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新文《听说你要结婚了》开坑】 ...

  •   于凉凉在瞥见黎疏的时候,笑意便停了下来。
      
      少年的他,正站在队伍后方,冷然抬起头望向讲台上的校长。他的皮肤白皙,始终没有太大情绪,在察觉人注意他时,才瞥过一眼。
      
      学校里音箱颇是劣质,星期一早晨七点的校长讲话,总是伴随着两三层的回音,总要隔几秒后才能听清楚具体的含义。
      
      不过有没有回音,大部分学生都不会实质性仔细聆听校长讲话的内容,那些都听得让人耳朵生倦了。
      
      高二的学长学姐穿着整齐白色校服,在庄严的国歌中升起国旗。
      
      于凉凉抬起头,注视着朝阳中缓缓升起的国旗,雄浑而鲜艳,像是绚烂的野花,是种新生。
      
      从进入高中碰到他以来,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讲过。
      
      一句都没有。
      
      即便他们在同个班级。
      
      回到教室,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语文课代表林喻便说要收上周布置的作业,班级内一下怨声载道,窃窃私语。
      
      林喻在讲台上不耐烦地用书本拍了拍桌子:“够了啊,同学们,一个周末的时间还不够啊,还想咋地,要自行车啊?”
      
      她说话总是很逗,于凉凉轻轻笑,掏出自己的练习册……黎疏从教室走进来,瓷器的皮肤,仿佛自带微光,身姿高瘦挺拔,俊酷的面庞总是没有情绪,也因此,女生无法不用眼光注意他。
      
      ……这个年纪的女生不就喜欢酷酷的男生么。
      
      她以前也是呢。
      
      于凉凉低下头,走到最后一排开始把语文作业收上来,为了减轻课代表的压力,她刚被任命为这一组的小组长。
      
      黎疏坐在她这列倒数第二排,收完最后一名的不交作业大王的空白练习册后,她停在他座位边。
      
      这是她第一次同他说话。
      
      或者说,不需要说话,于凉凉只是晃了晃手中的练习册,示意。黎疏拿出作业本递给他,于凉凉便走到倒数第三个人身边去……是的,可以不用说的。
      
      是的,最好不要有任何交集。
      
      是的,这辈子,她不想再跟他产生联系。
      
      不知道是上辈子投胎的她忘记喝孟婆水,还是她这辈子能够回忆起以前的事,在她生长起来的十几年,她陆陆续续地回忆起了些不应该有的东西。
      
      一段漫长而短暂的人生旅程。
      
      起先,她以为这是自己做的一个梦,或者青春期脑海里无意识编织的故事,故事编织得很逼真,她每每回忆起来,总觉得胸口闷疼。
      
      直到,她遇见了他。
      
      和梦里的长相一模一样,性格都相似七八分。才惊觉,那不一定是个梦。
      
      梦里的自己好像就是真实的自己,那些疼痛和难过都切切实实发生过,才会如潮水般周而复始在她胸口里汹涌闷捂。
      
      倒数第四排的男生还在睡觉,于凉凉小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见他无反应,便再次小心地拍了拍他的肩:“张汝龙,起来了。”
      
      张汝龙不耐烦地蹭了蹭肩膀。
      
      “要交语文作业。”
      
      张汝龙闷声闷气:“没有。”
      
      “上周五发的,不管写了多少,都要交上来。”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收不齐作业,便完不成任务。于凉凉站在他旁边好一会儿,又问:“马上要上课了,你别睡觉。先把作业本给我。”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他妈听不懂啊!”粗狂的男生突然一句暴喝,转身不耐烦地踢了下桌子,眉宇间尽是戾气。
      
      四面八方瞬间全部挪过目光来。
      
      于凉凉没有再说话,绕过他,前往收前面一人的作业。张汝龙撕下纸,揉成团,直接扔向于凉凉的腰窝,不悦道:“八婆!”
      
      有点吃疼。
      
      也不是第一回见识,于凉凉很平静,也没有生气,捡起纸团,扔进了教室后面的垃圾桶。
      
      收完前面人的作业,点数清楚,便只差张汝龙的了。
      
      林喻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低声问:“张汝龙不肯交作业?”
      
      “嗯。”于凉凉点了点头,“他大概没做。”
      
      林喻当即就生气,拿着所有练习册走到张汝龙身边:“全班就差你一个人的作业本了,你要我告老师吗?”
      
      “你有本事去告啊。”张汝龙不甚在意。
      
      “你就算不交,也别骂人啊,尤其是女生,不懂礼貌的啊?!”
      
      “你们这些女权婊,天天女生女生的,以为很了不起啊。”张汝龙当即站了起来,用一米七六的个头俯视一米六的林喻,充满蛮横的气息,“信不信我打你!”
      
      身型高大而长相凶狠的男生对于矮个头的女生来说,天然有着巨大的压迫力。
      
      她不得不小退一步看他。
      
      于凉凉连忙过去,安抚住林喻:“没事,我们先交过去。”
      
      当着全班,身为课代表的自尊,并没有让林喻让步,她恶狠狠地骂出一句:“傻↑逼。”
      
      全班瞬间安静,张汝龙当即就火了:“你再骂一句试试?”
      
      “傻↑逼。”林喻还当真就骂了。
      
      张汝龙狠厉起来,手一扬,像是要打人。林喻定在原地,肩膀下意识缩起,闭上眼睛,忽而,脑袋旁的风声停住。
      
      睁开眼,是黎疏抓住了张汝龙的手腕:“够了。”
      
      他的声音低沉,在班内甚少说话,而显得如冰河下的水,透彻纯粹。
      
      侧脸干净淡薄,无一丝情绪。
      
      晨曦从窗口洒进来,在桌边落下浅色金辉,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聚集在被染着光边的他身上,连同于凉凉。
      
      ——他救人的样子很有吸引力,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她垂下头。
      
      林喻双眼可见的惊喜起来,而张汝龙把矛头对准了黎疏,长满青春痘的脸恶狠狠吐出:“放手!”
      
      黎疏放开他。
      
      张汝龙邪笑了下,揉了揉手腕,猛然一拳恶揍过去,黎疏侧身闪避伸手,再次抓住了他的手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居然打不到——
      
      对方丝毫无惊慌害怕的情绪。
      
      这种在全班面前武力的丢人现眼,让张汝龙更加气急败坏,整张脸都涨红起来。
      
      刚刚成为高一(3)班成员一个月的同学们并没有人上前劝架,这个时候往往是用武力确定这个班上谁最不该惹的时刻。
      
      在此之前,他们认为是张汝龙。
      
      在此之后,他们却都觉得真人不可冒相——黎疏意外的厉害,张汝龙硬是没有挣脱开他的钳制。
      
      围观同学的目光对于张汝龙来说仿佛一道道无形的耻笑,对于男性自尊大过天的他,不会再说出“放手”这种话,而是青筋暴跳,恶狠狠地左手握拳砸向黎疏的脑袋。
      
      这是真打,要见血的那种,绝对不是示威或者警告。
      
      众人心一跳,还没反应过来,黎疏把他放开,手上往后使劲,张汝龙重心不稳,拳头还没挥出去,自己居然就向后倒了。
      
      于凉凉离得近,侧身被他的后手肘硬硬地撞了下,倒了下去,额角恰恰划过了尖锐的桌角。
      
      “嘶!”
      
      林喻连忙蹲下来问:“没事吧?”
      
      于凉凉蹲着摸了摸额角,听到林喻说:“流血了。”
      
      额角有点锋利热辣的疼,让于凉凉一时不敢摸,也无法立刻站起来,张汝龙被身后来不及散开的人接住,起身就是一个“你他妈——”刚要直接扑上去,语文老师张国光在门口大喝一声:“干什么?!”
      
      全班顿时噤若寒蝉。
      
      林喻当即气冲冲站起来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张汝龙不交作业,还欺负女同学。黎疏想帮忙,他就对黎疏动手了,还伤到了于凉凉。”
      
      于凉凉听到老师来,慢慢站起身,张国光走过来先看了眼于凉凉的情况,判断出只是小伤口,这才放下心,对着张汝龙黑起脸来:“跟我过来。”
      
      张汝龙冷哼了声,大摇大摆跟过去,走到教室门口,还朝黎疏恶狠狠比了个挑衅的中指,示意这事没完。
      
      黎疏无动于衷,视线落到起身捂住额角的于凉凉身上,她侧着身没有朝向他。
      
      林喻正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疼。”
      
      “有点疼还叫没事。”林喻差点想笑,接着骂起来,“这个该死的张汝龙!来,我带你去厕所洗一下伤口。你等下我,我拿下创可贴。”林喻慌慌张张放下作业本,从书包口袋里找出创可贴。
      
      于凉凉等着林喻,无意瞥见黎疏站在原地,仿佛是在看她,她默默避开眼神,等林喻过来,两个人才一起去了厕所。
      
      过了五分钟后,她们才回来。
      
      于凉凉的额角上贴了个蓝色创口贴,脸色松缓许多,想来是没什么问题,跟林喻说话进教室的时候还带着笑。
      
      直到走回座位,转身时,目光瞥见像是一直在望着她的黎疏,把笑停住,转身坐好。
      
      ……他们之间没有交集的。
      
      下课后。
      
      于凉凉低着头双手扶着双肩包带走出校门。
      
      黎疏靠在路过的巷子边上,背贴着墙壁,在等她。而于凉凉只略略余光瞥眼,便打算走过。
      
      黎疏高高地挡在面前,手插在口袋里,拦住她的去路,问:“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预计20w字。
    我jio得这篇文的题材会有点冷,不过真的是我很早以前就想写的一个狗血故事,忍住了三四番冲动后才终于忍不住写下来。
    算是结束自己以往的一个小梦。
    祝大家都好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