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06 ...

  •   
      是一张欠条。
      
      温柠的字迹外形柔美,细看有一种飞扬坚毅的神韵,就像她人一样,生了一副娇媚如花的皮囊,骨子里却倔强得要命。
      
      自她小学五年级起,字迹就定了型,顾迟溪是从小看到大的。
      
      欠条上写着温柠向顾迟溪借了十五万,即日起三个月内还清,旁边日期、签名、手印都有,明明白白。
      
      顾迟溪沉默看完,许久才抬眼:“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温柠目光有些躲闪,“感谢顾总救急。”
      
      “我们之间不用谈这些。”
      
      “非亲非故的,不谈这些谈什么?”温柠说得很自然,好像眼前这个人从来就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不过萍水相逢,伸出援手而已。
      
      此话一落,空气安静了。
      
      顾迟溪静静地看着她,捏着纸张的手不自觉用力,边角皱了,指甲深深地陷进去。
      
      好一个非亲非故。
      
      她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浅淡的落寞,低眸又看了遍欠条,叠回去,塞进了办公桌抽屉里。
      
      温柠突然觉得喉咙有点堵。
      
      想说点什么,顾迟溪却突然开口:“我把环亚航材和环亚飞训卖掉了。”边说边走到温柠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
      
      许是感觉自己理亏,温柠没挣脱,任由这人握着手,等回味过来说的这句话,猛然愣住。
      
      卖掉子公司?
      
      她立刻明白过来,这是为了给公司输血。想到工资,她的心猝然一跃,可还没来得及激动,就忧虑起了更严重的问题。
      
      “以后我们的学员培训改装怎么办?”
      
      顾迟溪将拇指探入她掌心,缓缓抚弄,“我们有自己的培训中心,资质不比飞训差。”
      
      飞训的主要业务就是承接小航司的学员培训工作,这几年发展得不错,但目前西南航训基地正在建设中,等将来建成了,势必会抢走一部分市场,到那时再想卖,价钱难说。
      
      温柠也想到了这一层,仍有点不甘心,说:“就算有了西南航训基地,飞训也是唯二的选择,小航司那么多,培训缺口那么大……”
      
      “别忘了,还有国营航司,也附带接收培训业务。”
      
      “……”
      
      综合多方面考虑,现在卖掉飞训是最优选。
      
      温柠下意识站在了主人的角度考虑利弊,想了想,继续说:“航材呢?这个比培训业务重要得多,自家没有就只能受制于人,再急你也不可能全卖了吧?”
      
      “嗯,只卖了百分之三十。”
      
      航材的30%股权卖了三十二亿,飞训的100%仅仅卖了八亿,哪个更值钱一目了然。
      
      顾迟溪看向温柠的目光里含着赞赏。
      
      她今天穿的红色长裙很好看,比玫瑰更艳,比罂|粟更妖,领口略有些低,露出白|皙平直的锁骨,往下隐约能看见一点沟壑,配上那张冷艳妖娆的脸,愈显得风情万种。
      
      视线低垂,裙摆下小腿秀白,脚踝细瘦,黑色高跟凉鞋衬得肌肤似玉。
      
      顾迟溪眼里起了涟漪,食指抵住温柠的脉搏。
      
      温柠却在发呆。
      
      她想起论坛的帖子,在当前看脸的大环境下,顾迟溪已经圈了大家一波好感,留下不错的第一印象,等到这次工资发下来,必定又能赢得大片人心,初步树立威信。
      
      说不上来为什么,她竟然有点开心。
      
      为顾迟溪感到开心。
      
      走神的功夫,腰突然被人圈住,她一愣,才发觉顾迟溪抱住了自己,严丝合缝地贴着,隔了两层薄薄的料子,那股微|灼的温度霎时包裹着她。
      
      她下意识挣扎,立刻被捉住了手。
      
      “顾……”
      
      “嘘,让我抱一会儿。”
      
      嗓音里含着浓重的倦意。
      
      温柠僵着不动了。
      
      她身上有股清淡的洗护留香,很好闻,顾迟溪轻轻吸了吸鼻子,闭上眼睛,慢慢地放松了神经,整个人都松弛下来。
      
      冗长的呼吸尽数洒在耳后,温柠克制不住地颤抖,攥紧了顾迟溪的衣服。
      
      以前每当她害怕或是受了委屈的时候,就往顾迟溪怀里钻,也不说话,只紧紧攥着她的衣服。回回都要顾迟溪温声细语哄她,她才会张开死倔的嘴。
      
      一晃眼就这么多年了。
      
      温柠沉浸在回忆里,不知不觉,顾迟溪松开了她,回过神,额前的碎发被温柔地拂起,掖在耳后。
      
      “晚上我要跟华南管理局的领导吃饭,你想不想一起去?”
      
      “去干什么?”
      
      “见见人。”
      
      民航业特殊,少不了跟局里官员打交道,温柠最不喜欢应酬,连连摇头:“不了,我明天飞早班。”
      
      “那今晚早点休息。”顾迟溪倒也不勉强,抬手想要抚摸她的脸,却被挡了回来。
      
      温柠往后退半步,脸色又恢复冷淡:“知道。”她避开顾迟溪专注的目光,“我回去了。”说完,也不等人应声,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顾迟溪在原地站了许久,走到钢琴边,摸了摸那一排黑白键。
      
      上面还有温度。
      
      ……
      
      温柠从小就是倔脾气。
      
      在放话“结婚”之后,她就彻底缠上了顾迟溪。彼时两家住隔壁,近到在阳台上搭个长梯子就能爬到对方屋里去,这样,温柠自然没少往顾迟溪家跑。
      
      起初,顾迟溪并不喜欢被缠着,每次温柠找她,她都冷着一张冰块脸,对方说十句,她只回一句,以此赶人。
      
      她并非针对温柠,只是习惯了独处。
      
      小孩子脸皮厚,不懂看人眼色,顾迟溪越是抗拒,温柠就越要热脸贴她冷屁股。
      
      那会儿两人同在一所私立国际学校念小学,温柠二年级,顾迟溪五年级,是搬家后转学过去的。
      
      温柠常常去顾迟溪班上找她。
      
      倒也不是骚扰,就在走廊上徘徊着,时不时趴到窗边看一看,久而久之,顾迟溪班上的同学都知道了她这号人的存在。
      
      “溪溪,那是你妹妹啊?”同桌女生好奇地问。
      
      顾迟溪正看书,抬头瞥了窗外一眼,冷淡道:“邻居。”
      
      小萝莉梳着双马尾,脸蛋有点婴儿肥,一双黑眼睛又大又亮,可可爱爱的,像个洋娃娃。
      
      一开始无论温柠去多少次,顾迟溪都不理会她,直接无视。
      
      某天放学,校门口停满了私家车,都是来接孩子的,彼时能让孩子念私立国际学校的家庭,多多少少有些钱,车接车送是常事。
      
      顾迟溪走出校门,抬眼就看到一个熟悉的小身影站在石柱边,孤零零的,好像在等什么人。
      
      距离低年级放学时间已经过去半个钟了。
      
      生活老师也不知去了哪里。
      
      她盯着那身影看了会儿,双腿不受控地走过去,“一起回去么?”
      
      低年级放学时间比高年级早半小时,以往每天顾迟溪回到家,一进院子就能听见温柠在隔壁阳台喊她:姐姐,你回来啦!
      
      今天大概是临时出了什么状况,温家的人还没来接孩子。
      
      温柠抬头看她,黑漆漆的大眼睛微微发亮,但随后又被委屈占满,噘起了嘴,小声说:“我妈妈等会儿就来。”
      
      脸皮再厚,终究年纪小,被冷脸的次数多了,渐渐心里就起了小疙瘩,有一种“你不是不理我嘛,突然跑来干什么”的心理。
      
      小孩儿只是赌气,却不料顾迟溪转身就走,都没多问一句。
      
      看着那人走了,温柠小嘴噘得老高,眼睛也有点湿,但却没追,而是气鼓鼓地撇开脸,拿后脑勺对着顾迟溪家的车。
      
      就不一起,哼。
      
      顾迟溪坐在车后排,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那气呼呼的背影,莫名觉得有点可爱。
      
      她让司机把车开去附近的百货商场。
      
      逛了一圈回到学校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天都渐渐暗下来,温柠却还站在那里,耷拉着脑袋,小手绞着书包带子,怪可怜的。
      
      顾迟溪下车,走到温柠面前,二话不说抓起她的手,“跟我回去。”
      
      小萝莉吓了一跳,看到是她,又惊喜又委屈,还有一点点难堪,立刻甩开手:“不要!”
      
      “要在这里等到天黑吗?”
      
      “我自己走回去。”温柠背过身,委屈巴巴地嘟囔,“反正你也讨厌我,不要你管……”
      
      顾迟溪怔愣,无奈道:“没有讨厌你。”
      
      “你就有!”
      
      “……”
      
      “上车回家。”
      
      “就不。”
      
      “不怕被坏人拐走?”
      
      温柠一顿,身子瑟缩了下,却还是倔强地说:“哼,你故意吓我。”
      
      语气听着都要哭出来了,却硬是忍着没掉眼泪。
      
      顾迟溪头回见到这么倔的小孩子,一时没了辙,她转到温柠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学着大人的样子哄道:“乖,听话。”
      
      小萝莉眨眨眼,接过棒棒糖。
      
      终归是赌气,吃软不吃硬,有人哄一哄立刻便好了。糖不重要,重要的是姐姐终于理她了,还哄她呢。
      
      顾迟溪牵着她上了车。
      
      “我才不是怕坏人。”温柠舔着棒棒糖说,另一只手却攥紧了顾迟溪的衣角。
      
      小小年纪就知道给自己挽尊。
      
      顾迟溪淡淡地嗯了声,没拆穿她,紧抿的唇角翘了下。
      
      .
      
      五月已经过半,很快就要进入暑期的客运旺季,也是最让民航人心累的雷雨季节。
      
      休息过后,温柠被安排了连续三天的本场白班,早上八点多飞出去,不延误的话,下午三四点就能飞回来,时刻非常好,作息规律如朝九晚五。
      
      飞完这三天,下周又有夜班了。
      
      傍晚五点,天空依然很亮,温柠交完资料从飞行部出来,边走边在手机上查排班,一路进了电梯。
      
      到一楼,电梯门打开,外面一阵喧闹。
      
      “顾总,招飞办的人现在踢皮球,我们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所以请您给我们一个准确说法吧。”
      
      几个穿学员制服的男生站在那,情绪有点激动,顾迟溪被他们围在中间。
      
      

  • 作者有话要说:  顾总(认真):让我抱一会儿
    温司机:……好。
    顾总(正经):让我亲一会儿
    温司机:……不好。
    .
    ——————感谢在2020-06-27 20:22:53~2020-06-28 20:07: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4235153、一坨肉嘟嘟?、34628567、生而为人_呐、开开心心的过日子、phx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上头有神 10瓶;夜星星 5瓶;没名字? 3瓶;hl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