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短信的语气太熟悉,温柠不用猜就知道是谁发的,她盯着“听话”两个字,心脏猛颤了一下,深吸了口气。
      
      “温机长,怎么了?”林副小心翼翼地问。
      
      温柠回过神,迅速划掉短信页面,“没事,垃圾短信。”她把手机放桌边,坐下来,“C城连续下暴雨,天气原因可能需要备降,多带点油。”
      
      林副点点头,也坐下来。
      
      两人一边看航路资料一边商讨飞行计划,明确分工,等乘务组那边开完会过来了,大家汇合做个简短报告,坐上机组车去机场。
      
      午间的太阳高高挂在头顶,地面像打过一层蜡似的,油光锃亮。
      
      温柠坐在窗边,低头看着手机,她又点开那条短信浏览了一遍。
      
      十五万,差不多是她两个月的基础工资+小时费,算上了各种补贴和奖金,取了整数。原本就是她应该得的,只是没走公司的账,提前给她发了。
      
      然后短短两个字就卸掉了她全部的伪装和软刺。
      
      顾迟溪知道她欠债,知道她火烧眉毛,知道不能走公司的账,更知道她还是从前那个样子,倔,吃软不吃硬。她在她面前几乎是透明的。
      
      这样的透明让温柠感到无措,越发想把自己蜷缩进一个壳里。
      
      她憋着口气,闭上眼,颓然地靠着椅背,心底忽然涌起难言的复杂滋味,低落的,沉郁的,百般缠绕。
      
      坐在后排的乘务组小声聊着天,好像是什么八卦。
      
      “哇,这楼主是谁?胆子也太大了,真不怕被顾总本人看见……”
      
      “看见也没关系啊,吹彩虹屁的帖,无伤大雅,说不定顾总看到了还要偷偷笑呢。”
      
      “哈哈哈——”
      
      从昨天下午开完职工大会起,公司内网的匿名论坛就炸了,大家都在讨论顾迟溪的颜值和身材,有人发了个帖疯狂吹彩虹屁,已经盖到一千多楼。
      
      航空公司向来不缺帅哥美女,同事之间互相看着难免审美疲劳,而上一次能引起内部大范围讨论的人,是温柠。
      
      “楼主这张照片拍得不清楚,你们看我拍的,我昨天坐第二排。”
      
      “说实话,真人比照片更好看。”
      
      “像顾总这样,有钱有颜,估计很多人追,我一个女的我都要动心了!”
      
      “去撩呗,正好前两年同性能领证了,你要是撩到了就再也不用辛辛苦苦飞航班了,苟富贵勿相忘啊。”
      
      “开玩笑开玩笑……”
      
      许是聊得太兴奋,声音越来越大,温柠坐在前面听得清清楚楚,她思绪被打断,睁开了眼,鬼使神差般拿起手机,点进公司内网app。
      
      论坛首页除置顶帖以外全部都是关于顾迟溪的帖子。
      
      她忽然有点不舒服。
      
      后面的讨论声还在继续,温柠突然转过头,不冷不热道:“工作时间,不要议论领导的是非。”
      
      几人立刻闭上了嘴。
      
      ……
      
      洛城国际机场是环亚航空的总部基地,停机坪上趴着的飞机十架有八架喷着环亚航空的彩绘logo,一排排望过去十分壮观。
      
      今天飞两段,一去一回,飞机就停在廊桥边,它刚执行完前序航班任务,换了机组。温柠跟前机组做了交接,带着组员们上了飞机,各自按分工忙活。
      
      副驾驶设置数据,温柠下去绕机检查,乘务组在客舱准备,接餐车,井然有序。
      
      离起飞还有十五分钟左右,旅客陆续登机了,但这会儿进港和出港的航班特别多,温柠听着频率里塔台的指示,眉心越拧越紧,有一种要延误的预感。
      
      果然,舱门一关,塔台就通知她等等。
      
      “靠——”林副小声嘟囔,“什么鬼,又被控。”
      
      这句抱怨不小心被塔台听见了,此刻本就忙得焦躁火大,对方也是个急脾气,直接怼回来:“什么什么鬼啊?说了前面在排队听不懂?DC5042是吧,不想等就去最后面!”
      
      林副:“……”
      
      他正要说话,就听见耳边传来温柠带着歉意的声音:“我是DC5042的机长,不好意思,刚才那是我们的跟班学员,年纪小不懂事……”她轻声细语的,态度谦和,塔台便没再说什么。
      
      沟通完,温柠皱起眉,冷眼看向副驾驶:“你是不想走了吗?”
      
      “……不是。”小哥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职业素养呢?”
      
      “对不起。”
      
      温柠没再说话,转过脸,静静地注视着窗外不远处的停机坪。
      
      那里停着几架刚退休的旧飞机,机龄普遍在八年以上。老飞机使用年限久了,维护成本高,必定是要卖掉的,虽然不能再载客,但还可以拉货,发挥剩余价值。
      
      尤其现在公司财务危机,把一批旧飞机卖给货运航空,多少能回点血。
      
      温柠冷不丁想起了顾迟溪……
      
      她站在决策者的角度去想这些,就等于帮顾迟溪考虑,可是那个人怎么会想不到?她又自作多情了,替别人家的公司操心。
      
      二十分钟后,塔台终于放行。
      
      去程起飞顺利,一路平稳,但飞抵C城上空时,温柠一语成谶,果真因为雷暴天气而无法落地,不得不去周边机场备降。
      
      如此一折腾,后序航班也延误了,待回到洛城已是晚上九点多。
      
      ……
      
      夜晚的机场依旧繁忙,大片灯光交织闪烁着,璀璨斑斓。
      
      飞机靠桥停稳,橘黄色灯光洒入驾驶舱里,落在温柠略显疲倦的脸上,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转头看向窗外的廊桥,旅客一个接一个地走过去。
      
      “累死了,我的腰哦。”林副打了个呵欠,埋头填写飞行记录本。
      
      温柠端起早已凉掉的咖啡喝了一口,苦涩的滋味涌入喉咙,倦意散了些。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两小时前有一个未接电话,还有一条未读短信。
      
      陌生号码,她知道是顾迟溪的。
      
      【落地了吗?给我回个电话】
      
      她低垂的目光凝了凝,指尖悬在“删除”字眼上,始终没点下去。过了片刻,她解开安全带站起来,“我出去一下。”
      
      打开驾驶舱的门,外面空荡荡的,旅客已经全部下了飞机,乘务组在做清理工作。前厨房只有二号乘务员在忙活。
      
      温柠一出来,原本背对着她的二号突然转过身,似乎是受到了惊吓,满脸慌乱地看着她:“机长……”
      
      “?”
      
      桌台上一片狼藉,堆满了茶包、眼罩等机供品,旁边是空乘用的黑色手提包,二号极力用身体挡住那些东西,神情紧张。
      
      温柠瞥了眼,问:“这是在干什么?”
      
      “我……”二号磕磕绊绊地解释,“我在整理清点机供品。”
      
      “清点到自己包里去了?”温柠挑了下眉,视线扫过她胸.前的名牌。
      
      万思琪。
      
      两舱乘务员,很漂亮的一个姑娘,高鼻深目,唇红齿白,有点混血的风情。
      
      她低下头,轻轻咬住唇,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小声辩解:“反正都是没给旅客发完的东西。”
      
      诸如拖鞋、洗漱包、眼罩等,都是些不太值钱的东西,平常放着也是放着,没人动。但最近两三个月没发工资,一部分乘务员想着能省就省,打起了机供品的主意,飞一趟总要带回去几样。
      
      温柠不自觉皱了下眉,缓声开口:“如果我没看见,你可以随意,但是我看见了,就不能不管。”
      
      灯光下,她的五官冷漠凌厉。
      
      “别啊,温机长,我不拿了,你可千万别上报……”万思琪慌了,连忙哀求。
      
      拿机供品都是偷偷的,一旦被领导知晓,扣分扣钱降级写检查样样罚得不轻。
      
      温柠也不是那种举报同事的人,摇了摇头道:“不会。把这里收拾干净吧,关车下班了。”说完转身回驾驶舱。
      
      她没给顾迟溪回电话,也没存下那个号码,只回过去两个字:落了。
      
      .
      
      气温连续升高,天越来越闷热。
      
      受危机影响,公司上半年的航班总量比之去年同期下降了百分之二十,顾迟溪每天忙成了陀螺,不是开会就是出差,几乎没时间娱乐。
      
      她把环亚航空底下的两个全资子公司打包卖了,因为继承了部分遗产,现在整个环亚一系都是她个人名下的产业,百分之百的股权在她手里,操作起来很容易。
      
      两个子公司,分别是“环亚航材”和“环亚飞训”,一家生产航材,一家做飞行训练。
      
      卖掉之后,公司迅速回血四十亿。
      
      董事会里原本不服气的几个人,集体沉默了,会议上,顾迟溪要求将这笔钱全部投入经营中,并对现有规章制度做出整改。
      
      “顾总,您这是要亲自打理公司吗?”副总罗谦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他无疑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如坐针毡的那个。
      
      眼看只差一步就能独揽大权。
      
      顾迟溪坐在主位上,修长的食指轻点着桌面,她抬眼缓缓地扫视一圈,目光深沉,令人难以揣摩,“我相信,有诸位的配合与帮助,公司一定能尽快回归正轨。”
      
      声音清越沉稳,如碰撞的鹅卵石,泠泠入耳凉。
      
      她没正面回应,答案却是肯定的。
      
      走出会议室,谭佳迎了上来,凑到顾迟溪耳边小声说:“温机长来找您,我让她在办公室等。”
      
      顾迟溪微怔,黑沉的眼眸霎时盈满柔和,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而谭佳很会看脸色,以今天新秘书入职要去看看为由,开溜了。
      
      乘电梯上到顶层,穿过油画走廊,隐约能听到细微的钢琴声。
      
      她握住扶柄的手顿了顿,轻轻推开门,视线里映入一道红色身影,清亮的琴声陡然变大,流进她耳朵里。
      
      温柠坐在钢琴前,一袭红色长裙张扬又热烈,纤细的手指灵活地跳跃在黑白键上。烤漆黑亮,红裙似火,像暗夜里勾人的妖精。
      
      顾迟溪眸光一凝,浓烈的情绪涌上来。
      
      似是察觉到有人,温柠停下来,转过头,轻挑了下眉:“这琴音色不错。”
      
      “继续弹吧。”顾迟溪神情温柔地看着她,关上门,缓步走过去。
      
      那目光像火苗,饱含深情,却又十分克制隐忍。
      
      温柠没说话,偏头避开了,起身从包里拿了一张折叠好的纸,递给她。
      
      “什么?”
      
      她将纸张展开,熟悉的笔迹映入眼帘。
      
      

  • 作者有话要说:  顾总(期待):情书?
    .
    ————————感谢在2020-06-26 20:11:10~2020-06-27 20:2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坨肉嘟嘟?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苏弋卿、生而为人_呐、DetectiveLi、开开心心的过日子、phx、Elizacat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愧是姐姐大人啊 13瓶;墨殇、栀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