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埋怨吗? ...

  •   真好。
      
      他的眼神是明亮的。
      
      只有个性上的冷淡,没有前世的荒凉。
      
      前世的黎疏,是个几近于没有感情的人。并不是指他不喜欢于凉凉,而是指他没有基本的七情六欲。
      
      见别人受伤,不起怜悯之心;
      知旁人母子分离,也没有同情之感。
      害人生死相隔,不觉内疚;
      望别人作恶,不曾想要出手帮助。
      
      ——之前救于凉凉,是因为那伙强盗,正好是他的目标。
      
      他是个天性寡淡的人,即便对于刘大娘和刘芳花,他似乎对她们也并没有太多亲情,只是世俗道德而已。
      
      刘大娘和刘芳花觉得他怪,怪得离谱——一个男人居然能活到二十多岁都没有情感、□□以及欲↑望的需求,更别说建功立业,荣华富贵。
      
      在她们眼里,黎疏始终是个杀手。
      
      大概当初刘大娘捡黎疏回来,只是想要个能够打下手的男丁而已,却不知为何,黎疏与常人完全不一样。
      
      原本便无法给予他充足的爱,在察觉到黎疏天性冷漠之后,便彻底把他当作怪人。
      
      即使明面上,她从未说过。
      
      当时的于凉凉却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好,喜欢一个人,也许就会把别人害怕之处认作可怜。
      
      黎疏就是黎疏,他并不怪异,也不缺爱——源于他并不需要爱,不需用常理去揣度他。
      
      可,有时候望着他,也会想,如果有爱,那也是好的。
      
      至少可以拒绝。
      
      现在的黎疏有正常的家庭,是普通的学生,还有群年龄相仿的同学。
      
      即便他依旧有些冷酷,可他至少感受到了亲情、友爱和倾慕,现在的女生们勇敢很多,对他前赴后继,而他,也会不忍。
      
      于凉凉把手机屏幕往下轻轻盖在桌面上。
      
      真好。
      
      真的。
      
      只是也会想,自己是不是运气不好?
      
      *
      
      前两年在山庄的生活,很平静。
      
      于凉凉习惯了山庄的生活,即便她无名无分,新来的丫鬟们有时竟不知该称她什么;即便她连贴身丫鬟都没有,除了负责山庄里洗衣的粗使丫头偶尔可供使唤,其余都要靠自己。
      
      可她仍然满足,因为她没有要求。
      
      唯一心有挂碍的是,给家里寄去的几封信迟迟没有回复。
      
      刘大娘和刘芳花母女最开始对她很是客气。时间久了,便察觉到她父母那边不回信,似乎仍在生气,也不管不顾这个女儿了,加之黎疏对她并没有特殊照顾,逐渐敷衍起来。
      
      第三年后,每月月银无故减少,由五两变为三两、二两,有时竟是不发。
      
      丫鬟们也看清楚形势——刘大娘是黎疏的养母,刘芳花是她的亲生女儿,两人日日在一起聊天,同气连枝,自是要比连娘家都没有的于凉凉强。
      
      于凉凉心里明白,她成长的环境要比这复杂得多。
      
      她讨厌人情世故,并不代表她不懂,有时候并不是人多有刻薄,而是世事两难全。
      
      可当她决意跟着黎疏来,就已经确定把这一切都舍弃。
      
      真正事情的发生,大概从一只名叫“小梨花”的小猫闯进她屋子里开始。
      
      那是刘芳花养的猫,因背上许多片梨花的形状,名叫“小梨花”。小梨花已有一岁多,被喂得圆圆滚滚,金棕色的眼睛如同满月,蹲坐在地,十分可爱。
      
      于凉凉每日也无聊,见可爱软糯的小梨花,便把它抱起来,玩了会儿,喂食了些东西。
      
      等刘芳花的丫鬟来找,才把猫还回去。
      
      原以为这只是个小插曲,忽然次日,刘芳花那边说,小梨花脖子上系着的银铃铛不见了。
      
      刘芳花并无孩子,对小梨花甚是亲厚,据说原本是成亲时准备给孩子戴的。
      
      府邸内所有人都被命令去找,找了一上午,一无所获。
      
      于凉凉也在自己住处和屋外都找了圈,并无踪迹。
      
      遍寻不得后,有丫鬟猜测银铃铛不是掉的,而是被人拿走,毕竟银铃铛很是贵重,可换不少银子。
      
      于凉凉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烧到了自己身上,直至下午,刘大娘和刘芳花突然单独把她叫过去,一番嘘寒问暖,颇是暗示。
      
      原来她们认为,府邸里最有可能的人是于凉凉。
      
      她们心知肚明克扣了于凉凉的月银,可是她一个字都没说,总觉得很奇怪——出身大户人家的人,哪有那么好对付?一定是默默隐忍,伺机报复。而且她每月月银不足,自然是缺钱的。
      
      于凉凉简直哭笑不得。
      
      这件事并不是她们俩谋划故意陷害她,倒也没有这么坏,只是她们在屋子里讨论一下午,就是这种结果?
      
      不从事情发生的始末推测,而是直接从动机开始怀疑——自己最近对谁不好了,对方必定也要使坏?
      
      于凉凉当然表明自己没有拿,这种道德她还是有的。可惜,从刘芳花和刘大娘的眼神来说,并不相信。
      
      是的,既然她们怀疑她,甚至暗示她拿出来可以既往不咎,这件事只有她们三人知道,可如果她不承认,大概也在她们的意料中吧,毕竟没有人做坏事,会轻易认罪。
      
      见她冥顽不灵,刘大娘和刘芳花便要告诉黎疏。
      
      于凉凉问心无愧,她不在乎这件事,拿没拿她心里很清楚,就算要搜身搜屋子,也只是证明她的清白。
      
      晚上,于凉凉正在铺床。
      
      现在他都是有几日在刘芳花那边,有几日在她这边。黎疏走进来,依旧是持剑,一袭白衣,踏着月色。
      
      他已年过二十二岁,却始终清冷寡淡,面无表情,时间不曾在他身上累积。
      
      “还回去。”他在门口说着。
      
      “什么?”于凉凉回头。
      
      “银铃铛。”
      
      背后是门框,门框里装着微微摇晃的树影和枝叶,以及薄雾般的月色,要弥漫进来。
      
      于凉凉的心被刺痛了一下。
      
      “你认为是我拿的吗?”她问。
      
      黎疏并未说话,上前,坐在桌前,倒了杯茶喝。
      
      也许他并不知道是不是。
      
      只是不愿意动心思,刘大娘如何,他便听从如何。
      
      即便她已经跟他生活了三年,他没有了解过她,也不打算了解她,甚至都不如这山庄里嚼她舌根的丫鬟,至少也知道,她看起来不像做这种事的人。
      
      黎疏一向甚少说话,于凉凉也过了总是爱问他的时光,然而她宁愿他始终沉默,而不是问出她这句话。
      
      于凉凉上前,坐在桌边,许久,才说:“不是我拿的。”
      
      起来,转身,继续铺被子。
      
      这晚很冷,屋外是还不知秋将至的蛐蛐嚎叫,房内是她铺着厚床褥的些微动静,她没有看他的表情,相信与否,大概他还是不曾在意的。
      
      床边两侧烛影燃动。
      
      真正伤害人的,从不是外人的闲言碎语。
      
      俩天后,小梨花的银铃铛找到了,原来是午睡时落在刘芳花的床头枕下。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
      
      “现在有句话说,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我觉得这句话太对了。”
      
      “什么?”林荫道上,于凉凉抱着化妆箱侧头。
      
      晚上九点,月明星稀,虫声长鸣。
      
      校庆已经结束,这次活动很成功,尤其是汉服show,引得现场尖叫连连,尤其在黎疏出场的时候,还有很多女生大喊他的名字。
      
      林喻则抱着衣服:“徐萌萌啊,开演前,她特地跑过来找黎疏,嘿,没想到黎疏直接不理她。”
      
      她说完才想起来,打了打自己的嘴,“该死,我又提起他了。”
      
      于凉凉说:“没事。”
      
      ……已经平静了很多,大概是终于有信心整理过去。
      
      以前她连回忆都抵触,黎疏的出现让她不得不回头重新审视自己。
      
      也许等她把这些爱憎怨都像衣服一般分门别类整理收纳好,也就没事了吧。
      
      “对了,待会儿班级聚餐你来吗?”
      
      “不去了。”
      
      “……”林喻叹气,“唉。”
      
      “本身我也没参加活动,”于凉凉笑,“不太合适。”
      
      “你帮了很多忙啊。看,这么晚还帮我收拾。”林喻示意手中的衣服。
      
      于凉凉摇头:“还是不去了。”
      
      林喻提醒:“你这样有点不合群哦。什么活动都不参加。”
      
      “嗯。”于凉凉点头,觉得并没什么不好。
      
      这个世界之所以好,不就是因为能够容忍她这样的人存在吗?要是每个人都欣欣向荣,活泼向上,那多可怕呀。
      
      “行吧。”不喜欢就直接拒绝,要是去了又别别扭扭,反倒难堪。
      
      “咦,张汝龙又在纠缠徐萌萌?”林喻停下脚步,于凉凉跟着望向前方:不远处的校门口处,树底下,张汝龙正在跟徐萌萌说话,还伸手想拉她胳膊。
      
      徐萌萌还穿着啦啦队服,把手甩开,表现得十分抗拒。
      
      今晚演出,徐萌萌是啦啦队领舞,摄像头总近距离拍她的脸,很受瞩目。林喻不待见徐萌萌,但不得不承认,徐萌萌是真漂亮,张汝龙追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话说,男生对自己怎么样,真的没点自觉吗?”林喻鄙夷道。
      
      话音刚落。
      
      黎疏从最前方的门口出来。
      
      徐萌萌一见到他,立刻小跑两步,躲到他身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