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兽》一颗顽石 ^第81章^ 最新更新:2019-06-21 22:35: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1、本质谈恋爱 ...

  •   半小时后,陈撄宁到了中院门口,吴恪把他接进来后,两个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等天黑。到八点多,天色才彻底暗下来,整个大院十分安静,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窗子还亮着灯。
      
      两个人来到档案室的窗户下,吴恪先把陈撄宁托了上去,随后自己攀爬上去。打开那扇准备好的窗,两个人潜入了档案室。
      
      吴恪打开手机的电筒照亮,压低声音说:“最里面那一排是90年代的旧卷宗,你先过去找找,我去拿钥匙。”
      
      由于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他们没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陈正斌案的卷宗,钥匙开柜,顺利地拿了出来。那一摞卷宗一共六份,有询问笔录、庭审记录等等,总共三百多页。一个打光,一个拍照,折腾了一个小时,才把所有案卷拍下来。拍好后,他们把所有东西放回原位,又顺着窗户溜了出去。
      溜出法院大门一百多米,一直没敢出大气的两个人突然同时停下来,同时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同时看向对方,同时捧腹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港片里的雌雄大盗都没我们厉害吧!”
      
      “是双雄。”
      
      “对对对,双雄,简直太刺激了!”
      
      “没想到这么顺利,多亏你……想得周到。”
      
      “哎,你说我是不是适合当特工?刑警也行!要不我大学直接去上个警校什么的?”
      
      “你做什么都能做好的。”
      
      “陈撄宁,你这太明显了啊,我刚帮你办成一件事,你就这么夸我。以前你可从来没夸过我。”
      
      “那我以后经常夸你好了。”
      
      两个人笑作一团。
      
      如果不是怕回家太晚不好跟吴得水交待,他们真想去吃大餐庆祝一下首战告捷。但是没办法,为了长远打算,吴恪只能乖乖回家了。
      
      临分开的时候,陈撄宁叫住他,很认真地说:“真的谢谢你啊。”
      
      吴恪贱兮兮地笑了,“那你不给点奖励?”
      
      陈撄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要什么奖励啊?”
      
      吴恪就笑嘻嘻地把脸凑了过来,眼睛一闭,说:“您看着给吧。”
      
      等他睁开眼的时候,陈撄宁已经跑出去几十米了,正远远望着他笑,夜色中传来难得爽朗的声音,“晚安啦!拜拜!”
      
      “哇!你也太小气了吧?”
      
      整个宿舍的人都已经放假回家了,就剩陈撄宁一个人。尹正国催他早点回家,他嘴上答应,也没行动。离开安澜小区那个家越久,他就越不想回去了。
      这天晚上回来,他把手机里拍下来的三百多页卷宗逐字逐句地读了一遍。越看,越难受,最后终于忍不住给吴恪打了电话。
      
      吴恪接电话的声音显然是从睡梦中被吵醒的。
      
      “对不起啊,打扰你休息了。”
      
      “说什么呢?以后不许跟我说谢谢对不起麻烦拜托不好意思,记住没?”
      
      “记……住了。”
      
      “啧啧,说实话陈撄宁你这么乖我有点不习惯,哈哈,怎么了打电话给我?”
      
      “我把那些看完了……”
      
      “我去,那么多你这么快就全看完了?!”
      
      他没有回答吴恪的问话,兀自说着:“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尹灵芝她,坚持了十六年……我从六岁开始,就很少见到她,一年一次、两年一次,十年了,我们没有一起过过一个除夕……”
      
      “宁宁,你还好吧?”
      
      “每次有机会见到她,我都想尽办法想留住她,让她带我回家。我记得小时候,每次她走的时候,我都哭得要昏过去,她却从来不回头,后来她告诉我说,跟我比起来,她更爱我爸……那个我见都没见过的男人,他都死了,还要抢走我妈……我恨他。”
      
      “宁宁……”吴恪轻轻唤着他的名字,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自己隔着电话听筒还能做什么。
      
      “你知道我有多么阴暗的心理吗?我想知道16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告诉自己,我应该相信他是冤枉的,我应该想办法帮他伸冤,我应该!但是你知道我内心最深处是怎么想的吗?……我希望他就是□□犯,就是杀人凶手!我想证明尹灵芝她一直都错了,她坚持的16年都是错的,她扔下自己的孩子不管更是错的!”
      
      “宁宁,你有我呢……”
      
      “但是你猜怎么样?我看了那一堆垃圾,我真的很失望,她竟然没错,她坚持16年没错,她扔下我也没错……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不够懂事,不够体谅她?为什么我要恨她?”
      
      “宁宁,你别这么想啊,你一点错都没有的……”
      
      “你知道吗?那里面有警方的询问笔录,他被抓后两个星期,都没有任何口供,第一份口供是两周以后,他承认他做了。两周的零口供,接着就是有罪供述!还有一份庭审记录,他当庭翻供,说遭到了刑讯逼供,但是没人理他……从头到尾,除了口供,什么人证物证都没有……以前尹灵芝跟我说,我还不大信,我以为她脑子不清楚,现在我自己看到,不可思议……吴恪,你知道吗?不可思议!”
      
      “我知道,我知道……”
      
      “我自学法律七年了,今天看到那堆垃圾,我觉得……我觉得我什么都白学了!你明白那种感觉吗?一切都幻灭了,我学的东西大概都是假的……所以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放弃算了?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事情一定会有一个结果的,要相信我,相信你自己,好吗?”
      
      “我不相信他们。他们才是决定一切的人,你,我,我们什么都决定不了。”
      
      “宁宁,你现在别想这些了,你太累了,先睡一觉,好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过了良久,他说:“好,你早点休息吧。”
      
      吴恪听他声音有气无力的,透着深深的绝望和厌倦,立刻从床上弹起来。
      
      “等等!别挂电话。你现在,在宿舍待着,不要出来,我马上去找你。”
      
      “不要,别来,太晚了,我没事,真没事。”
      
      “等着我。”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快速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下楼梯,下到客厅,他怔住了。
      
      黑漆漆的客厅里,吴得水坐在沙发上,手机屏幕亮着,在他脸上打了一块诡异的绿色光斑,他却没在看手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听见脚步声,他从沉思中惊觉过来,望着楼梯。
      
      “你下来干什么?”声音低沉,略微沙哑。
      
      “爸,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我……我那个,有点饿,想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吴得水“哦”了一声,就低头看手机,没再理他。吴恪心想,搁平时,他一定会说大晚上不睡觉吃什么东西,一点良好生活习惯都没有之类的,至少应该发现他没穿家居服而是穿着要出门的衣服……但是没有。
      
      “爸,你怎么了?有烦心事?”
      
      “睡你的觉去,大人的事少管。”
      
      “哦……”他没去厨房,直接悻悻地回了自己房间。
      
      回房后,开始疯狂回想自己刚才打电话的声音有没有很大,房间隔音够不够好,如果被他听见,就完蛋了……应该,不会吧。
      
      吴恪一直等到了后半夜,吴得水也没有回房睡觉。他在客厅的沙发上枯坐了一宿,第二天早上,阿姨收拾烟灰缸时,发现里面有二十多个烟屁股。
      
      吴恪的心情像已经点着了火的火箭,竭力按捺着陪父母吃完早饭,送他们出门上班,他就迫不及待地飞车去了学校。
      
      担心吵到陈撄宁睡觉,他没敢打电话,发了条信息过去,“我在楼下。”
      
      对方很快回了,“上来吧。”
      
      宿舍门开了,陈撄宁还穿着昨天穿的那身校服,头发乱糟糟的,满脸倦色。吴恪冲进去,反手将门关牢锁住,一把抱住他。
      
      “你还好吗?”他好像失而复得了什么珍贵的东西,紧紧地抱着生怕又失去似的。“怎么黑眼圈这么重啊?是不是一宿没睡?”
      
      “你也是。”
      
      “哈哈,那看来我们都没睡。你现在困不困,要不要睡一会儿?”
      
      “睡不着。”
      
      “那我们出去散散心吧?”
      
      “别动。”吴恪刚刚稍放开手,就听到耳边一声沙哑的低喝。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对方箍紧了。他心脏狂跳,这是对方第一次主动回应他的拥抱,第一次主动与他接近。“别扔下我。”
      
      “永远不会。”他用鼻尖蹭蹭对方的额头,轻声说。
      
      这时,身后传来“砰砰”的敲门声,门上的玻璃窗被震得“咯吱”作响。
      
      “开门!干什么呢里边?宿舍楼清人了!”
      
      吴恪条件反射似的,立刻用手挡住陈撄宁的脸。“他没看见你吧?”
      
      “应该没有。”
      
      他一把抓过旁边椅子上挂的衣服,一件遮在陈撄宁的头上,一件遮在自己头上。“一会我开门,马上跑,被抓住就完了。”
      
      “嗯。”陈撄宁点点头。
      
      “三,二,一。”吴恪“咔嚓”掰开门锁,门开的一瞬间,他把堵在门口的查寝老师往外一挤,两个人拿衣服罩着头,拔腿就跑。
      
      “喂!你们哪班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忘记祝小吴恪生日快乐了,补上
    感觉最近过审有点困难,昨天的被网审了,希望不会锁。跟大家讲一下,我之后每天固定晚上十点发,可以卡点追,时间久了容易被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