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19章 ...

  •   卢清韵吸了吸鼻子,紧紧地盯着林与:
      “你听到他们睡觉了?”
      
      听到他们说睡觉的事情了。
      林与点点头,心想反正也差不多。
      
      卢清韵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感慨道:
      “不愧是血气方刚的Alpha。”
      
      她知道季弘和段辞是一个寝室的,只是没想到他们俩都已经不满足于寝室了。
      有点刺激。
      卢清韵想着想着,脸颊微微变红:
      “那个,他们有玩医生病人什么的游戏吗?”
      
      林与茫然地看着她:“医生病人是什么游戏?”
      
      “就是……”看着林与清澈的眼睛,卢清韵问不下去了,“就是一种情侣之间才能玩的游戏。”
      怕对方好奇,她连忙说:“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说过。”
      
      “哦,”林与其实还在想关玄雅的事情,他问道,“你和她的事就这么算了吗?”
      
      卢清韵闭上酸胀的眼睛,长叹一口气:“看着办吧。”
      “希望她能想明白了。”
      
      林与看着她肿成核桃的眼睛,不再多说什么。
      他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根参须,用手指捻成粉末,撒在她脸上。
      
      微风袭来,脸上冰冰凉凉的,卢清韵对林与说:
      “这阵风好舒服啊。”
      
      林与应道:“是呀。”
      
      卢清韵红肿的眼睛逐渐恢复成正常模样,皮肤变得更加细致白皙,参须将她的脸部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过了一会儿,卢清韵睁开眼睛,发现视野变得开阔不少。
      她扭头问林与:
      “我现在能见人么?”
      
      林与实话实说:“你现在很好看。”
      
      卢清韵只当他在安慰自己,笑道:
      “wuli林林真会说话。”
      “我还想继续往上走,你呢?”
      
      林与想了想:“我去找陆尤。” 
      他打电话给陆尤,确认陆尤在之前的平台处,便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小道两旁都是郁郁葱葱的大树,鸟雀在枝头盘旋,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叫,路上的Aphla们走着走着就跳起来,拍拍树枝,拍拍叶子。
      
      几片枯叶落到了林与肩头,他随意地拍掉树叶,下一秒感觉有些不对劲。
      手上痒痒的、毛毛的、刺刺的,还带着点湿漉漉。
      
      林与心里咯噔一下,僵硬并缓慢地往下看。
      
      果然,一只黄绿相间的毛毛虫在他手背上,身体弯成弓形,缓慢地蠕动。
      林与甚至清晰地感受到了它的刚毛扫过肌肤的触感。
      
      林与惊恐地瞪大眼睛,用力把毛毛虫甩掉,吓得往前飞奔,连声音都喊不出来。
      他一个劲儿地往前跑,直到把人撞倒,眸子才逐渐恢复焦距。
      
      那人被突然出现的林与撞到树上,树枝在手臂上划了几道红痕,血珠慢慢地往外溢。
      段辞正欲发火,见是惊慌失措的林与,怒气顿时化为担心。
      
      他皱紧眉头,站到林与身前护住,轻轻拍他的脸:
      “怎么了?”
      
      林与回过神,委屈地瘪了瘪嘴,眼里泛着泪光:
      “有、有虫子!”
      
      段辞强忍笑意:“被虫子吓成这样?”
      
      林与凶巴巴地瞪了他一眼:“种族天敌你知道吗?!”
      
      林与诞生灵识时看到的第一个生物,就是毛毛虫。
      一只正在蚕食他本体叶子的毛毛虫。
      更可怕的事情是,他的叶子已经被吃了三分之一。
      
      林与越想越生气,气得身体都越来越热,双腿开始发软,后颈一抽一抽的疼。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他连忙坐下休息,目光不知不觉地移到了段辞右手。
      
      他的右手手臂交错着几条旧疤痕,新伤口的血滴了下来。
      啪嗒——
      一滴血珠滴到了草上,香甜的味道顺着风飘到了林与周身。
      
      “你晕血吗?”段辞皱了皱眉,把衣袖往下扯,盖住伤口。
      
      林与咽了咽口水,摇头道:
      “我好像……饿了。”
      
      饿了?
      段辞一摸衣兜,掏出来了烟和打火机。
      
      他看了眼面色惨白的林与,给季弘打电话:
      “你现在在哪儿?”
      “往上走,带点吃的。”
      
      林与感觉自己饿到食道都在灼烧,全身都烫的不像话,好像有人把他放在水里煮似的。
      他眨了下眼,强撑着意识拿出了一把仙草,就往嘴里塞。
      
      段辞打完电话,回头一看,小不点儿都饥不择食到啃草了。
      他大步上前,想要抢走林与手上的草。
      
      林与现在脑子也晕乎乎的,一下就被段辞抢走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段辞把价值连城的祝馀草扔到地上,还用脚踩了两下。
      
      不知从哪儿钻出来只野兔,蹦到段辞脚边,两口吃完了祝馀草。
      
      林与差点呕出一口血,这是白爹辛辛苦苦种出来的。
      居然便宜了只野兔子!
      
      段辞心里五味杂陈,小不点儿以前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
      饿了居然直接吃草。
      
      半晌,他摸了摸林与的头:
      “听话,晚上带你吃大餐。”
      
      林与舔了舔嘴唇,不知道沾到了什么。
      甜甜的,香香的,很好吃。
      
      段辞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血不小心滴到了林与嘴上。
      他用指腹拭去残余的血,皱眉道:
      “别吃,脏。”
      
      季弘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段辞色|情地抚过林与的嘴。
      林与的嘴还很红。
      可想而知段辞这个禽兽之前做了些什么! 
      
      他拎起书包就砸了过去:“段、辞!”
      “你对小孩儿做什么呢!”
      
      段辞接住书包,放到林与腿上:
      “想吃什么就吃。”
      
      林与拉开拉链,里面满满的饮料、薯片、饼干……
      他摸了摸肚子,现在突然不饿了,甚至还有点饱。
      奇怪。
      
      季弘把段辞拉到一旁,恨铁不成钢地说: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居然就在路边欺负残疾小孩?!”
      “求你做个人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怎么这么短小啊(惆怅)
    立个□□a,明天不粗长就双更!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o ̄3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