,店里没什么人,墙角那一桌草莽汉子在吃肉喝酒。
      
      卫璃布巾遮面,只露了一双眼睛也是清亮动人,那帮人一直盯着她瞧,大冷的天,他们光着膀子赤着胸,胸毛上淋着酒蹭着油光,让卫璃无比的恶心!
      
      卫璃要了一间房,立刻拎着包上楼。
      
      脸上有道疤痕的黑衣大汉冲老板使个眼色,老板立刻点头,吩咐店小二去拾掇饭菜赶紧给卫璃送去。
      
      老板抖了下算盘走过来,压低声音笑着讲:“好久没来新鲜货了,看眼睛,是个漂亮的小娘们。”
      
      黑衣大汉露出一口黑牙,吐了块骨头,咂了下嘴讲:“漂不漂亮一会儿就知道了,胆子够大的,一个小娘们敢独自上路,玩完了,送到花娘那里让她接客赚钱。”
      
      店老板淫.邪地笑。
      
      夜半,卫璃睁开眼睛,门栓在动!她霍地坐起身,立刻抓起身旁的葫芦,里面是混着她血的酒水,剧毒,她便是以此防身用的。
      
      门打开来了,一个人猫腰进屋!立刻往床边摸去!
      
      卫璃眯起眼睛,瞬间拔掉瓶塞洒过去,那人凄厉地惨叫,外面等候的人立刻点了灯涌进来!
      
      地上的是店小二,面上血肉模糊!
      
      店老板吓得一哆嗦,卫璃一甩袖子稳稳地坐着,冷冷地扫视他们:“连我都敢劫,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店老板扑腾一声跪在地上,身旁的一群人却是亡命之徒!他们瞧见卫璃的模样,只想到千金万金哪里还顾上害怕!一个短须壮汉飞扑过来!
      
      卫璃一甩酒壶,那人惨叫着滚落在地,顷刻间便没了气!
      
      黑衣壮汉突然叫:“小心她酒壶里的东西,先用绳子套住她!”
      
      他们早就准备了绳子绑人的,还有人准备了□□,黑衣汉夺了□□飞手射过来,正刺在卫璃的碗上,卫璃手上一痛,酒葫芦立刻掉落在地。
      
      黑衣人有些功夫,用绳索套住卫璃的头手腕一甩把卫璃拖在地上!卫璃拽着绳子拼力挣扎!
      
      “她不会武功!”
      
      黑衣人兴奋地大叫!
      
      “她不会,我会。”
      
      突然间,一道温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黑衣人吃了一惊,他猛地回头,一柄长刀飞射过来直穿透他的胸口,他瞪着眼转了半圈歪歪扭扭地倒在地上。
      
      李沐风慢腾腾地从楼梯下走上来,店老板一行人瞧见他气度不凡,便知他不是一般人,都在迟疑着要不要上前!
      
      李沐风身形如电,店老板嚎叫,身旁的人全数倒在地上,全是一剑封喉!
      
      店老板扑腾跪在地上,从□□往下渗水,他吓尿了!
      
      李沐风最是怕脏,一脚将他踹下楼梯,他拧了下眉毛,声音依旧温和:“把地擦干争,把尸体收拾干净。”
      
      店老板在楼梯下面拼命叩头,满脸涕泪!
      
      李沐风走进屋,一挥手用袖风关上门,卫璃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只眉心的血印依旧殷红如血。
      
      “你是卫璃?”李沐风惊讶地问,他还没有瞧见过她干净的模样,但是她长得与卫蓝衣很相像。
      
      卫璃点点头,她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葫芦,里面还有酒,她急忙塞上盖子,踉跄一步坐回床上。
      
      “你怎么会来?”
      
      “来找你,我一早去给你买吃的,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我一直在找你。”李沐风寻了一路,忍不住责备她,只是声音依旧是温柔的。
      
      他寻了她一路,又不知道她真实长什么样,猜测她应该很漂亮,若是聪明应该不会真面目示人,那便难找了,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好了,你先休息吧,别再不辞而别了,你一个女孩又不会武功,出门太危险,我答应了师父会照顾你,救出你娘,便不会放下你不管。”李沐风说道。
      
      娘……
      
      卫璃心上钻心的疼,她还在地宫里受苦,云中轻一定会把怒火撒到她身上!
      
      卫璃一下了发疯!摔了葫芦尖叫大骂:“云中轻!云中轻!我要杀了你!!”
      
      穴道突然被点住,卫璃瞪大眼睛,他果然有古怪!他一定是跟云中轻合谋做戏想从她口中套出天宗秘录跟遗昭!!
      
      李沐风走过来,他握住她的双肩将她按到床上,跟着给她盖上被子,再解开她的穴道,她眉心的血印是致命的毒药,她随时能要他的命,他好像全然不害怕。
      
      “你太累了,睡一觉,仇,早晚都能报,只要你活着,我们先找血玉腐骨丹的解药救你的命。”他温柔地说,不论是声音,还是眼神,都温柔的像极了卫蓝衣。
      
      卫璃闭了闭眼睛,轻声说:“我身上全是毒,你离我远一点。”
      
      李沐风一笑,松开手:“好,你早些休息,我去给你加床被子,晚上天冷,我便住在隔壁。”
      
      李沐风起身,突然又坐回去:“你手受伤了!”
      
      卫璃的手腕方才被□□给刺破了,李沐风从怀里取出药瓶,倒了些药粉在卫璃的腕上,跟着取了一条白色巾帕帮她包扎好伤口。
      
      “好了,我去给你拿被子,你先睡吧,明早我喊你。”李沐风笑一笑说。
      
      门关上,他走了。
      
      卫璃抓紧被子,慢慢地闭上眼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