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20章 ...

  •   
      季弘回头看看林与,继续念叨:
      “你说你就算忍不住了好歹也去小树林啊,在路边算怎么回事。”
      “要是有人路过了怎么办?你脸皮厚人家小孩哪受得了。”
      
      段辞:“……”
      “你以为我刚才在做什么?”
      
      季弘低头看了看段辞的裤裆,内容不言而喻。
      
      段辞气急反笑:“老季,你能别那么龌龊么?”
      
      季弘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嘀咕道: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俩太暧昧了么?”
      他上下打量段辞:“你是不是看上林与了?”
      
      “他是个Omega。”段辞简明扼要。
      
      “可他没信息素啊,”季弘顿了顿,“不是正好么。”
      
      段辞想起林与身上的味道,摇了摇头:
      “我怀疑他是营养不良,还在分化。”
      
      季弘疑惑:“你闻到了?”
      
      段辞点头。
      
      季弘纳闷了,那你怎么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换成别的Omega不早怒了么。
      “然后呢?你打算干嘛?”
      
      段辞奇怪地看着他:“什么干嘛?关爱同学有错吗?”
      
       林与走了过来,说道:
      “集合时间快到了,你们不走吗?”  
      
      段辞看了眼时间:“走吧。”
      
      大宁山停车场
      林与上车的时候,钟忠刚拿出花名册点名。
      “王裕。”
      “到。”
      “林与。”
      “到。”
      ……
      
      林与坐在来时的位置,等钟忠点完名,他也没有找到陆尤。
      “老师,陆尤好像还没来。”
      
      钟忠解释:“他被家人接走了。”
      
      陈晨一屁股坐到林与旁边,小声说:
      “你最近提防下校花啊。”
      
      林与愣了愣。
      
      陈晨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我听说她喜欢段神,好像匹配率还挺高的。”
      
      想起陈晨刚才突然出现在路边,林与问:
      “你是不是听见关玄雅和卢清韵聊天了?”
      
      陈晨惊了:“你也听见了?”
      
      林与点了点头。
      
      知道有队友后,陈晨憋不住了,吐槽道:
      “我真没想到她是那样的人,明明看起来那么干净漂亮,背地里居然做了这么多恶心事。”
      “亏我当初还真情实意追过她,妈的。”
      
      坐在他们前面的徐元嘉转过来,问道:
      “你们在聊校花?”
      
      陈晨不可思议地问:“你也知道了?”
      那小树林到底呆了多少人?
      
      “大家都知道了,”徐元嘉义愤填膺地说,“她真的是太容易被欺负了。”
      “手都受伤了还要大家千万别告诉老师。”
      
      陈晨疑惑:“什么?”
      
      徐元嘉奇怪地看着他们:“你们刚才不是在说这件事吗?”
      “玄雅被卢清韵欺负了啊,被吓哭回来。”
      
      林与忍不住了,明明卢清韵才是受害者。
      这帮人类也太容易受骗了!
      笨蛋!
      他板着小脸:“不是卢清韵欺负她,是她自己哭的。”
      
      林与口齿清晰地重复了一遍自己听到的事实。
      
      听完后,徐元嘉却笑了出来:“卢清韵是这样和你说的?”
      “她黑的都能唬成白的,你居然还信了?”
      “你新来的不知道,她多少能装……”
      
      陈晨说道:“不是的,我也听见了。”
      “林与说的是真的。”
      
      徐元嘉还是不信。
      他狐疑地看着陈晨,问道:
      “晨啊,你该不会是因为被校花拒绝怀恨在心吧?”
      
      陈晨被气到了,扭头对林与说:
      “别理他,这是个傻子。”
      
      徐元嘉也不想和他们吵架,转身做好,不再搭话。
      
      林与一路都板着脸,到学校了谁也不理,气呼呼地往寝室走。
      
      段辞跟在他身后,见林与头也不回,直奔O楼,抬手抓住他的卫衣帽:
      “晚饭不吃了?”
      
      林与气鼓鼓地说:“气饱了。”
      
      “气什么?陈晨惹你了?”
      段辞问道,他看见陈晨和林与坐一起了。
      
      林与仰头,细细地看着段辞的脸。
      
      平心而论,段辞长得的确出色,眉眼深邃,唇边带笑,他还有一种介于少年和青年的特殊气质,时而大男孩,时而又痞里痞气,一般的人根本招架不住。
      
      他看得太认真了,眼睛一眨也不眨。
      段辞轻笑一声,掐住他的脸:“被我帅到了?”
      
      林与这才注意到段辞唇边有两个梨涡,若隐若现。
      他惊讶地说:“你有梨涡啊。”
      
      段辞笑意一僵,抿了抿唇:“你看错了。”
      “去吃饭,季弘在等我们。”
      
      林与拒绝:“我不想吃。”
      
      段辞拎起他衣服的一角:
      “不吃饭是不会长高的。”
      
      林与撇撇嘴:“吃饭也不会长高。”
      他又不靠吃饭长身体。
      
      “不行,要去吃饭。”
      “不吃。”
      两人在O楼下拉拉扯扯,吸引了不少注意,路过的同学都在小声私语,林与只好放弃挣扎,跟着段辞去了校外。
      
      季弘面前已经摆满了菜,他没有吃,光是眼巴巴地看着。
      见到姗姗来迟的两人后,立马拿起筷子:
      “终于来了,等死我了,快吃快吃。”
      
      饮料只有一扎啤酒,段辞让服务员再上杯温牛奶。
      
      桌上几乎全是肉,林与便只吃了唯一一碟青菜。
      
      段辞挑了挑眉:“小不点儿,你是兔子么?这么爱吃草。”
      
      林与想起草就心痛,睨了眼段辞没说话。
      
      段辞猜到了,笑着给他夹了筷排骨:
      “多吃点肉,高一的小朋友都比高。”
      
      林与也想长高长大啊,找不到机缘什么都是白搭。
      白爹又不肯透露丝毫信息,就让他等着。
      
      林与狠狠地咬了一口排骨,对段辞说:
      “我一年内肯定会长高的。”
      
      “我信。”
      段辞喝了口啤酒,心说他再喂个一年,能不长高么。
      
      吃完了排骨,林与又开始夹青菜,接着段辞又给他夹肉。
      季弘坐在一旁越看越觉得有猫腻。
      狗屁关爱同学,这丫的养媳妇呢!
      
      “您的牛奶。”
      
      段辞把牛奶推到林与面前:“你的。”
      
      林与一脸嫌弃:“我不喜欢喝奶,没有味道。”
      
      段辞笑道:“甜的,加糖了。”
      
      “真的吗?”
      林与将信将疑地尝了尝,的确是甜的,还加了点蜂蜜,味道很好。
      
      他喝了一大口,舔舔唇边的残渍,对段辞说:
      “好喝的。”
      
      季弘突然觉得嘴里的红烧肉没味了。
      他放下筷子,幽幽地说:“我吃饱了。”
      我就是个负责点菜。
      
      “哦,”段辞懒懒地说,“那去把单买了。”
      
      季弘:“……行吧。”
      他还是太天真了。
      
      吃完饭,刚走到寝室楼下,林与就接到了季枫的电话。
      “林林,在哪儿呢?我来送点东西。”
      
      林与回道:“刚到寝室楼下。”
      
      “那行,等我会儿。”
      
      没过多久,林与就看到季枫拎着行李箱和奶茶向他走来。
      
      他好奇地问:“什么东西啊?”
      
      季枫把奶茶给他:“我也不知道,九队让我给你送来,可能是衣服?”
      
      林与打开行李箱,里面放着两件白毛大衣,一件短装,一件长装。
      
      季枫愣了愣:“貂皮大衣?”
      
      林与看着这熟悉的白毛,慢吞吞地说:“狐毛。”
      
      季枫知道以九队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给林与用次品。
      可白狐,青丘拢共也就那么几只。
      
      季枫点头看看两件大衣的量,问道:
      “该不会是那只九尾的吧?”
      
      林与点了点头,原来那天气急败坏的吼声是狐叔叔的。
      
      “卧槽。”
      季枫蹲下去,摸了摸毛。
      他觊觎毛绒绒的九尾狐很久了,本来还以为到死都摸不着了。
      
      林与见他这么喜欢,问道:
      “有两件,季叔叔你要拿一件吗?”
      
      “我可不敢。”
      季枫连连摇头,他怕有命拿没命穿。
      
      林与顿了顿,对季枫说:
      “季叔叔,你能帮我查个人吗?”
      
      “怎么了?”季枫眉头一皱,“有人欺负你?”
      
      林与缓缓地说:“不是,我就是想知道些事情。”
      
      季枫自然应道:“行,我等会儿回去局里查。”
      
      “谢谢季叔叔。”林与冲着他笑了笑。
      
      季枫摸摸他的头:“乖,在学校好好玩,有事就叫我。”
      “我先回去了。”
      
      “好哒。”
      林与抱了抱季枫,挥手告别。
      
      看着季枫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他拨通了九爹的电话。
      
      凤九笑嘻嘻地问:“宝贝,收到衣服了吗?”
      
      “收到了,”林与把行李箱关上,无奈道,“狐叔叔没有找你麻烦吗?”
      
      凤九一脸得意:“他哪儿跑得过我。”
      
      “林与。”
      
      身后响起一道女声,林与回头,竟然是关玄雅。
      她脸上依旧挂着平时那种云淡风轻的表情,划伤的手臂被绷带包成了粽子,十分惹人注意。
      
      关玄雅把发丝捋到耳后,轻声道:“既然你已经有Aphla,麻烦可以离段辞远点吗?”
      “别以为没有腺体就可以随便勾引人了。”
      
      林与愣住了:“什么?”
      
      关玄雅嗤笑道:“装什么清纯。”
      “都是千年的狐狸,你给我玩什么聊斋。”
      
      林与更懵了:“你认错妖了。” 
      我不是狐狸啊。
      
      “什么妖不妖的,”关玄雅咬牙道,“我告诉你,我已经拍照了。”
      “以后要是再让我看见你和段辞在一起,就别想在这学校待下去!”
      说完,她转身上楼。
      
      林与站在原地琢磨了会儿,终于明白了关玄雅的意思。
      人类的比喻真是太误导妖了。
      
      听见全程对话的凤九眯了眯眼睛,低声问:
      “那人是谁?”
      
      林与想了想,把关玄雅和卢清韵的事情告诉了凤九。
      他问道:“九爹,如果是你是我,会怎么办啊?”
      
      凤九吐出两个字:
      “吃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粗了!Y(^o^)Y
    谢谢小天使们的评论和追更呀~
    o(* ̄3 ̄)o
    争取保持这个粗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