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失恋阵线联盟 ...

  •   
      “开口之前自己先掂量掂量,你骗人的功夫还是我教你的。要么,装的像一点,要么,马上给我哭出来,我下手的力道说不定能轻一点。”
      
      顾衡从顾唯手中抽出那张大头照,低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嘴角勾起的一点点弧度带着一点点寒意,顾唯下意识吞了好几口口水。
      
      “哥,你个法西斯。”顾唯心里又急又气,很多话一齐涌到嘴边,又不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该说,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也不想着去擦,就任它们顺着脸颊的弧度落到地毯上,晕开圆状的痕迹。
      
      顾衡看着缩成一团直掉眼泪的弟弟,知道今天自己吓到他了,拼命告诉自己不能心软,奈何小傻逼太可怜,最终还是举手投降。
      
      一声微弱悠长的叹息被掩盖在顾唯的抽泣声里,只得自己听到。
      
      也罢,顾衡认命的抽了好几张纸巾,直接糊在顾唯脸上,很不走心的帮顾唯擦着眼泪,还差点戳到顾唯的鼻孔,那态度敷衍的样子激的顾唯哭的更凶。
      
      还是盖上吧,骂哭了吧心疼,不骂吧又焦心,这既当哥又当爹的,还是眼不见为净为好。
      
      “哥…你个…你个”顾唯哭的直打嗝,仰着脑袋狠狠拍掉顾衡的手。
      
      “你个法西斯,我知道。”顾衡回敬了顾唯一个脑瓜崩,留下一抹红印在顾唯额头,配着通红的双眼像个二郎神似的,顾衡差点没绷住又笑出声。
      
      “是你法西斯,不是…不是我。”顾唯得寸进尺。
      
      “说你胖你还给我喘上了。”顾衡都给自家小傻逼气笑了。
      
      待眼前的人慢慢平静下来,才漫不经心的继续开口“说实话,什么时候喜欢上贺昀修的。”说完,便摆出一副“你只管说,我就随便听听”的消遣模样。
      
      眼泪或许真的是一个好东西,能逼得哥哥心软,能让那些所有紧绷着的情绪随着眼泪,跑出眼睛,落到地上,让悬着的心也开始贴近大地。
      
      顾唯看着他哥笑着望向他的眼神,里面没有责备,也没有愤怒,心登时像被风轻轻吹了吹,丝毫没有原先的紧张,整张脸都亮了,甚至还慢慢浮上一层浅浅的羞赧,完全忘记了“豪门兄弟俩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这一个戏码。
      
      “就他,他来我们家玩的那一次。”顾唯眼里从来藏不住什么东西,喜欢或者讨厌,比他的嘴巴要诚实的多。
      
      他先是抬头看了顾衡一眼,接着又快速低下脑袋,只留一个毛茸茸的头顶在顾衡眼前轻轻晃着。
      
      “他来了我们家这么多次,你说的是哪一次。”顾衡屈指一弹顾唯的头顶,几不可闻的又叹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担忧,接着说道:“抬起头来,几岁了都,不像话。”
      
      顾唯一边嘟囔着“你再弹我我就向爸妈告状”,一边慢慢抬起脑袋来,眸子看起来亮晶晶的,像是落了几颗小星星在里面。
      
      “就,就第一次。”顾唯咬了咬牙,攥紧了拳头,想说的有气势一点,但是因着刚哭过的一场,吐出来的字都似乎带着湿漉漉、朦朦胧胧的气息,气焰一下子消掉一大半。
      
      得,也是一见钟情的戏码。
      
      妈的,又是一见钟情的戏码。
      
      我们顾家这是造的什么孽,断子绝孙了不说,还要情路坎坷。
      
      顾衡看着陷入单恋不可自拔的弟弟,慢慢的皱紧了眉头,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在发抖。这小傻逼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让贺昀修住了进来,任他生根发芽。
      
      那般放肆露骨的爱慕自己竟也没察觉……
      
      顾衡有点想抽烟,有点想喝酒,有点想给自己两巴掌,更想扭头就走,但是他不可以。
      
      可是他也做不了什么,他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去教自己的弟弟呢。
      
      顾唯看着眉眼间满是疲惫的哥哥,才惊觉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也许是习惯了和顾衡打打闹闹,说着所有着边或不着边的话,一下子忘记了今日有这么一场对话的原因。
      
      好奇怪,他竟然在哥哥身上窥见了自己的模样。
      
      顾唯慢慢直起身子来,有些局促的扯了扯自己的裤子,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开始发干发痒。
      
      “哥哥,我……”顾唯最终什么也没憋出来,只干巴巴的挤出几个字,像是濒死的鱼吐出的最后几个气泡,不用费什么力,一戳就破了。
      
      “你啊,不该喜欢他的。”顾衡抬起头来,慢慢扯开嘴角。
      
      那笑容很假,像是特意做给顾唯看的。因为他眼睛里的难过没藏好,渗到了骨子里,然后一点一点溢出来,缓慢而持久。
      
      看起来不知怎的,比刚大哭过一场的顾唯还要狼狈些。
      
      顾唯听到这句话,脑子里“嗡——”的一声,像是一块石头不小心掉落在一潭死水中,漾开一圈一圈的涟漪,震的自己耳边都循环着轰鸣声,把所有的东西干净利落的隔绝在外面。
      
      顾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很想大声的反驳哥哥,为他为什么,问他凭什么,难道他们之间也要泾渭分明的划拉个楚河汉界,再分个先来后到吗。
      
      喜欢这种东西,是我能决定的吗?
      
      他那么好,你能喜欢我就不能吗?
      
      为什么呢?
      
      可是顾唯开不了口,他就这么静静看着顾衡显而易见的脆弱和疲累,那些伤人又伤几的台词忽的被扯了个细碎。他知道这些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而不是给那个时时刻刻想护着自己的哥哥听的。
      
      他不舍得。
      
      这些话太重了,重的连说给自己听,都只敢说那么一遍。
      
      “哥哥,原来,你这么喜欢他啊?”顾唯盯着那张贺昀修的照片,忽的飘出这么几个字,不知道过没过脑子,但却让顾衡惊的手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自己这是听到了什么世纪笑话,喜欢贺昀修?
      
      可拉倒吧。
      
      顾衡想着自己应该笑出声的,这真的太好笑了,但是最终还是僵硬的摆了个不知道怎样的表情,大抵总是不怎么好看的。
      
      小傻逼语气平平淡淡的,像是忽然懂了事,却莫名生出一种和过去拖泥带水,和年少放肆的自己藕断丝连的错位感。
      
      顾衡知道那话的意思,只要自己点头应下,承认自己很喜欢贺昀修,顾唯就会“幡然醒悟”,大笑着开口告诉自己“其实我也不是喜欢他,就是欣赏,哥哥我跟你开玩笑呢。”
      
      因为听懂了他的话,顾衡反而不想骗他了,就把那些事摊开了揉碎了,掰扯清楚。
      
      该扑火的飞蛾,不管旁人看的多紧,终究还是会扑的,痛一痛也好。
      
      “傻子。”顾衡拍了拍顾唯的脑袋,像是小时候那样,带着不能抗拒的温柔。
      
      他把手上贺昀修的照片推到了顾唯的手心,再一点点合拢。接着便走到书桌的另一侧,拉开第三格的抽屉,翻出一个纯黑色,利落严肃像是顾衡一样的一个箱子。
      
      他随意拨拉几个数字,只听见“叮”的一声,箱子慢慢弹开,顾唯循着声音望过去,偌大的箱子里面,就安安静静躺着一张照片,一张缺了什么的照片。
      
      “把你手里那张放上来,你看看合不合适。”顾衡轻轻在那张照片上拍了一拍,看着呆愣的顾唯便不再说话。
      
      顾唯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张照片,根本不用上前,看轮廓也能知道,这就是从上面剪下来的。可是男神的照片就这么随意的压在一张报纸下面,没了男神的照片反而像是一块宝贝,被层层上锁,锁在箱子里。
      
      这两张照片,一个曝尸荒野,一个入土为安。
      
      待遇一目了然。
      
      “哥,你不会把我男神剪出来,扎他小人吧。”顾唯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接收的信息量太大,导致瞬间短路,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顾衡听言斜了顾唯一眼,根本不知道自家小傻逼是怎么长到现在这样的,原先以为只是少根筋,现在看来其实就根本只有一根筋。
      
      “贺昀修喜欢的人,是他。”顾衡轻声开口,伸出手指了指照片正中间的一个人,手不自觉的在那个人身上停留了好几秒,眼角都漾起点点微弱却依旧明亮的光,而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慢慢的将手收了回去,闭了闭眼睛,一幅懒得挣扎,放任自流的模样。
      
      顾唯看着那张照片,背景是一个篮球馆,甚至都能透过他们的身影,看到后面走廊栏杆上的应援横幅,大家身后泛着黄白的灯光,脸上带着笑意,比划着乱七八糟的pose。
      
      所有人都穿着篮球服,除了最中间的那个人之外。
      
      那个人生的很好看,五官很精致,尤其是眉眼,让人过目不忘,那是一种令人心惊的漂亮,却不带侵略性,温温和和,却又干净利落的钻进心里,眼里。
      
      那人穿着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衫和牛仔裤,站在他们中间也没有丝毫的不协调。
      
      更让顾唯惊讶的是站在那人身边的哥哥,因为他们两个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倒不是说两人看起来关系有多好,举止有多亲密。那也许被剪掉的贺昀修跟这个人的举止还亲密一点,因为男神甚至把一只手搭在了这个人的肩头,像是把他揽在了自己怀中。
      
      而是自己清楚哥哥的脾气,即便是再好的朋友,哥哥也有他心中划定的“安全距离”,他不喜欢和别人的贴的太近,更不喜欢主动去贴近别人,甚至是自己他都嫌烦。
      
      可是照片上这个人,已经破了哥哥的规矩。
      
      两人的手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合在一起,他甚至看到哥哥为了更加靠近他一点,侧了侧自己的身子,带着莫名的侵略性,很小心又很大胆。
      
      顾唯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男神只有脑袋,因为他的身子离这个人太近了,如果落刀得不小心,就会不可避免的剪到他,哥哥不愿意,所以……
      
      “哥,你也喜欢他?”顾唯惊叫出声,一时之间都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密密麻麻的诧异从心底爬了上来。
      
      顾唯第一次问的你也喜欢他,问的是贺昀修,自己当做笑话听,很想上去拍醒这个小傻逼。
      
      第二次问的你也喜欢他,问的是祁真,自己也当做笑话听,但是这次没法反驳,因为是真的。
      
      “他叫祁真,祁连的祁,真实的真。”顾衡没有回答顾唯的话,自顾自说着,语气是那般轻柔,也不知是说给谁听。
      
      顾唯知道自己猜对了,可当真相推推搡搡挤进自己视线的时候,他发现这缝隙之间还有密密麻麻的刀子,直往自己的心口扎,把那些象牙塔切割成一面面镜子,暴露在其中的便是自己和哥哥支离破碎的心事。
      
      好像,有些疼。
      
      对贺昀修的喜欢慢慢唤醒了自己那些少有的占有欲和疑心病,又怕别人窥探见,所以就装作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想着要快点长大,等着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之后,就把那些事情慢慢说给他听,说给全世界听,我是那么的喜欢你呀,然后一生一世,天长地久,就这么简单。
      
      但是,他没有等自己。
      
      这两张照片,一个曝尸荒野,一个入土为安。
      
      这两段感情也是这样,一个曝尸荒野,一个入土为安。
      
      真是难看。
      
      顾唯最后是怎么走出那个书房的已经忘了,只知道被他哥哥当废品一样冷酷扔掉的东西,被自己当做宝一样捡了起来。只知道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要得空,就在哥哥面前嘴很欠的唱着“当你我不小心又想起他,就在记忆里画一个叉”,直到被哥哥送出了国学音乐。
      
      失恋阵线联盟,这歌写的真他妈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我明天很有可能只能一更了!如果两更的话,大概也要晚上6、9点两更~因为一天要出门!
    如果明天一更的话,我努力今天这张肥一点,明天那章肥一点,后天两章肥一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