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让我痛苦的是我成为了你的痛苦 ...

  •   其实到了最后,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他的耳边恍若千鸟齐鸣,那是他亲眼见证野原琳的消逝之后留下的后遗症。这十八年以来,他无数次落至濒死境地,他与虎谋皮,辗转周旋,每当他觉得自己快要死的时候,雷电的嗞啦声、鹰鸟的尖叫声便在他的大脑里炸开了。
      他的眼前一次又一次地闪过那个失去生气的女孩儿和绝望的少年,而后他就如同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义无反顾的在淤泥里重生。
      当浓烈的颜色已近乌黑的查克拉棒贯胸而出时,宇智波带土想:“也许这十八年,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刻。”
      
      “等什么呢?”波风水门按住少年单薄的肩膀。
      旗木卡卡西撇撇嘴:“没什么。”
      波风水门也不生气,温和地用拇指揉了揉少年因为一直抻着而酸痛的后颈:“那就回去吧,我给你带了晚饭。”
      旗木卡卡西跟着回屋,没有带上门,波风水门瞥了一眼,轻轻出了一口气。
      但他立马又提起嘴角来,熟络地招呼旗木卡卡西坐下,自然的好像他才是屋子的主人,他一边伸手拆包裹,一边说:“带了你喜欢吃的……嗯?”
      少年头顶的白毛毛抖了抖,探头瞅了一眼,语气鄙夷道:“什么?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吃红豆糕了?”
      波风水门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波风水门冷漠道:“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千叮咛万嘱咐,他喜欢吃鱼,不吃任何甜食,千万不要买甜的,结果呢?”
      “放一块儿了,拿错了嘛……”宇智波带土委屈巴巴道。
      波风水门拿他没辙,叹了口气,“我那么跟他说,他还以为你是故意的。”
      宇智波带土心想:就是故意的,谁让这家伙拒绝甜食!
      
      “卡……”
      卡卡西,你还记得吗。
      那时你天天站在门口,往村子口张望。我知道你在等谁。
      十八年前在等那个回不来的男人,十二岁后在等那个忘不掉的少年。
      
      咔擦。
      
      他想唤他一声,明明轻柔得不像话的声音却生生震碎了他的声带。
      他僵住了本想转过去望他的脖子。
      
      好在旗木卡卡西是一直关注他的,此刻已经没有重力限制住他奔向眼前人的脚步,他快得好似一道残影,他在他面前站定,双手颤抖地想要去扶他的肩膀,却不敢放下手,只虚虚地悬空着。
      春日里带着清香的风温和地拂过男人银白色的头发,他的漆黑的眸子中满是惊惶和麻木,汗滴从他的额角滑落。
      
      宇智波带土心里却勾勒出了他弯着眼睛笑眯眯的模样。
      旗木卡卡西明明就无趣极了,他是个废物,墨守成规、抱残守缺,要么就耷拉着眉眼呆滞冷漠,要么就敛着眉头阴沉孤僻,连笑起来都很假,然而宇智波带土总能在那其中看出些暗藏的千般深情来,宇智波带土也知道,这深情的含义和他的名字一点不差。
      
      旗木卡卡西的嘴巴动了动,被面罩挡着,宇智波带土迷蒙中已经读不出他的意思,只猜测道:“他肯定是在怨我又要在他面前……死一次吧。”
      不过这次是真的了。
      
      奇怪,刚才风情万种的风还倚靠在银发男人身上咿咿呀呀地笑着,怎么落到他这里,就锋铓毕露了呢。它像一把薄如蝉翼的尖刀,他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而它已经毫不留情地削下了他好几块肉。
      旗木卡卡西的眼眶红了。
      他几乎有些六神无主。
      
      “我喜欢你。”
      宇智波带土无声地动了动嘴巴。
      
      随后他像被引爆的雷一般,蓦地炸开了。
      
      “还好我的身体已经石化了,”宇智波带土自嘲道:“不然要炸他一身碎肉了。”
      
      “我也很痛苦,因为我居然成为了你的痛苦。”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