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本功德簿》肥念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22 15:17: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结阴亲 ...

  •   出房门前吴大娘在顾代的脑袋上盖了一块红盖头。
      
      迎亲的队伍进了院子,嘹亮的唢呐声九曲十八折,放过一顿噼里啪啦的鞭炮,顾代被上赶着背进了轿子里。
      
      一进轿子,她忍不住偷偷掀开盖头撩起窗帘往外看。
      
      光秃秃的高坡上,最后一缕余晖在渐渐的消散,夜晚快要降临。
      
      抬着轿子的轿夫可以说是使上了最大的力气,两个腿轮的飞快,全速朝着许村长家前进。
      
      村长家院子里外摆上了十几桌酒水,村子里老老少少坐满了全场。
      
      大家的脸上挂着勉强的干笑。
      
      结阴亲这种事,本来是越低调越好的,可是王瞎子说了,许家小子这回非比寻常,必须和真的结婚一样,排场越大,气氛越热闹,怨气才能完完全全的消散。
      
      许村长软硬兼施把一村的人都给拉来喝喜酒了。
      
      从轿子里出来的时候,顾代有些担心。
      
      要是真像结婚那样,背她出轿子的可得是她的死鬼老公,许如山。
      
      问题是现在这许如山还真是个死人...
      
      顾代的担心很快就被打消了,两个姑婆一左一右拉着她的手出了轿子。
      
      因为脸上盖着红盖头,顾代看不见路,只能看见红盖头下面那一寸的地面。
      
      “新娘过门跨火烟,明年添财又添丁;孝敬公婆人不恼,家庭和睦万事兴”
      
      当红盖头下出现火盆的边缘时,夹着顾代的姑婆扯开嗓子叫唤起唱词来。
      
      “还添丁???....”
      
      顾代一脸的黑线,敢情是真当结婚。
      
      倆姑婆夹着顾代跳过火盆走进堂屋里头,许村长和他老婆早就端坐在了堂屋最里面。
      
      堂屋的正中央摆着一口黑木棺材,棺材上系着一朵大红的绸缎花,看起来颇为诡异。
      
      许村长的老婆张不住的用手背擦着眼睛,要不是许村长一直用眼睛瞟她让她注意点,村长老婆可能当场就要嚎啕大哭起来。
      
      跨过火盆后,顾代被姑婆们夹着站在棺材的旁边,大堂里外顿时安静了下来。
      
      “要拜堂了...”
      
      顾代耳朵尖,听见了村民的窃窃私语声。
      
      没看见棺材的时候,顾代还没什么感觉,可低下头瞥见脚边露出来的油光发亮的棺材板,顾代的心顿时狂跳起来,手脚发冷,一动不敢动。
      
      事先做了再多的心理建设,哪怕已经接受了魂穿绑定系统这样离奇的设定,面对死亡时的恐惧心理还是无法立马消除。
      
      顾代艰难的吞了口口水。
      
      “一拜天地!”
      
      站在一旁的姑婆用尖细的嗓音喊了起来。
      
      顾代身子一僵,脑子里跟装了浆糊一样不知道如何调动身体的动作。
      
      俩姑婆夹住了她的手臂,一人在她身后推着她的背超前弯腰。
      
      旁边的棺材里也发出悉悉索索的响动来,穿戴一新的新郎被人驾着从棺材里抬出来,和顾代站在一起,僵硬的朝着堂屋外黑透的天空拜了第一拜。
      
      “二拜高堂!”
      
      顾代被夹着180度转身,晕晕乎乎的转向了身后。
      
      “夫妻对拜!”
      
      顾代的内心已经快要崩溃,她感觉到了站在自己对面那具冰冷僵硬的尸体。
      
      俩姑婆见顾代愣着不低头弯腰,硬是摁着她的背往前推了她一把。
      
      顾代脚下不稳,脑袋超前撞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
      
      “成了成了,祝二位新人早生贵子”
      
      姑婆们还有帮忙的村民们一阵热烈的鼓掌,村长老婆要哭不哭的被村长拉着走开。
      
      一阵闹哄哄过后,那些贺喜的人见拜堂结束迫不及待的放下了碗筷一溜烟的如同潮水一般褪去。
      
      顾代听见堂屋的大门被闩上,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剩下了她和她的死鬼老公。
      
      “都走光了?”
      
      她伸手就扯掉了脑袋上盖着的红盖头,正中央的那只棺材和屋子里张灯结彩的氛围极为不融洽。
      
      顾代不敢朝棺材里面看,哪怕这里面躺着的是刚跟她成亲的死鬼老公。
      
      她环顾着堂屋,空荡荡的屋子里头除了正中央的棺材外还有几张椅子,门被从外面拴住了,出不去,她拉了一把椅子坐在离棺材最远的角落里头。
      
      “破系统说只要化解掉怨气鬼魂会被顺利超度,这个世界的任务就完成了,还能积累什么功德分”
      
      顾代想着功德簿,眼前立马浮现出那本虚拟的线装册子来,她翻动册子,突然发现册子的第一页上除了前倾提要外,又多出来了几行字。
      
      【拜堂成功,任务进度百分之三十,怨气消减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三十?”
      
      也就是说,必须得完成百分之百才算成功?
      
      顾代皱起了眉头,按照王瞎子说的,自己只要留守一夜,等到许如山下葬,这事儿就算结了,现在看来拜堂之后,许如山的怨气确实消减了一些。
      
      这个王瞎子看起来肚子里有点东西。
      
      “等到天亮...”
      
      顾代看向了窗外,圆圆的月亮挂在树梢上,离天亮好几个小时,估摸着现在最多也就晚上十一二点的光景。
      
      高原上的天气早晚温差大,身上这件双层面料的嫁衣白天穿嫌闷热,晚上又太过单薄了。
      
      她抱了抱自己的肩膀,搓了搓手臂。
      
      屋子里的温度越来越低,到最后顾代实在是冻得受不了,只好站起来不停的跺着脚靠运动来发热。
      
      “不对劲啊,就算是晚上冷,这温度都快零下了吧?”
      
      顾代哈了一口气,直冒白烟。
      
      红烛的烛光把顾代的身影拉长,映照在墙壁上,随着她冷的发抖,影子也微微抖动着。
      
      顾代的余光瞥到了什么东西,她突然愣在了原地。
      
      墙壁上除了自己的影子之外,还有一道淡淡的黑影。
      
      可是屋子里除了她还有谁?!
      
      顾代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喂,许如山,咱们无冤无仇的,再说我都跟你拜堂了,你可别害我...”
      
      她随手把椅子抱在胸前,要是躺在棺材里的许如山诈尸,顾代准备用椅子自卫!
      
      “嘎吱,嘎吱,嘎吱”
      
      棺材里突然传出来些声响来。
      
      顾代头皮发麻,腿有些软。
      
      “吱吱吱”
      
      一只耗子爬上了棺材板,还不等顾代长吁一口气,一只苍白的手跟着从棺材里头伸出来,一把掐住了耗子。
      
      “吱”
      
      耗子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叫,头一歪像只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出了棺材。
      
      顾代吓得抱着椅子冲到了大门前疯狂的拍着门板。
      
      “开门呐!快开门呐!诈尸啦!!!”
      
      “哪个狗贼栓的门啊!!!快开门呐!!!”
      
      顾代嚎的嗓子都哑了,她的惨叫声回荡在山沟中,可是整个许家沟就像是空了一般,没有人能听见顾代的惨叫。
      
      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牢牢的抓住了顾代的肩头。
      
      顾代背对着堂屋面对着门板,站在她身后的那道高大的身影把她笼罩在了阴影中。
      
      她不敢回头。
      
      那种冰冷僵硬的触感,拜堂的时候自己撞上的尸体就是这种感觉。
      
      她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站在身后除了许如山还能有谁。
      
      “王瞎子不是说看守一夜就没事了么?”
      
      “怎么还诈尸了?”
      
      顾代抓着椅子背,急红了眼。
      
      她咬了咬牙,用力的抓着椅子转身就想来个盖头劈脸。
      
      “哎呦!”
      
      手腕被狠狠的掐住,椅子从手中摔下来砸在了顾代的脚上。
      
      不过现在不是叫痛的时候,顾代的手腕被从棺材里爬出来的许如山掐在手里。
      
      许如山穿着红色的唐装,外面套了一件黑红间杂的神气马褂,脑袋上还戴着一顶小帽子。
      
      这一身喜气的新郎服纯衬的他的脸更加渗人。
      
      脸面因为淹水而泡的发涨起褶子,衣服上滴滴答答的往下掉水珠子,更可怕的是许如山睁开了眼珠子,裂开嘴笑了起来。
      
      他一笑,张开了血盆大口,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水腥味。
      
      顾代感觉这个时候自己还是昏死过去比较好。
      
      “小花...”
      
      许如山的喉咙里咕咕噜噜的冒出了两个字。
      
      他叫的是吴小花的名字。
      
      顾代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己魂穿到了吴小花的身上,大家一个村子里的,自然是互相认识的。
      
      “许..大大哥...许...大大爷,咱们有有..话好好说,您您能先..放放开..我么”
      
      顾代结结巴巴的用眼珠子瞅了瞅自己的手腕,她被许如山冷的像冰块一般的手给掐的手腕发紫。
      
      许如山转动着肿起来的眼珠子,看了看自己的手,愣了一两秒,僵硬的点了点头,撒开了手。
      
      顾代背靠着大门,大气不敢喘。
      
      她没想到许如山竟然能答应她的要求,放开她。
      
      这是不是代表,要是她想活下来,求求他说不定也能成?
      
      “许大哥?”
      
      顾代尝试着艰难的发出声,谁知道她一说出口,许如山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眼珠子飞快的转动,脸色越来越黑,好像有些不太开心。
      
      “我难道说错什么话了?”
      
      顾代心中又惊又怕。
      
      “你叫我什么?”
      
      许如山拉长了脸,随着表情变化,发涨的皮肤有些地方裂开了渗出血水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