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原因 ...

  •   玄清并不担心暴露,曲白和陆清早就晕了过去,执法局也不会轻易相信噬妖。证据已经全毁,只要他说一切都是对方的错觉,那就是错觉。
      何况,束烟才刚经过体检。
      
      不过噬妖的出现毕竟非同小可,顾斐和陆微寒接连打来电话,打发了他们之后,玄清才有功夫好好看看束烟。
      白色的小狐狸在黑色的床单上格外显眼,被碰到耳朵还会嫌弃地抖一抖——束烟只是睡着了。
      
      不说那出乎意料的力量,仅是束烟自行变回原形,就足够玄清在意。
      束烟没有妖力,无法自如变幻形态的原因是他们的孩子,那么现在自然也是受了孩子的影响。
      而且他能准确找到束烟的位置并及时赶到,是因为一种特殊的感觉。当初在骊山酒店时,他也是借此找到的束烟。这感觉的来处,只能是他们的孩子。
      
      因为束烟一直不肯给他碰肚子,玄清并没有接触过孩子。
      但现在,小狐狸睡得很沉。
      
      玄清轻轻地揉着束烟的脖子,在小狐狸无意识的嘤嘤撒娇声中,一点一点地把他翻了过来。小小的肚子软得不可思议,似乎稍微用点力气就会弄坏。肚皮上的毛果然比其他地方更加柔软,玄清忍不住rua了两把,因为露出肚皮而翘起的后jio立刻抖了抖。
      
      玄清静静地看了一会,手又动了动,小狐狸的两只小jio就跟按倒开关似的,又跟着抖了抖。
      “……”
      等到看够了,摸够了,玄清才想起来,他翻起小狐狸的肚皮,是要接触一下他们的孩子。
      
      进入束烟体内的灵力如同归家,自觉收敛锋芒,温柔地渗入小狐妖的丹田,玄清的神识随之进入。妖丹的位置有一枚小小的圆珠,察觉到玄清的灵力,就立刻欢欣鼓舞地迎上,然后开始贪婪地吞食。
      这就是所谓的灵胎,就是他和束烟的孩子。
      
      小家伙吞食灵力的速度如同鲸吞,若是不以双修之法保证灵力生生不息,就是玄清也早晚会被抽干灵力。
      小家伙吃得欢快,完全不排斥玄清的探查。不管是束烟的妖力还是玄清灵力,都被它化作灵气,圆珠中灵气浓郁得宛若实质,连玄清都无法估量这小家伙到底藏了多少。
      
      小小的圆珠融合了束烟和玄清的气息,是他们的孩子这点毋庸置疑。除此之外,玄清还感觉到了一股更为强大却又平和的气息。这气息不同于他和束烟,但又和束烟的气息有着隐隐的相似与联系。
      
      玄清皱起眉头。
      这股气息竟然让他想起了历劫时的天雷。
      也就是说,这股气息来自天界之物。
      
      难得能一直接触到另一个父亲的灵力,小家伙过瘾之后,开始绕着玄清的神识蹦迪。
      如果翻译一下,意思大概就是——爹啊你终于来看我了!
      
      然而玄清并没有跟它共舞的想法,只想逮着它好好研究,为什么他和束烟的孩子会跟天界扯上关系,以及束烟跟天界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他没来得及细想,就神识一晃,被迫抽离了束烟的丹田。
      
      “叽!——”
      小狐狸抱住玄清的手臂,两只后脚蹬得跟风火轮似的,猛踢玄清的手。
      这个变态!居然趁他睡着的时候摸他肚子!
      
      尖锐的指甲划过皮肤,留下些微的刺痛。玄清由着束烟蹬了一会,才捏住那两只小jiojio。
      
      “叽啊啊啊啊啊!”束烟更不爽了,顿时破口大骂。
      
      “饿了吗?”玄清抽手。
      束烟立刻一个翻身,塌下肩背喉咙里呜呜地冲他呲牙。
      
      玄清打开储物戒指中拿出的保鲜盒,放到束烟面前:“吃吧。”
      
      小狐狸原本还想不屑一顾地继续展现愤怒,奈何一闻到烤鸡的香气,他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咕”了一声。
      
      玄清把保鲜盒推到小狐狸鼻子下面:“吃吧。”
      
      “……”
      束烟嗤了一声,把嘴扎进了保鲜盒里。
      今天的烤鸡格外好吃,束烟起初还想摆点谱,后来就只顾着吃了。
      
      玄清看了一会,才道:“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束烟叼着块鸡肉,疑惑地抬头。
      
      “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束烟眨巴眨巴眼睛,终于想起了之前的那些事。
      想起那股恶臭,他缓缓地吐出了嘴里的鸡肉。
      
      玄清眉头一皱:“那只噬妖已经被执法局带走了。”
      
      束烟迟疑地盯着玄清。他听不懂“噬妖”是什么,也不记得刺猬张嘴之后的事,他想知道曲白和陆清怎么样了。
      而且他能好好地回到家里,显然是玄清救了他。那么刚才,玄清是在检查他有没有受伤,他居然还那么凶地踢他。
      玄清手上还有交错的红痕。
      束烟走过去,舔了舔玄清的伤痕,然后踩上他的胸口,昂头去亲他。
      
      毛茸茸的小狐狸变成了容貌艳丽的青年,束烟拉拢玄清给他披上的长袍:“曲白和陆清怎么样了?”
      
      玄清:“……”
      或许,他应该顺手杀了那只蛇妖。
      
      “没有大碍。有执法局的人在,他们死不了。”玄清把保鲜盒拿过来,“吃饱了?”
      
      见他似乎有把烤鸡收走的意思,束烟赶紧拉住他:“没有没有。”
      
      从玄清手里接过保鲜盒后,束烟眼神游离,磕磕巴巴地小声道:“那个……对不起啊……谢谢你救了我。”
      
      “我救了你?”
      
      玄清的疑问让束烟茫然:“难道不是吗?”
      
      玄清眼神微动:“当然是我。”
      当时的情况,不用他出手束烟就已经脱险。现在这反应,只能说明束烟忘记了。从束烟一直以小妖自居来看,他显然并不知道自己有那样的力量。
      而束烟连有孩子这事,都是别人提醒之后才知道,显然更加不会知道小家伙竟然和天界扯上了关系。
      
      问束烟显然问不到答案,玄清索性不问。
      “为何不吃?若是不喜,不必勉强。”
      
      束烟一愣,赶紧否认:“我喜欢吃的。”
      他把保鲜盒往玄清那送了送:“这次的烤鸡很好吃,你也吃啊。”
      
      “好吃?”
      
      “嗯。比之前那家店还好吃!”看着玄清也吃了,束烟开心地眯了眯眼,然后问,“这是哪家店买的呀?”
      
      “你掉毛掉的厉害的原因找到了。”
      
      “唉?”束烟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这茬,下意识地警惕起来,“你别想又让我吃狗粮。”
      
      “地沟油。”
      
      束烟:“?”
      
      玄清:“你掉毛掉的厉害,是因为外卖都用地沟油。”
      
      束烟还是一脸迷糊,玄清解释道:“地沟油是无良商贩从下水道的垃圾里提出来的油,很不卫生,对人体有害,容易致癌。你吃多了,身体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垃、垃圾?”
      
      “对,就是泔水。”
      
      束烟眼看着又要把嘴里的烤鸡吐出来。
      “这只烤鸡不是外卖,是我做的。”
      
      “这这这真的是你做的?”束烟难以置信,明明之前这人连简单的水煮鸡都能做得超级难吃。
      
      “当然。”玄清在束烟震惊的眼神中,宣布,“以后你的吃食由我负责。”
      
      ……
      
      真的看到玄清下厨的时候,束烟还有点恍惚。
      他居然能吃到玄清给他做的饭,而且还不止一次?
      
      光坐着等吃,束烟总觉得不好意思,他跟在玄清屁.股后头:“你要帮忙吗?”
      
      “不用,你等着就好。”
      
      “可是……”束烟不好意思走,就算玄清坚持不用帮忙,他也跟了一路。
      直到处理好的鸡终于放进烤箱,他才跟着玄清去了客厅。
      
      等待期间,顾斐和陆微寒登门拜访。
      
      “师兄,你要的合同我都带来了。”顾斐把一个文件夹递给玄清,然后对茫然的束烟解释道,“之前你不是遇上噬妖了吗,师兄觉得让你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了,决定以后陪你一起去公司培训。”
      “这是你们两个的经纪约。”
      
      束烟虽然乖乖签了字,但还是疑惑:“可是他不是要考证吗?”
      
      “经纪人的职业资格证他早就考出了。”陆微寒看了眼厨房,“后来大师兄在上别的课。”
      
      这暗示异常明显,束烟瞅瞅玄清,红了耳朵。
      
      顾斐收起签好字的合同,又拿出几身西装:“师兄啊,既然要去公司,你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吧。还有这头发,要不都扎起来吧,花你有皮筋吗?”
      束烟三人日常穿着都是现代服装,唯有玄清一身古服,与三人格格不入,也与整个现代社会格格不入。
      
      “不。”
      
      顾斐都已经拆了一套西装了,不想玄清竟然开口拒绝。
      “不是师兄啊,你既然要当小狐狸的经纪人,以后肯定要给他谈业务谈合作,你穿成这样不合适啊。”
      
      “不方便。”
      
      顾斐更奇怪了。要说不方便,显然广袖宽袍的古服更不方便,哪像西装这样简洁干练。
      “师兄啊,你试试就知道了,西装肯定比你现在这身衣服方便。都要走上社会了,我们专业点嘛。”
      
      玄清看他一眼,忽然按住束烟亲了下去。
      束烟被亲了个一头雾水,顾斐和陆微寒在场的情况下,他害羞还来不及,根本没有心思跟玄清僵持,立刻变回原形企图摆脱窘境。
      
      玄清接住变回原形的小狐狸,极其熟练的揣进怀里,然后拉开顾斐的西装领口。
      
      暧昧的动作让顾斐和束烟两脸懵逼。
      “师兄啊,你你你这不太好……”吧。
      
      最后的“吧”字未能出口,只见玄清拿起电视遥控器放进顾斐怀中,然后遥控器“呲溜”一下就从顾斐西装下摆掉出,凄凄惨惨地摔在地上,吐出两节电池。
      玄清:“不方便。”
      
      顾斐:“……”
      陆微寒:“……”
      束烟:“……”
      原来是这个不方便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玄清:老婆抖jiojio真可爱。
    玄清:老婆的饭以后都由我承包了。
    玄清:老婆就要揣着走。
    崽崽:爹啊,你康康我QAQ
    ————————————————
    明天就要入v啦,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哦_(:3JZ)_
    下一本古耽《重生之拐跑龙渊魔尊》求预收,作者真的文名文案苦手,也是诚信甜文,求大家给个预收吧QWQ
    【文案】
    陆宁初容貌无双,天赋卓绝,本是正道颇负盛名的天才剑修,却遭人陷害而死。前世师门覆灭,唯有魔尊龙渊信他。
    如今重活一世,他要揪出幕后黑手,保师门平安,并还唯一信他之人一生。
    陆宁初乔装小厮混进龙渊府中,却发现前世口口声声说一生只有他一人的魔龙,府中竟然——莺!燕!成!群!
    陆宁初一剑劈翻龙渊案几:你这个大猪蹄子!
    龙渊:宝贝缺镯子吗?
    龙渊魔尊和府中小厮好上后,二人接连失踪。
    许久之后。
    魔族路人甲:兄弟,你看正道那个天才剑修手上的镯子,像不像我们魔尊?
    魔族路人乙:像个……卧槽!
    【小剧场】
    龙渊:你喜欢我。
    陆宁初:没……
    龙渊:那你藏我龙鳞做什么。
    陆宁初:……
    霸道纯情偏执魔龙攻x看似开朗实则阴郁偏执受
    1.1v1,he,攻是纯情大龄处龙,攻受互宠。
    2.重生复仇爽甜文,甜的成分多一点_(:3JZ)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