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包庇 ...

  •   因为要跟掉毛和玄清较劲,束烟前几天一直有点不在状态。今天他的状态好转,陆清立刻注意到了。
      “你今天心情很好啊,遇上什么好事了吗?”
      
      “啊?没有啦。”虽然这样说着,但束烟的笑带着几乎快要溢出来的甜。
      在玄清面前,他要防着自己丢掉底线,但玄清不在的时候,他就没了包袱,脸上反映出来的都是最真实的情绪。
      玄清扎毛球的行为是诡异了点,但梳掉死毛后他感觉身体都轻了不少,梳毛马杀鸡出乎意料的舒服。
      
      陆清早就套出了束烟和人同居的事实,他瞥了一眼周围的练习生,在他们四散开后,压低声音道:“和你家里那位有情况吧?”
      
      束烟一愣,脸都红了大半,还说:“没有,我们能有什么情况啊。”
      
      陆清眯着眼笑,掐了他的脸一把:“就你这样还想骗人,看你笑成这样,别不会成功上垒了吧?”
      
      “上垒?”束烟茫然。
      
      陆清眉头一挑,暧昧地低笑:“就是……上.床啊。”
      
      “没、没有!”原本只是微红的脸瞬间爆红,束烟连手都摆上了,用全身否认,“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他……”
      他垂下眼帘,小声道:“他又不喜欢我……”
      虽然是玄清想做,他不想做。
      
      陆清眼中闪过不耐,脸上还是笑容殷殷,问出的话语中却夹带陷阱:“但你这么高兴,总不至于什么都没发生吧?”
      
      束烟抿嘴。
      
      陆清用胳膊肘撞撞他:“透露一下呗,咱俩不是朋友嘛。”
      
      束烟眼神飘了飘,没能忍住心里蠢蠢欲动的炫耀。
      “他……”束烟的嘴角又弯了起来,“他给我梳毛了。”
      
      陆清:“?”
      陆清差点捏碎裤兜里开着录音的手机。
      梳毛是什么鬼!
      有再多的阴谋诡计,他也不敢违背“不能暴露修真者和妖怪的存在”这一守则。
      
      浑身是鳞的蛇类并不能理解,手法到位的梳毛马杀鸡对毛茸茸有着多大的杀伤力,但为了不让束烟察觉到不自然,陆清还是得继续跟他尬聊梳毛的一二三四五。
      
      倒是束烟突然走了神。
      
      循着他的视线望去,陆清看到了紧盯他们这边的曲白。他仗着束烟看不见,扯出一个讥讽的笑容,然后揽住束烟带着他转身背对曲白。
      “别理他,这狼妖不知道又打什么鬼主意,小心点。”
      
      束烟躲开陆清的手,不太走心地“嗯”了一声。他想起了被遗忘的那个疑惑:曲白让他小心什么?
      曲白刚才的眼神充满敌意,但目标并不是他,束烟困惑地看向正讲笑话的陆清。
      难道是小心陆清?
      
      陆清热情开朗,颇受欢迎,而且总会替恶作剧的练习生收拾烂摊子,教训他们不能欺负人,就连对他讨厌的曲白,他也一视同仁。
      束烟实在想不出,需要戒备陆清的理由。
      
      不过上心了几天,他倒是有了意外收获——曲白会偷偷翻陆清的东西。
      
      对于曲白这只狼妖,他总是无法生出恶感,而陆清又是他的好朋友。束烟想来想去,决定单独去问一问曲白。
      不说曲白到底有没有被冤枉,单是他擅自翻陆清东西这点,他就不能坐视不理。
      
      找曲白这事,束烟有心避开陆清,跟陆清告别假装离开后,他才让司机从另一个入口回了车库。
      
      ……
      
      “好吃吗?”
      
      在请来一众星级大厨指导后,玄清的厨艺有了质的提升,不仅不再止步只能烤出焦炭的水准,甚至后来居上,赶超大厨。
      
      入口外脆里嫩,味道鲜美醇厚的烤鸡,让师兄妹热泪盈眶。
      “好吃!特别好吃!”
      “大师兄你果然是个天才!”
      
      师兄妹一改之前各种试吃的小心翼翼,甚至扔了筷子直接上手。
      
      为了尽快做出能入口的东西,玄清这几天甚至没去上其他的课。顾斐和陆微寒抢得热火朝天,他回了厨房,重新烤起了鸡。
      
      ……
      
      “咣!”
      更衣室内突然发出的巨响吓了束烟一跳,他放轻脚步飞快赶去。
      
      更衣室本该关上的门堂而皇之地打开,束烟脚步一顿,灵敏的嗅觉告诉他,陆清也在里面。
      随后传出的争执声立刻证实了这点。
      “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我劝你还是省点嫁祸我的心思,要真觉得对不起那只兔子,就早点去自首。”
      
      “嗷!——”
      一声狼的咆哮,紧接着是钢铁变形声、重物倒地声。
      陆清骂道:“妈的你这只疯狗,当我怕你不成!”
      
      蛇妖也现出原形,和面前的灰狼缠斗在一起。成了精的狼与蛇动作极快,不过一会功夫就已经让对方伤痕累累。
      灰狼对准蛇妖七寸,蛇妖绞紧灰狼腹部,双方都挑着对方的弱点打,竟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束烟想要劝架却苦于没有妖力。现在的曲白和陆清的状态都很危险,这时候贸然出现,反倒会引来他们的一同攻击,没有妖力他没法自保。
      顾斐说过,潜龙公司里有专门处理妖怪争端的修真者。但不知为什么,曲白和陆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都不见对方出现。
      眼下只能赶紧请人来救场。
      
      束烟刚转过身,更衣室内就再度响起一声巨响。
      
      曲白和陆清明明僵持在一起,一个狠劲往里咬,一个狠劲缠狼腹,按理说应该能再维持一段时间。束烟放心不下,折返回去,不料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更衣室里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刺猬!
      
      刺猬双目赤红,口中还有黑色涎水滴落,一看就不是正常妖怪。曲白和陆清已然分开,被这巨大的刺猬分别捏在手中,情况不妙。
      束烟没有傻到冲上去送死,最好的解决办法依然是找公司里的修真者。只是他刚有所动作,就被鼻端的味道又牵了回去。
      
      浓烈的恶臭夹杂腥味,让他想起了深山里,他怎么都救不回来的那只狼妖。
      
      三百年前,他偷玄清的灵石,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玄清的山头布有阵法,灵气源源不绝且不会溢散,如果只是想活命,他只要继续住在玄清那里就不会有事。
      真正促使他做出偷窃这种事的原因,是狼妖大灰受了重伤。狼妖不知遇上了什么敌人,不仅浑身是伤,妖丹也被扯得七零八落。灵气消散的情况下,根本无法修复妖丹,狼妖必死无疑。
      束烟和狼妖感情深厚,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所以他才去偷了玄清洞府中有聚灵引灵之用的法宝和灵石。
      
      当时狼妖的伤口上也有一股恶臭,跟现在他闻到的一模一样。
      
      惊骇之下,束烟扶上墙壁想再看得仔细些。
      然而手一碰到墙壁,他就知道大事不妙。
      
      修真者迟迟不来的原因,是更衣室里布了禁制。
      
      因为特殊的天赋,束烟能视一切禁制于无物。现在他虽没有妖力施展这项天赋,但他的嗅觉听觉也不受禁制阻碍。隔音障物的禁制对他而言都是透明窗纱,这本该称得上可怕的能力,此时却因大意成了催命的恶咒。
      
      束烟甚至来不及逃跑,巨大的刺猬头就从门中挤出,笑容诡异地感叹着:“原来还有一只啊……”
      
      身为小动物,被当成猎物的感觉束烟再熟悉不过。他一阵恶寒,但也知道逃跑不过是把后背暴露给敌人。
      但眼下要说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摆脱这不妙的境地,束烟只能想到玄清。研究手机功能的时候,他把玄清设置成了紧急联系人,只要一个动作就能拨通电话。
      
      只是再便捷的联系方式,都没法让玄清立刻出现在这里。才按下按键,巨大的刺猬就已经抓住了束烟。
      骨节粗大到不像刺猬的爪子,几乎要掐断束烟的腰。
      
      刺猬张嘴就要下口,却又忽地停住,仔细嗅嗅之后。
      “奇怪,明明这么弱,为什么味道这么好闻……”
      
      困惑的神情只出现了一瞬,刺猬带着诡异的笑,再度张嘴:“你一定很好吃……”
      
      黑色的涎水落到衣服上,很快就烧出破洞。
      不知是不是最近时不时渡来一口的灵力起了作用,恐惧中,束烟忽然感觉到了久违的充沛妖力。
      贯彻全身的力量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量,束烟只来得及本能地回击,接着就在经脉几乎要被撑爆的痛楚中晕了过去。
      
      黑红的血液四处蔓延,化作原形的小狐妖飞快落下,眼看就要落进污血之中,却有一只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掌接住了他。
      
      玄清也没想到,自己匆匆赶来,看到的会是这样一幕。
      巨大的刺猬几乎被撕成四块,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流出一地血污。周围的铁皮衣柜和墙壁,也被巨大的爪痕穿透。
      这种程度,远超登记在册的任何一只大妖的力量。
      而那些爪痕上,附着着束烟的妖气。
      
      玄清看向臂弯中,不经他的帮助就变回原形的小狐狸。
      
      如果正道注意到束烟的不同寻常之处,必然会进行监视,甚至会利用他的关系软禁束烟。
      如果妖族发现还有这样一只能够制衡他的妖怪,那些不甘受到人类管制的妖怪,必然会寻找各种机会接近束烟、游说束烟,以期拉拢束烟之后再度挑起人类和妖族的战争。
      而成为“娱乐圈顶流”需要大量曝光,有了这些麻烦之后,束烟就无法如愿。
      
      玄清瞬间就做好了选择。
      
      一枚灵药从他指尖飞出,射入刺猬嘴中。
      狰狞的伤口飞速愈合,奄奄一息的刺猬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得救,就见耀眼的金色剑芒兜头劈下。
      刚刚愈合的巨型刺猬再次被切成四块,只余薄薄皮肉相连,随时都要断气。而留下爪痕的衣柜和墙壁,也被剑芒切碎,再看不出爪痕的痕迹,也寻不到束烟的妖气。
      
      玄清行动极快,做完这些后,潜龙公司里的修真者和附近的执法者才匆匆赶来。
      
      “玄清尊者!”
      众人齐齐行礼,接着才问起状况。
      
      “这只‘噬妖’攻击了我的道侣。”
      像这只刺猬一样的妖,并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妖怪,以吞噬其他妖族的方式增长修为,故而被称为“噬妖”。
      
      “我留了他一口气,另外还有两只小妖,审问之事应该不需我的道侣出面?”
      
      “当然,尊者您请便。”
      束烟和玄清关系匪浅,执法局早就拿到束烟的信息,知道他只是一只化形都化不完整的小妖。此时又有玄清出面,他们自然不会怀疑。
      
      玄清把束烟放进怀中,神色淡然地踱步离开。
      

  • 作者有话要说:  崽崽不是普通崽崽,狐狐也不是普通狐狐_(:3JZ)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