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群发的蛋糕 ...

  •   
      等到祁真出门后,顾衡才整个人软了下来,瘫坐在沙发上。
      
      想着跟祁真的关系起码多了些解冻的余地,心下竟生出一种诡异的满足感,这让顾衡有些哭笑不得。
      
      气都还没喘匀,忽的听到敲门的声音,条件反射以为是祁真回来了,顾衡忙直起腰板来拿了本茶几上的杂志,还特地挑了以自己为封面的财经杂志正对着门口,然后才轻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沉声道:“进来。”
      
      秘书提着甜点进来,就看到盯着财经杂志看的入神的上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添的兴趣。
      明明之前跟自己说过不喜欢看杂志上那种不着边际的报道,尤其是以所谓的商界名人为封面,好赚噱头的这种,自己又不是贺昀修。
      
      于是自己经过一番挑拣,清了好些出去,唯独漏了这本,被总裁抓个正着。
      
      顾衡抬头看了一眼来人,很是失望,于是合上杂志随意放在茶几上,接着慢慢靠到椅背上,问道:“怎么了。”
      
      “boss,这个甜品是贺神给您送的,让我拿过来,您要配咖啡还是其他?”秘书小姐姐向上拎了拎手中的巧克力蛋糕,好让顾衡看个完全。
      
      “你说,谁送的?”顾衡惊讶的看着秘书提着那个甜品,就好像看着她提着一个地雷。
      
      “贺神送的。”秘书再次回答。
      
      而且是特意送的。
      
      包装跟我们都不一样,上面还加了一条彩带,绑成特别好看的蝴蝶结造型,看起来要更加富贵辉煌一些。
      
      我们根本不舍得拆,希望您能连着盒子一起吃下去。
      
      “你放着吧,咖啡什么的也不用。”顾衡说完就瞄到了祁真用过的茶杯,思绪有些混乱,很怕自己做出什么不太合适的举动,于是掩饰的摸摸了鼻子,对秘书说道:“这个杯子你拿出去好好放着,别跟其他杯子混在一起,下次需要的时候再拿出来。”
      
      “好的。”秘书顺着顾衡的视线,瞄到了那个杯子,直到重新拿回茶水间的时候,才和其他人聚在一起琢磨它的质地和来历。
      
      “该不是什么乾隆喝过的杯子吧?”
      
      “咦,不是不是,我们爱新觉罗弘历的农家乐审美,那不得是粉彩开光绿地开花荷花菊花纹茶盏啊,哪有这么素。”
      
      “那是他老子的?”
      
      “说不定是杨玉环的。”
      
      “不对啊,这是套装买的呀,□□都在我这呢。”
      
      众人:……
      
      最终大家也没发现什么金贵之处,完全不知道总裁这是唱的哪一出。
      
      而在办公室里看着贺昀修送的那个,极其粉色娘炮的蛋糕的顾衡,没有丝毫食欲,甚至开始怀疑贺昀修不良的居心。
      
      倒不是怀疑好友会在上面做什么手脚,只是从年少相识到现在,贺昀修从来没送过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更别说这么“青春洋溢”的蛋糕了。
      
      记得自己有一次生日的时候,宋北辰让他去买蛋糕意思意思,被他一口回绝,说蛋糕什么的这么娘炮的东西是大老爷们吃的吗,尤其是送顾衡这样的大老爷们,简直就在暴殄天物。
      
      不知道是在夸蛋糕还是贬蛋糕。
      
      难道现在送就不暴殄了?
      
      顾衡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索性直接打开手机,点开微信那个群聊界面就开始@贺昀修,说:你无缘无故给我送蛋糕做什么?
      
      这个群只有四个人,除开自己和贺昀修,就是宋北辰和霍锐了。
      
      宋北辰:咦,贺影帝怎么这么娘炮。
      
      宋北辰:大概是想潜规则吧。
      
      宋北辰:这就是声色犬马、充斥着金钱美色罪恶的娱乐圈。
      
      宋北辰:啧啧啧,不堪不堪。
      
      霍锐:贺影帝还真是财大气粗,一个蛋糕竟也好意思拿出手。
      
      宋北辰:要想夺得男人的心,必须先夺得男人的胃,那些什么脱了衣服□□的段数,顾总裁自然看不上,所以这种清纯小白莲顾总吃着比较脆口。
      
      宋北辰:这蛋糕竟然该死的美味。
      
      贺昀修:……
      
      贺昀修:我,什,么,时,候,送,你,蛋,糕,了?
      
      霍锐:这个不是你送的?秘书说是贺神送的,难道黎星有第二个贺神了?
      
      宋北辰:卧槽,那个蝴蝶结,妈的辣眼睛。
      
      霍锐:……
      
      贺昀修:……
      
      顾衡:真不是你送的?
      
      贺昀修:你觉得呢???
      
      顾衡:……
      
      宋北辰:完了,顾总,黎星要倒闭了,有人假冒贺影帝的名义给你送蛋糕就算了,还是这么不正经的蛋糕,说不定里面放着什么快活大补丸,你要小心啊!免得竖着进了公司,人横着,唯独那地方依旧竖着就出去了。
      
      黎星丢不起这个脸啊,顾氏更丢不起啊。
      
      接下来乱七八糟的话题顾衡根本没心思看,只想搞清楚这个莫名其妙的蛋糕来自何处,于是顾衡走到办公桌那边就呼叫了秘书处,开口就问:“这个蛋糕谁送过来的?”
      
      “贺神送的。”秘书完全不知道今天总裁怎么了,这问题已经问了三次了,就仿佛进入了更年期。
      
      “他自己拿过来的?那为什么不直接拿给我?”顾衡很烦。
      
      “boss你是说这个呀,是贺神的助理祁真拿来的,那时候要谈正事,他说这蛋糕带进去不合适,就放到茶水间那边冷藏室放着,等他走了我们才拿出来,但他说是贺神送的。有,什么问题吗?”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秘书甚至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总裁情绪反复老不好,做下属的很焦躁。
      
      “不管…那…那没事。”顾衡刚想,说不管下次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送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通通拿走,结果听到祁真两个字,像是被放了气的球,忽的软了下来掉落在地上。
      
      只能结结巴巴说了句没事,切断了通话。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顾衡看着眼前的蛋糕,琢磨着祁真给自己送这个蛋糕的用意,用的是贺昀修的名义,特地走了秘书这条线。
      
      这是,不想给自己知道?又想着取悦自己?
      
      不管是什么原因,那人……
      
      那人真是,真是不知羞耻。
      
      给自己送蛋糕,还是绑着蝴蝶结的蛋糕,还是绑着蝴蝶结的用粉红色盒子装的蛋糕。
      
      这么不正经的蛋糕自己要怎么办?
      
      这个祁妲己。
      
      黎星娱乐内部若是有什么狗仔团队,那今天的头条一定是《黎星巨头喜提蛋糕一枚,加入他的团队,带你乘风破浪,带你发散光芒》。
      
      因为当大家看到满面春风,甚至学着贺神跟大家打招呼的总裁,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思索再三,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嗯?
      
      总裁这表现怎么说呢?
      
      就好像用喜提玛莎拉蒂的气势,提着一袋沙琪玛。
      
      顾衡就带着这个蛋糕“巧笑嫣然”的回了家,还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在了自己豪车的副驾驶上,一路开的稳稳当当,生怕一个急刹车把蛋糕碰坏。
      
      要不是盒子太软经不起折腾,顾衡甚至想给蛋糕系个安全带。
      
      顾衡回家的时候,进门就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小唯”,直到听到自家那朵盛放的小傻逼清清脆脆回了一声,才放下心来,回家了就好。
      
      顾唯穿着睡衣从厨房踢踏踢踏走了出来,手上还拎着一盒冰淇淋,看起来好不惬意。
      
      “你洗澡了?”顾衡看着顾唯湿漉漉的头发和身上那件睡衣,皱着眉头说。
      
      “嗯嗯。”顾唯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点头。
      
      “现在才几点,你就要洗澡?”顾衡说着不自觉开始查看顾唯脖子周围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毕竟隔壁老贺功力深厚,不得不防。
      
      脖子上没有,很好,只是不知道身上有没有。
      
      “我什么时候洗澡你也要管?”顾唯拿着个大勺子把冰淇淋戳的面目全非。
      
      居然,居然连澡都不让洗?这是什么新品种的法西斯。
      
      “把衣服脱了。”顾衡懒得理他,不耐烦的开口道。
      
      顾唯这下炸了,把勺子拿出来对着茶几咣咣咣砸了好几下,然后迅速跳到沙发上占领高地,举着勺子对着顾衡就吼道:“我告诉你,你这是性骚扰,别以为你是我哥就可以为所欲为!”
      
      “你他妈还反了天了。”顾衡一边说着,一边就上前拉住顾唯的手往一边侧过去,顾唯那几两肉哪比得过顾衡,三下两下就被镇压的明明白白。
      
      顾衡一把掀开顾唯的睡衣,看着依旧“清清白白”的身体,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手上也松了力气,幸好没有□□行那苟且之事。
      
      于是也不理会没了自己束缚,跟条鱼似的跳起来,站在一旁满脸羞愤的弟弟,甚至很轻蔑的发出一声嗤笑,对着顾唯那小身板就说道:“小弱鸡。”
      
      顾唯气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这是什么神经病?掀了自己衣服就是为了骂自己一句弱鸡?
      
      顾唯又回忆起了小时候被顾衡支配的恐惧。
      
      “我告诉你,我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我还是要揍你。”就像那句歌词唱的,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顾唯说完就朝着自家哥哥扑了上去,张牙舞爪的看着可凶。
      
      不过一会儿就被自家哥哥按在沙发上摩擦。
      
      顾衡对着自家弟弟那张如花似玉的脸,根本下不了狠手,收了好些力道当做陪他玩,还很闲适的往沙发靠背一仰,看着坐在一旁蜷成一团,大气都喘不匀的弟弟开口道:“玩够了?”
      
      “等到你八十我再打你。”顾唯一边喘气一边瓮声道。
      
      “就算我八十你也打不过我。”顾衡撂下话就站了起来。
      
      “那我就雇人打你。”顾唯在心里对着自家残暴的兄长竖起了爱的中指。
      
      顾唯慢悠悠直起身子的时候,就看到顾衡拎着个蛋糕往楼上走,自己能感觉到哥哥心情很好,甚至都没对自己下重手。
      
      真是兄弟情深。
      
      直到听到书房传来的一声关门声,顾唯这才想起来这蛋糕为什么有些眼熟,因为今天自己也吃了一个。
      
      好像,是祁真送的?
      
      不好,有情况。
      
      想到这里,顾唯就坐不住了,随意的抹了一把脸,连拖鞋都没穿就三步并两步往书房跑去,一下子推开书房的门冲到顾衡面前,啪的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哥,你这蛋糕也是祁真送的?”
      
      顾衡看着光着脚板咋咋呼呼的弟弟,硬是生出自己其实是在养儿子的错觉。
      
      “把拖鞋穿上。”顾衡扣了扣桌子皱着眉头说,然后才把顾唯刚刚的话过了一遍脑子,有些不解的说道:“你说的‘也’是什么意思?你也有?”顾衡特地在“也”字上面加了重音和停顿,就好像生怕顾唯听不清。
      
      “对啊,不止我啊,还有好多人有,比如音乐部什么的,秘书处都有,都是祁真以贺□□义买的。”
      
      顾唯因为跟贺昀修在谈主题曲的事,所以很迟才回到音乐部,一路听着大家说什么“贺神买的下午茶”也是一脸懵,后来问了贺昀修,才知道是祁真买的,说他自己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说实话,顾唯也不知道自己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内心是什么感受,只是拿着手上那份蛋糕,觉得有些重。
      
      只能说祁真心思细腻是真的,通晓人情世故是真的,把贺昀修放在心上…也是真的。
      
      这个人是真的很好。
      
      可是看着自家哥哥那失神的样子,顾唯才发觉,原来他还不知道这蛋糕是群发的……
      
      

  • 作者有话要说:  黎星巨头喜提蛋糕一枚,加入他的团队,带你乘风破浪,带你发散光芒!
    加入我们!成为最闪亮的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