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妥协吗? ...

  •   不。
      
      不管是以前的黎疏还是现在的黎疏,都是她不能碰触的人。
      
      于凉凉用力推开他。
      
      即便她并没有完全推动,黎疏感觉出她的力道,唇稍稍离开,仍然近距离望她。
      
      “放开。”于凉凉说。
      
      终于,黎疏松手。
      
      于凉凉用手抹了抹唇,挥之不去的触感,熟稔的、亲近的、渴望的、记忆中的、无数次回想过的……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于凉凉少见的语气冰凉,她知道自己的身在颤抖,为了那种过分的亲密而颤抖,她明明已经克制自己,离得很远了,很远了。
      
      “或者你觉得这种情况很浪漫吗?”于凉凉说,“我上次难道没有讲清楚?我不是要用故意拒绝你,来引起你的注意力的人,也对你没有兴趣,你为什么……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想法?”
      
      她再次低头抹唇。
      
      擦不掉。
      
      明明亲自己的手背手心都没什么感觉,可跟别人接吻,尤其是异性……黎疏……真的……会让人莫名有种挥之不去的灼↑烫感。
      
      黎疏:“我一直都对你有想法。”
      
      于凉凉:“……”
      
      抬了抬眼,却不知道该问什么。
      
      她已经问了好多次,为什么要跟踪她,为什么要在意她,为什么要吻她,可黎疏好像自己也回答不出来。
      
      许久,于凉凉轻声说:“不管你对我有没有想法,没有经过别人的允许触碰是不礼貌的行为。”
      
      黎疏:“嗯。”
      
      他知道,可还是想这样做。
      
      “以后不要了。”于凉凉语气稍微平和点,“我不希望你接近我。”
      
      黎疏没回应。
      
      有人蹦蹦跳跳跑上来。
      
      是徐萌萌,她已经表演结束,手里还举着两个金红色的拉拉队彩球。
      
      见黎疏和于凉凉这样隔得大半米远站着说话,还有点吃惊,不过很快,她的视线就被黎疏的古装扮相吸引住了。
      
      “好好看啊。”她围着他转圈,举了举手中花球,“真的好好看啊。不说我还以为你就是古言小说里穿越出来的呢。”
      
      于凉凉转身:“我先走了。”
      
      “黎疏,待会儿彩排完后我们一起去吃麻辣烫好吗?或者吃火锅?”徐萌萌贪恋地望着他道。
      
      “不去。”黎疏阖下眼。
      
      “为什么啊?”徐萌萌闷气,过儿又黏起来,“那你想吃什么?我都听你的。”
      
      黎疏一言不发地离开。
      
      徐萌萌跟上去:“喂……”
      
      为什么?
      
      为什么她不喜欢他,也不想要他接近她?
      
      黎疏很早以前就认识于凉凉。
      
      他的父母跟徐萌萌父母是同学、同事兼邻居,关系很好,中考后,父亲让他指导徐萌萌填志愿。
      
      当时,徐萌萌拿出张她初三的全班毕业合照,兴致勃勃地谈论,黎疏却在毕业照中一眼望见于凉凉。
      
      明明是从未见过的人,却有说不出的熟悉感。
      
      回到家中。
      
      脱鞋,换上拖鞋。
      
      父母都还在上班未回来,黎疏推开自己的房间——整体呈白色,白色的墙和白色的柜子,只有床是淡蓝色的方格三件套,除了书和篮球、网球拍等几乎没有装饰。
      
      放在书桌前有张合照,不是黎疏自己班级的,而是徐萌萌她们班的。
      
      当时看过照片后,他便要了份复印相片带回家。
      
      把书包放置在一边,黎疏坐在椅子上。
      
      凝视良久。
      
      照片中人的表情很平静,他好像看过无数次这种平静,可她的眼神里总像藏着什么。
      
      伸手,用拇指摸了摸照片中人的脸,从他第一次看到她时,就想做这个动作。
      
      到今天,才真正实施。
      
      黎疏是为了于凉凉才报现在这个学校的,这件事没有人知道,他也没对任何人说过——把照片放在自己书桌上,连他妈妈都认为他喜欢徐萌萌。
      
      无法对任何人解释。
      
      那种埋藏在心里的、深切的……渴望。
      
      ——想要触碰,想要拥抱,想要无限亲近。
      ——仿佛曾经失去过,而追悔莫及。
      
      最开始,他以为是他的感觉出了错,但在入学当天望见真实的于凉凉开始,他就确定,他没有错。
      
      一定是有什么他忘记了的。
      
      于凉凉眼中,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感觉。
      
      自从彩排时发生那件事之后,于凉凉便很少再去帮忙了,搞得林喻大喊少了个得力助手。
      
      于凉凉只好笑,给她陪个不是。
      
      没了排练这项活动,下午四点课程结束后,就只能留在教室自习。班上大部分成员都忙于社团或者校庆,所剩不多。
      
      于凉凉默默在班内坐着作业。
      
      张汝龙走进来,他属于班上的四不管。不参加活动,不搞社团,不忙活班级事务,不做作业。
      
      之前跟黎疏打架的伤已经结痂,他用手顶着个篮球进来时,望了眼于凉凉,勾凳子坐下。
      
      忽而,他想起什么,伸手抛出篮球,往前直直砸了下于凉凉弓着的背。
      
      篮球落地声在安静的教室响起,引起其他同学的注意,他们纷纷看过来。
      
      于凉凉反手摸了下,转过头。
      
      见她没好脸色,张汝龙邪笑了下,起身去捡篮球,走到她身边。
      
      左手撑在桌面上,低下头凑得极近:“帮我个忙呗,把黎疏约出来。”
      
      于凉凉并不理他。
      
      “你不约他,我就骚扰你了。”张汝龙右手拿着起篮球,一下一下巅着,仿佛随时还要砸下来。
      
      于凉凉挪了挪练习册:“我跟他没关系。”
      
      “你们有没有关系不关我的事,我只知道黎疏跟你表过白,你约他他肯定出来。”
      
      于凉凉侧头望他:“你为什么不约呢?”
      
      心知肚明的答案,自从上次黎疏跟张汝亮出去打了一架后,张汝龙挑衅加剧,而黎疏照旧如常,毫不在意,而这是赢家才有的姿态——已经打过一次,不想再打第二次。
      
      张汝龙眼角下压,露出凶相,嘴角仍旧勾笑:“明天下午六点,把黎疏约在校门口的肯德基,否则你这几天,别想安生。”
      
      他示威似的踢了下她桌子腿,走回座位。
      
      于凉凉望着前方半晌。
      
      稍后,放下笔,起身直接去了教师办公室。
      
      站在班主任罗老师前,于凉凉并不想描述她和黎疏的关系,可要是不说这件事,张汝龙的行为便不合理。
      
      她还是大概描述了下,省略了很多细节,只保留了张汝龙听到黎疏跟她说话,以为在向她告白。
      
      罗武是知道张汝龙的,毕竟这是个刚进学校就惹事的主,还是他们班语文老师的侄子。
      
      他坐在办公桌后转身,听于凉凉说完之后,扶了扶黑框眼镜,沉吟:“你做得很好。老师知道了。”
      
      于凉凉问:“老师,现在可以换班吗?”
      
      她不想再跟黎疏、张汝龙待在同班级,只会越来越麻烦。
      
      “这个目前不可以。”罗武就拒绝了她,“班级已经分好了,不可以轻易调动。而且现在事情还可以解决的,你先别着急。我分别找黎疏和张汝龙聊聊,让他们不要打扰你。”
      
      “……好吧。”
      
      只能先这样了。
      
      于凉凉不喜欢告状,更不喜欢老师找学生聊聊这种方法,大概潜意识里还是觉得老师和学生是不同阵营的……可要是能解决,是最好不过。
      
      “你先回去吧。接下来我会处理。”罗武安慰。
      
      于凉凉点点头。
      
      走出教室办公室门口,如果要换班,估计得等到高二文理分班了……
      
      “告老师了啊?”
      
      一声冷嘲热讽般的音调打断了她的思路,于凉凉侧头,望见张汝龙就就站在办公室外面,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举着篮球,像是在等她。
      
      “嗯。”于凉凉也不避讳。
      
      “你倒是挺有勇气的。”张汝龙语气似笑非笑,简直让人听不出是在褒扬还是在嘲讽。
      
      “我只是不想介入你们的事。”于凉凉说,“与我无关。”
      
      “可惜啊。”张汝龙用手指顶着球转圈,慢慢升起,而后松手接住坠落的它,意有所指,“已经晚了。”
      
      ……她根本没做什么,已经足够低调了,为什么还会招惹上这些事?
      
      晚上,于凉凉在家里,打开冰箱拿酸奶喝。
      
      爸妈总是加班,很晚回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站立在冰箱面前发呆半晌,有点儿想去买零食吃。
      
      望了望不远处的电子时钟,才八点过五分,倒也是来得及。
      
      只是不太想……遇见他。
      
      于凉凉把没喝完的酸奶重新盖起来,放回冰箱里。
      
      回到卧室,台灯下,书桌上的手机屏幕显示着群内翻滚的图片,于凉凉拿起来,是林喻在发她们排练的照片。
      
      今天是最终排练,明天就是正式表演。
      
      她发了很多,抓拍和自拍都很好看,女生们三三两两,或脸贴脸,或手贴手比V,很可爱。
      
      男生们则作搞怪姿势。
      
      竟然还有张于凉凉给别人化妆的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
      
      最后,林喻陆续发了几张黎疏。
      
      他基本没有合照,只有单人照,穿着白衣,低头站在灯光偏暗的化妆间里。
      
      他很适合古装,自带冷峻的气息。
      
      于凉凉坐在椅子上,双手捧着手机,把照片一张张滑过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