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原形 ...

  •   “那我生了孩子,是不是就能恢复妖力?”虽然真怀了崽子这件事,给束烟造成了相当大的冲击,但不管他接不接受,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而且如果是他和玄清的崽子,他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
      
      陆微寒道:“不用等那么久,只要得到父体灵力补充,灵胎就不会再把你的妖力抢光。”
      
      束烟怯怯看向玄清:“要怎么补充?”
      
      陆微寒嘿嘿笑:“双修就可以啦。而且想要灵胎出生,你们也必须双修。”
      
      束烟勤学好问:“怎么双修?”
      
      “唉?”陆微寒意外,然后笑容颇为暧昧地道,“就是做你们做过的事啊,你能怀上灵胎,难道不是跟大师兄双修的结果吗?”
      玄清并没有告诉顾斐,他和束烟之间仅有一场意外,陆微寒自然也不知道。
      
      “那那那就是双修?”束烟听懂了,但也正因为听懂了,他整只妖都快羞耻得晕过去了。
      陆微寒的意思,不就是要他跟玄清继续做那种事!
      
      束烟只觉得玄清放在他头上的手都是烫的。
      无情无欲的玄清,肯定没法接受再做这种事!
      
      玄清道:“我的灵力不会对他造成伤害?”
      
      “不会呀。”陆微寒的眼睛极亮,“大师兄你们都有小崽崽了,小狐妖的身体早就适应你的灵力啦。”
      
      玄清忽地拉住束烟的手起身:“走吧。”
      
      束烟茫然抬头:“去哪里?”
      
      “去双修。”
      
      ……
      
      被玄清带回房间时,束烟还是懵的。
      什么“去双修”?
      玄清不介意吗?
      
      “玄、玄清!等等,你真的要跟我双修吗?你、你知道要做什么吗?”
      在束烟眼里,玄清不沾染情.欲,三百年前的那一场完全由他主导。
      
      “我知道。”
      玄清没有丝毫犹豫,捧住束烟的脸吻了下去。
      
      !!!
      束烟瞪大眼睛,直到玄清的灵力伴随着舌.头侵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挣扎。
      “等……唔……”
      
      玄清停下,问:“怎么了?”
      
      束烟惊慌地喘着气:“这不对……这不对!”
      
      玄清皱眉:“之前不就是这样做的?”
      
      “不是!我们、我们不应该这样!”束烟的脑子乱成一团,他只觉得这样有哪里不对,但却又说不出具体的理由。
      
      “为什么不应该?”玄清道,“你想恢复妖力,我要尽我的父道,不该如此吗?”
      
      束烟心头一震,终于明白了不对的理由。
      玄清跟他做这种事,并不是因为喜欢他。
      
      玄清见他不反驳,就再度吻住了他。
      
      明明是被喜欢的人吻着,束烟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即便喜欢玄清,他也是有尊严的呀。
      
      束烟奋力地推拒着,但对于玄清来说,他的反抗过于微不足道。
      
      玄清的手滑过脊.背,由上而下地落到了尾巴上,吻也似乎变得投入起来。
      
      束烟却越发惊惶。
      他不要。
      不要以这样的身份和玄清双修!
      
      不知是玄清刚刚渡进的灵力起了作用,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束烟忽然在身体里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妖力。
      
      玄清的动作是毫不收敛的过分。
      束烟无暇思考太多,果决地揪住那丝妖力做出反抗。
      
      玄清手上一轻,嘴上的触感消失,下巴上也被什么东西蹬了一脚。
      睁眼望去,他却看了个空。
      
      “叽!”
      地上忽然传来一声响。
      
      玄清低头望去,看到了一只泪汪汪的小狐狸。
      
      化作原形的束烟塌着背昂着头,冲玄清很凶很凶地又“叽”了一声。
      
      地上的小狐狸通体雪白,一双金瞳周围的狐毛却是温柔的灰色。不过这些杂色并不突兀,反倒为小小的狐脸增添了妩媚。小狐狸的体型,比寻常狐狸小了一大圈,毛却格外蓬松,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小毛团。
      
      束烟见玄清呆愣不动,气愤中多了得意。
      变成原形就没办法了吧!
      
      玄清忽然向他迈出一步。
      
      “嘤!”
      束烟被吓出原声,像猫一样炸着毛原地一蹦,然后撒腿就跑。
      
      只是变回原型后,他的妖力就再度归零,小狐狸的小短腿根本躲不过玄清的抓捕。
      被卡着前腿举起来,和玄清面对面后,束烟惊觉自己为什么要怂。他现在是原形,就是玄清也拿他没办法。
      
      他正要趾高气昂地再“叽叽”两声,洗刷刚才那一嘤之耻,玄清的脸忽然埋进了他胸口的毛毛里!
      高挺的鼻梁存在感格外强烈,温热的呼吸吹得他一阵发痒,柔软的唇瓣贴在他的肚子上……
      
      !!!
      变态啊!!!
      
      束烟万万没想到,玄清连他的原形都不放过。蓦地回忆起玄清的大小,他简直要吓疯了。
      会死的!那种大小,他会死的!!!
      
      小狐狸疯狂蹬动后腿。
      
      但玄清连人形的飞踢都不怕,又怎么会怕狐狸的小jiojio。
      
      束烟想要怒吼,但狐狸的小嗓子只能发出“叽叽叽”或者“嘤嘤嘤”的声音,根本毫无威慑力可言。
      
      顾斐和陆微寒,看似互相阻拦,实则互相推动,两个人拉拉扯扯地到了玄清所在的顶层,遥遥望着复古的梨花木门,开始嘀嘀咕咕。
      
      “真要偷听啊?”
      “来都来了。”
      
      “被发现了怎么办?”
      “大不了就是关禁闭。”
      
      “emmm,你不会把锅甩给我吧?”
      “我是那种人吗?”
      
      “你还真是。”
      “陆小花,我是你师兄。”
      
      “呵。”
      “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就自己去。”
      
      “去去去!”
      
      两个人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正准备出溜到梨花木门前,开展听墙角大业时,内开的梨花木门忽地向外突出,一个白团子硬是从不大的缝隙中挤出,然后以离弦之箭的速度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白团子一路冲还一路落下几滴水迹,看到前方两个人后,顿时脚下一滑。
      小白团子四只小jiojio在地上噼里啪啦一阵,终于扭转身子换了个方向,然后躲进了花盆和墙角的缝隙之中。
      
      束烟在狭小的空间里缩成一团,脸上的毛毛哭湿了一片。
      最酷的白月光塌了,塌了的废墟还在地上拼出两个大字——变态。
      
      顾斐和陆微寒交换眼神。
      ——这是咋地了?
      ——咱也不知道哇!
      
      梨花木门吱呀一声打开,玄清依旧面无表情,不过头发却有些凌乱,下巴上也多了几条细细的红痕。
      
      “师兄啊——”顾斐问,“这是怎么啦?”
      
      玄清望着花盆后漏出的狐狸毛毛,似是困惑地道:“他不愿意跟我双修。”
      
      “嘤!”束烟愤怒地吼他,因为惊吓却只能发出嗲得不行的声音。
      ——听上去简直像是撒娇。
      
      顾斐倒是还好,陆微寒却是瞬间沦陷。
      这是什么可爱的小登西!
      
      陆微寒忍不住想过去,刚刚冒出头的小狐狸顿时又缩了回去。
      
      玄清皱眉:“别吓他。”
      
      明明大师兄你才是吓小狐狸吓得最厉害的吧!
      吐槽归吐槽,玄清的话陆微寒却不敢不听,她只能遗憾地看了又看。
      好像棉花糖哦呜呜呜。
      
      顾斐抽着嘴角:“不是,师兄你还真直接把小狐狸带回来双修了?”
      
      玄清理直气壮:“不然?”
      
      顾斐:“……”
      陆微寒:“……”
      
      虽然他们是想听墙角没错,但这都三百年没见了,玄清真的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就算真的没问题,也该先叙个旧交流交流感情,再这样那样吧?
      而且刚重逢就双修,目的性太强了吧!
      
      “跟我回去。”玄清向着束烟走去。
      
      小狐狸顿时抗议起来:“叽叽叽!——”
      惊慌的狐狸爪子把陶瓷花盆拍得嗒嗒响。
      他不回去!
      
      顾斐正要阻拦玄清的时候,后者居然自己停下了。
      “为什么不愿意?”
      
      “叽!——”
      因为你是变态!
      连狐狸都不放过的变态!
      小狐狸骂骂咧咧,可惜没人听得懂。
      
      顾斐试探道:“师兄啊,你看你们都三百年没见了,是不是得解决一下之前的误会?”
      
      “没有误会。”
      
      顾斐道:“那为什么你和小狐狸三百年没见?”
      
      “他走了。”
      发生那件事后,小狐妖就离开了他修炼之地,不见踪影。
      
      顾斐:“???”
      所以走了之后呢?
      顾斐:“你没去把他追回来?”
      
      “为什么要追?”
      
      顾斐被玄清的理直气壮糊了一脸。他忽然心里一咯噔,终于脱离吃瓜上头的状态,发现了问题。
      
      玄清修的是无情道,要是他动了情,境界必然会发生跌落,修为也会随之倒退。可是这么多年,玄清的修为不说倒退,反倒还提升了不少。
      可既然玄清没有动情,那他和小狐狸又是怎么回事?要是玄清不愿意,普天之下没人可以强迫他。就算狐妖擅长勾引魅惑,但无情道却是这种手段天生的克星。
      
      “小狐狸,要不你出来和师兄谈谈?”以玄清对飞升的执着,他必然不会放弃和小狐妖的孩子,让他和束烟好好谈谈,很有必要。
      
      束烟却只“叽”了一声,压根不愿意出来。
      要“谈谈”,他就得变回人形。他的妖力再度清空,想变回去需要玄清的灵力,他才不出去。
      
      “谈不了。”玄清道,“他没妖力,变不回人形。”
      
      顾斐不以为意:“这有什么难的,小狐狸怎么变回原形的,就怎么变回来呗。”
      
      玄清把视线从花盆方向转回,定定地看着顾斐:“我亲了他。”
      但现在束烟连看都不想看见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