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本功德簿》肥念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18 17:28: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结阴亲 ...

  •   “许大哥?…”
      
      顾代有些不确定,犹犹豫豫的小声重复了一句。
      
      “许大哥?!”
      
      许如山桀桀怪笑起来,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水声,好像气管里肚子里全是水。
      
      死鬼白涨青灰的脸上,竟然爬上了一些恼怒之色,手上力气加重。
      
      顾代疼的想抽回胳膊,却动弹不得。
      
      她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和愤怒,脑筋飞快转动起来。
      
      “既然我跟他在成亲之后,这死鬼的怨气值下降了30%,那说明只要按照他的心意化解他的怨气,我就能顺利的完成功德簿上面的任务”
      
      “更何况,以目前的局面来看,许如山好像真的跟王瞎子说的一样,因为死之前连姑娘家的手都没拉过,而且他还叫我花花这么起鸡皮疙瘩的名字,看来许如山生前对吴小花本没有什么仇怨”
      
      “我只要乖乖的按照功德簿上的计划还有王瞎子的建议说不定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心中主意已定,顾代也就没有刚刚那么害怕了。
      
      她勉强站稳身体,努力调整脸上的肌肉挤出了一个礼貌的笑容。
      
      “许如山看起来很纠结我对他的称呼?难道我对他的称呼有什么讲究?”
      
      “可是我魂穿到这里才一两天的时间,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风俗习惯,这吴小花的娘也没交待我啊!”
      
      顾代急的冷汗直流,屋子里的空气仿佛凝固,唯独剩下她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突然一道灵光从她脑海内闪过。
      
      “老…老…”
      
      顾代感觉后面那个字好像一颗拨了壳圆溜溜的鸡蛋卡在嗓子眼里头,她憋了好几次,愣是出不来。
      
      就在许如山另一只滴着水的手再一次快要攀爬上顾代的肩膀时,一声破音的“老公”从顾代嗓子眼里头崩了出来。
      
      许如山冰冷的手停在了顾代的脸颊旁,浮肿的脸上表情有些呆滞,不知她是被顾代的突然的大叫给惊吓到还是被这句老公的信息含量所吓到。
      
      泡的发胀看不出原本肤色的皮肤上慢慢的爬上了几抹娇羞的红晕。
      
      许如山突然松开了紧紧拽住顾代的那双手,僵硬的背过了身子去,一个鬼默不作声的挪回了棺材旁,不同医生重新躺进了棺材里头。
      
      顾代有些不可置信的摸了摸自己被掐出淤青的手臂,心中暗叹竟然就这么躲过了一劫?
      
      她怔在原地不敢动弹,等了好一会儿见棺材里面没有再发出动静来,顾代才垫起脚尖朝着棺材内看去。
      
      许如山躺在棺材里面,两只手交叠放在胸前,脸色恢复了死人该有的平静,就连刚刚从他唐装上淅淅沥沥往下掉的滴水都在一瞬之间消失不见。
      
      顾代抬起手来擦了擦脑袋上渗出来豆大的汗珠,她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好在姑奶奶我也不是吃素的!”
      顾代说着要把功德簿叫出来瞅了瞅上面的任务进度,好家伙那一声老公直接让许如山的怨气值消减到百分之五十!
      
      “啧啧啧,还是老话说的好,女人不嗲男人不爱!就连死人都爱听甜言蜜语!”
      她趴在门缝上朝外看了看,月亮变得有些淡了,再熬一会儿等到公鸡打鸣,自己就能从这里出去。
      
      顾代双手合十对着棺材拜了拜,嘴里碎碎念着老公咱俩无冤无仇,好好安息以后给你烧纸钱之类的话。
      房间内阴冷的气息渐渐消退,似乎恢复了平静。
      
      “砰砰砰”
      
      大门突然被人敲响。
      
      “小花!小花!”
      
      门外有人叫着吴小花的名字。
      
      吱嘎一声,门栓被拿掉,一个人影推门而入。
      
      站在顾代眼前的是一位和她年纪相仿的男青年。
      
      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和村里的其他人身上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一看就是读书人。
      
      她在脑海中搜寻着吴小花的记忆。
      
      “唐义?你怎么在这?!”
      
      人名和人脸终于对上了号。
      
      吴小花的记忆中真有这么一人,唐义是她的小学同学,后来去了城里念书,在几个月前回来支教说是回报家乡,吴小花对他还挺有好感,但是碍于个性腼腆还有两人的巨大差距,原身吴小花从未表露过自己的心意。
      
      “别说了,赶紧走,等许家的人发现了你就走不了了!”
      
      唐义拉起顾代的时候就往外走。
      
      “等等,我还不能走呢…”
      顾代突然站住了身用力的想要挣脱唐义的拉扯。
      
      “你是不是傻了?!留在这儿干嘛等天亮了,好拿那十万块钱?!”
      
      唐义气的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等天亮了许村长自然会放我走,我现在逃出去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顾代抽出了手往回走。
      
      “我说吴小花,你怎么就那么死心眼呢?!你还真以为等到明天天亮了你就能拿十万块去改嫁了?!”
      
      唐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疾走了两步伸出双臂拦在了顾代的身前。
      
      “你要想救人怎么不早点带我从这里逃出去,这都成了亲拜了堂了现在来就是不是有点晚?”
      
      顾代从吴小花断断续续的记忆中了解到当初吴小花死活不肯跟许如山结阴亲,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吴小花喜欢唐义。
      
      在被吴家老两口关起来之前,吴小花曾经找过唐义,让他帮自己从许家沟里逃出去。
      
      吴小花跟他约好了在村外头那棵榆树下碰头,可谁知道那天晚上吴小花在榆树下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唐义,远远的瞧见一大堆人提着手电筒往村头的方向赶过来,她心中暗叫不好,急不择路一脚踩了个空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这才砸晕了脑袋假死了过去。
      在吴小花的记忆中,她对唐义的感情很复杂,还没有完全萌发的爱情被出卖和欺骗了。
      
      “小花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那天晚上我也被人控制住了,要不然我早就带你从许家沟逃了出去,后来几天里村长派了人把我关在屋子里面看着我,我这不是刚刚才逃出来就想着要把你从这里带出去!”
      
      唐义有些着急,紧紧的拉住了顾代的手。
      
      这番话如果听的人是吴小花,像吴小花这样天真单纯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很可能当场就感动的稀里哗啦原谅了他。
      
      可现在吴小花身体里面的灵魂是顾代,顾代在自己原身的世界里可不是省油的灯,见到磨磨唧唧的男的她就烦得慌。
      
      更何况顾代还有重要的事要做,没空跟唐义两人演一出苦命鸳鸯浪迹天涯的戏码。
      
      不把许如山身上的怨气给驱除,他就没办法完成这个世界的副本,也就不能积累功德分。
      
      只有积累到了相应的功德分顾代才能够获得重新回到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的机会。
      
      所以在古代眼里,这个磨磨唧唧的文弱男青年简直就是自己的绊脚石。
      
      “小花,小花,你怎么不听我说话呢,你忘了我们小时候的约定吗?!”
      
      唐义一言不合伸手抱住了顾代。
      
      顾代还没来得及大喊一声臭不要脸给我滚啊,突然一股阴寒之气从屋内迎面扑来。
      
      砰一声院子大门重重的合拢。
      
      一道高大的人影站立在屋内。
      
      顾代和唐义都感觉到了突如其来的降温,他俩同时转过了头看向了屋内。
      
      躺在棺材里的许如山无声无息的爬出了棺材,直直的杵在门框里面,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那是一种厉鬼的怨恨。
      
      顾代脑内的功德簿发出了滴滴的警报声。
      
      【警告!怨气值回升!】
      
      【怨气值回升至百分之八十!】
      
      【怨气值回升至百分之九十!】
      
      【怨气值回升至百分之一百二十!】
      顾代嘴边有一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不是百分制吗,怎么能够恢复到百分之一百二十?!
      而且滴滴的警报声依旧没有消退还在继续往上回升,这简直就是耍流氓!
      
      顾代就像浑身触电了一般猛的推开了紧紧拥抱着她的唐义。
      
      正如她所预料的那样,滴滴的警报声在顾代推开了唐义之后终于停止,不过这时厉鬼的怨气值已经升高至百分之一百五十!
      
      “有没有搞错啊!折腾一晚上又是拜堂又是成亲还要牺牲色相叫死鬼老公,我所做的一切都白费啦?!”
      
      “不仅白费了,居然还负增长到一百五十了!”
      
      顾代此时此刻恨透了脸色苍白的唐义。
      
      唐义没有想到躺在棺材里的那具尸体自己爬了起来。
      
      “你别装神弄鬼,是不是有什么人躲在屋子里面玩什么把戏?!”
      
      唐义很快的就用唯物主义理念坚定了自己,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大踏步的朝着站立在门内的许如山走了过去。
      
      “喂,快走啊!”
      
      顾代虽说快被唐义害惨了,可再怎么说也不能看着他白白送死吧,她小声的提醒唐义。
      
      许如山好像听见了顾代的声音,眼珠子艰涩的转动着看向了站在另一边的顾代,嘴角诡异的上扬,眼珠子里面全是狠厉之色。
      
      他看向顾代和唐义的眼神,仿佛在看着两个死人。
      
      顾代只觉得浑身发冷头皮发麻,心里有一个念头在疯狂的大喊着。
      
      “死定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