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被看的瘆得慌 ...

  •   幸黎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只听到“呼呼呼”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喘气似的。
      
      喘气?
      
      “我都被炸没了哪来的喘气声?不对!我之前好像被人抱着跑,这到底怎么回事?”想着这她连忙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之前抱她的那个男的,只见一个放大的毛绒脑袋悬在她的上方,距离近得快怼到她脸上了,而它两只有力的前爪分别搭在了她脑袋的两边。
      
      它有两只绿幽幽的眼睛,张着嘴巴喘着气,能看见它锋利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寒光,它的皮毛应该是银白色的,只是这会看起来有些脏,但洗干净应该非常的漂亮,但是,它是一只狼!
      
      这只狼对于蒋幸黎来说非常的大,能将她整个身体都笼罩在她的身下,幸黎没察觉自己的异样,只觉得这是一只比自己大很多的狼,可能是变异后的银狼。
      
      蒋幸黎心里苦笑:“这都被炸死了,怎么还得变成狼的一道点心,这都什么事啊...”
      
      但是慢慢的,幸黎发现这只狼看着她的眼神竟然充满了‘慈爱’
      
      幸黎一脸的惊愕,心道:“别啊!您这样看我,我更瘆得慌...”
      
      鬼知道我为什么能从一只狼的眼神里看出慈爱,反正我就是感受到了。
      
      看着过了许久,其实就是一瞬间。
      
      银狼朝着幸黎低头凑了过去,幸黎伸出手去挡,但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只见狼伸出了它的大舌头舔了蒋幸黎一脸的口水。
      
      幸黎:“……”这是狼还是狗
      
      银狼舔完后,似乎是满足了,挪开了自己的身躯,到旁边的树下静静的卧着。
      
      那狼一走,幸黎就察觉到不对劲了,为什么她的手看起来肥嫩嫩的,还缩水了?虽然沾了泥土脏兮兮的,但确实是肥嫩嫩的。
      
      “肥”和“嫩”这两个字是不会运用到末世人类身上的,在吃不饱和安全系数都达不到的末世,大家几乎都是黑瘦黑瘦的。
      
      再想起之前那个男的说的什么亲生父母,南方北方的,她不禁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感到担忧。
      
      眼见那只狼暂时不再对她造成威胁,幸黎小心的抬起自己的手,狼见了后瞟了她一眼,随后又将眼神转开,接着就没动静了。
      
      见此,幸黎放心了些,不管这只狼是不想吃她,还是暂时不饿还不想吃,反正暂时安全了。
      
      于是幸黎费劲的坐了起来,开始上下左右的打量着自己,只见自己身上穿着一件暗色的大棉衣,里头是一件红色的小棉袄,扣子是盘扣的,裤子也是一件红色的棉裤。
      
      伸手摸了摸,发现里面红色的棉服质量还不错的样子。然后目测了自己的身高,发现她不是手缩水了,应该是整个人都缩水了,比划了一下,可能身高大约只有六十厘米左右,标准的小胳膊小腿儿。
      
      想着末世前听同学讨论过的穿越重生文什么的,幸黎大胆的猜想自己应该是死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进到了这个身体里,就是不知道这个身体的意识去哪儿了,再看看自己现在的身体,幸黎叹了口气,心道:“哎!是个宝宝没错了。”
      
      幸黎突然想到了什么,用力的擦了擦自己右手食指的指甲,她记得之前包着她的光,两次都是从这个地方发出来的。
      
      擦完后,她注意到了一个暗淡的小点点,但是幸黎不能确定这是这具身体原本就有的,还是她带来的。
      
      打量完一番后,幸黎试图慢慢地站起来,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在幸黎还没站到一半的时候,“噗”的一下她又跌回去了。
      
      坐下去的时候,风将旁边的小树叶卷了起来,再慢慢落下,盖在了幸黎的小脸上,同时从幸黎的衣服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铃铛响。
      
      幸黎伸手将脸上的树叶拿了下来,丧气的想道:“所以我还是个不会走路宝宝吗?天啊...”突然有种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幸黎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她刚刚好像从从衣服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铃铃声,幸黎努力的坐了起来,疑惑地伸手摸了摸怀里,无奈衣服太厚了,什么都没得感觉。
      
      她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受到脖子上有条绳子,就费劲的那条绳子扯出来,随后就看到了三个小铃铛。
      
      小铃铛由一根简单的红绳子串起来,绳子比较长,小铃铛挂在上头直接垂到了胸前,之前估计是被塞在衣服的中间,外面又有厚衣物抵着,所以发出的声音非常的细微。
      
      幸黎发现这小铃铛很小巧,发出的声音很清脆悦耳,整个铃铛是银质的,仔细看了看发现每个铃铛上头还有一个细致却清晰的字。
      
      “咦?呦Di?幸黎刚想说“有字!”但是她郁闷的发现她现在是个连话都没办法说清的人,索性就放弃了。
      
      “沈、幸、黎。”看着铃铛上的字,幸黎有点懵,也叫幸黎?名字跟她一样,只有姓不一样。
      
      “难道是因为名字一样,所以我才能重新在这身体里活过来?可是不对啊,世界上名字一样的多了去了。”蒋幸黎胡乱的猜测着。
      
      随后,幸黎的思绪被一阵‘咕咕咕’的声音打断了,朝着发声源望去,她发现是自己的肚子在叫,这才反应过来她的肚子很饿。
      
      她看向自己的周围,发现是在一片树林里,与末世那充满腐臭味的树林不同,这片树林充满了大自然的味道,幸黎已经很久没闻到这么清新的空气了。
      
      她深深的吸了几口久违的清新空气,然而它并不管饱...
      
      周围都是一些绿色植被,但因为是冬季的原因,叶子都有些发黄,只有一些四季常青的树上还挂着叶子,其他的树都随着刮过的风,慢慢的往下飘着落叶。
      
      幸黎放眼望去,除了树、草、叶子就剩石头和泥土了,不对,还有一头狼!
      
      放眼望去,就没有能吃的东西,但肚子又太饿了,总得找点吃的,于是幸黎将身边的树叶轻轻的扒开,在扒拉出好几只小虫子后,终于看见了几个小松子。
      
      幸黎眼前一亮,心里激动道:“松子!吃的!就说我的运气不会差到哪儿去,嘿嘿!”
      
      幸黎拿了一个松子随意的擦了擦,然后往嘴里一送,随后一咬,时间似乎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
      
      幸黎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然后从嘴里把那个松子拿了出来,只见完好无损的松子上面沾满了口水...
      
      幸黎:“……”忘记自己是个宝宝了,牙!不存在的!
      
      幸黎颓废的让手上的的松子又回归了大地的拥抱,她有理由怀疑自己的好运气没有跟过来,不然为什么自己这么的倒霉,连点能吃的东西都没有。
      
      幸黎知道自己以前只是有些好运气,并没有什么异能,原本她还只是猜测,但后来柯博士的药剂帮她证明了这一点。
      
      异能者在获得异能的时候,都会伴随着身体的异常状态出现,可是她的身体并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不适,后来队里的异能者在接触到柯博士的药剂喷雾时都有反应,可是她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是听过柯博士的,他研究出来的东西都非常强悍,就算自己的异能再强大,或多或少也会有点反应,可是她并未察觉到异常。
      
      这时,旁边的那头狼站了起来,幸黎瞬间警惕的望着它,只见它慢步的朝着自己走来,绿幽幽的眼睛里眼还透露着慈爱的神色,只是微张的嘴巴却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幸黎:“...”我是该相信你的眼神?还是警惕你的牙齿?
      
      然而不管幸黎什么想法,对于现在的她有想法也没用。
      
      只见那狼凑到了她的眼前,然后用脑袋拱了一下幸黎,原本坐着的幸黎被拱得向后倒去,她的后脑勺和背与大地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还好地上枯叶蛮厚的,并没有摔疼她。
      
      狼拱完幸黎后又栖身向前将两只前爪放到了幸黎的脑袋上方,肚子对着幸黎的脸,然后后腿一弯,干脆利落的坐了下来。
      
      整个身子包括脸都被整个狼肚子盖住的幸黎:“……”
      
      “这是想把我闷死了再吃?”幸黎觉得呼吸困难,忙用她的小短手去推了银狼,银狼无动于衷任她闹着。
      
      推着推着,幸黎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了她的脸上,还伴随着一股奶腥味。
      
      “奶?狼奶?所以它这是要喂我喝它的奶?”幸黎诧异的想着,但还是奋力的挣扎着,再不出来点,她要闷死在里头了。
      
      终于,幸黎好不容易把鼻子以上的脑袋露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却在下一秒被银狼轻轻按住了脑袋,然后又小心的将她推了回去。
      
      幸黎:“...”她感受到它要喂她喝奶的决心,以及来自它对她深沉的爱了。
      
      幸黎又在狼肚子里挣扎着,争取将脸露出来,狼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不舒服,于是往旁边侧了一下身子,变成了侧躺,两只狼腿搭到了幸黎的身上,像是搂着她一样。
      
      幸黎终于喘过气了,想着她现在的状态有奶喝就很不错了,在末世什么东西没吃过,只要能填饱肚子,其他的都不重要,所以非常干脆的凑了过去,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狼看幸黎吃的香甜,绿幽幽的眼睛愈发慈爱,狼本来有三只三个月大的小狼,那时它带着它们外出狩猎,想让它们先观摩怎么狩猎,不想在这过程中老大和老二不小心掉进了猎户的陷阱里。
      
      小狼在陷阱里面求救,狼和老三上前查看,却不想老三也不小心掉进去了,陷阱太深了,狼无法,只能回去求救,但当它带着族里的狼群来时,小狼们却不见了。
      
      狼自己顺着小狼们的气味一路追了过去,但在下山后,气味却慢慢的消散了,狼又找了一小段路发现气味都消散了,孩子找不到了,它冲着空旷的山脚悲伤的“嗷呜”了一声,然后开始沿路返回。
      
      当它到达山脚,钻进树丛里打算上山时,却看见了山道口上的幸黎,刚失去孩子的狼上前嗅了嗅,便把小娃娃叼了回来,但是它没有将幸黎叼回狼族去,而是重新找了一个地方。
      
      它明白这个娃娃跟它们终究是有不一样的地方的,但刚失去三只小狼的它,不想再失去这个看起来不太一样的孩子,它将满腔的母爱都转移到了这个孩子身上。
      
      幸黎吃饱后刚想坐起来,然后感觉背上一重,接着浑身一紧,就被叼起来了。
      
      幸黎脸部朝下的看着身下的落叶向后倒退,一动也不敢动,只希望这狼能将她叼劳了,她可不想来个脸朝地的自由落体。
      

  • 作者有话要说:  幸黎:“您可叼好了,别松嘴。”
    银狼:“放心吧。”
    嘭!!!
    满脸树叶的幸黎:“...”
    银狼:“不好意思,刚刚回你话的时候嘴巴松开了。”
    幸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