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剧组 ...

  •   
      祁真在进入剧组前,还特地请教了贺昀修的经纪人陆远,问他关于影视行业有没有什么书要看的,毕竟自己是个小白,进去什么都不懂,那他家影帝老哥面子里子都挂不住。
      
      陆远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拍了拍祁真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这也是分阶段的。
      
      第一阶段大致看看什么《中国电影艺术史》,看不懂也没事,因为剧组700个人里面,有698个是没看懂的。
      
      第二阶段就可以升级了,升级为《修行修性修心》、《我不生气》、《心灵鸡汤》、《圣经》和《论持久战》,第三阶段就是《颈椎病康复指南》、《腰椎间盘突出日常护理》、《心脏病的预防和防治》、《精神病症状学》。
      
      最后一个功德圆满的阶段就是《活着》。
      
      祁真:……
      
      在家里看了这么久的剧本,研究了很多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之后,《人质》剧组总算开机了。
      
      祁真第一次进剧组,这体验有些新奇。
      
      以往只要贺昀修在剧组拍戏,那十个电话打过去必然有八个接不到,即便接到了也不是贺昀修接的,他的助理会客套的跟客服一样,雷打不动的说着:“对不起,贺神现在在拍戏,您有事吗,如果不急就迟些给您回过去。”
      
      一套说辞就跟自动回复似的。
      
      所以祁真也不是很了解到了剧组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看着坐在保姆车上闭着眼睛养神的贺昀修,又有些担心。
      
      贺大影帝前几天忙的脚不沾地,拍了好几个杂志封面和一个高端产品的代言,还出席了一个时装周,倒时差都忙不过来,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工作量能不能吃得消。
      
      “怎么了?”贺昀修其实没睡着,只是习惯抓紧一切空闲的时间调整状态,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祁真轻轻皱着眉头看着自己。
      
      “没,哥,你是不是很累啊。”祁真慢慢靠近贺昀修,侧着身子说话,声音压得很低,坐在后排的李白他们都没听到。
      
      “没事,习惯了。”贺昀修摸了摸祁真的脑袋,伸手把车内空调调高了几度,接着开口道:“第一天不会很忙的,开机仪式就能折腾一个上午,然后导演再让演员相互熟悉一下,对几幕的台词,工作量还行。”
      
      “对的对的,祁哥你不用担心。”后座的小白突然窜出一个脑袋蹦出一句话来,其实他更想说的是祁哥你不用心疼,贺神已经是老狐狸了。
      
      “尤其是开机这一天,除了演员之外的主创人员都会很忙,没什么功夫搭理你的,贺神还可以在休息室眯一会儿。”陈素怡也接口道。
      
      “开机仪式的时候你离得远一些,别被那些香和炮仗呛到了。”贺昀修把手从身上的薄被中抽出来,轻轻按了一按,靠近空调的一侧被吹得猛了些,有点僵,忽然想着自己这个金贵的弟弟,小时候有轻微的过敏性鼻炎,开口道。
      
      “你们剧组也有这种讲究啊。”祁真皱了皱眉,有些想不通这个行业里的规矩是怎么来的。
      
      “林导拍犯罪嫌疑类的电影拍久了,又上了年纪,总是要一些心理上的安慰。这种行业的潜在规矩,不能主观的创造出什么好看的票房,更不能给你的作品有增加什么建设性的亮点。”
      
      “因为基本大家都在这么做,所以很难校验它们的有效性,又因为不能校验它们的有效性,也就不能证明它们的可能性和科学性。但是,大家又都在这么做着,约定俗成嘛。”贺昀修随意的往窗外扫了一眼,跟祁真慢慢科普完,又接着闭上了眼睛。
      
      “这的确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没有这种开机仪式,一旦出了什么问题,比如摄影机突然用不了了,灯泡突然爆了,拍外景的时候突然下大雨了,很多人就会下意识的归咎于没有拜一拜神,闲言闲语多了,对剧组不是什么好事。”
      
      杜敏碰了碰陈素怡的胳膊肘,往贺昀修的方向努努嘴,示意她贺神又闭目养神了,然后对着李白,在嘴巴前面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祁真也看到了贺昀修的动作,把掉到他腰间的薄被轻轻往上提了一提,便乖乖靠到了座椅背上,开始琢磨自己去剧组要干什么。
      
      等到车速慢慢减低,人流车流也肉眼可见的明显增多后,车便到了拍摄现场。
      
      贺昀修在车停下的那一刻就睁开了眼睛,随意的抹了一把脸,再招呼着杜敏给自己简单打理了一下,便带着他们下了车。
      
      贺昀修是什么人啊,一下车便引来了一阵,拼命压抑着的好像过滤掉了一层杂质的惊呼,祁真能明显看到不远处几个手拉手上下窜的女孩子。
      
      “那些都是演员吗?”祁真扭头问了问站在他旁边的陈素怡,看她们精致时尚的穿着打扮,如果说是工作人员,倒有些违和。
      
      陈素怡听言就对着身边的李白一摆手,顿时一个巨大的望远镜就出现在她的手上,很霹雳的往眼睛上一戴,看了好一会儿,才对着祁真摇摇头说,“不是,那些肯定是家属,比如什么副导的女儿啊,制片人的侄女啊,投资人的妹妹啊什么,都是冲贺神来的。”
      
      祁真:……
      
      等贺昀修领着祁真往林导那边走的时候,陈素怡她们已经去贺昀修的休息室整理东西去了,身边就剩一个大家从没看过,还特别好看的祁真。
      
      剧组是什么地方,一点小八小卦那绝对就是生活的调剂品。
      
      在枯燥重复的高压环境下,大家基本都在开工前建设好心理防线,很有选择的将那些过于难听嘈杂的声音拧小,将休闲娱乐的声音放大,才能不把自己拘在一个盒子里发霉。
      
      所以贺昀修身边站了一个“一看就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美男子”这个消息,顿时像平底的一声雷,战火烧了一整条线,什么服化组、道具组、灯光组、场记、录音等等工作人员,都知道了这么一个传奇美男子。
      
      甚至连忙的灰头土脸的林导都听说了这么一回事,微微皱了皱眉。
      
      他知道贺昀修不会这么不靠谱,带个人来让自己给随便腾个位置,露露脸,这些规矩加上自己的脾气,他也都是懂得。
      
      但是,如果是公司示意,那就不好说了。
      
      自己其实很不喜欢和“上面”的人打交道,因为很多人会摆出一幅刻意的无知的样子,然后去肆意的破坏规则,甚至重新制定规则,因为这种无知会给他们带来看得见摸得着的报酬。
      
      然后什么牛鬼蛇神都出现在电影里,观众就看到了一幅拼拼凑凑、粗制滥造的“作品”。可是身处在这个作品里的人,完全不会在乎它的全貌几何,就盯着自己的那块地方琢磨,于是开启自我保护式的催眠。
      
      我觉得我还可以,我很无辜。
      
      可是苦了观众,连选一个人骂都选不出来,我骂个人怎么都这么费时费劲费力,只好开始骂电影,连带着所有参演人员加导演、制作人,全部承担连带责任。
      
      林立斌年轻一点的时候,就遇到过这种情况,先是投资人的糖衣炮弹和生死威胁,于是悄悄开了个后门缝,后来制作人也有样学样,门缝变成了敞开的门,再后来主演也拖家带口的来了,大门直接被拆了。
      
      简直就是我家大门已炸平,开放怀抱等你。
      
      那时林立斌是什么心情呢,那就赋诗一首吧:你叫我去这样干,他叫我去那样干,真是一群小混蛋,全都混你妈的蛋。
      
      现在林立斌渐渐靠着作品站稳了脚跟,扭头竟然又想起当年被金钱权力支配的恐惧,眼前都有些发黑。
      
      等到身边的副导发现了异样,伸出手在自己面前挥的跟个雨刷器似的,才回过神来。
      
      这下是越想越不得劲,索性什么都不干了,就坐在那里跟尊大佛似的等着贺昀修,斟酌好台词,自己该怎么语义严肃、逻辑清晰、论据在理的跟他掰扯。
      
      祁真跟在贺昀修身边,看着身边路过的人都朝着贺昀修微微点头,甚至还有些比较熟悉的工作人员,停下跟贺昀修寒暄了几句再快步走开,算是感受到了小白之前为什么说,剧组的人大多,行动来去如风,“滚滚滚”常伴身侧。
      
      “你们这节奏也太快了吧。”祁真看着周围跑成一团的人,说道。
      
      “这跟你们设计可比不了,你们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画风,我们是他妈都给老子让开的画风。”贺昀修轻轻松了松领口,笑着说,这人均占地面积骤然减少,有点热。
      
      “可别了吧,你是没见过那些什么,我要一个五彩斑斓的黑和千变万化的白。”
      
      祁真虽然没经历过这么难缠的甲方,因为设计的类型不大沾边,但是曾经闲着无聊,帮着本家接了几个单子,也算长了见识。
      
      那设计可谓是丑的很别致,是对自己所学知识、自己的审美观以及精神的三重摧残。
      
      等祁真见到了贺昀修口中“开机这天满场跑,神龙见首不见尾,遇见全靠缘分”的林导时,就看他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上也没个什么机器摆弄,一幅放空自己的样子。
      
      那是一个40岁左右年纪的男人,有一些微微的富态,也许是因为穿着一身黑,显得整个人莫名带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凌厉感,唯独一个米色的帽子给他添了些温和的气息。
      
      周围的人很有默契的以他为圆心,划拉出一个真空地带,除了乖乖巧巧坐在一边的副导演之外,其他人都低着头在外围跑来跑去,只差在头上写着“我爱工作,忙的连喘口气的空闲都没有”。
      
      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
      
      祁真扯了扯贺昀修的袖子,往后退了一步,掩在他身后摆了摆手皱了皱眉,这架势,让他有点不敢上前。
      
      “他装的呢,别怕。”贺昀修轻轻拍了拍祁真的手,拉着他大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笑着对导演的方向说道:“林导坐这儿,这么大阵仗,是等我呢还是等谁呢。”
      
      祁真和贺昀修的小动作没逃过林立斌的眼皮,心“咯噔”一声沉了下来,连带着脸色也沉了下来。
      
      原先以为是公司塞了什么人进来,可是看着那两人亲密的样子,林立斌忽然辨不清敌我了,这种战友抱着一大堆炸药,临时倒戈敌营的即视感。
      
      等到祁真走到了眼前,见过不少俊男美女的林导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张高级的脸,放在大屏幕上也会很好看。
      
      但是可惜不可惜是一回事,原则规矩又是另外一回事。
      
      林导决定先发制人,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贺昀修太会做人了,话也说的漂亮,如果被他占领高地,那一定会直捣黄龙,给你一锅端掉。
      
      “昀修啊,我们的演员已经全部到位了,全部。”林导特意把“全部”两个字拎出来讲了一遍。
      
      “我知道啊,林导的效率摆这儿,您说下部戏的演员都找好了,我也不奇怪。”贺昀修把皮球踢回去。
      
      “全部演员都是经过试戏,试妆,然后一个一个选出来的,除了你之外,都花了大工夫,我不希望出任何的纰漏。自由主义、我行我素这东西,在我这里,行不通。”林立斌也不怕自己的话说重了,因为他知道贺昀修不是那种人,也知道他听得懂。
      
      “林导的职业素养我当然是钦佩的。”贺昀修义正言辞,语气坚定的让人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点。
      
      但是他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这罕见的下马威是给自己的,明里暗里都在说自己这事做的不地道呢。
      
      一时觉得好笑,所以也不戳破,想看看这盛名在外的林导,还能出什么招,只是苦了站在一旁有些尴尬的自家弟弟。
      
      罪过。
      
      可惜林导没接收到来自影帝的问候,这威逼竟然一点用也没有,自己又没什么东西能利诱影帝,即便有也不能使出来啊,那不是着了他的道吗?
      
      贺昀修可是很会顺杆爬的。
      
      于是一下子没了方寸,又不能上前跟影帝动手,气的狠狠掐了一把身旁的副导演。
      
      无辜的副导演:等拍完这部戏,我就回家扎钢筋。
      
      贺昀修看着副导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忍笑忍得嘴角都开始抽搐,被身旁的祁真狠狠掐了一把之后才正了正神色。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导算是如愿以偿的掐到了嚣张的影帝。
      
      

  •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的小可爱我突然出现!
    明天两更一定是肥的!
    宝贝们求评论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