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伊芙 ...

  •   “你的脸色不太对劲哦,是不开心么?”
      
      伊芙敏锐地发现他似乎和平时相比起来有点不太一样,虽然以前就已经够沉默寡言、不近人情了,但现在更加阴沉,总感觉有些可怕。
      
      她偏过脸,金灿灿的阳光亲昵地照拂她的眉骨和鼻梁,她整个人就像是沐浴在圣光下的白玉雕像。伊芙笑了起来,她的笑容仿佛比今天的阳光还要闪闪发亮:“不会吧,看到我你会不开心么?”
      
      【不,我很开心。】
      
      “我也是!”伊芙迅速地接过话。
      
      很快,她意识到自己似乎过于热情,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但是在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伊芙又偷偷摸摸地伸出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触碰他半掩在长袖下的手背。
      
      【我要离开了。】
      
      伊芙觉得有点突然,但仔细想想这也倒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她“哦”了一身,漂亮的眉眼间流露出几分失落的神色:“也是呢……我早就猜出来了,你不是会一辈子留在这种小城镇的人。你要去哪里?是回家么?”
      
      “不管去哪里,”伊芙小声说,脸有些红,“请一定要记得我。”
      
      【我快死了。你要和我一起么?】
      
      伊芙明显有点反应不过来:“啊?什么意思?”
      
      【我是问,你要和我一起死么?】
      
      伊芙:“……”
      
      伊芙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她知道对方不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事实上这个人甚至连什么是“玩笑话”都不知道——所以,只要她说“可以”,伊芙相信,对方肯定会立刻付出行动。
      
      伊芙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神情。
      
      她握住对方的手,将那只如同尸体般冷冰冰的手抬起来,然后轻轻地将自己柔软的侧脸贴在对方的手背上。
      
      伊芙用自己琉璃般的眼睛注视着他,开口问:“你是生病了么?”
      
      【没有。只是我应该死了。】
      
      “这种说法好奇怪,我理解不了……算了,你一直都奇奇怪怪的。那为什么想让我一起死呢?这种想法真可怕。”
      
      【因为我死了,你也会变得很凄惨。没有我在,谁也保护不了你。】
      
      伊芙觉得他说得有点夸张:“不会吧?就算没有你,我也会认认真真、开开心心地生活,在遇见你之前,我也过得也还算顺利。”
      
      【那就更讨厌了。如果我不在你身边,我就不希望你过得幸福。】
      
      “是这样的么?”
      
      “算了,”伊芙叹了口气,“既然你都已经决定了,那就动手吧……我不会反抗的,因为反抗也没有用,跟你比起来,我实在是太弱了嘛。”
      
      伊芙又对他露出了微笑,对他的态度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了:“温柔一点,不要让我觉得痛苦,拜托你啦。”
      
      【……】
      
      【算了。】
      
      “咦,”伊芙眨眨眼睛,惊讶地看着他的手抬起又放下,“为什么?”
      
      【我想,我不应该伤害你。】
      
      【从人类的感情判断,我应该是爱你的。既然我爱你,我就不能伤害你,这是你以前对我说过的话。】
      
      “原来你记得啊?好乖,”伊芙的眼睛弯了起来,她笑着说,“我也很喜欢你。”
      
      伊芙见他半天没有动静,似乎已经放弃了对她动手的打算。她想了想,忽然对他说:“要亲我么?”
      
      【……】
      
      【要。】
      
      …………
      
      …………
      
      从那之后过了一个月,伊芙再也没有见到伊尔泽了。
      
      难道真的死了么?
      
      伊芙不太确定,但是对于她来说,一个彻底销声匿迹的人跟死了没什么两样。她认为自己的确是喜欢伊尔泽的,也会想念对方,不过忘却他的时间总是比想起他的时间多。
      
      伊尔泽是一位十分神秘的黑发青年,一年前忽然来到这个名为达波布莱迪的边陲城镇,伊芙猜测他应该是来自帝都的大法师,毕竟他沉默寡言、从不与人亲近又气度不凡。他总是突然出现,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尽管秘密交往过一段时间,但伊芙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以外,对其他一切都全然不了解。
      
      对方也无意透露给她自己的其他讯息。
      
      这对于伊芙来说简直是太棒了!说明他并不是一个惯于纠缠的人,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伊尔泽丢下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就彻底消失,给伊芙省去了许多麻烦。
      
      不过还是感觉有点遗憾……
      
      毕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很快乐的嘛。
      
      “不要灰心啦伊芙,这次你的表现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下次一定能通过基础法术考核的!”
      
      “是啊是啊,你这么努力。话说法术考核的内容是不是有点不合理啊?”
      
      “我也这么觉得,明明伊芙的理论知识掌握得那么完美!怎么能因为实践考核……”
      
      “喂!”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意思……总之伊芙你真的很厉害了!在法术变式方面,连大祭司都要询问你的意见。”
      
      “对哦,伊芙你已经是个天才啦!”
      
      “伊芙?咦,你怎么了?”
      
      伊芙坐在阅览室里,被一堆人团团围住,和阅览室其他空荡荡的地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伊芙眨眨眼睛,回过神来,一脸失落地半趴在桌面上,幽幽地说:“整个神殿、不,全国的神殿里,到了成年还没有通过基础法术考核的就只有我一个了吧……啊,真希望例法能修改考核内容。”
      
      她眼睛半阖,长而翘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小片鸦羽般的阴影。伊芙将自己美丽的小半张脸掩藏在交叠的手臂下,淡金色的长发瀑布般从她孱弱的肩上滑落。
      
      周围的人被她的话逗得发笑,轻声安慰她说:“没关系的,就算没有通过基础法术考核,伊芙也是神殿独一无二的珍宝。”
      
      这是当然的啦。
      
      毕竟是只靠着脸就能日复一日地吸引信教徒指数增长地来圣堂祷告的漂亮神官嘛,单靠着脸就能带动整个神殿的布教KPI考核、直接把同级别的神殿甩出十八条街,虽然连最基础的法术考核都通过不了,但相貌跟性格超有魅力的。
      
      穿来异世界的第十个年头,伊芙完全接受了自己“法术无能”的事实。比起其他人,伊芙对法术的掌握堪称灾难,几乎难以吸引任何元素波动,直到现在,她唯一能施展的就是最低级的治愈术,而且只不过是能让一些小伤口停止流血的程度罢了。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那令人咋舌的学识天赋,早在七年前她就将神殿内部流通的各种教材倒背如流,即便是最古怪刁钻、生僻冷门的法术,她都能了解一二,甚至能对一些简单的法术进行理论上的拆分、解析和变体,然而她自己根本用不出来。
      
      对于伊芙来说,只不过是当一个跟以前一样的普通人,其他人却因为伊芙身上令人难以忽视的重大缺陷而对她产生了无限的怜悯和包容。
      
      “说起来,夏维尔是不是明天就要启程去帝都了?”
      
      女神官丽娜红着脸,期期艾艾地偷看着窗户边的方向。她话锋一转,带着其他人的注意力隐隐约约地向旁边转移。
      
      伊芙也抬起头,单手撑着脸颊,朝那个孤零零地坐在窗边的身影看去。
      
      夏维尔正在擦拭他的长剑。他的坐姿不太规矩,一只脚直接踩上了另一边的椅子,将冷冰冰的长剑搁在硬邦邦的大腿上,他对旁人的视线略有所感似的——这是一张年轻、英俊、让人难以亲近的脸,好看的金色短发被他随手胡乱地往脑后撸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刀子一样的眉骨和吊梢的绿色眼睛。
      
      他的长相像个贵族的少爷,言行举止却跟贵族的风度翩翩大相径庭。白色制服的袖子被他粗鲁地卷起来、露出结实的小臂,领口的扣子也没有紧紧系上,朝他敞开的衣领看过去,伊芙甚至能看见他纹在左边脖子上的黑色刺青。
      
      ……哪里像个骑士,明明就是个小混混嘛。
      
      围在伊芙身边的几个神官试图向他搭话,恭喜他明天就能出发去帝都、接受晋升为帝国十骑士的表彰——那是皇帝陛下亲自授予的、属于骑士最高级别的荣誉——不过对方丝毫不领情。
      
      夏维尔冷冷地说:“你们几个很闲么?离我远点。”
      
      场面瞬间尴尬了起来。本来还围在伊芙身边的神官们仿佛为了刻意回避这位向来冷言冷语的骑士一般,一一离开了,最后,偌大的阅览室里就只剩下伊芙和夏维尔两个人。
      
      身边终于变得冷清起来,伊芙才有时间重新对手里这本《新版神殿专用一级光系法术通识教程》奋笔疾书。
      
      她一边做笔记,一边搭话:“你这样会讨人厌的。”
      
      “哦,所以我该怎么做?”夏维尔瞥了她一眼,不冷不热道,“像你一样傻笑,然后拼命应和那群白痴么?”
      
      伊芙被他奚落惯了,非但没有半点局促紧张的神色,还相当平和,纠正他:“你说错了,我笑起来一点都不傻。”
      
      伊芙继续说:“而且他们也是在为我着想啊,看,还特地给我送了好多考核笔记!”
      
      “那种垃圾,你要多少我就能给你多少,”夏维尔皱了下好看的眉头,“而且我已经说过了,你的问题不是出在这里……”
      
      “我知道啊,”伊芙没有遮遮掩掩,说,“跟你完全不一样,我没有应用方面的才能。”
      
      即便外表跟言行都像是毫无礼节可言的小混混,但不光是神殿里、整个城镇里上赶着巴结奉承夏维尔的人并不在少数。伊芙跟夏维尔自幼一起长大,但后者各方面都完完全全地碾压过了她。
      
      十八岁的伊芙还在纠结基础法术考核,夏维尔就已经通过了最高级别的法术考核,被皇家首席大法师盛邀成为自己的名下弟子,十六岁成人礼时就单枪匹马地挑战过一条龙,无论是法术还是武力都完美得无可挑剔,简直不像是能在这座边陲城镇诞生的天之骄子。
      
      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脾气太烂,肯定很受欢迎。
      
      伊芙开口道:“因为我没有才能,所以无论夏维尔怎么说我都理解不了。虽然我们的关系算不上多好,但看在一起长大的份上,你也多多少少为我着想一下可以么。这很简单吧?”
      
      听她这么说,夏维尔难得地愣了一下,甚至好一段时间都回不过神。等他反复确认伊芙的话中之意后,又长久地沉默了一会儿。
      
      “不……”夏维尔动了动嘴唇,低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伊芙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他一眼,停下了手中的笔。
      
      虽然没有直接道歉,但这个反应已经很不错了。真可爱。
      
      “唉,对不起,我应该道歉,是我自己乱发脾气了,”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反应,伊芙顺势给对方台阶下,尽管嘴上这么说,她心里可一点都不觉得是自己错了,“请原谅我吧。”
      
      夏维尔侧过脸,一副懒得搭理她的模样。
      
      “你最近有些不太一样了。”夏维尔忽然说。
      
      伊芙呆了一下,问:“哪方面?”
      
      “不再一个人偷偷摸摸、找各种理由去神殿以外的其他地方,以前行迹有些可疑,但现在正常多了。”夏维尔说。
      
      “哇,知道得好详细,”伊芙想了想,好奇地问,“跟踪过我么?”
      
      夏维尔点了下头:“跟踪过。”
      
      “……”对方表现得如此理直气壮反而让伊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只能问,“发现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发现,所以我才觉得奇怪。”说到这里,夏维尔用他那双没什么温度的绿色眼睛直视着伊芙。
      
      伊芙捧着脸,盯着夏维尔看了一会儿,两者的目光相对,谁都没有先一步移开视线。伊芙开口问:“夏维尔,你有喜欢的人么?”
      
      闻言,夏维尔先是一愣,然后蹙起眉头,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一脸不耐。
      
      “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只是想问,”伊芙继续说,“在你死后,你会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过得幸福快乐么?”
      
      夏维尔的眉头拧得更紧了,连带着看伊芙的眼神都变得古怪了起来:“啊?什么?这是什么鬼问题。你吃错药了么?”
      
      伊芙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遍夏维尔脸上的神情,发现对方发自内心地抵触自己的提问,不由得轻声自言自语道:“是啊……算了,就当我没有说过吧。”
      
      “正常人都会这样想,就算没有自己,喜欢的人也能获得幸福。”
      
      夏维尔将长剑收回鞘,绿色的眼睛垂下又抬起,那里面清清楚楚地倒映着伊芙的脸庞。
      
      “但是我可不会,”夏维尔盯着她,冷笑了一声,“要是被我知道,我死后,那家伙快快乐乐、又跑去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一起生活,我会后悔到恨不得人生重来一次再亲手杀了她。”
      
      “我会让自己变得很重要,非常重要,重要到离开了我一步,她的生活就会完完全全陷入沼泽里变成一团烂泥。”
      
      夏维尔低声说:“所以我是不会死的。至少在她死之前,我一定会活下来。”
      
      伊芙眨了眨眼睛:“…………”
      
      过了半天,她捧着脸,神情快乐地笑了起来。
      
      夏维尔顿了顿,随后皱着眉头,问:“这有什么好笑的?”
      
      “夏维尔。”伊芙念出他的名字,就像在念一首简短的诗,慢慢地说:“你真可爱。”
      
      夏维尔:“…………”
      
      夏维尔垂下头,有些僵硬地握住手中的长剑。
      
      这是夏维尔离开小城镇前与伊芙的最后一次交谈。第二天夏维尔就出发前往帝都了,与他同行的还有神殿里的其他几位骑士,大祭司担心他年轻气盛,特地挑选了几位长辈跟着他。
      
      此后的几天,伊芙的生活依旧循规蹈矩,除了祷告就是在阅览室啃书。
      
      再一次想起完全销声匿迹的伊尔泽,是在某天晚上的夜里。伊芙梦见了他,对方有着黑色的头发跟黑色的眼睛,明明是一副平庸又普通、几乎泯灭众人的长相,可伊芙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他一直往前走,不管伊芙怎么叫他的名字都没有回过头。伊芙看见他的脚下拖出一道长长的、不停蠕动的黑影,而他的身体也越来越模糊、快要像墨水一样融化掉。
      
      “我累了,不想再走了,”伊芙伸出手,说,“你要继续离开,还是回来找我呢?”
      
      对方听见了她的话,随后转过身。然而他一转身,身体就立刻化作了一蓬黑雾。
      
      在那一蓬漂浮的黑雾中突然钻出来一只手,紧紧地掐住她伸出的手腕——那不是人类的手,每一根手指都覆盖着细细小小的、黑色鳞片,比起手指更像是爪子,或者是昆虫的肢节。
      
      黑雾逐渐汇聚成一个更加高大、小山似的身形,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钻了出来,像是要掐住伊芙的脖子。
      
      但最后,对方却只是摸了摸伊芙垂在耳边的浅金色头发,接着又轻轻地碰了碰伊芙的脸。
      
      “伊尔泽?”
      
      伊芙不知道面前这个奇怪又可怕的怪物是什么,但还是下意识地叫出了黑发青年的名字。她脑子已经不太清醒了,所有的感官和知觉都像细小的烟花一样展开,明明对方什么也没做,她却犹如被诱惑一般、着魔似的想去抱住这个怪物。
      
      在伊芙伸出手的同时,她也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并不是空荡荡的黑夜,而是一张属于女人的苍白的脸。
      
      伊芙刚醒过来,就立刻认出来这个女人是丽娜,此时此刻她正无声无息地跨坐在伊芙身上,两只手定定地掐在伊芙脖子上,动作很轻,像是在抚摸她。
      
      丽娜睁着眼睛,自上而下直勾勾地盯着她。她的眼睛变成黑漆漆的一片,瞳孔跟眼白全都消失了。
      
      她张着嘴,腐臭味道的液体从她嘴里滴下来落在伊芙脸上。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点进来的小天使们嗷!本文纯属作者自我放飞的脑洞,雷点多到文案放不下就干脆在第一章帮你们排雷啦!【喂
    1、女主是个无情无义的屑女人!现在看上去很正常但是越到后面越碧池,是个疯批大美人。
    2、生理上男强女弱弱弱弱弱弱,女主甚至毫无自保能力,但是精神上女PUA男,是心理上的GB(。
    3、有真·男妈妈跟真·男生子
    4、有NTR情节
    5、女非C,但恶魔们都很纯情~人类坏女人引诱清纯恶魔啦!嘻嘻
    6、可能开放式结局也可能1VS1,如果是后者那么男主就是本章出现的舔狗竹马(喂),为什么呢?因为他最舔啊啊啊!
    目前大概就只有这些,如果后文新增了雷点我会及时说明(……)。
    ………………我这么说会不会把人全都赶跑啊?!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要啦至少看一看啦不要走求求了求求了求求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