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面意义锁死》rabbitcross ^第19章^ 最新更新:2019-06-14 23:03: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88
      
      回到蝴蝶谷,把药方交给胡青牛,安顿好塞克里等人,杨逍与纪晓芙到枫林有水环绕的僻静院子暂歇。
      一觉醒来油灯已灭,纪晓芙披衣下地,看到对面的厢房的窗子还透着光。她穿过院子,来到杨逍窗前,窗纸上影影绰绰映着他的影子。
      纪晓芙问:“还没睡吗?”屋内传来揉搓纸团的声音,接着听到他哑着嗓子说:“快进来。”
      纪晓芙推门进去。蝴蝶谷不比竹林蕖苑,药箱药吊不少,书桌并不见一张。杨逍就坐在圆桌边借着灯火写字,看到她进来,拖出一张凳子,拍了拍。
      
      纪晓芙坐了下来,道:“你几日没有好好歇了,身上还有伤,仔细熬坏了。”
      
      杨逍道:“无妨。此次来江南本是处理天鹰教事宜,还有许多善后需要落实,之后还要往少林去...我得尽快。”纪晓芙往桌上看去,几封信已经写完了,信封上写着某某坛主启,与某某书。
      纪晓芙穿好衣服,动手帮他研墨。
      天色微明时,纪晓芙趴在桌上睡着了。杨逍展了展腰,把她抱了起来。纪晓芙没有睁眼,只把头靠在他肩上。
      她轻声道:“珍惜一点自己...”
      杨逍嗯了声,轻手轻脚地把她放在床上。抬眼瞥见镜中的自己面色憔悴,头发凌乱,便解开发带重新梳头,刚系上了,后头谁的手又给撸了下来。
      杨逍道:“日间必然忙碌,你赶紧补眠。”
      纪晓芙叹气:“会的,会的。只是我看不得不整齐,尤其见不得头发不好好绑的。我给你梳完头发就睡。”
      她的手拂过头发,碰到耳朵,一直梳到及腰的发梢。杨逍杵着头,服服帖帖让纪晓芙鼓捣。
      “我小时候不会梳头,总不起来,总要掉下来。差点因为这个想剃了头发。”
      纪晓芙道:“你现在也不太会的样子,不如剃了。”
      杨逍连忙道:“不要不要。后来有次头顶生疮,果然给我剃光了,我又觉得难看,不出来见人。”
      
      89
      胡氏夫妇研究了解药方子,甚觉妙哉,慨叹了一番,加了许多七七八八的草药,用在中毒者身上,竟然恢复神速。杨逍看状况向好,便放心让胡青牛用这个方子医治雁儿。三天之后,孩子不仅耳朵稍微能听见声音,唤之能应,竟也能哑哑地说出话来。
      纪晓芙喜极而泣,杨逍叫了声“雁儿”,雁儿从纪晓芙怀里出来,又投进杨逍的臂弯。
      杨逍略感安慰。他抱着孩子,不由自主地举高高。雁儿从树上摘了朵粉红的夹竹桃,别在他的鬓边。
      “叔叔好看么?”
      雁儿点头,笑得灿烂。
      
      90
      塞克里被关在一处僻静的屋子,由杨逍亲自送饭。这几天他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见到杨逍总想开口说什么,但杨逍只是把饭菜放下,查看伤情,其余无话。
      这天他进了院子,看到几个门人正挤在小屋门口往里探看。
      “门主可好?”
      塞克里颤声道:“康思瀚?妥匕?阿兀儿?你们还来看我...我害了兄弟......我却苟活...”
      “门主哭什么!”一个说道,“与你出生入死这么久,命早就是你的了,何妨什么时候还!”
      塞克里哭问:“兄弟们的尸首可都收殓了?”
      另外一个哭道:“左使叫人全部寻到了,昨日已经安葬了。”
      屋内呜咽起来,几个人一时不能自已,哭成一团。
      杨逍默然走过,分开人群。门口的人涕泪交流,倒头拜道:“求左使从轻发落。”
      杨逍道:“起来。”
      他打开门锁,开门见塞克里跪在门内。
      杨逍附身扶住他的肩膀,沉声道:“走吧,去给兄弟们个交代。”
      
      91
      营地正在午炊,纪晓芙攀着袖子,在蒸汽中忙前忙后。番汉莽撞豪爽,但都只道她已经是左使夫人,只敢用回鹘话互相讨论。
      杨逍走进人群,一袭白衣十分耀眼,身后跟着塞克里。纪晓芙抬起头,他在壮硕的雷门汉子中间显得瘦小,但但所过之处门人无不肃立。
      二人走到人群中央,原本就在颤抖的塞克里颓然跪倒在草地上。
      杨逍单膝跪下。所有人哗然,纷纷去扶。杨逍摇头,摆了下手。
      门人也都跪了下来。
      
      92
      “崆峒一事,本可避免。我,错有三,一错给江伯维做策应未能万全,致他事败身死;二错江家出事之后未能知会门下,致赛克里误会;三错你们门主盲目寻仇,我未能阻止,让众兄弟无谓牺牲。”
      
      “塞克里。”
      塞克里颤抖道:“我于情况未明之际,一不与左使相商,二不查明敌情,盲目出兵,令兄弟们因我一时之愤喋血他乡...我还...”他哽咽:“给左使下毒...”
      众人默然。
      杨逍道:“不提此事。”
      塞克里道:“十个人...十个人...都是因为我...我当以此命偿之...”
      人群有人低低呼出“不可”,私语声渐如远山闻雷。
      杨逍顿了顿,道:“你该活着,替他们照顾父母家小,担起雷门门主的责任。”
      塞克里望着杨逍。
      杨逍缓缓道:“玉京峰下三百亩私田,全数分给死去弟兄家小作为日后糊口之用,回昆仑后,我会再拿三百两银子,一千缗钱分给各家。”
      
      塞克里道:“我会预支三年给料分与各位兄弟...此事我有极大过失,愿自降为弟子,一切门主优待全部不要,与众兄弟一起听从左使调配。”
      
      杨逍叹了一声,继续道:“魂当归故里。待事情告一段落,我会让人把遗骨带回昆仑。”
      杨逍从身边的人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割下一缕头发。发丝飘飘摇摇,落在地上。
      “此番教训,是血,是命。我等必须谨记。”
      所有人上前欲扶起杨逍,他摇头制止,自己站起来。
      
      “左使...左使可要一起喝酒?”沉默了一会儿,有人高声提议。汉子们纷纷附和,营地一下人声鼎沸起来。
      杨逍微笑。
      “今日没有预备。你们出去买点好露白,明晚认真喝过。”
      
      门人齐声说好。
      
      “——你们先吃,我去瞧瞧雁儿。”
      他款款走开,门人们便围上了塞克里,一堆手纷纷来扶,塞克里一一握过,满脸眼泪。
      纪晓芙目送着杨逍走出视线,思忖一下,追了上去。
      她悄悄跟到枫林小院,杨逍正站在池塘边低下头去,纪晓芙听到他艰难滞涩地说:“过来...”
      眼看着他身体一歪,栽倒在池边。她跑过去,才发现他肋下有伤的地方已经被血浸染了一片。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我的两位数读者!下一更完结~~谢谢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