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被狼叼走了 ...

  •   时间飞快流逝着,大巴车很快就抵达了A市。
      
      陈楚琅抱着女娃下车后先躲到了一旁,再仔细观察周边是否有可疑的人出现,发现没有异常后,这才抱着女娃朝车站外走去。
      
      他知道他得抓紧时间了,因为那边发现他没按路线走,肯定会跟那头联系,有可能会在各大车站围堵他。
      
      陈楚琅抱着女娃先去买了些干粮,又花钱买了几瓶牛奶和小糕点,孩子总得吃些东西,他也不知道这过程还得多久。
      
      在经过一家卖衣服的店铺时,他沉思片刻后,便走了进去挑了一件黑色大棉衣、一个大帽子以及一条格子围巾。
      
      将自己去全副武装后,陈楚琅看着还在睡的女娃,又挑了一件暗色的小外套,直接将小外套往女娃身上一套,再拿个小帽子一扣,嗯,这回比较不打眼了。
      
      陈楚琅掏出钱付完账,将女娃包到自己的黑色大棉袄里,还好天气冷,就算包得严严实实的也不会热,因为天气寒冷,大家都包得比较严实,走在人群里也不是很明显。
      
      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个集市,此时已经中午了,太阳在冬日里散发着微弱的热度。
      
      陈楚琅看到旁边有好多三轮车,车前是一辆自行车,后面有个两人宽的位置,旁边有两个大轮子,这些车辆并排摆放着,每辆车旁都有一个脖子上带着毛巾的师傅。
      
      陈楚琅抱着女娃过去问道:“师傅,A市能做船不。”
      
      师傅搓了搓有些冻的手,抬头用带着些口音的话回道:“可以哩,咱A市临海,通往好几个市哩,你没来过我们这吧?”
      
      陈楚琅没回,而是问道:“那你知道往南去的话,可以到哪些地方吗?”
      
      师傅也没在意,随口答道:“晓得,晓得,有X市和Z市,不过这两个地方有点远哩,光坐船就要一天哩。”
      
      陈楚琅沉默了片刻,心想:“一天是久了些,但是没办法了,坐船是最稳妥的,并且还快,坐船一天,走陆路的话可能需要三天,而且他们总没办法跑到船上一个个排查吧,只是回去的时间要延长了。”
      
      考虑好后,陈楚琅对师傅道:“那好,师傅,你看送我去码头乘船需要多少钱。”
      
      师傅看生意来了,满脸堆着笑,道:“有点远哩,不过俺也不多算你的,给俺3毛,俺就把你拉过去。”
      
      “行,走吧。”说着抱着女娃抬脚往三轮车走去,坐到后面的位置上。
      
      师傅将白毛巾甩到肩上,腿一跨就骑上自行车,“您做稳嘞~”
      
      陈楚琅下车后看见了一个热闹的码头,这边到处都是喧嚣声,一些工人正在运送货物,他到旁边的售票处买了张去X市的船票,看了下时间,发现还要一会才能开船,就去附近买了水,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将自己的大棉衣掀开一点,露出了包在里头的女娃,发现她还在睡着,也不知道还要睡多久。
      
      陈楚琅将水打开,然后伸手轻轻捏住女娃的两侧脸颊让她微张开小嘴,轻轻的往女娃的嘴里喂了一点水,好在水还喂得进去,女娃用那粉嘟嘟的小嘴小口小口的吞咽着水,但还是没醒过来。
      
      在喂了些水后,陈楚琅又拿出了牛奶,用同样的方法给女娃喂了一些牛奶,他自己就有两孩子,且对他那个闺女还挺稀罕的,所以在照顾孩子方面还不至于手忙脚乱。
      
      想着都一早上了,女娃估计也要解决人生三急之一“尿急”,于是陈楚琅又赶忙把女娃抱出来,把了次尿。好在女娃没尿裤子,估计是一上午没吃东西的原因。
      
      解决完人生大事,陈楚琅也拿出了自己的干粮就着水大口的吃了起来,吃完后时间也差不多了,陈楚琅抱起女娃随着人群检完票上了船,船发出了长长的鸣笛声,慢慢的开往X市。
      
      上船后,陈楚琅抱着女娃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休息,奔波了一天,他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夜里,陈楚琅是被怀里的动静弄醒的,小女娃在他的怀里动了动,像是挣扎着要出来似的。
      
      陈楚琅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一下,发现小女娃半睁着眼睛努力想撑开眼皮,最后却无济于事。
      
      他想着可能是饿了,于是掏出之前买的牛奶,将牛奶喂进女娃的嘴里,然后就看见她小口小口的喝着,发出了小声的咕噜咕噜声。
      
      但是没一会,小女娃的眼皮又达拉了下去,缓缓地又闭上了。
      
      陈楚琅也没在意,小娃子吃着吃着睡着的现象太常见了,于是他把没喝完的牛奶收了起来,将女娃裹好,又睡了过去。
      
      但是陈楚琅没察觉到的是,怀里的女娃气息越来越弱,最后呼吸还停止了片刻,约莫过了一会,才重新有了呼吸,气息由微弱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平稳。
      
      女娃从那晚醒来了一次到下船都没再醒来,下船时已经是隔天的早晨,陈楚琅发现在码头有几个人在码头那边盯着下船的人,他连忙躲到暗处,小心的观察了一会。
      
      陈楚琅发现那几人像是在找人似的,一直盯着下船的人看,尤其是带孩子的。
      
      但可能是因为查的人有点多,左边的一个似乎有些不耐烦,只是随意的看着。
      
      陈楚琅想了一下,将自己里面的衣服脱了一件,然后用那衣服将女娃固定在了胸前,再把棉袄穿上,看起来十分臃肿,但好在陈楚琅比较瘦,只让人觉得穿的多,再将大围巾包住脸,把剩下的围巾垂在胸前,然后就一手空着,一手拧着包裹大方的走了出去。
      
      陈楚琅特意往那个看起来不太耐烦的人那边走,果然那人只是随意的看了一下,发现他没带孩子,也就没再看他了。
      
      陈楚琅出了码头,叫了一辆三轮车就往车站去。
      
      三轮车师傅边拉着他往车站赶,边和他唠嗑道:“大兄弟你这穿的有点多呀,咱这边没那么冷那。”
      
      陈楚琅笑道:“我体制偏寒,师傅你知道你们这X市附近有哪个县人比较少,又比较偏僻的吗?“
      
      师傅是个畅谈的道:“那你还真问对人了,我们市临海,但是有个县却靠山,都说靠山吃山,可是整个安县都穷,可能跟他们的交通有关系吧,他们那里交通不行,大巴车只能到县城,村里头连大巴车都进不去,靠的都是牛车和三轮车。”
      
      听着条件是挺差的,但陈楚琅却激动了,这不是刚好很符合条件嘛,他现在可急于脱手,于是便决定了就去安县。
      
      车站很快就到了,陈楚琅付了钱就按之前的方法躲过了车站那边的眼线,搭上了前往安县的大巴。
      
      上车后陈楚琅忙把女娃解出来,怕把她闷坏了,等到要下车才继续包上,这回仔细了些,将领口微微敞开,再用围巾虚虚的盖着。
      
      车子行驶了2个小时就到了安县,陈楚琅发现这边的车站还是有盯梢的人时,不禁纳闷的想:“既然人手这么多,怎么还会找上自己?”
      
      随后想道:“怕是和这女娃是极为亲近的人,才会怕被查出和这事有牵扯吧...”
      
      然而陈楚琅没想过,这些人可能是来抓他的,也可能真的是来找孩子的。
      
      但这时候容不得他多想,出了车站后,他往一旁的集市上走,然后看到了一辆牛车,就上前压低声音询问道:“老大哥,你这牛车去哪儿的呀?”
      
      看牛车的林大叔看起来不爱笑,板着脸道:“我这牛车只回我们蒋家村,三小时能到。”
      
      陈楚琅又道:“那太巧了,我刚好要去你们村的隔壁村,找一个远房亲戚,有人托我给送点东西,我能搭你的车吗?”
      
      林大叔:“是去李家村?”
      
      陈楚琅顺势应下道:“是的是的,老大哥你怎么知道。”
      
      林大叔:“去他们村需要搭我们的牛车,他们村没有牛车走。”
      
      陈楚琅又道:“那你等会还回来吗?我送完东西还往这县城来的。”
      
      林大叔:“来,我一天要走两趟,将人拉回去后我就会再拉一趟。”
      
      陈楚琅一喜:“那你到时候等我,我还搭你的车。
      
      陈楚琅知道他不能留村里,如果他留下后被人发现的话,说不定不小心就会被人打听到了,所以送完小娃娃就得赶紧走。
      
      村里赶集的人陆陆续续的回来了,看到坐在牛车一角的陈楚琅,纷纷疑惑的问道:“这人看着眼生,好像没见过。”
      
      林大叔道:“去给亲戚送东西的。”
      
      村里人看了一眼他的包裹,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觉得这人穿得蛮多的,看着怪怪的。
      
      三小时在马车上颠簸颠簸的就过去了,马车停在了一个岔路口,林大叔指着那条路道:“喏,从这条小路进去,走个十分钟左右就是李家村了,你快去,半小时后在这等我,如果我来了你不在我可不等你的。”
      
      陈楚琅道了声好,连忙下车朝着里头走去,待看不见牛车时便伸手抱着怀里的女娃狂奔。
      
      他要找个村里人比较有人经过的路,将女娃放那就走,所幸在快到李家村村口的时候,旁边一条山道引起了他的注意,可以看出这里经常有人在走,且现在是午后,估计回来的人也多,于是他就抱着女娃朝山道跑去。
      
      蒋幸黎便是在这一阵颠簸中被颠醒的,望着那个说要将他丢掉的男的,听着自己发出的奶音,她已经懵了。
      
      陈楚琅想着这女娃也是真会找时间醒,但他好歹也抱了几天了,且这么大的孩子也不记事,于是在类似威胁的话语说完后又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我楚琅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大好事,估计就是带着你这小娃娃跑了好几天,你可不知道将你从北方那地儿带到这南方来,我陈楚琅躲过了多少人,虽说你离了亲生父母,但好歹我也算救了你一命,我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了,你呀,得好好活着才对得起我这几天的奔波。”话音刚落便看见女娃又闭上了眼睛。
      
      蒋幸黎听完陈楚琅的话,还没来得及回应就感到了一阵眩晕,随后又昏睡过去了。
      
      这时从村口走出来一个人,隔着有些远,看不太真切,应该是扛着把锄头,陈楚琅不敢再多逗留,想着这里有人经常出没,估计也没什么野兽。
      
      再看看那个扛着锄头走出来的人,农村大多淳朴之人,应该不至于那么倒霉遇上不良之辈,于是他将幸黎放在山道上就走了,他还得赶回去搭牛车。
      
      可惜他没看见的是,那个扛着锄头的人,往另一个路口拐了进去,并没有往这来。
      
      而这时候,从山道旁串出了一只沾满灰的狼,它朝着幸黎凑了过去,随后在她身上嗅了嗅,最后张开嘴巴,咬住了她身上的棉袄将她叼了起来,迈着四条腿稳健的向山里跑去。
      

  • 作者有话要说:  连载文:《女将军在八零》[古穿今],求收藏-.-
    文案一:
    塌了一半的屋子,防护级别为零的篱笆,下个雨都能漏水的屋顶,这就是叶晏宁醒来后的居所,额外还附带了一个诈死的爹,一个以分家为由将她和娘一起净身出户的奶奶。
    而她自己,则成了一个瘦不拉几、营养不良的小女孩,没过几天,连原主的娘也改嫁了,好在叶晏宁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而是能征战沙场的女将军。
    没吃的?
    山上、水里、小河边...
    没钱花?
    山上、水里、小河边...
    当叶晏宁捡了个被啃得不成参样的小人参后:
    这鱼怎么自己往我这里蹦?
    这鸡怎么每天下这么多个蛋?
    这瘦弱的身体怎么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
    文案二:
    他们曾经一个是燕国的护国女将军,一个是燕国的当朝国师,当两个来自古代的灵魂,出现在八零年代后…
    沐玄尘看了眼拉着他袖子,笑得跟捡了宝一样的女孩,绷着脸道:“放开!”
    “噗!你们天上来的只会说这两个字吗?” 女孩笑靥如花的看着他。
    沐玄尘:“我是…”
    叶晏宁:“人嘛!我知道啊。”
    沐玄尘:“...”
    ps:
    1.日更3000+,有时6000+,卖个萌,求收藏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