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王后 ...

  •   伊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丽娜一脚踹下床。
      
      她反应迅速地把灯打开,像只警觉受惊的兔子一样缩到床边,紧张地盯着被她踹下床的丽娜。随后,她看见的是一张满是迷茫的正常的脸。
      
      “……伊芙?”丽娜眨了眨眼睛,表情不解,仿佛在奇怪为什么会看见伊芙。
      
      她已经不是那副张大嘴巴、眼睛诡异的模样了,可那张惊悚的脸还是在伊芙脑中挥之不去。伊芙一边抬起手擦自己的脸,一边问:“丽娜,你怎么突然跑到我房间里了?”
      
      擦到一半,伊芙才发现自己脸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可是刚才,那种恶心吧啦的液体的的确确滴到她脸上了啊?她的感觉不可能会错。
      
      听她这么说,丽娜脸上的表情更加迷茫了:“我……我不知道,我在睡觉啊……”
      
      伊芙:“你还掐我的脖子。”
      
      “这不可能!”丽娜立刻说,语气信誓旦旦,目光真挚,“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伊芙,就算、就算……”
      
      伊芙歪了歪头,疑惑地看着她:“?”
      
      丽娜顿觉尴尬地闭上嘴,只是一个劲地摇头,什么话也不说了。
      
      伊芙定定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看丽娜脸上的迷茫不像作假,她自己想半天也想不出个头绪,就暂时先认为是丽娜自己梦游了,稀里糊涂地游荡到了自己的房间。
      
      至于她看见的那张惊悚可怕的脸……应该是晚上光线太模糊,她看错了吧。
      
      然而两天后,伊芙发现丽娜失踪了。
      
      “丽娜么?”面对伊芙的询问,与丽娜交好的神官脸红着仔细思索了一下,不确定地说,“呃,我听丽娜说她的母亲最近病重,大概是请假回家了吧。”
      
      丽娜的父亲早亡,她是被单身母亲辛辛苦苦拉扯长大的,家境也并不富裕。丽娜的母亲是个勤劳又忠诚的信教徒,丽娜当上神官以后,她的母亲一直以丽娜为傲。
      
      与丽娜交好的友人并不多,伊芙问了一圈,大家的回答都差不多,但没有人说得出丽娜是什么时候离开神殿的——就好像是某天夜里,丽娜自己一个人偷偷地离开了,但是她的所有东西都还整整齐齐地留在房间里。
      
      伊芙起了疑心。她从资料室里找出丽娜的个人档案,隔日就找到了丽娜的家,结果她的家里半个人影都没有。邻居告诉她,这户人家的女主人半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现在房屋已经空置,很久没有人回来过了。
      
      不回家,丽娜又会去哪里呢?
      
      伊芙带着疑问返回神殿,本来想找丽娜的好朋友再打听一点关于她的消息,却没想到得到了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回答——
      
      “丽娜?”昨天才与伊芙交谈过的神官表情微微疑惑,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似乎是为自己帮不上忙而感到遗憾,“抱歉,请问丽娜是……?”
      
      “……你是认真的么?”伊芙睁大眼睛,努力不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奇怪,“我昨天才向你询问丽娜的去向。”
      
      对方的神色更加困惑了:“抱歉,我不记得有这回事了……而且,我也不认识您口中的丽娜,不如您再问问其他人吧。”
      
      伊芙问了其他人,结果所有人都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丽娜”这个名字,更不知道她是谁。
      这下好了,丽娜不仅失踪了,在所有人的记忆中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只有伊芙还记得她,记得这个性格内敛、温和,似乎还对夏维尔芳心暗许的女神官。丽娜消失了,她的房间和物品被另一个人霸占,资料室里也没有丽娜的个人记录——可是前一天,伊芙明明还在那里找到过丽娜的资料!
      
      到底是丽娜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还是说所有人、所有的一切都有问题?
      
      很快,伊芙发现神殿里面莫名其妙消失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消失之后,除了伊芙,其他人都完完全全地忘记了他们,他们消失后留下的空白部分都被另一个人替换了。
      
      十八。
      
      夜里,借着昏黄的灯光,伊芙在笔记本里写下这个数字,这表示迄今为止神殿里已经消失了十八个人。在这个数字上面,还有一连串被伊芙删去的人名。
      
      ……一切都是从那天夜里开始的。
      
      伊芙怔怔地注视着手边的油灯,没由来的,她想到了这个。那天夜里,丽娜梦游到了她的房间,像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一样想要掐死她。在那之后,丽娜就失踪了,很多人都失踪了。
      
      也就是从那天起,伊芙再也没有在晚上醒来过。虽然她没有起夜的习惯,但这也太奇怪了吧?像是被人故意弄晕了一样。
      
      想到这里,伊芙打开抽屉,拿出藏在里面的摄晶。她将摄晶藏到床头某个隐秘的地方,然后怀着巨大的疑问和不安睡了过去。
      
      第二天,伊芙就被摄晶里面所记录的画面惊出了一身冷汗。
      
      水晶上方投射出来的画面显示出深夜时,五六个人打开了她的房门、鱼贯而入,伊芙认识这几个人的脸,他们都是神殿的神官,只是神情十分诡异。和那天的丽娜一样,他们的眼睛里没有瞳孔和眼白,全是黑漆漆、空荡荡的一片。
      
      他们围在熟睡的伊芙身边,嘴唇细细地张动着,摄晶只能显示画面、无法记录声音,所以伊芙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忽然,他们齐刷刷地抬起头,不约而同地看向摄晶的方向——在伊芙的角度看来,就是那一双双黑洞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伊芙:“…………”
      
      大事不妙了。救命。
      
      伊芙紧握摄晶、朝着神殿议事厅的房间快步走去——只能求助于大祭司了。
      
      然而大祭司的表现却更加反常。
      
      甚至亲手捏碎了伊芙交给他的摄晶。
      
      “不要害怕,伊芙。”大祭司用那双因为年迈而显得有些浑浊的眼睛注视着她,一向庄重严肃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微笑,像是调动脸部肌肉、试图做出“微笑”的表情一样。
      
      他的发音也非常奇怪,跟大祭司以往标准的通用语发音完全不同,更加低沉、含糊。
      
      大祭司对她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伊芙:“…………”
      
      谁会信这种鬼话啊?!
      
      伊芙只能分别给夏维尔和帝都的主教写信,把神殿的事情详细写下来交给通讯专用的纸鸽。按照时间推算,夏维尔此时还在前往帝都的路上,说不定收到她的信就会立刻折回来……到时候就不需要担心啦,因为夏维尔超能打的!
      
      再然后就是到阅览室查看典籍,关于最近神殿发生的一系列怪事,伊芙只能尽力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她在阅览室一连泡了好几天,才终于在一位大法师的著作中找到相关的讯息——
      
      【……恶魔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它们的语言天生就能引发元素的共振,说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能拥有巨大的、无与伦比的魔力。人类不能听见它们的声音、看见它们的文字,否则就会陷入无法自控的漩涡,仍凭其左右……】
      
      【……恶魔无法越过新神设下的屏障。实力强劲的恶魔会通过“意识投影”的方式现身于世,蛊惑轻信它们的人类,将它们掳去旧域……】
      
      伊芙在这个异世界见过神官、精灵、龙、巨人和地精,但唯独没有见过恶魔。恶魔是一切污秽不洁的深渊魔物的统称,生长在与所有时空隔绝的旧域,是旧神的眷族。数千年前,旧神被新神推翻,并被流放到了旧域,伊芙所在的异世界大陆信奉就是新神系统。
      
      简单来说,旧域就是新神设置的庞大的监狱,所有反抗新神的生物都会被流放到旧域,在那里的所有生物都统称为魔族,信奉同样被流放到旧域的旧神。
      
      数千年来,只有一位大法师成功进入了旧域并且回来,之后结合切身经历写下一系列著作,当作研究恶魔的参考资料。不过大部分人都把他的书当作异想天开的奇幻小说,毕竟“身为孱弱法师的我却被漂亮魅魔疯狂追求该如何是好”的经历实在太扯了!而且又没有人亲眼见过恶魔。
      
      所以在这个异世界,恶魔也是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幻想生物,只存在于宗教神话和流传久远的传说中。
      
      当然也有人对恶魔的存在深信不疑,如果发生了类似于人口失踪、神隐之类的事件,大多数都会怪罪在恶魔头上。
      
      伊芙留了心,将关于恶魔的记载都看了一遍,与此同时,心中升起了一点疑惑:恶魔会怎么把人类掳去呢?
      
      很快,伊芙就知道了答案。
      
      “万物生灵之主、万事万物之父,人类的守护者、德行的审判长……”
      
      “仁慈、宽厚、怜悯、公平、正义,奉行您的旨意如同敬爱您的德行,世世代代称颂您的仁爱……”
      
      “……%&¥#&#¥)&……#@!@#……”
      
      圣堂内,祷告刚进行到一半,大祭司的嘴唇里就冒出来一连串古怪的发音,时而尖锐时而低沉,这绝对不是人类能发出来的声音,伊芙看见他喉结上下滚动,脖子两边有两颗肿瘤一样的东西疯狂鼓动起来。
      
      离他最近的伊芙首当其冲,她的脑子里嗡嗡作响、意识不清,她的眼前全是彩色琉璃花窗折射出的、瑰丽斑斓的光,她站在地上就像站在一片不断流动的潮水上。
      
      她的双腿发软、浑身无力,想让脚下的潮水托着她、将她送走,但还是有人帮助了她——一双双手朝她伸了过去,按住她的肩膀、握住她的手臂、缠住她的小腿。
      
      伊芙头昏脑涨,视线中仿佛有一百颗一千颗一万颗小小的烟花爆炸、爆炸、爆炸,恍惚中,她的灵魂旋转着脱离了她的肉体、飘升到了头顶上,旋转中,她看见圣堂里的惨状——前来祷告的信徒们因为这声音而狂热起来,互相殴打、互相撕咬,直到从一个个活人变成一具具尸体。
      
      她一点都不觉得害怕,甚至感受到了一种迷迷糊糊的快乐,啊,快乐——
      
      她被无数双手托举起来,然后放在由尸体堆积而成的小山上。二十七颗心脏和其他器官围着她摆放成一圈,如果伊芙仍有意识,那就应该知道这些东西是属于那些消失的人的。
      
      可此时此刻,伊芙恍惚迷离地注视着圣堂的天花板,那上面绘制着神的使者。使者们向她招手,想召唤她和她的灵魂。
      
      “¥%*()&#¥#¥@……”
      
      声音还在继续。
      
      尸堆下方出现了黑色的沼泽,那些尸体和躺在上面的伊芙都慢慢陷进沼泽里,不断地下沉。
      
      在没入黑色沼泽的最后一刻,伊芙还朦朦胧胧地伸出手,想牵住那些长着白色翅膀的、神的使者——
      
      *
      
      昏睡中的伊芙终于苏醒过来,她猛然睁开眼睛、坐起身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不在神殿的圣堂里了,而是身处于一个空荡荡的、类似于宫殿大厅一样的地方。
      
      她的身下是一个黑色的魔法阵,每条花纹都对准了她的身体。
      
      伊芙茫然地环顾四周,发现有个人正站在她的身边。
      
      说是“人”并不准确……尽管对方修长的身体隐藏在了长长的黑色袍子里,脸也遮挡在兜帽之下,但一只山羊似的的右角露在兜帽外面,上面还套着一枚银环。
      
      对方伸出手,似乎想要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整只手掌跟五根手指都偏细长,黑色的指甲呈勾状,比起手指,更像是动物的爪子。他的皮肤是白色的,纸一样的白色,每根手指的指背上都有一条黑色的线,黑色的线条在手背相互交缠变成一只眼睛似的花纹,然后继续往上蔓延,直到消失在遮住手臂的长袍下。
      
      见伊芙迟迟没有反应,对方用发音奇奇怪怪的大陆通用语说:“觉得害怕么,王后。”
      
      刚刚还忐忑不安的伊芙觉得他的发音还蛮搞笑的:“……谢谢,现在好多了。”
      
      对方:“?”
      
      “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叫我王后?”
      
      伊芙一边问,一边抬起双手,小心翼翼地避开对方黑色的勾状利爪,两只手轻轻地拢住他的手掌。刚一碰上去,伊芙就感觉到对方白色的皮肤并不柔软,像是一层坚硬的白色钢铁,又冰又硬。
      
      “你又是谁呢?”伊芙握着他的手,睁着琉璃般的眼睛。
      
      她好奇地问:“既然叫我王后,所以你是我的王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5-22 00:06:08~2020-05-25 00:58: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子田粥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