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讨厌吗? ...

  •   “不认识。”于凉凉回答。
      
      ——那为何,他看见她受伤的时候,心会莫名的痛?
      
      黎疏不说话。
      
      沉默令人难以忍受,于凉凉抬起头:“如果你是因为今天推到张汝龙撞到我觉得抱歉的话,不必了,那不是你的错。”
      
      “我没有向你抱歉的意思。”
      
      “噢。”于凉凉轻轻应,是他的作风,他直来直往,很少对人产生歉疚,“那,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
      
      黎疏没有理由拦住她,让行。
      
      却始终无法把视线从她身上挪开,在夕阳光下,默然注视她离去的背影。
      
      ……真的不认识吗?
      
      那为何望她第一眼,他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以及莫名的心痛,身体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接近她。
      
      上课前十五分钟。
      
      一杯温热的珍珠奶茶放在黎疏面前,伴随着林喻的声音:“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就给你买默认的珍珠奶茶了。昨天谢谢你为我出头。”
      
      她把手背在身后,巧笑嫣然。
      
      “我不是为你出头。”黎疏打开课本,依旧高冷。
      
      “不管是为什么,反正是你救了我。”林喻丝毫不受打击,放完奶茶后,笑眯眯地回到自己座位。
      
      坐下后,她望了眼依旧无情绪的黎疏,用笔帽点着自己下巴,侧头朝于凉凉说:“你觉不觉得黎疏是那种外冷内热,心口不一的人啊?”
      
      于凉凉看着课本:“不知道。”
      
      以前他绝对不是的,外冷,心也冷,从不掩藏,对身边的人都没什么感情……
      
      现在,是真的不知道。
      
      也许这辈子性格会好点?
      
      从昨天黎疏问她来看,他很显然没有上辈子的记忆……真好,她正害怕他想起上辈子。
      
      想起上辈子他们的关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只是她不想从他眼里,再看见一个曾经那么卑微的自己。
      
      “我觉得他是。”林喻下结论,“否则他不会制止张汝龙。虽然之前他在班上一直表现得很冷漠,事不关己,但关键时刻还是会出头。”
      
      “嗯。”也许是的。
      
      “他长得好帅,对不对?”林喻凑过来眨眨眼。
      
      的确长得好看,是女生都会喜欢的那种俊秀的帅气,否则她也不会上辈子苦苦追寻了。
      
      林喻想起什么自顾自地乐了会儿,才低下头看书。
      
      上课铃响,开始上课。
      
      第二节课,语文老师张国光带着张汝龙从教室门口走进来。张汝龙全程仰着脖子,一副趾高气昂、吊儿郎当的模样。
      
      林喻看见他,鼻腔就发出冷漠的“哼”。
      
      张国光把讲台让给他:“上来。”
      
      张汝龙大咧咧站上讲台,抬起头看天抖腿说道:“我检讨。检讨昨天上午不应该辱骂女同学,不应该动手。”
      
      张国光:“还有。”
      
      张汝龙把手背在身后,语气仍旧十分敷衍:“对不起,林喻同学;对不起,于凉凉同学;对不起,lihu同学。”
      
      张国光皱眉:“什么?大声点。”
      
      张汝龙大吼:“黎疏同学!”
      
      前排的人都捂住耳朵,张国光指了指:“你下次还会不会再犯了?”
      
      “不会了。”
      
      张国光厉声:“还会不会了?”
      
      “不会了!”
      
      “给全班同学道歉!”
      
      “对不起!”
      
      张国光走回讲台上:“还有下次,你就直接全校面前检讨,我会把你爸你妈全叫过来。回去!”
      
      张汝龙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张国光,因为张国光是他的大伯,不仅能告诉父母,还能直接揍他,比父母还凶,只有在张国光面前,他才可能收敛些。
      
      不过也只是收敛,张汝龙完全没有改过自新的意思。
      
      林喻望着张汝龙大摇大摆地经过自己身侧,全程恶狠狠地盯低头淡漠的黎疏,低声:“死性不改。”
      
      是的。死性不改。短短相处一个月,班里人就摸透了张汝龙的作风——害人的狗皮膏药。
      
      只要贴上了,就很难扯下。
      小心眼,记仇。
      特别好面子,无法接受自己面子被抹下。
      
      有些男生在男生窝里横,对女生都还算配合,他则不是,不管男的女的,只要打扰到他,一样翻脸不认人,直接动手。
      
      张国光虽然能够克他,却也在保他,至少只是骂和凶,从没让他记过,也没真让他到校长办公室去。
      
      所以全班人都有一个共识——不要惹张汝龙。
      
      很显然,这次黎疏让张汝龙丢了面子,张汝龙不会轻易放过他。
      
      就在张国光的课结束后,黎疏去上厕所,走过张汝龙座位旁边,一条长腿伸出来,光明正大地拦住去路。
      
      张汝龙是故意的,流露着赤裸裸的挑衅,全班人瞬间提了一口气,害怕再次发生肢体冲突。
      
      幸好黎疏并不吃这一套,直接绕路离开。
      
      到了下午,第三节体育课。
      
      男生打篮球,女生打排球,林喻和于凉凉打了半个小时觉得累,便坐在操场的草坪上休息,感受微风吹拂。
      
      路过的女生聊天:“……那边的黎疏和张汝龙打篮球就跟打架似的。”
      
      抬眼望去,不远处的篮球场上正围了一圈人,林喻好奇心起,连忙拉于凉凉:“咱们也去看看。”
      
      “不了。我不想看。”于凉凉兴致寥寥。
      
      “哎呀,就陪我一起去吧。”林喻起身,拽着手把于凉凉拖过去。
      
      一到篮球场,果然是在打架——1V1。
      
      整个篮球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其他人全都在围观。
      
      张汝龙喜欢篮球,林喻是知道的,收作业的时候经常见他看比赛直播,课桌底下还藏篮球,下课后就拎着球出去。
      
      他时常在班里面吹牛,说自己打篮球很厉害,还进了初中校篮球队。
      
      身材这么高大,篮球打得好,倒也不意外。
      
      更令人意外的是黎疏,他之前从未表现出来热衷体育,今天一看,却很不错,身手敏捷,能跟张汝龙打成平手。
      
      一个转身,抢到球,哦豁,占了上风。
      
      林喻一看就高兴,双手括在耳边,喊道:“黎疏,加油!”
      
      篮球场上就她这么大胆喊加油,声音十分嘹亮,不少人侧目看她,林喻毫无顾忌地猛烈地挥了挥手。一定要打败张汝龙!
      
      听见有人给黎疏喊加油,张汝龙瞬间不爽,冲上前去夺球,黎疏侧身闪避——
      
      林喻没有攥着她,于凉凉默默从人群中退了出去。
      
      她对体育运动没有兴趣,更何况还有他。
      
      人多又热,太阳还有些大,于凉凉找了个阴凉的体育楼台阶,用纸巾擦了擦地上的灰坐下。
      
      远处夕阳如同堆叠的红绸,有隐隐从白云上落下的痕迹。
      
      微风吹来草木的气息。
      
      空气中有种太阳晒过后的香暖,远处是奔跑的学生,偶尔走过的老师,连绵无限的草地,凛凛作响的槐树叶片。
      
      很平静。
      
      支起腿,侧头,把脑袋贴在手臂上。
      
      望一片染上秋天痕迹的叶子。
      
      现在的她很满足现在的生活,父母健在,能够读书识字,还有选择和恋爱的自由,以及偶尔拥有这种与世无关的平静。
      
      台阶旁边是一排露天水龙头,黎疏打完球走过来洗手,转身时,正好跟抬起身的于凉凉目光相撞。
      
      双方都愣了下。
      
      猝不及防。
      
      自从上次谈完话之后,他们之间似总有些尴尬。
      
      并非陌生人,眼神躲开已经有些过分刻意,可于凉凉还是躲开了。
      
      沉默片刻。
      
      她低头拍了拍裤腿起身,准备离开,却听到黎疏问:“你是不是有点讨厌我?”
      
      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是自己眼神闪避得太明显?
      
      她并不讨厌他,也不喜欢他,仅仅只是想跟他无关罢了。
      
      其实如果黎疏不记得以前的事,他们两个就是最普通的同学,绝对是相安无事的。
      
      可她仿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每每只要他出现在她周边,哪怕不是看到,只是知道、感觉到,她就无法控制那种皮肤被轻微灼烫的感觉。
      
      经年累月的爱,残存在她身体里。
      
      “没有。”于凉凉慢慢转过身,轻声细语对着他解释,“我只是性格比较胆小,不擅长跟男生接触罢了。”
      
      “是吗?”黎疏问。
      
      “是的。”于凉凉说,“我对你跟其他男生是一样的。”
      
      *
      
      林喻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于凉凉。
      
      下课铃响,回到教室时,才发现于凉凉就坐在课桌后,立刻上前埋怨:“你好过分,自己一个人走了也不叫我。”
      
      “抱歉。”于凉凉抬头,“我实在不想看球赛。”
      
      “好吧。”林喻从于凉凉身后走进座位,还忍不住说,“你不知道刚刚那场比赛打得多精彩……”
      
      黎疏走进来。
      
      高冷的身姿,白色运动衣……即便于凉凉没有抬头看,视线余光也仍旧会注意到他。
      
      不是她刻意,而是无论在哪个时代,他始终无法让人忽视。
      
      她低头,等待他走过她的余光范围里。
      
      黎疏走过于凉凉的身侧,林喻给他竖起大拇指,示意他那场篮球打得棒。
      
      ……不一样。
      
      她对他跟别的男生不一样。
      
      至少当别的男生跟林喻说话的时候,她会象征性转头望着对方,可她却从来不会看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