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想摸 ...

  •   “吱!——”
      花盆后响起一声刺响。
      
      束烟窘迫极了。
      说出来干什么!
      
      顾斐知道,更多的问题还是在玄清这,毕竟束烟对玄清的喜欢一眼就能看明白。他改变策略,道:“不如师兄先单独和我谈谈?”
      
      玄清不通情爱,但并非不讲理,明白束烟的抗拒之后,他不至于强迫。即便顾斐不说,他也会问。
      “好。”
      
      顾斐对陆微寒道:“小花,你在这看着小狐狸,我先去和师兄谈。”
      
      陆微寒一口答应。
      她巴不得留下,留下才有机会摸摸棉花糖啊。
      
      然而不等她高兴,玄清就打碎了她美好的幻想。
      “你们和我一起进去。”
      
      “唉?为什么啊!”
      
      玄清眼神淡淡地扫过陆微寒:“你们会吓到他。”
      
      陆微寒:“……”
      顾斐:“……”
      到底谁比较吓人,您心里没有一点逼数吗?
      
      “那个师兄啊,”顾斐压低声音,“我们都进去了,要是小狐狸偷偷跑了可怎么办?”
      
      “束烟。”
      
      冷冽的声音如同山泉般悦耳,束烟心肝一颤,同时又有些惊慌,他以为玄清又要做什么,紧张地用爪子扒住了花盆。
      
      “别走。”
      
      顾斐和陆微寒左等右等,等了半天都没等到玄清的下文,顿时都瞪起眼睛。
      这就完了?
      小狐狸现在明显不可能听玄清的话啊!
      
      “……嘤。”
      顾斐想再劝劝,花盆后忽然传出一声很小很小的叫声。
      
      玄清转身进屋,顾斐和陆微寒疯狂交换眼神,但不敢不跟上。
      这样也行啊?
      
      木门合上后,一个小小的脑袋从花盆后探了出来。
      不过束烟只看了一眼,就又缩了回去。
      
      他才不是因为玄清的话不走的。
      没有妖力的原形在人类的地盘太危险了,而且一路坐着什么三轮车、电瓶车、公交车出来,他找不到回山里的路了。
      
      束烟把自己团成球,有些茫然。
      之后要怎么办……他真的要跟玄清双修,给玄清生孩子吗?
      养大孩子之后玄清就会飞升,他就再也见不到玄清了。
      
      ……
      
      “落华散!?”
      顾斐和陆微寒万万没想到,玄清之所以会和束烟发生关系,竟然是因为中了落华散。
      
      落华散是一种烈性毒药,可以破坏丹田,使修士因灵力外溢而亡,其毒性极其霸道,甚至能影响大乘期修士。除了本身的剧毒之外,落华散还有催.情的副作用。
      不过落华散极其罕见,在灵气刚有消散苗头的千年之前就几乎绝迹。
      
      “这……是小狐狸给你下的?”顾斐暗暗心惊。
      如果真是束烟想毒杀玄清,那现在这事还怎么整?
      
      “不是他。”玄清道,“毒是在泰常道会上中的,下毒之人已经死了。”
      
      顾斐无端松了口气,又问:“下毒之人是谁?”
      
      玄清:“是个女人。”
      
      “呃……”顾斐追问,“这个女人是什么人?”
      
      玄清毫无波澜:“不记得了。”
      
      顾斐摸摸鼻子,玄清向来不把别人放在心上,而且都三百年前的事了,他只能放弃追问那个下毒之人。不过也是因此,他更在意玄清和束烟的纠葛了。
      “那师兄你跟小狐狸又是怎么回事?”
      
      一直回答得相当果断的玄清,罕见地出现了迟疑。
      “我没忍住。”
      
      顾斐和陆微寒没听懂。
      “师兄,能不能详细点?”
      
      玄清微微垂下眼帘。
      
      顾斐和陆微寒忍不住轻轻嘶了一声。
      能让他们大师兄犹豫,这得是什么事啊。
      
      “杀了下毒之人后,我回了洞府想独自化解落华散。但不知为何,束烟进了我的洞府。”玄清平静过分的双眸中有一丝波澜轻轻荡开,可惜顾斐和陆微寒并未察觉。
      “见到他后,我没忍住,就做了。”
      
      即便需要忍耐剧痛与被迫燃起的情.欲,束烟黏上来的时候他依然是清醒的,他完全有能力推开甚至杀了束烟。但当束烟毛茸茸的耳朵蹭过他的脖子,尾巴勾住他的手腕,用软绵绵的声音叫他“玄清”的时候,他却握不住手中的剑了。
      
      顾斐艰难地跟上他的思路,解析了他话中的信息量,然后忐忑道:“师兄,你不会是强迫了人家小狐狸吧?”
      
      “他是自愿的。”玄清解释道,“是他先动的手。”
      
      顾斐嘴角一抽。
      “他先动的手”是什么破形容?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打架呢!
      
      “那你们做了之后呢?”顾斐知道,玄清是不会说谎的。但也正是因为知道,他更加费解了。
      既然束烟是自愿的,现在为什么又这么排斥呢?他对孩子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走了。”
      
      “啊?”
      
      “走了。”玄清抬眼,“直到现在。”
      
      顾斐:“……”
      陆微寒:“……”
      
      陆微寒:“师兄你都不拦一下追一下?这种事要负责的啊?”
      
      玄清:“既然他主动离开,那就表示不需要我负责。”
      他顿了顿:“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
      
      陆微寒:“……”
      顾斐:“……”
      因为被天道制裁了,所以才想起来找小狐狸,然后刚见面就拉着小狐狸双修……
      这师兄是个憨批,不能要了!
      
      身为颜控的顾斐真情实感地怜爱美人。
      而想象力更为丰富的陆微寒,已经在心里对束烟的原形喊“妈妈抱抱”了。
      
      不过这一对师兄妹也只敢在心里大逆不道。
      
      现在他们也都懂了,懂了束烟为什么会不愿意双修。他和玄清不过一夜的露水情缘,事后玄清又是这样的态度,他怎么会不明白,玄清并没有对他动情。
      就算是喜欢玄清,他也不至于作践自己。
      
      这样的情况,去劝束烟答应双修,实在是过于考验他们的良知。
      
      只是想到那小小的一声“嘤”,陆微寒实在于心不忍。
      她几乎不抱希望地问:“大师兄,你对小狐狸有什么想法?”
      
      玄清静静地和她对视。
      
      陆微寒撑不过三秒,尬笑道:“哈哈哈没有就算了……”
      
      “想摸。”
      
      “唉?”陆微寒看了顾斐一眼,又问,“是……想摸什么?”
      
      “全部。”
      
      陆微寒:“……”
      顾斐:“……”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眨眼间车就飙上悬崖了呢?
      
      不过顾斐和陆微寒终于是松了口气。
      玄清对束烟不是毫无想法,那就是好事。
      
      而且细细想来,束烟确实相当特殊了。玄清连要杀自己的人都能忘得一干二净,却唯独对小狐狸的事记得清楚。
      
      “师兄啊,双修这种事呢,是两情相悦的道侣之间才会做,你和小狐狸名不正言不顺,他当然不愿意了。”
      
      玄清道:“我与他结成道侣便可。”
      
      顾斐:“……”
      能得这个回答,顾斐已经满足了。玄清道心极坚,一生所求唯有飞升,指望他动情破道,过于不切实际。也正是因为这份执着,他和陆微寒都很担心。
      
      灵气日渐衰竭,飞升自然是越快越好。要是束烟拒不配合,玄清或许会采取强迫手段。
      如今的修真界,若是玄清想做什么,谁都拦不住他。
      
      但现在,玄清既然能这样回答,那就不至于不做人。
      
      顾斐和陆微寒面面相觑,随后道:“道侣并非说结就结。师兄若有此意,需要学会如何当一个合格的道侣,并以此获得束烟的认可才是。束烟答应之前,师兄绝不能做他不允许之事。”
      
      “他不愿意,我自不会妄为。”玄清道,“成为合格道侣之事,我会学。”
      
      玄清许下承诺后,自然是该去找束烟谈谈了。
      “小狐狸,出来谈谈好不好?”
      
      顾斐想好好劝劝束烟,但刚走近几步,束烟就“叽”了一声。
      
      玄清拉着顾斐的后领把他拖回去。
      “我来。”
      
      “吱!——”
      玄清毫无逼数的行为,引起了束烟更强烈的抗拒。他抓挠起了花盆,刺耳的声音源源不绝,刺得顾斐和陆微寒这样的修真者都有些头晕脑胀。
      
      顾斐和陆微寒赶紧一块驾着玄清,把他按回了房间里。
      
      “师兄啊,这事你听我们的,让我们去跟小狐狸谈好不好?”顾斐拍着胸脯保证,“我肯定不会吓到他行不行?”
      他冲陆微寒使了个眼色:“小花,你好好跟师兄说说。”
      
      陆微寒很上道地拦住玄清:“大师兄,你等会,现在小狐狸怕着你呢,你去会起反效果的!先让二师兄跟小狐狸谈,谈完了你们再一块坐下来谈。”
      
      “我去真的不行?”
      
      “嗯嗯嗯,真的真的,如假包换!”
      
      玄清不再坚持,只对顾斐道:“莫吓他。”
      
      “好的好的,一定不会!师兄放心!”顾斐出了门,吐了口气。
      他寻思他和陆小花不吓人啊。
      
      才走两步,刺耳的抓挠声就又响了起来。
      顾斐忍耐着继续前进,边走边说:“小狐狸,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听我说说好不好?”
      
      抓挠声还是没停,顾斐只得停下脚步:“我不过来了可以吗?”
      
      “吱吱——”
      顾斐后退:“这样行吗?”
      
      直到几乎退到门口,抓挠声才终于停止。
      在屋里绞尽脑汁劝着玄清的陆微寒松了口气。
      
      顾斐干脆地就地坐下,一开口却是让束烟又想挠花盆子。
      “小狐狸,你喜欢玄清吧?”
      
      束烟以为自己是偷偷摸摸地喜欢着玄清,却不知在别人眼里,他的心思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所以被顾斐“戳破”心思时,他又羞又恼。
      
      “你拒绝和玄清双修,是因为知道,他和你做这种事,并非出于对你的喜欢是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