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塑料闺蜜 ...

  •   姜琳拿筷子狠狠敲他手,“你干嘛?”
      
      来人是潜博,一直暗恋原主的那个男知青。他和原主约好在县城会合,等原主筹到钱两人一起坐车回城。他保证会在介绍信到期之前帮原主把关系跑下来,让她可以一直留在城里。
      
      潜博也是她同学,中等个子,斯文相,小有才气,平时喜欢唱歌写诗,这些年没少给她写情诗情书什么的。她虽然不喜欢他,却也因为呆在穷乡僻壤远离省城,心里又总思念卞海涛,有时候难免会敷衍一二,从他身上寻找点过去的时光什么的。
      
      不过两人并没有私情,只是正常交往而已,可潜博却觉得他们关系不一般。
      
      她对他们的关系不好置喙,但是现在自己穿过来,自然要按她的规矩来,少特么动手动脚的。
      
      潜博揉着手,瞅着姜琳清丽的面容就生不出气,只是原本约好一起走,她怎么却把俩儿子带上了?她不是最讨厌这俩孩子吗?
      
      他本来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姜琳终于看到他的真心,愿意和他在一起了呢。毕竟她和卞海涛再也不可能,她对程如山也没感情,结婚几天男人就被抓走,她等于守活寡的。
      
      他坚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一定会被自己感动的。
      
      “琳琳,你……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等你半天啦。”他给姜琳使眼色,示意她出去说话。
      
      程大宝和程小宝俩看着他,一个戒备一个好奇。
      
      姜琳想说不去,脑子里嗡的一下子又刺痛起来,我擦,来劲了是吧。
      
      她蹭得站起来,吓了潜博一跳。
      
      程大宝也紧张地拉着弟弟躲开他们,一离开家他就紧张不安。
      
      姜琳回头看了俩孩子一眼,示意他们等一会儿,她和潜博出去说话。
      
      离开饭店,潜博引她去角落僻静处,“琳琳你咋回事呢,咱们不是约好晌午在招待所见面吗?你怎么还带他俩?”
      
      姜琳脑子里刺疼不已,索性不说话,且听他哔哔。
      
      潜博伸手来拉姜琳的手,柔声道:“琳琳,你不是舍不得他们了?”
      
      姜琳立刻躲开,“我警告你别动手动脚。”
      
      他尴尬地把手拿回去,“我是关心你。那个……钱带了吧?”
      
      姜琳:“……”我特么头疼得要命你问我要钱?我要命你给不!
      
      “算了,你要是钱不够我来凑。你知道……”他放低了声音,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姜琳:我他妈要吐了,你快滚,别等我头不疼了打死你。
      
      “那俩孩子……”潜博语气里有不满,“不能带回去的,走关系也落不下户口。你要是想要孩子,咱们……算了算了,托个人把他们送回村里好了。”他看姜琳没说话就又凑近一点,语气暧昧道:“琳琳,要不晚上咱们住招待所,明天再走吧。”
      
      他难掩激动,说得脸都红了,心更砰砰直跳。
      
      “你可拉倒吧。”姜琳怒从心头起,毫不客气地给了他一脚,虽然头疼力气不足却也正中要害。
      
      “啊——”潜博夹着腿捂着要紧处死命地蹦跶,“你、你……”
      
      姜琳扬眉,半点都不愧疚,跟你开/房,你怎么那么大脸呢。
      
      她冷哼道:“以后不许叫琳琳,咱俩没那么熟。再跟我说不三不四的话,废了你!”
      
      潜博愤怒又伤心地看着她,“姜琳,你、你这是为什么?我难道不是为你好?你堂堂有才有貌的知青,怎么就自甘堕落嫁给一个地主狗崽子?他回不来,你还想给他守寡挣个贞节牌坊不成?”
      
      因为嫉妒愤怒,他口不择言起来。
      
      姜琳抬脚又踹他,潜博慌忙躲闪。
      
      “你才是狗崽子!”程大宝突然冲过来,对着潜博又踢又打。
      
      姜琳是现代人冷不丁听到地主狗崽子这种称呼还没反应过来,可程大宝不一样,他最恨人家叫他地主狗崽子。地主狗崽子是这时候最恶毒的话。
      
      潜博暗恋姜琳,对两个孩子尤其敌视,抬脚就朝着程大宝踹过去。
      
      姜琳一把将程大宝拉开护在身后,“欺负个孩子,你还是男人吗?”
      
      潜博恼羞成怒:“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耍弄我!你是不是真的和姓孙的好上了?看来他们说的是真的,你……”
      
      “你闭嘴!”姜琳冷冷地盯着他,“咱们公安局里说清楚。”
      
      看不上你就是和别人好上,你怎么那么恶心。
      
      潜博看着她也有些愣神,眼前这个泼辣凶悍的女人,哪里还是那个活在象牙塔里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姜琳?
      
      她为什么变得这样庸俗?难道她突然母性爆棚,舍不得这俩儿子了?
      
      他突然觉得好幻灭,心里涌上一阵怒火,“你是真堕落了!等我回到城里,你会后悔的!”他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跑了。
      
      潜博走后,姜琳松了口气,她看看大宝,“有没有被打着?”
      
      程大宝黑着小脸气鼓鼓地不说话。
      
      程小宝跑过来,抱着姜琳的腿,泪汪汪的,“娘,你别走,别和他走。”
      
      他虽然没有哥哥那么懂事,也能听出来潜知青想让娘丢下他们跟他走。
      
      姜琳揉揉他的头,“咱们回家,走哪里啊?那个潜知青想借娘的钱走后门,娘不借给他。”
      
      小孩子总归是好糊弄的,只要听她说不丢下他们就好,无所谓什么理由。
      
      程大宝抿着小嘴一言不发,心里却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姜琳回去把布兜背上,领着程小宝,对程大宝道:“咱们赶紧回家吧。”
      
      从县城到红旗公社有三四十里路呢。不过他们水槐村离公社很近,搭车比其他村方便一些。
      
      他们运气不错,正好有公社到县里来拉化肥的轻型货车。
      
      小段司机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相貌憨厚,听说姜琳搭车去水槐村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他帮忙把俩孩子都抱上去放在车斗里,“颠簸得很,扶住了啊。”
      
      姜琳上车之前递给他两毛钱,“师傅你拿着买包烟抽。”
      
      段司机哎呀一声,“姜知青真讲究,不用不用。”
      
      姜琳硬塞给他,“大热天的,应该的。”她攀着车斗,踩着下面的插销就爬上去。
      
      段司机心道这知青看着漂亮娇气,没想到那么利索。
      
      车开起来,姜琳就有一种还不如走路的感觉,这时候乡下没柏油路,下了雨泥泞不堪,不下雨就尘土飞扬。她从布兜里拿出手巾给大宝小宝把脸兜住,免得呛着他们。
      
      程小宝对她甜甜地笑:“娘真好。”
      
      程大宝依然因为地主狗崽子以及潜博和她拉拉扯扯的事儿生气,手巾也不肯搭,抱着胳膊扭在一边气鼓鼓。
      
      姜琳瞅了他一眼,有心不搭理他,又不忍一个小孩子生闷气,也不知道这么点的孩子哪里那么多气好生的。为转移他注意力,她对程小宝笑道:“小宝,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啊。”
      
      程小宝高兴地直拍手,“我最喜欢听故事。”
      
      姜琳随口扯了个小兔子和大狮子的故事,狮子凶猛,小兔子可爱,狮子抓小兔子的套路,最后她惊呼,“啊!大狮子就要追上小兔子啦!前面一条大河,小兔子跑不掉,怎么办?”
      
      程小宝急得小手捏着手巾,黑亮的眼睛盯着姜琳,紧张得问:“娘,怎么办?”
      
      姜琳:“我悄悄告诉你。”她附耳跟程小宝嘀咕。
      
      程小宝听了哈哈大笑,“好玩儿。”
      
      一旁的程大宝虽然气鼓鼓,却也竖着耳朵听呢,只可惜什么都听不见,见弟弟大笑不止他好奇却不肯问。
      
      姜琳对程大宝坏笑:“你要不要听一听啊?”
      
      程大宝一扭头:“哼!”我才不听。不过小脑瓜里却被大狮子、小兔子、大河给填满,想着要如何如何也没空生气了。
      
      程小宝靠在姜琳怀里打了个哈欠,“娘,我困。”
      
      姜琳:“太颠,回家再睡。”
      
      程小宝从来没想到娘会这么温柔,恨不得挂在她身上不停地撒娇。他可想像别的小孩子那样在娘怀里睡觉呢。每天试探她对他的容忍度,也是他的习惯,只要她不赶他,他就会想办法腻在她身边,直到她厌烦把他赶开为止。今日实在太意外,让他乐成傻狍子,一次次得寸进尺。
      
      姜琳是只要小孩子不哭闹作妖儿,她并不会反感,更何况这么好看的小孩子,比起有些熊孩子这俩娃娃简直就是小天使。
      
      到了村口,姜琳和孩子下车,跟段司机告辞。
      
      六月底白天很长,虽然日头西去天光依然大亮,社员们有的在地里锄地有的已经下工回家。
      
      她刚要领着俩孩子回村,就看到一个扎着两条短麻花辫的女知青跑过来,她认得是孟依依。
      
      “琳琳,你怎么回来了?”孟依依惊愕地看着他们,跟不认识一样。
      
      她虽然没有姜琳漂亮,但是相貌清秀,一双眼睛笑弯弯的,声音温柔甜美,让人倍感亲切不设防。
      
      孟依依是姜琳省城娘家的邻居,父亲一起在汽配厂工作,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自幼儿园就在一起,感情比亲姐妹还深厚。尤其姜琳耍脾气和家里断绝关系以后,更把孟依依当娘家人。
      
      孟依依的口头语也是“我家琳琳”“我为你好”“你是我亲妹妹”等等,原主也很听她的话。
      
      当年和卞海涛好上,有孟依依推波助澜,嫁给程如山改善环境,是孟依依帮忙拿主意,这一次也是孟依依带回卞海涛的消息,买孩子的消息也是孟依依无意中听来的,和潜博一起回城也得到她的鼓励……
      
      哎哟喂,哪里都有你啊,大姐!
      
      “好巧啊,”姜琳看着她,笑了笑,“依依,我急需200块,你能不能借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求不养肥,小宝给调戏~~~新坑需要浇灌和积分才能上榜嘛~~打滚~~
    ………………………………
    感谢宝宝们打赏:
    薰?h??扔了1个地雷
    粥粥扔了1个地雷
    粥粥扔了1个地雷
    鲨鲨扔了1个地雷
    再改一次扔了1个地雷
    放肆的青春诠释了悲伤扔了1个手榴弹
    小沐子er扔了1个地雷
    hfwplddsl扔了1个地雷
    放肆的青春诠释了悲伤扔了1个手榴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