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男二这种生物 ...

  •   “顾总你说没仔细看过剧本,那我就大概跟你说一下吧。男主角,就是郑律阳,目前定下来演员就是贺神。他小时候亲眼看着身为警察的爸爸死在自己眼前,妈妈也不幸遇难,他因为被关在一个行李箱里躲过一劫,但是通过一个破洞记住了凶手的长相,尤其是眼睛。”
      
      “为了找到凶手,就用了全新的名字、身份进入了特别刑侦队,想调查当年的事情,认识了女主角萧宁饰演的杨希。后来因为追踪凶手的消息,差点出了事,就被停职,但是暗中留下了他爸当年用的枪。”
      
      “他发现凶手改了容貌,但是那双眼睛没有变化,而且凶手因为一系列原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后来差点落网的时候,又被放了出来,甚至劫持了一个小女孩作为人质,于是他知道警方中有卧底,也就不再相信警方的消息,打算单独救出小女孩并且为父亲报仇。”
      
      祁真说到这里,就看到顾衡往自己这边推了一杯茶过来,并且轻声开口道:“你来之前我让他们泡的,现在应该刚刚好,尝尝。”
      
      祁真有些惊讶,好像摸不太清顾衡的脾性,但又觉得顾大总裁有些贴心,于是笑着点了点头,温温润润的说了一句“谢谢。”
      
      祁真揭开盖子,一股子茶的清香扑面而来,少了最初滚水的锐利,气息显得很柔和,祁真慢慢散着茶沫,感觉整个人都跟着平静了下来。
      
      等到祁真喝了好几口茶露出餍足的表情之后,顾衡心里极为舒爽,接着说道:“这是一部英雄主义的电影?如果是这样,不免有些俗套。”
      
      这种商业性质突出的电影,买账的人不少,但是口碑也很容易走低。业内还戏称这类电影为碳酸电影,在最初的刺激娱乐过后,留下粘腻的后劲。
      
      “不可以说是完全的英雄主义,我只是讲了个大纲,其实剧本细节,比如他们的解救过程什么的就比较精彩,顾总你可以看看这个剧本。”
      
      说着祁真便翻开手中的剧本,想给顾衡看几眼,因着这层动作,祁真下意识的往顾衡这个方向靠了一靠,一下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顾衡觉得自己似乎都闻到了祁真身上似有若无的干净清新的气息,不知是茶香浸润的,还是祁真自己身上带着的,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甚至手心都带出一点冷汗。
      
      顾衡慢慢的深吸一口气,又害怕被祁真发现,愣是把一口长气拆解成十几“抽泣式”的小气音,才静下心来听着祁真说话。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其实是结局,也是比较不落俗套的东西。就是最后男女主合力抓住凶手的时候,意见有了分歧,女主打算绑回警局,男主想直接开枪。女主说不值得为这种人渣毁了自己,而且这人背后很可能有更大的秘密,有所谓的操纵者。”
      
      “结果凶手跟他说,你抓住我又如何,只要没有立即判处死刑,我有的是办法脱身,就像从你爸手中逃脱一样。他想看男主歇斯底里的样子,他也知道男主一心只想杀死自己,跟个机器似的活着。”
      
      “但是男主没有,他很冷静,他只是跟女主说,我这辈子什么都是假的,身份、名字,只是记得他爸说的那句忠于正义。但是最后他选择了忠于自己,于是开了枪,可是那个凶手死之前的一刻,也说了一句话,说其实我也只是一把枪。”
      
      “所以凶手不是他?”顾衡有些疑惑。
      
      “直接凶手是他,间接或许不是,又或许只是为了给男主留一个猜不到的答案,继续折磨他,这个剧本还有很多可以琢磨的地方,我可能没看懂吧。”
      
      祁真看着封面大大的《人质》两个字,接着抬头对顾衡说道:“我觉得的,这个小女孩是人质,其实郑律阳也是。”
      
      “他该姓吴,却没了姓,也没了名字。”
      
      “入了警队,有好几次差点放弃了报仇的念头,但是最后又被背叛,甚至连女主角都是不理解自己的,觉得自己应该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不该被那个凶手毁了,可其实自己早就被毁了。”
      
      “这是一场救人的行动,也是一场自救吧。”
      
      “你喜欢这部电影?”顾衡看着盯着电影剧本,看的很入神的祁真,笑着问道。
      
      “我喜欢有故事的东西。”祁真低头,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点了点封面上那个大写加粗的“人”字,黑色的墨字衬的祁真的肌肤越发白皙。
      
      “而且,这算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一部电影剧本吧,总是会好奇它搬上大屏幕会是什么样子的。”祁真抬头看了顾衡一眼,笑得眉眼弯弯。
      
      “那便做你想做的。”顾衡忽的出声,声音中带着常人都可以察觉的温柔。
      
      祁真循着声音望过去,看到顾大总裁那近乎于宠溺的表情,有些恍惚,甚至都没听清楚顾大总裁在说些什么,是不是自己听到的那个意思,有些疑惑不解的皱了皱眉头。
      
      “这电影,我批了。”顾衡指了指祁真手中的剧本,背着微光坐在沙发上,昂贵的西装面料带了一点点金色,显得整个人的轮廓都柔和了几分。
      
      只要我给得起的,可以给的,我都愿意给,所以你可以大胆的去做你想做的,顾衡在心里对祁真说。
      
      顾衡以前陪着顾唯和老妈看那些青春偶像剧的时候,曾经嗤笑世界上怎么会有所谓的男二这种生物。
      
      喜欢了便就是喜欢了吧,总要为自己争取一下的,就算知道了对方不喜欢自己,那远离就是了,世界上又不只一个女生能让你心动的。
      
      但是不仅不走,甚至自己还帮忙打着助攻,各种为他们创造机会,各种对女主角好,是不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是正常人该有的思想和情感吗?
      
      那时候自家老妈怎么说来着,好像是你还小,你不懂,当年你妈我身边还有男三、男四、男十八呢。
      
      可是最后还是看上了老爸,上位的依旧是男一号。
      
      真想知道男二号是谁,是不是发家致富儿孙满堂了,从老妈的魔掌脱离,真是逃过了好大一劫。
      
      现在,看着祁真的笑脸,看着祁真的眼睛,自己似乎能理解那些男二的心理了。
      
      编剧实在是太厉害太有才了,那不叫什么青春疼痛偶像剧,应该叫人间纪实。
      
      虽说祁真看扫地的大妈也许都是这样的眼神,但是自己招架不住啊,别说让自己投资拍一部电影了,就算让自己去演一部电影,怕是都能直接答应下来。
      
      呵,男人。
      
      祁真看着退去那些凌厉气息的顾衡,听着他轻声说着的“那便做你想做的”,心里有什么温度慢慢晕开来,就好像回到了年少的时候。
      
      那时候顾衡话总是不多的,和宋北辰他们比起来,别人都说他显得无趣了些,也许天生性子就是这样的,总觉得有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但是只有自己知道,除了自家哥哥之外,顾衡是让自己最安心的存在。因为他总能在不经意间给自己不一样的惊喜,就好像很多事情经由他出,就变得不再那么刻意了。
      
      他从来没有跟顾衡说过的,那时候他伸出双手帮自己遮住眼前的阳光,好让自己睡得安稳一点的时候,自己其实是醒着的。
      
      甚至,当贺昀修说自己似乎对顾衡格外不一样的时候,也是一笑带过,却没有否认。
      
      只是后来,那人小心翼翼的远离了自己的生活,连离开都被伪装的很完美,自己连一句再见都没跟他说上。
      
      不是不在意,也尝试过很多法子,可都被他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盖过去了,就好像两人之间只是一面之缘那般浅薄。
      
      最后,所有想说的话,想问的话,汇到嘴边归结成一句算了。
      
      猛地想起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祁真有些恍惚,忙喝了一口茶定了定神,好让自己清醒一点。
      
      “贺神也说了,这部电影预计票房不会差的,而且他有分寸,这点顾总可以放心。”祁真不知怎的,有些不大敢看顾衡,只好盯着手里的剧本说道。
      
      “嗯,我大概了解了,再跟林导那边交涉一下,把资金落实到位,你们就可以开始了对吧。”顾衡说道。
      
      “嗯,演员基本都已经落实了,我听贺神说,林导那边基本都准备好了,包括摄影棚、拍摄团队什么的之前就在交涉了,如果黎星出不了资,就去跟华夏、乐青那边商议。”祁真抬头看着顾衡说。
      
      “那我这边会通知下去马上跟进,希望能有预期的票房和口碑吧。”顾衡客套的说了几句,但是内心清楚,贺坚强的电影扑街的几率就跟他身败名裂的几率一样,实在太小了。
      
      即使自己这边不给他批资金,那个人也绝对会没皮没脸跑到财政那边,以股东的名义要求出资,对他来说,自己完全就是个摆设。
      
      妈的好气。
      
      “贺神的电影自然是好的。”祁真对于他哥的演技那是相当的自信,抛开贺影帝时常没皮没脸的垃圾话和举动来说,家里有这么一个拿得出手的哥哥,还是可以添点光的。
      
      毕竟贺大影帝,你,值得拥有。
      
      可是对面的顾大总裁看着脸颊红扑扑的祁真,心里那叫一个折磨。
      
      既生贺昀修,何生他顾衡,既生了他顾衡,又何生贺昀修的祁真。
      
      老天爷就是换了种法子毒打自己,鞭笞自己的灵魂,把自己架在道德的火焰上炙烤。
      
      “顾总,那我先走了。”祁真盖上了茶杯的盖子,慢慢站起身来对着顾衡点了点头,甚至微微躬了躬身子,显得格外庄重。
      
      顾衡:……
      
      这一鞠躬,就好像自己是陈列在博物馆的古董,根本不是什么年轻有为的顾总裁,而是年过古稀的顾老爷子。
      
      妈的好气。
      

  • 作者有话要说:  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