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让我痛苦的是你成为了我的痛苦 ...

  •   去年的这个时候,旗木卡卡西还一无所知地麻木着。
      没有人会去责怪可怜的人,哪怕他不再做木叶的刀,天天靠“埋头苦读”的姿态来混日子,也没有人会质疑他一句。
      他就理所当然的当起这个“混混”来,毫无负担的迟到、早退。
      
      从宇智波带土被砸在那不讲道理的巨石下的时候开始,旗木卡卡西所有的气力都用来钻牛角尖了。虽然他发不出声音,但他心里却一次又一次地质问那块不通人性的杀人犯,问它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美梦总是那么短暂?为什么这一切那么的没有真实感?为什么英雄要代替他去死?
      
      他时常发着呆,漆黑色的面罩勒着他的鼻梁,脖颈上的紧身面料挤压着他的喉咙,他屏着气儿发呆,惊醒时就扯下面罩大口呼吸,也不知道是自己憋的还是PTSD。
      旗木卡卡西想:“如果我能早一点想明白就好了,如果我可以再谨慎些就好了。”
      
      可是没有如果。
      他就不得不,不得不接受了这正在慢慢消散的喜欢。
      
      “我只好把自己丢了,再试图忘记。”
      
      夕日红总是说:“你看他,十多年了……他把自己活成了他的样子。”
      
      旗木卡卡西竖起耳朵听了,自顾自地好笑了一会儿,慢慢地耷拉下肩头,垂着脑袋苦涩地弯了下眼睛。
      越是痛苦越是要笑。
      
      “我都不像我了。”旗木卡卡西缓缓地踱着步,趿拉着并不邋遢的忍屐,硬是穿出一副要死要活的窝囊样子。“你听啊,带土……我没有活成你的样子。你不会像我这样……你怎么样也不会像我这样。”
      
      他有一双很温柔的眼睛,小时候常常被瞪成死鱼眼,年少气盛和漠不关心交杂着,显得多少有些薄凉。大了就一直耷拉着眼皮、或者敷衍地弯着。偶尔睁大了看谁时,会让人感到些脉脉温情。
      他就用这种漩涡鸣人看到要发抖抓狂的眼神,盯着那块碑,一整个下午。
      
      他说:“你是我的英雄。”
      “虽然从来没告诉过你,但是,小时候……和你一起,总是很开心。”
      
      “现在我痛苦的不是你的死,而是你成为了我的痛苦。”
      
      今年的这一天,他望着彼端的高大男人,眼角慢慢湿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