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05章 ...

  •   第005章
      
      方氏都傻了。
      
      她原就是礁磬村人,在几年前说亲时,她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起码可以选一户家境略好、人丁兴旺的人家。可她琢磨着,她娘家条件算是村里不错的了,但这跟外来的媳妇有关系吗?不是一样吃不饱穿不暖,干活比谁都多,还得被数落被蹉跎?
      
      于是,她果断的选了魏家,哪怕日子过得艰辛一些,但能当家啊!村里谁不知道杨婆子是个任人捏扁搓圆的软面团子?
      
      谁知道婆婆病了一场后,就……
      
      等魏大牛略晚一步回到家中时,才刚走进自家院子,都还没来得及喝口水歇歇脚,就看到他婆娘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冲着他哭开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放着娘家好端端的日子不过,非要嫁到老魏家来吃糠喝稀,给你们老魏家生了大胖儿子不说,还得当牛做马的……偏就没人拿我当人看!这日子过得还有什么劲儿啊!”
      
      魏大牛懵了。
      
      恍惚间,眼前这个大哭大闹的人仿佛不是他婆娘,而是隔壁的大伯娘。
      
      真的是太像了!
      
      “窝头他娘,你在学大伯娘啊?哎哟,这学得可真像。可你好端端的,学她干啥?那话咋说的……好的不学学坏的。”
      
      方氏哭声一顿,随后恼羞成怒:“魏大牛!你娘欺负了我!她骂了我!”
      
      魏大牛惊讶了一下,随后摇着头无比耿直的道:“我不信。”
      
      原本,方氏只是想趁机拿乔搞点儿事,顺便彰显下存在感,好让自家男人以后别再添钱给婆婆买这个买那个了。结果,这下好了,日子是真的没法过了。
      
      更气人的是,魏大牛很快就撇下方氏,径直走到堂屋里,深情的呼唤起了他的老母亲。
      
      “娘!娘你咋了?娘啊……”
      
      杨冬燕心情非常不好。
      
      在这一天里,她又是爬山又是等待,之后更是连着骂人,结果什么都没捞到,腹中饥饿嘴巴干渴的回到了家里,结果还被这边的儿媳给嘲讽了?
      
      单单这些也就算了,偏她后来躺在炕上认真的想了想,别不是她这边无论做什么,儿子那头都不知道吧?
      
      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性子,杨冬燕还是很了解的。因此,她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万一不是因为自己前一天没说明白,而是儿子们压根就接收不到她这边的消息,那她又该怎么办呢?
      
      自食其力?自力更生?
      
      讲道理,放在几十年前的她身上,一切都是有可能的。但这些年来养尊处优的生活彻底磨灭了她的斗志,真要是让她像年轻时候那样从头再来一次……
      
      且不说她有没有这个心气,单说眼前这个困境,她怕是根本就活不到这个冬天。
      
      魏大牛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他老娘仰面躺在土炕上,腰板笔直两腿直伸,双手更是交叉覆盖在腰腹部。
      
      这样的姿势已经很吓人了,结果他老娘还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房梁看……
      
      “娘啊!我的娘啊,你这是咋了啊?”魏大牛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呼小叫的道,“娘你可不能丢下儿子就这么走了啊!儿子还没好好孝敬你啊!都没让你享过一天的福……娘啊娘啊娘!方氏你给我过来!!”
      
      杨冬燕什么都没做,非要说的话,她也就是在炕上挺尸。
      
      但挺尸自由总是有的吧?
      
      魏大牛吓坏了,方氏本来是不以为意的,等她听到唤声进来一看,也被吓得不轻。
      
      俩人呼唤了许久,稍片刻后,小杨氏也过来跟着深情呼唤,最终杨冬燕还是被唤回了魂儿来。
      
      “我饿,我好饿,又饿又渴……我要死了……”杨冬燕断断续续的发出了临终前的呢喃。
      
      “儿子这就给你做饭去!”
      
      魏大牛瞬间起身,他想到先前他娘快不行了,结果还不是一顿呼唤外加两碗米粥给救回来了?这么想着,他立马往灶屋里窜,寻摸了半点儿也只找到一些粗粮,他索性把东西随手一撂,跑出院门直奔隔壁。
      
      一刻钟后,杨冬燕吃到了她死而复生之后,第一顿真正意义上的饱饭。
      
      清水面条加个鸡蛋。
      
      方氏直接就疯了。
      
      鸡蛋家里倒是有的,养着好些只母鸡呢,怎么可能没鸡蛋?可那些鸡蛋是要攒起来,等到赶场子的时候去换油盐的。真要是煮个鸡蛋,她还不至于直接疯球,可那挂面是哪儿来的?她咋不知道家里还有这么金贵的东西?
      
      很快,她就从魏大牛口中知道了真相。
      
      跟隔壁借的,等粮食收上来以后还。
      
      方氏一口血哽在嗓子眼里,噎得她直翻白眼,等她勉强缓过来后,这回是真的坐在地上哭开了。
      
      不得不说,一个造孽的老太太,不管她生前还是死后,不管她上哪儿是什么身份,她总是能够轻而易举的逼死儿媳妇。
      
      就说跟前的方氏,她看着婆婆在屋里吸溜着面条吃着鸡蛋,还喝着汤……
      
      “你怕你娘一蹬腿就去了,你咋不怕我去了呢?我不活了,活不了了!”
      
      杨冬燕只当没听到,她真的是饿坏了,只放了点儿盐巴调味的清水面条都那么好吃。
      
      吸溜,咕噜。
      
      好次。
      
      吃饱喝足睡觉觉,杨冬燕心满意足的躺下了,她不知道的是,她曾经放在心尖尖上疼惜的俩儿子,再一次面临着噩梦降临。
      
      确切的说,应该是升级版的噩梦。
      
      前一晚上就没睡好的兄弟二人,面对卷土重来的老老太太,第一反应是懵圈,也曾试图开口解释的,但做梦啊,梦又没逻辑的。反正他俩是解释了,但梦里的老太太完全没了生前的体面端庄,既像是完全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又像是听了也装作没听到,就是自顾自的骂街。
      
      最可怕的是,这次的时长真是够够的,仿佛从闭眼的那一刻起,骂到他们睁开眼睛,中间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停顿,且骂到后来,那是愈发的具有节奏感。
      
      结果就是,天亮了,梦醒了,骂声却仿佛从未停止过。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刘家兄弟枯坐在床榻上,满脸茫然两眼无神嘴巴微张……从这一点来看,确实是嫡亲的兄弟二人了。
      
      再度碰头后,兄弟二人无言的对视了好一会儿,刘诰憋不住先开了口。
      
      “大哥,你看要不咱们再去一趟祠堂?还是大哥你去寻下大嫂,关于供品这个事儿,是不是该拿个章程?”
      
      刘诰其实很委屈的。
      
      理论上说,嫡长子才有义务赡养父母,包括父母的身后事以及祠堂祭拜等等。嫡次子是没这个义务的,尤其刘家还是很特殊的,身为嫡长子的刘谏不单继承了绝大多数的祖产,还包括了郡王爵位。  
      
      作为老太太生前最疼爱的儿子,况且他还极有读书天赋,那可真的是从小到大就没挨过骂。
      
      没想到啊,老太太没了以后天天骂他,骂了一遍又一遍,把他骂了个体无完肤鲜血淋漓。可这能怪他吗?供品又不是他负责的。
      
      刘诰委屈,刘谏就不委屈了?
      
      身为袭爵的永平郡王,哪怕如今在家中守孝,可他也是很忙的。退一步说,就算不忙好了,他也不可能去管家里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啊!管中馈的人是他的王妃,不是他!
      
      “二弟你先去祠堂那头,为兄去找下王妃。”
      
      永平郡王刘谏几乎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王妃院子里去,当然不可能出什么意外,在自家府里,就算再怎么心不在焉的,最多也就是在进门前,被门槛绊了一下。
      
      没摔,就是身形摇晃了一下,随后永平郡王就稳住了。
      
      他是稳了,王妃可没有。
      
      “王爷您这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样子。”
      
      还在路上的时候,永平郡王就想过了,老太太托梦骂儿子这个事儿还是别说为妙,横竖老太太就是特地托梦说供品出了问题,也就是说只要解决了这个核心问题,那么一切就结束了。
      
      这么想着,永平郡王直接冷了脸:“你跟我去一趟祠堂!”
      
      撂下这话后,他也不管王妃有没有跟上来,就大步流星的走了。走在半路上他还在后悔,要不是因为一夜没睡好,心神不宁的,他都不需要特地走这么一趟,直接派人去喊王妃就行了。
      
      等到了祠堂那头,永平郡王亲自走到前面,伸手拿起一个苹果……
      
      噗——
      
      苹果被他大力捏爆了,直接爆浆了。
      
      他黑着脸又拿了一块供糕,随后直接将反面长了绿毛的供糕并刚才的烂苹果一起丢到了王妃身上。
      
      王妃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声,然而还是没能避开,就这样被砸了个正着。
      
      肯定是不疼的,但作为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侯府千金,她差点儿没疯了。
      
      “王爷你这是干什么?!”
      
      “你连碰一下都嫌脏,是怎么做到有脸拿这些东西当供品的?老太太才走了十多天,你就彻底把她给忘了?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想着她?”
      
      有啊!
      
      当然是有的。
      
      王妃一直觉得自己太倒霉了才会嫁给姓刘的,摊上了这么个恶婆婆,她盼了好久才终于盼到婆婆没了,多高兴呢!
      
      结果还没过几天好日子,才刚忙完前阵子的丧事,她正准备享受属于郡王妃的幸福生活时……
      
      老太太诈尸了。
      
      此时的王妃还不知道是老太太托梦了,她以为是什么人发现了供品坏掉了,特地将事情捅到了王爷跟前,故意离间他们夫妻感情。仔细想想,屋里的那几个妾室都有可能这么干,好了,连嫌疑人都有了。
      
      “王爷,我不懂。从我嫁给你之后,我一切都是依着王府的旧例来的,包括这回老太太的丧事,方方面面的事情我都考虑妥当了,南陵郡里何人不夸赞咱们府上的丧事办得好,连皇上都写了悼文,皇后也夸我孝顺。王爷您就因为供品的事儿,就质疑我的孝心?”
      
      没给王爷说话的机会,王妃指着摆放供品的八仙桌,一脸正色的补充道:“这里的一切都是按照旧例来的,依着当年老王爷过世后,老太太定下的规矩来的!”
      
      永平郡王:……
      
      眼见王爷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王妃又再一次改了态度,她眼圈一红,眼泪说来就来:“王爷,我委屈啊!老太太当年定的旧例,怎么能因为她前脚刚走,我后脚就给她改了呢?这才是真正的没把老太太放在眼里,她一走,我就迫不及待的当家做主……我是这种人吗?”
      
      “当年,老王爷撒手人寰,供品也是好多天都不换的。那会儿我也曾提过的,意思是要不要多摆几种果子,每次都是苹果不合适呢。还有供糕,是不是可以多几个花样,永远就是这一种花样,也不好看呢!”
      
      “王爷可知,老太太当时是怎么训诫我的?她说,我真的是个败家媳妇儿,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供品还想摆出花儿来?还质问我,要不要去云鹤楼定一桌上等的席面来供着啊?”
      
      已经好几年过去了,当日的一幕幕情形对于王妃而言,仍然历历在目。
      
      她是侯府千金,是真正完全没吃过苦头的那一辈儿人。从根子上,她跟她婆婆就不是一类人。她婆婆啊,乡下来的呢,就算一朝诰命及身,可该懂的规矩都不懂,还给她立规矩,说的那些话更是到如今她还记得一清二楚。
      
      “那时候,老太太就教育我和弟妹,说什么孝顺这种事情是要趁老人活着的时候做的,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让我们别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想要当个孝子,就趁她还活着的时候赶紧孝顺,别等她都没气了,装孝顺假哭平白膈应人。” 
      
      摸着良心说,这话还挺有道理的。
      
      永平郡王都听傻了,他能说什么呢?
      
      关键时候,他弟来救他了,唯一不妥的是,来的是刘诰夫妻俩。
      
      没等永平郡王开口,王妃就一把拽住了她弟妹,非要她弟妹说句公道话:“弟妹你说,关于祭祀关于供品这些规矩,是不是老太太生前定下来的?以前就是这样的,沿袭传统下来而已,我丁点儿都没改动过,怎么如今又成了我的错了?那要是我改了,岂不是对老太太心怀不满?”
      
      府上的二太太满脸的尴尬,她知道大哥大嫂闹了矛盾,但她哪个都不想开罪。
      
      迟疑了片刻后,二太太只喏喏的道:“我确是听到大嫂吩咐下去,一切照旧例来。”
      
      刘家兄弟二人彻底的没了言语。
      
      这该怎么说呢?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俗称,报应啊!!
      
      可偏偏,当儿子的还不能说这是他老娘自找的,噎了个半死,还得给王妃认错,承认是自己冤枉了她错怪了她。
      
      那么接下来,他也道歉了也赔不是了,咱们能不能各退一步,以后这供品更换得勤快一些?
      
      讲道理,供品这个事儿吧,谁家也不会天天换的,这个都是一摆好多天的。也不独独永平王府是这样的,说句大不敬的话,太庙那头都没这般讲究!
      
      不过,王爷既然都主动退让了,王妃也没抓着理不放。
      
      王妃很快就吩咐下去,更换了供在祠堂里的供品,还规定了隔天一换。
      
      在她看来,隔天一换就已经够傻了,每天换这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好在王爷也觉得还成吧,毕竟仔细想想,送到皇上嘴里的水果,那也不可能是才刚摘下来的。
      
      一旁的刘诰见事情已经妥了,松口气的同时也提了个建议:“那要不要换一种水果?供糕呢?”
      
      王妃断然拒绝:“老太太就喜欢苹果和供糕,不然她为何当初要定下来这两种?”
      
      这么说也有道理。
      
      刘家兄弟二人很快就被说服了,身心轻松的离开了祠堂。
      
      他们想的是,这下老太太总该高兴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杨冬燕:你猜我高兴不→_→
    杨冬燕:我高不高兴先不提,反正你们高兴得太早了→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