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私奔男 ...

  •   想起那俩被嫌弃的孩子,她下意识加快脚步,走到胡同尽头看到正在粘知了的孩子们。
      
      那群孩子一个个黑溜溜的,有的赤条条,有的穿着背心裤头,大部分都赤着脚。其中两个份外显眼,六七岁的样子,皮肤白嫩,模样漂亮。
      
      姜琳也不出声,站在不远处细细打量他们。别说和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还有点像呢,这种感觉很神奇。
      
      俩孩子模样很像,差别却也不小。个子高些的程大宝抿着小嘴一脸严肃,个子矮些的程小宝天真烂漫笑得开心。
      
      程小宝看到她,立刻笑得更灿烂,“娘!”
      
      程大宝则一脸戒备地盯着姜琳。
      
      别看他小,精明着呢,因为家里成分不好处境微妙,嫲嫲平时没少教他眉眼高低,他比大孩子都懂事。
      
      他和娘不亲,在他的感觉里她没把他们当自己孩子,对他们也不像别人娘那么疼孩子。从他知道事儿起就只记着她的嫌弃,所以他不喜欢靠近她。
      
      他觉得弟弟傻乎乎的,每次看见她就笑得跟傻狍子一样。她对小宝上来一阵儿稀罕下,烦了就翻脸骂两句,要是心情不好还打两下。
      
      小宝也就当时难过一会儿,转身就忘,下一次还往上凑,典型的记吃不记打。
      
      分明才被骂过,他又忘了!
      
      今早她说带他和小宝回城探望生病的外公外婆,他根本不想跟着,但是嫲嫲说没事,再三保证顶多一个月就回家,他才和小宝跟着她出门的。
      
      他们半路搭拖拉机结果没进县城反而来这个村里,她打发他们在这里看人家粘知了,自己却钻进一户人家。
      
      嫲嫲说外公外婆是在省城,肯定不是乡下这里。她要干嘛?从她进那户人家他就一直盯着呢,这会儿姜琳从胡同出来,他觉得不对劲。
      
      她从不正眼看他们,这会儿为什么盯着自己看?眼神虽然不亲却也没有以往的嫌弃和不耐烦。
      
      用嫲嫲的话说,事出反常必作怪。
      
      程小宝前会儿因为要跟着去赵家被嫌弃拍一巴掌,哭了两声,这会儿已经忘记,一看见姜琳就欢喜地跑过去。
      
      姜琳因为有人叫自己娘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差点转身逃跑,这会儿看着个粉团子朝自己跑过来,小短腿没那么利索,生怕他摔了忙伸手要接着他。
      
      程小宝看她伸手却以为要打他,吓得立刻捂着自己眼睛,结果脚下一绊扑通摔在地上。
      
      姜琳:“……”这哥俩看着差别有点大啊。
      
      她赶紧把程小宝扶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磕着没?”
      
      听着她温软关切的声音,程小宝眼睛都亮了,笑得又甜又美,“一点都不疼!我不哭,娘不嫌!”
      
      姜琳心口一阵窒息,为他也为自己。
      
      这么懂事的孩子,居然被人嫌弃,哎。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小时候也调皮捣蛋的,自从爸妈离婚以后一下子就懂事起来。
      
      想着自己喜当娘,简直不要太恐怖,她苦笑:“不嫌弃。走吧,咱们回家。”她领着程小宝的小手,又去牵程大宝。
      
      程大宝却躲开,一脸戒备地看着她,乌溜溜的大眼里写满惊诧:她居然这么温柔,不可能!
      
      姜琳看着他,“怎么啦?”
      
      “不去看外公外婆了吗?”
      
      姜琳看着他,程小宝什么都不懂,他却是个小鬼精儿,真卖了保不齐也能跑家去。
      
      她故意逗他,“卖了你俩才好去啊。”与其以后别人风言风语,不如她先开开玩笑。
      
      程大宝脸色一变,立刻把程小宝抢回去,愤怒地瞪着她。
      
      程小宝则哈哈笑,一副傻狍子样,估计被卖了还帮忙数钱呢。
      
      姜琳笑了笑,“你太凶,人家不要,小宝太贵,人家买不起。所以,没办法咯,只能先回家。”她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哈哈,”程小宝扑过来抱她的腿,仰着白嫩的小脸笑,“娘,我多贵啊?”
      
      姜琳捏捏他的鼻头:“一万块呢,人家买不起。”
      
      一万块是多少他自然不懂,反正就是很贵。程小宝指指哥哥,“大宝呢?”
      
      姜琳轻哼,瞥了程大宝一眼,“他那么凶,没人敢买的,再把人家锅打了。”
      
      她这么一说,程小宝只以为她开玩笑呢。他们乡下大人逗孩子经常说把你送给谁家,或者你是谁家送来的,孩子们都不当真事。
      
      程大宝看姜琳那样,居然松了口气,她要是真卖他们,才不会这样说呢。
      
      其实姜琳倒是想悄悄开溜,只是户口在水槐村,没有长期介绍信,也没有足够的钱粮,她寸步难行。不能脱离这身份过日子,也不能不管俩孩子,还是先回家再说吧。
      
      他们家是红旗公社旁边的水槐村,买主是大车店子——上唐县城郊公社下面的一个村。这会儿已经过晌儿,他们赶紧去县里,还能搭个便车回去。
      
      当地经济条件比以前好了不少,很多公社都有拖拉机,县里也有卡车来往,社员们出门办事赶巧儿的话也能搭个顺风车。
      
      她看程小宝个子比哥哥矮一块,就把他抱起来。
      
      这下不只是程大宝,程小宝都惊呆了。
      
      娘居然抱他!
      
      好开心啊!!!
      
      他一激动就得寸进尺张臂抱住姜琳的脖子,还在她颈窝里蹭了蹭。
      
      姜琳:“……”真像只小二哈。
      
      程大宝跟在姜琳后面,小心翼翼地观察她,她居然跟他们笑,还抱着小宝儿走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从前她不知道多嫌弃他俩呢。
      
      她那个知青朋友总说他俩是污点,他不懂什么是污点,反正不是什么好词。
      
      姜琳可不知道程大宝这么多心眼,她抱着程小宝走在前面,不时地回头看看大宝。程大宝个子比小宝高一块,走路很利索,只是闷声不响。
      
      走出村子以后,姜琳抬头看了看,突然懵逼了。
      
      她仰头看着天上的日头,脑子里一片迷糊,为什么太阳挂在北方?理智告诉她这时候村落都朝南,大白天日头肯定在南边,可她意识里就感觉那是北方,说不出的迷糊难受。
      
      难道是穿越后遗症?
      
      她出了名的路盲,晚上都不敢开车出门,曾经在雨夜走错小区,找不到自己家!被自己蠢哭也是没谁了。
      
      根据身体的记忆,她知道县城要往西走,可她对着明晃晃的日头下意识地往东走。
      
      程大宝看着她在路口傻子一样转来转去也有点懵,“你干嘛?”
      
      姜琳:“去县城搭车啊。”
      
      程大宝早上跟着搭车来的时候还听司机说过县城,他指了指另一边,“往那走!”
      
      姜琳:……我还不如个你?然后她抬脚按程大宝指的方向走去。
      
      大车店子离县城不远,路上搭了一辆进城买化肥的马车,省了脚程。
      
      等到了供销社的时候,姜琳掉向的头晕恶心感已经消去大半,她带着孩子和人家道谢告辞,然后去找往红旗公社的车。这时候不少村、公社来买化肥,只要往那个方向去的就可以搭车捎一程。
      
      问了一下,这会儿几辆马车都不是那个方向的,她决定等等。正好供销社旁边是国营饭店,没看到饭店还没什么,这一看到姜琳的肚子就咕噜起来。
      
      她问程小宝:“饿不?”
      
      程小宝啃着手指头,摇头:“不饿。”娘今天对他真好,只要娘对他好,他一点都不饿,虽然肚子咕噜咕噜的。
      
      这时候乡下人几乎没有舍得下馆子的,姜琳却不想挨饿,她得给自己压压惊!
      
      程大宝一脸抗拒,“不能下饭店!”他在村里听大人吹牛,有钱就去城里下馆子。他家又没钱,下什么馆子!败家!
      
      姜琳虽然也节俭,终究没这么苦过,毕竟现代物资丰富,肯干就有赚。再者赵婆子给几块钱,吃顿饭还是可以的,压压惊!
      
      国营饭店门面不大,在姜琳看来真是巴掌大的地盘,装修……根本就没有装修,白灰墙、泥地,摆着几张油乎乎黑漆漆的桌凳。饭店门口挂着一块小黑板,上面写着几个菜单,供应汤面、馒头、包子。
      
      姜琳领着俩孩子进去,里面有个穿着蓝色工作服,围着油乎乎白围裙的妇女。她正坐靠在墙根打盹,眼睛也不睁,不耐烦地道:“饭点儿过了,没饭。”
      
      这时候能在国营单位上班的,不管是供销社的营业员还是饭店的,那都是香饽饽,可把自己瞧着高人一等呢。
      
      姜琳接收了记忆之后,对这时候的状况有所了解,她把小宝往凳子上一放,让大宝也坐下,然后朝着妇女走过去,笑道:“大夏天的,我们不嫌饭冷,买两个馒头包子也行。你看俩孩子都饿坏了。”
      
      不管什么时候,女人对这样粉团子一样的娃娃,总归是多一些耐心和同情的。
      
      那妇女睁眼看她长得漂亮,皮肤白净细腻,上身穿着件白色的的确良短袖,下面是蓝色的裤子,脚上穿着崭新的布鞋,不像乡下婆娘,看着像城里人。
      
      妇女立刻笑道:“我给你下碗汤面。”
      
      姜琳:“那就再来……三个包子。”
      
      她原想说两个,又寻思吃一次就吃饱吧。
      
      这时候在饭店吃饭,不但要给粮票还得给钱,说白了就是高价饭。
      
      三个大包子一共三两票、九分钱,一碗汤面要二两票、六分钱,另外还给他们一碟子咸菜。
      
      程小宝一直傻乐呵,娘不嫌弃他,还抱他、给他买好吃的,简直做梦一样美。
      
      程大宝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可惜他还小想不通,也没人商量,只能自己憋着。
      
      青菜豆腐包子,里面拌的猪油,吃起来香喷喷的,面是发黄的面,但是比起乡下吃的麸面、玉米面自然好得很。
      
      汤面里面放了一小把虾皮、几棵青菜,又鲜又清爽,解暑还管饱。
      
      姜琳刚穿过来,这种饭菜对她没吸引力,不过饥肠辘辘也没什么好挑剔的,等俩孩子吃饱她就把那一大海碗面条连汤都吃光。
      
      真香!
      
      她看程大宝手里还拿着一个包子也不吃,就道:“你不吃给我吃。”
      
      程大宝往后放了放,“拿回去给嫲嫲。”
      
      姜琳:“……”看不出你小子挺孝顺呢。
      
      突然,外面进来一个年轻男人,伸手来拉姜琳的手臂,语气焦急又不满:“琳琳,你怎么没去找我,这俩孩子怎么回事?”
      
      

  • 作者有话要说:  程小宝:我才不是傻狍子,我一直跟娘笑,娘总有一天会爱我,你瞧,成功了吧。
    程大宝:傻~~~狍子~
    ……
    物价之类就在资料基础上根据需要编造,不要较真哈。
    ……
    感谢宝宝们打赏:【求留言和收藏,鞠躬~~】
    就爱种田文扔了1个深水鱼雷
    shanika扔了1个地雷
    小柠檬?扔了1个地雷
    战地黄花77扔了1个地雷
    妙扔了1个地雷

    27679221扔了1个地雷
    杲杲扔了1个地雷
    他是穿堂风扔了1个地雷
    南瓜花扔了1个地雷
    我才不要理你扔了1个地雷
    颜冉竹扔了1个地雷
    放肆的青春诠释了悲伤扔了1个地雷
    放肆的青春诠释了悲伤扔了1个地雷
    放肆的青春诠释了悲伤扔了1个地雷
    放肆的青春诠释了悲伤扔了1个地雷
    蓦蓦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