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004章 ...

  •   第004章  
      
      都城南陵郡,永平王府。
      
      由于守孝的缘故,整个王府闭门谢客,还因为老太君七七未过,王府里处处挂白一片素缟。
      
      第一任永平王有三子,其嫡长子刘谏承袭了爵位,是如今的永平郡王。嫡次子刘诰原是翰林院侍读学士,如今则丁忧在家。另有一庶出幼子刘诚,则帮着打理府外事务。
      
      且不提庶出三老爷刘诚,单说前头那两个嫡出的,大清早的在府中碰头后,两位老爷皆面面相觑。
      
      该怎么形容呢?
      
      永平郡王刘谏是打小跟随父亲习武的,即便已是年近四旬之人,却也是体格强壮,一看就是精神头特别足的人。可今个儿却是一脸的颓废,眼睑底下更是一片乌黑,看着就像是昨个儿晚上去花街柳巷嗨了一夜似的。
      
      二老爷刘诰就更别提了,他本就是一介书生,原先只是瞧着略有些体弱,搁今个儿一看,却仿佛整个人都被榨干了一般。
      
      兄弟二人皆可疑的沉默了。
      
      眼下是孝期啊!
      
      老太君才走了十来天,二七已过,三七未过,这就……
      
      理论上来说,身为儿子得给亲娘守足三年孝期,最少也要二十七个月。当然,这里头也是有区别的,后头两年就没那么讲究了,像出门会客开门待客什么的,只要别太过分就行。
      
      可头一年,尤其是前头七七四十九天,那是重中之重,不能有半分懈怠。
      
      兄弟二人站在正堂里,深深的凝视着对方,最终还是身为大哥的永平郡王先开了口。
      
      “二弟啊!你莫不是昨晚做了什么……梦?”
      
      “大哥你也是?可是……老太太?”
      
      可算是找到组织了!!
      
      刘诰到底是个弟弟,而且他还是那种性子敏感的文人,当下忍不住悲从中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老太太刚走了十多日,为何会突然托梦给咱们兄弟二人?”
      
      这年头,绝大多数的人都是相信鬼神之说的,像这样死不瞑目给活人托梦的,本来就显得很吓人。尤其永平王府的老太君死了十来天啊!
      
      人刚走咋的就死不瞑目了?
      
      更要命的是,昨个儿兄弟二人所做的梦境里,只看到了他们死去的娘,以及亲娘在梦里骂骂骂,不停的骂,对他们进行人身攻击,全方面不同角度的辱骂。
      
      ——唯独没说明白到底为啥要骂他们。
      
      这就很容易让人想太多。
      
      “难不成老太太的死因另有隐情?”刘诰颤颤巍巍的道。
      
      永平郡王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半晌之后,他满脸严肃的点了点头:“二弟你说得不错,为兄也是这般想的。”
      
      那就更吓人了!
      
      刘诰一下子就瘫坐在了椅子上,满脑子都是老太太临走前那段日子的画面。
      
      不过说真的,谁又会去害一个已经病重了的老太太呢?永平王府自打手握重权的老王爷过世后,虽说在南陵郡依旧是顶尖的勋贵之家,但确实没做过招人恨的事情。
      
      再一个,就算真就招人恨了,那折腾个老太太做什么?老太太走了,对于整个王府而言,也就是二老爷被迫丁忧了。可他就是个翰林院侍读学士啊,搁在平头百姓眼里当然很了不起了,可勋贵圈子里,谁会在意他这种无权无势的小官?
      
      可怜这兄弟二人,先前为了操办老太太的身后事,已经很苦很苦了,睡也没睡好吃也没吃好,头七是要连着守灵的,跪下磕头不说,还得大声嚎丧,人都瘦了好多。
      
      一直到老太太出殡后,兄弟二人这才好生休养了几日,还来不及将掉的肉养回来,就遭遇了托梦事件。
      
      “唉,老太太也是,都托梦给咱们了,怎么不干脆把前因后果都说清楚呢?”永平郡王的心理素质就要比弟弟好多了,他还在那儿建议道,“不如咱们一齐去祠堂那边,给老太太上个香,再烧点儿纸钱?顺便同她说一声,真要有什么情况再托梦……”
      
      “大、大哥!您别……您可别这么说!”刘诰都给吓磕绊了,差点儿没把自个儿的舌头给咬了,生怕自己说晚一点儿,他哥这话就要应验了。
      
      “那你说咋办?”
      
      假如说,今个儿只有一人梦到了老太太,那兴许还能将问题归咎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兄弟二人都梦到了,那就不得不往深处想,老太太为何才刚走就托梦给他们呢?还如此气氛,甚至连超品郡王妃的架子都不摆了?有此可推算出,老太太确实是相当得愤怒。
      
      最终,俩人决定兵分两路。
      
      永平郡王先去找执掌中馈的王妃聊聊,看有什么被他忽略掉的重要事情。二老爷刘诰则去找老太太生前最信任的几个大丫鬟和嬷嬷询问下情况。
      
      随后二人再在祠堂门口碰头。
      
      且先说永平郡王刘谏,他平常只有初一十五是宿在王妃那里的,昨个儿自然没有。好在,他清楚这会儿王妃肯定在正院东暖阁里吩咐管事嬷嬷们做事,只径直去了那头,打发走下人后,一脸正色的开了口。
      
      他没直接说昨晚梦到了老太太,而是告诫王妃:“当年是老太太亲自选中了你,让你当了咱们永平王府的大太太。对于老太太身后事你可不能懈怠,要做到精益求精,不要认为已经出殡了就没事儿了。甭管怎么说,你都要给晚辈们树立个好榜样。”
      
      王妃:……???
      
      自诩有一副七巧玲珑心的永平王妃,这会儿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是懵的。她就没理解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关键是,老王妃的身后事办得很好啊,所有的事情都很完美,来祭拜的人也都夸她孝顺,怎么就突然又……
      
      就很迷茫。
      
      老王妃啊,那是风光大葬四方路祭! 
      
      偏生王爷这话她还没办法反驳,如果王爷是拿了确切的事情说她的,那她还可以有针对性的反驳一二。可听听王爷这话,要精益求精啊!
      
      请问人都出殡了,你还想咋样?
      
      永平郡王敲打了王妃一番后,很快就离开了。别以为他就是这么吃饱了撑着说几句话,在他说话的时候,他两眼是死死盯着王妃瞧的。可以确定的是,在听到关于老王妃的事情后,王妃眼里只有迷茫,并未半点儿心虚。
      
      他在来的路上想过了,假如他母亲的死因真是另有隐情,那绝对不是外人干的,只有府里人才有这个可能。
      
      虽说眼下还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但起码跟王妃无关,他这心里的大石头也总算是落了地。
      
      殊不知,在王爷离开后,王妃她左思右想的就觉得不对劲儿,又想起方才王爷那一副肾虚的模样,她恍然大悟。
      
      一定是哪个小贱蹄子昨晚吹枕边风了。
      
      盛怒之下,王妃紧急召唤了所有的小妾,开了一个杀气腾腾的大会,中心思想是,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再敢生事绝不姑息,一个两个的等着被发卖吧!
      
      小妾们:……
      
      真当是应了那句话,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现实的情况就是,老太太骂儿子,儿子训儿媳,儿媳虐小妾。
      
      小妾不委屈吗?昨个儿老爷是歇在自个儿屋里的,没去她们那儿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六月飞雪啊啊啊!
      
      小妾里头有老实的也有爱作了,尤其是老太太过世前,最为受到王爷宠爱的那个小妾,顿时就委屈上了,回头就堵了王爷,眼含热泪的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王爷也很气,该你办的事情办不好,还迁怒到无辜之人身上?不管老太太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死不瞑目,这不都是当家主母不称职吗?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此时的永平郡王已经去了祠堂,在门口就碰上了他二弟刘诰。
      
      兄弟二人交换了一下情报,确定老太太的死因应该就是简单的病故,并无任何隐情。
      
      这也很正常,老太太年轻时候吃了很多苦的,跟随老太爷一起征战沙场,落了一身的毛病,活过六十大寿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最终没能熬过去也不稀奇。
      
      “走吧,跟老太太说说话。”
      
      话是要说的,香也是要上的,头还是得磕的,另外纸钱也不能少,多烧一些让老太太到阴曹地府可劲儿的花。
      
      可以说,兄弟二人什么都考虑到了,唯独忘了换供品。
      
      ……
      
      与此同时,杨冬燕吃完了早食,也不急着捞供品,而是领着小孙孙在村里逛了一圈。等看着小孙孙跟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玩开了,她还优哉游哉的往山上走。
      
      其实也没多惬意,主要是她饿啊!
      
      礁磬村这一带多半都是一天吃两顿的。早食会相对好一些,起码能吃饱,毕竟要干一天的活儿。夜食几乎就是一碗清得能见底的稀粥,最多也就是骗骗肚子,反正吃完就歇下了,都不用担心会积食。
      
      如果是以前,杨冬燕倒也无所谓,她经常因为吃多了点心吃不下正餐。府里其他人的院子暂且不提,反正她那儿,各色糕点是不断的,想吃热汤也能随时送上来,要是临睡前饿了还能叫一碗燕窝粥填填肚子。
      
      可如今呢?
      
      本来其实还好,她以为是白得的东西,那还有啥好嫌弃的?可当她知道那是供品,原就是属于她的,而且她明明是能吃到好的结果却……
      
      气死了气死了,艹!
      
      及至上了山,杨冬燕都没立刻捞供品,她觉得她应该给儿子们重新做人的机会,所以她忍住了。
      
      忍啊忍啊忍,终于等到快晌午了,她忍不住了,伸手这么一捞……
      
      还是供糕,还是坏的。
      
      不止是坏的那么简单啊!起码昨个儿的供糕看着外表还是好的,只是吃到嘴里是馊的。可今个儿的供糕,仔细一看,上头都已经长毛了。
      
      确切的说,印着“永平”两个字的那一面是好的,平的那面却已经长出了绿毛来。
      
      杨冬燕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供糕。
      
      哦,南方应该是进入梅雨季了吧?祠堂那地儿,常年也没个人,空气也不流通,阴森潮湿的,碰上梅雨季供糕馊掉长毛,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以理解?
      
      我呸!
      
      这一次,杨冬燕是做好了准备的。她特地找了个平常不会有人过来的偏僻地儿,在深呼吸几口气,同时眼睛死死的盯着长毛的供糕,将情绪酝酿到位之后……
      
      “刘谏刘诰你们这俩小兔崽子!老娘才走了十几天啊!三七都还没到啊!早知道这样,老娘当初就不该拼命把你们生下来!没良心的东西!白眼狼!王.八犊子!”
      
      “老娘今个儿必须得给你们骂明白了!”
      
      “老娘以前待你们不薄啊,老娘走了你连个供品都能怠慢!烂掉的苹果!长毛的供糕!你俩的良心都叫狗吃了吗?拿这些破烂东西给老娘上供,老娘不吃!去你爹的!”
      
      太生气了!
      
      杨冬燕两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昨个儿还仅仅是简单的骂了两句,都没发挥出她的正常水准来。今个儿啊,她满怀期待,想着不能把人一棍子打死,应该再给一次机会。
      
      结果呢?
      
      她就该一棍子将那俩混账东西都打死算了!
      
      “刘谏你个没良心的东西!老娘在战场上生下了你啊!为了护住你,老娘被敌军刺穿了肩胛骨!为了养活你,奶水不够吃了,老娘拿血水喂你啊!我怎么对你你又是怎么对我的?行啊,你长大了翅膀硬了,还袭爵了,是王爷了,我啊,我都死了还说个屁啊!”
      
      “还有刘诰你个混账玩意儿!老娘活着的时候多疼你啊,把屎把尿给你拉扯大啊,你呢?你给老娘吃什么?你还不如什么都别供了,让老娘饿着!饿着!!”
      
      杨冬燕刚开始是真的生气,都气疯了。可骂到了后来,却是越骂越伤心。
      
      她饿啊!从借尸还魂之后,她就没一天是吃饱的。
      
      不止饿,她还馋,她想吃肉肉,肉啊肉啊!  
      
      “饿死我算了!你们老刘家一窝坏蛋!坏胚子!坏得都流油了!”
      
      她想吃流油的咸鸭蛋……呜呜呜!
      
      只这般,杨冬燕在秃头山上骂了个痛快。可骂是骂痛快了,回去就不好受了,累啊,你以为骂人不累吗?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中,她大儿媳一脸嘲讽的看过来:“又上山去了?苹果呢?”
      
      不问还好,一问更生气了。
      
      杨冬燕一个没绷住,破口大骂:“去你娘的,吃吃吃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会干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杨冬燕:你妈没了!!
    刘家兄弟:QAQ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