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兽》一颗顽石 ^第82章^ 最新更新:2019-06-22 2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2、谁强谁说了算 ...

  •   查寝老师追了几步,就停下了,揉了揉被撞痛的肩膀,嘀咕着,“小王八蛋,跑什么跑啊……”
      
      他们跑出老远去,见没人追来,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一个拄着膝盖,一个扶着腰,对视着。吴恪突然觉得对方傻乎乎的,自己也傻乎乎的,于是一边喘一边放声大笑,笑得直不起腰来。
      
      “你是不是傻啊?咳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头要被秋后算账的。”陈撄宁边咳边说。
      
      “哈哈哈哈,那你丫还跟着我跑?你也傻。”
      
      “嘁,你傻。”
      
      “哈哈哈好好好,我傻,我就是傻呀,才会喜欢你这个小傻子。”
      
      陈撄宁白了他一眼,说,“应该没事。”
      
      “什么没事?”
      
      “过一个假期,那老师就把这事忘了。”
      
      “那幸好没让他看到我这张令人过目不忘的脸。”
      
      “……”陈撄宁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
      
      “和……和你这张令人一见误终身的脸。”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释放本性,心想不行,还是得端着点,于是立刻找补道。
      
      “滚吧。”
      
      “啧啧,你现在怎么说滚都这么温柔?嗯?”
      
      “滚!”他立刻回敬一个不温柔的滚。
      
      “嘤嘤嘤,你干嘛凶人家?”吴恪拉着他的袖子做娇羞状。
      
      他无奈地干咳两声,忍着不笑。
      
      “你笑一个!”吴恪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干嘛要笑?”
      
      “明明想笑,干嘛要忍着?你笑起来最好看了。”
      
      “不笑。”他转过脸去,脸颊飞起一片红。
      
      “你笑一个嘛,我想看你笑。”
      
      “不。”
      
      “呦呦呦,这都能脸红,宁宁你怎么像小姑娘似的?”
      
      又挨了一记白眼之后,吴恪突然收起笑容,神情严肃起来,极其认真地说道:
      “我们认识一年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一共对我笑过21次,其中18次是冷笑。我知道,你过去的十几年大概很少笑,所以不习惯吧?没关系,以后,我会让你习惯的。”
      
      陈撄宁扭过头看着他,眉心微簇,眼底波光流动,神情中有难以解读的复杂。
      
      “总有一天你会天天笑给我看。”吴恪那张俊朗的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傻子。”他颔首轻笑。
      
      吴恪指着他微微扬起的嘴角,露出一脸天真烂漫,“咦?你是不是笑啦?”
      
      一个笑突然破唇而出,伴着窸窣的气息,跃上苹果肌,又跃上弯起的眼角,如同冻土关不住的春意,肆意地蔓延开来。
      
      “这下你满意了?”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哈哈哈哈。”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又走回了宿舍楼下。陈撄宁望着自己寝室的窗子说,“我得先把东西收拾出来,下午宿舍楼就要清场锁门了。”
      
      “你去哪呀?去你舅舅家么?”
      
      “我真不想回去。”他一想到魏名玉的脸,眼睛里就流露出一丝忧愁。
      
      “因为你舅妈吧?”
      
      “你怎么知道?”
      
      “上次我跟你舅舅通电话的时候,听到她在旁边嘀嘀咕咕的。要不这样,如果你实在不想回去,就去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阿姨开的咖啡馆吧,她那里包吃包住,环境也好,适合学习。让她给你安排一个单人宿舍,之后就可以当我们的据点了。怎么样?”
      
      “那……就谢谢你了。”
      
      “嗯?你说啥?上次答应我的事又忘了?”
      
      “行,我收回,不谢了。”
      
      “这还差不多。”
      
      吴恪口中那个阿姨,其实是他干妈,叫夏瑜,是周小娟的大学同学和闺蜜,毕业后不久嫁了个土大款,掏钱帮她开了这家咖啡馆,取名九月初五,至今已经经营了快十年,几经翻新迭代,已经小有名气,积攒了一批忠实的顾客。后来因为没孩子离了婚,她就守着九月初五,做一个漂亮潇洒的老板娘,倒也快活自在。吴恪从小就跟着周小娟去咖啡馆找她玩,两个女人聊天,他就在一旁玩咖啡豆。夏瑜喜欢他,天天说要收他当干儿子,后来就成了真。她原本习惯凡事亲力亲为,十来年从未雇过帮手,吴恪缠了她好几天,把陈撄宁夸得天花乱坠,她才同意招个店员。
      吴恪带陈撄宁过去后,她立刻笑开了花,手挡着嘴跟吴恪递悄悄话,“你这同学站门口都能给我拉生意。”
      吴恪骄傲极了,“那当然,您眼光多高呀,我哪敢随便推荐呀?”
      随后他又把夏瑜拉到一边,“干妈,我还得麻烦您照顾他点,我这朋友有点高冷,不大爱说话,所以您可千万别真让他去外面拉生意啊。”
      夏瑜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想什么哪你?我这又不是搞大保健的,拉什么生意?你干妈我看得出来,这个朋友对你很重要,放心吧,不会委屈了他的。”
      吴恪一拱手,“大恩大德!”
      夏瑜嗔笑道:“至于吗?”
      
      自从陈撄宁开始在九月初五打工,吴恪三天两头跑来喝咖啡,俩人一块做作业,俨然把这当成自习室。每次有客人来,陈撄宁要起身招呼的时候,夏瑜就冲上来拦住他,“不用你管,写你的作业。”渐渐的,他都搞不清楚夏瑜到底是老板还是个妈了。
      
      除了往九月初五跑,吴恪最常去的地方还是法院。他隔三差五跟着吴得水去上班,真的旁听了不少庭审,但更主要的任务还是找各种人闲聊,试图探听一些有关陈正斌旧案的线索。
      
      假期总是飞逝而过,转眼间,开学将近。
      
      这天早上,吴得水刚要出门,吴恪急急忙忙拎着衣服冲出来。
      “爸,我今儿跟你一起去。”
      
      “明天就开学了,你应该在家好好准备一下,别出去晃悠了。”
      
      “我早就准备好了!杨叔叔跟我说今天有个特好玩儿的案子,我都跟他说好了要去旁听。”
      
      吴得水无奈摇摇头,对于儿子这突如其来的兴趣点,他着实搞不明白,但是心想总比天天出去惹是生非的好,就也没多管他。
      
      车上,吴得水问他:“这段时间有什么收获啊?跟我说说。”
      
      “我就觉得吧,这现实中的法庭跟电视剧里还挺不一样的,法官检察官说话慢吞吞的,照着稿子念还念不利索,刑辩律师也没想象中那么能言善辩呀。”
      
      “我没问你这个。”
      
      “您说别的呀,别的就是,我觉得我初中的时候够险的,搞不好就真的进去了。幸亏您这个教导有方,挽狂澜于既倒,把我拉回了正道。”
      
      “嘁,少拍马屁。我是问你,怎么突然对案子这么感兴趣?一开始以为你是心血来潮,跟着凑凑热闹,现在看来你是真感兴趣?我可提醒你啊,咱们家有一个干法律的了,不缺第二个,我跟你妈的意思,你大学最好学个经济金融相关的专业,听见没?”
      
      “听见了,那我以后多去听听经济方面的案子。哎,爸,我记得我小时候来法院,经常去一个杨伯伯办公室玩,他现在退休了吗?”
      
      “没有,他在省高院。”
      
      “哦,那他现在得是正厅了吧?”
      
      “是,老杨现在是副手,还有蹿一蹿的希望。”
      
      吴恪一边调着车载CD,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那您还不多跟他来往来往,什么时候,您也上高院上班去?”
      
      “呦呵,你小子什么时候关心起你爹的仕途来了?”
      
      “您这话说的,您升官发财对我又没坏处。”
      
      “你有这个觉悟就行,多帮忙,少添乱。”
      
      车开到办公楼前,打老远就见门口又聚着一堆人。
      
      “又是聚众闹事的?”吴恪问。
      
      “好像又是上回你看见的那一帮,这伙人啊,不简单,怎么能折腾,背后不知道是谁支持的。”
      
      他们一下车,那边有个女人看见了吴得水,大叫着冲过来,“那是他们副院长!就找他!”
      
      她冲吴得水扑过来,吴得水抬起一只手自卫,顺势推了她一下。保安们冲上来,那女人向后趔趄两步,倒在保安们身上。
      
      “你别动手动脚的,再袭击我们领导,就把你们扔出去!”一个保安扯着她威吓道。
      
      那女人冲吴得水大叫:“口口声声让我们找领导,你不是领导吗?你不是副院长吗?我们要阅卷,你让我们阅卷!”
      
      吴得水一边拨开人群往里走,一边说:“凡事都要讲程序,你们这事不要找我,按照程序来,按照规矩来,该怎么办怎么办,好吧?维权也要讲规矩,讲文明,好吧?要是再无理取闹的话,就要叫公安来了。”
      
      人群中爆裂出一个尖锐的嗓音,“我们讲规矩,你们不讲规矩!”
      
      吴得水没理,三推四阻地,终于进了办公楼的门,留下那些保安与他们继续纠缠。
      
      吴恪见吴得水面无表情,显然是见惯了这样的阵仗。他问道:“爸,他们要阅卷,就让他们阅呗?何必天天这么互相折腾呢?”
      
      “你说得轻巧。”吴得水像看傻子似的看了他一眼。
      
      “爸,是不是那些案子真判错了呀?所以才不能给他们看?”
      
      两个人进了办公室,吴得水脱下西装外套,挂在衣帽架上。吴恪已经殷勤地开始给他烧水泡茶了。
      
      “你觉着呢?你以为判案子是法官上嘴唇一碰下嘴唇的事儿?说判错了就判错了啊?”
      
      “您不是说是人没有不犯错的吗?”
      
      “这是个人的事吗?司法是国家的事。错了,不是个人犯错,是国家犯错。”
      
      “那如果国家错了呢?”吴恪一边给吴得水倒茶,一边问。
      
      吴得水看着儿子,悠悠地说:“国家不会错。”
      他抿了一口茶,“有点苦啊这茶泡得,洗茶洗得不仔细……我跟你说啊儿子,你也大了,这话应该能听懂了。这个世界,谁强谁说了算,谁强,谁就不会错,错了也是对,明白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