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面意义锁死》rabbitcross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9-06-18 18:56:4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20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不求别的,想求评论。
    感谢一直追《锁死》到现在的读者。是你们的支持让作者完成了这篇只有不到四万字的小文(竟然连载了二十回)。写到后期,正值作者抑郁发作,差点坑掉了它。
    但我逐渐发现...我在写它的时候,是全天最开心的时候。会越写越兴奋,越写越沉浸。这篇小文竟然成了令我了无生气的生活中一抹愉快的色彩。
    我以前很少写BG,这次因为杨逍的BG线的强大,破天荒写了一次。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让这对意难平可以圆满一点。
    后面我的想法越来越多,人物也越发融入了自己的理念。想让他们成长,想让他们辽阔,想让他们不止囿于情与爱。
    这文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爱情观,文中的男女主人公,就是我想要的那种爱情:独立又默契,甜蜜又广博。
    他们就像《致橡树》中描述的那样: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在我看来,19剧中杨纪的悲剧很大程度来自于他们用情很深,却没有商讨出一个现实中可以两全的解决方案。而这个小文,还有一个探讨他们如何走向携手过程的愿望。
    感恩各位。
  •   
      93
      
      “胡医仙,这就是你治的伤?”
      
      耳边是王难姑的冷嘲热讽,眼前是纪晓芙忧虑的目光,胡青牛紧张到冒汗,手却也未曾停下。杨逍半睁着眼斜倚在榻上,血衣已经除了,只披着内衣。绷带散在各处,肋下那道血口子暴露在外。
      
      “胡夫人…”轻声一唤让王难姑把刚要出口的揶揄话生吞了回去,她“诶”了一声,笑着看向杨逍,道:“左使吩咐。”杨逍勉强弯起没有血色的嘴唇,求道:“夫人莫要再打趣先生,回头他紧张手抖,我怕白白挨刀。”
      
      王难姑笑语盈盈,连声说好。胡青牛瞥了眼媳妇,鼻子里一声哼。
      
      杨逍为难地苦笑,心想好在胡青牛仁心仁术,不是个心眼小的大夫。
      
      胡青牛把汤药递给纪晓芙。杨逍伸手,想自己端着。纪晓芙不许,一勺一勺喂给他。杨逍边喝边说:
      
      “杨易提前回去修葺小苑子,估计快好了。”
      
      “雁儿的外婆也快到了...”
      
      “我们后天...便回...竹林蕖...”
      
      杨逍说着话昏了过去。纪晓芙为他擦了嘴角的药汁,对胡青牛道:“胡大夫,来看看。”
      
      胡青牛拨了拨杨逍的双睫,没有反应。他把人放平,让纪晓芙帮他把头发束好。纪晓芙把杨逍头发拢在一起挽了,王难姑道:“束起来是怕掉落进伤口,这样不成。”她捋下床帷上的宽缎带子,给杨逍系了个半包着头的大蝴蝶结。
      
      王难姑欣赏了一下,很不错。纪晓芙虽然觉得不妥,仔细端详之后,也忍俊不禁。
      
      94.
      
      胡青牛剜去伤口里溃烂的肉,摇头叹息:真是能忍。又用羊筋膜搓的线缝合,纪晓芙守在旁边,为他打下手。屋子里弥漫着血腥。
      
      血涌出来,纪晓芙马上擦去。胡青牛道:“你这姑娘倒是不怕这些。”纪晓芙说:“不怕。”胡青牛笑道:“要不你拜我为师,我专门教你金疮治法。”
      
      这下轮到王难姑不乐意了,她晃了晃手里的灯,胡青牛道:“别动,看不清了。”
      
      王难姑道:“那把眼睛睁大点。”
      
      纪晓芙笑道:“蒙二位抬爱,我也只是不怕而已,让我上手,我怕是会抖成一团。”
      
      一个时辰之后一切停当,胡青牛道:“怕他发热。我给他敷的药里有辛凉解表的,应该有效。若是不发热就让他睡吧,元气恢复了伤也好得快些。”
      
      纪晓芙谢过,王难姑给了胡青牛一个眼色,两人离开。纪晓芙舀来池水打湿手巾给杨逍敷上,看他睡颜安稳,梦里应是无忧无虑。端详了一会,不知怎地就被他头顶的大蝴蝶结戳中了笑穴,笑得伏在他身上。
      
      95.
      
      大概因为胡青牛的麻药效力缠绵,这一眠着实漫长。纪晓芙早上醒来,看到杨逍依然睡着。她立即紧张起来,捉他的手试脉。
      
      “没死,没死。”胡青牛走进来,手里正调着药膏。
      
      “他好得很,也没有发热。”
      
      纪晓芙点头。胡青牛看出她想问什么,道:“他记挂着晚上要跟门下喝酒,黄昏时自然会醒了。”
      
      纪晓芙道:“可以喝酒?”
      
      胡青牛道:“自然不能。”
      
      96.
      
      他果然睡了一天一夜。夕阳遍染、红霞漫天时,番汉们在营地上唱起了凄凉的西域长歌,酒弄来了,还好多坛。
      
      胡氏夫妇已经心疼不过来了,草地任他们踩。纪晓芙坐在枫林小屋的池边,学杨逍那天一样把脚泡在水里,看池里的天光云影。回鹘歌声悠悠飘来,杨逍翕动嘴唇,无声地跟唱。
      
      他睁开眼睛,整个屋子笼罩在彤色里。窗子洞开,纪晓芙的背影框在里面,像一幅画。他说:
      
      “晓芙。”
      
      声音很轻,然而纪晓芙还是听到了。她赤着脚走进来,在他床边问:“感觉好点了吗?”
      
      杨逍撑起身,活动了一下肩膀。大概是睡足了,通体清爽。他点头,却看见纪晓芙噗嗤一声笑了。
      
      “怎么了?”
      
      他望向镜子,里面的人头上顶着个缎带结子,蝴蝶形状的。
      
      他也忍不住笑起来。
      
      97.
      
      杨逍神采奕奕地出现在门人面前,先祭死者,之后开启酒坛,架起烤架,与大家一起纵情畅饮。
      
      纪晓芙穿上了男装,扮做小厮在一旁为他斟酒。她时时盯着杨逍,怕露出马脚。
      
      只有她知道...她手里拿着的这坛被她掺了不少水。虽然不甚厚道,但杨逍此时断然不适于饮酒,而他又断然不会不饮。
      
      ——只好出此下策。
      
      杨逍边喝边想念鹰王的秋露白,蝴蝶谷到底是地处偏僻,酒买不到好的。
      
      98.
      
      第二天杨逍安排雷门返回昆仑,他与纪晓芙带上雁儿回竹林蕖苑。看着雷门踩过的草坪林地,杨逍道:“回头我让杨易封了银子来,这太过意不去。”
      
      王难姑道:“左使客气了。我夫妇二人都是明教人,这蝴蝶谷也就是明教产业,何谈过意不过意。”
      
      杨逍道:“所以才更需爱护。”
      
      胡青牛道:“左使大人的别苑离蝴蝶谷不到百里,可不要只等受伤才想起老胡。”
      
      杨逍笑道:“之前在各地分坛往来,别苑少住。长久不来拜访,确是小弟有疏。如今承蒙医仙不弃救了一命,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常来拜会。”
      
      太阳初升,借着微凉晨风能舒服地跑上一段。胡青牛道:“快走吧!”
      
      杨逍把雁儿抱到身前,辞别胡氏夫妇,三人两骑离开蝴蝶谷,往上游去。
      
      99.
      
      他们并不着急赶路,有时甚至停下细品山川。河水湍急幽深插入山崖时他们取路高处,河水开阔铺散在宽广河床时他们取路滩涂。杨逍在一处清澈见底的水边看到无数螃蟹,便栓了马让纪晓芙带着雁儿捉,他捋了芦苇编成筐盛着。
      
      边走边嬉戏,到了傍晚时分远远看到了那座水上的干阑式小屋。雁儿叫到:
      
      “到家了。”
      
      杨逍笑,驾了一声,马儿轻快地跑起来,纪晓芙跟上去。到小屋前杨逍下了马,对纪晓芙道:“来。”
      
      晚上河套涨水,杨逍扶着纪晓芙涉水而行。他神秘地道:“还记得那时候我让杨易去做,你没有问出来的那件事么?”
      
      纪晓芙道:“什么我没有问出来,我彼时并没有想问啊。是你自己说了又不说。”
      
      杨逍笑起来:“杨易是个好木匠。我就是让他做这间小屋啊。”
      
      纪晓芙惑道:“为什么?”
      
      杨逍带着他上了小屋的阶梯,“你且看看。”
      
      那天她在这里是并没有仔细看过。只知道小屋临水而建,下方悬于水上,左右各有一间,各有一门,中间有个小窗。
      
      杨逍道:“这里真是个好所在,听着竹风流水,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太尴尬。”
      
      纪晓芙百思不得其解。
      
      杨逍道:“当初你我连在一起,最不风雅的事情是什么来着?你次次都要凶我,让我闭气又塞听,我只有想个办法让自己舒服一点了。”
      
      他接着说:“五谷轮回,让鱼吃了去,我们再捉鱼来吃,妙不妙哉?”
      
      纪晓芙恍然大悟,笑了一阵,拍着杨逍的肩膀道:“你这头脑竟然还有这等稀奇古怪的东西!幸好没有用上,不然以后,我断不吃这河里的鱼了!”
      
      杨逍把身体伸到纪晓芙的身前,眼睛亮亮地道:“对啊,还要没用上,以后还能继续吃这河里的鱼。”
      
      他突然起身,纪晓芙说“雁儿还…”杨逍回望一眼,雁儿正背对着他俩独自采花,便肆无忌惮地亲上了纪晓芙的嘴。
      
      他逐渐温柔,唇与唇叠加出热火。它烫了牙齿,灼了舌尖,蔓延到颈项,然后传遍全身。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拥吻,两个人发现,无需努力,他们就很容易地能把自己融进对方的温度。
      
      100.
      
      杨易已经修好了竹林蕖苑,半池的荷花已经盛放了。也许冥冥之中自有所定,荷花也叫芙蕖,这里叫“竹林蕖苑”似乎就是在迎接那个名字中有“芙”的女主人一样。之后的几天他们像一对普通的夫妻,带着孩子和老家人生活在竹林和芙蕖围绕的山中别苑,宁静平和。
      
      外婆把雁儿接走的那天,杨逍没有出现。纪晓芙含泪送走了两人,一直目送她们身影不见。回到小苑时,望见杨逍坐在荷池边,提着一壶酒自斟自饮。
      
      纪晓芙从他手里拿过酒壶,道:“胡大夫说你还不适宜饮酒。上次已经破例,不要再逞强了。”
      
      杨逍抬眼道:“这是鹰王的秋露白,喝死也值得了。”
      
      纪晓芙伸手掩住他的嘴。
      
      杨逍双瞳含水望着她,荡开一个笑,道:“我可不想死。看着你就不想死了。”
      
      纪晓芙顾左右而言他:“你回去破庙了?”
      
      杨逍点点头:“我还是舍不得‘沙秽明珠’,让这绝品扔在那里。所以回去了一趟,竟然还在。”
      
      纪晓芙沉默一会,道:“为何不去送雁儿?”
      
      杨逍道:“不喜欢告别。”
      
      他拉住纪晓芙的袖子:“不要走。跟我一起去少林。”
      
      纪晓芙颤声问:“然后呢…我终究是峨嵋弟子,我得回去。”
      
      杨逍道:“你之前讲过你的愿望,没有变吧。”
      
      纪晓芙道:“没有。”
      
      杨逍道:“那就好。我知道倚天剑在哪里。”
      
      纪晓芙道:“没必要为了留住我说谎。”
      
      杨逍道:“我何时对你说过谎?”
      
      他继续道:“我们先去少林,之后我,陪你去拿倚天剑。”
      
      “——我会带着你和倚天剑去峨嵋。”
      
      纪晓芙怔怔地看着他。杨逍从纪晓芙手里接过酒壶,斟入杯中,举起来道:“君子一诺千金,我说道做到。倚天剑,算作我给峨嵋的聘礼。”
      
      说完喝下。
      
      纪晓芙泪流满面。她拿起酒壶,用杨逍的杯子斟了一杯。
      
      ——“我不想试。我不相信我自己。”当日在破庙,纪晓芙说。
      
      风动荷叶,竹林飒飒,纪晓芙扬起修长的颈子,一饮而尽。
      
      101.
      
      前往少林的前夜,杨逍把自己的命书和铁焰令悄悄放进纪晓芙的包裹里。
      
      转天的路上,杨逍看见铁焰令已经穿了红线,隐现在纪晓芙的胸襟中。他飘飘然得很,又如那日去天鹰教的早晨,颠颠地跳起来。
      
      纪晓芙道:“给我命书做什么?”
      
      杨逍道:“婚配不是要看命书么?我先给你看了我的,让你安心。”
      
      纪晓芙道:“命书上只有年月,连日子时辰方位都没有,怎么看和否?”
      
      杨逍哑然。他自幼失怙,具体日子方位根本不甚清楚。过一会他又释然了:
      
      “那就找个跟你最配的日子时辰,当我的生辰吧。”
      
      全文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