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无情却有情》风千里 ^第4章^ 最新更新:2008-10-21 14:38: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意外收获 ...

  •   我在王妃的拜托下,检查过贺鹰的尸体,因为浸泡在水里的原因,尸体开始肿胀,应该泡在水里有一会了,不能是在被追赶的途中杀人的。因为那样的话,无情他们立刻就赶到了,尸体的肿胀应该不会很明显。这么说,也许,贺鹰在之前就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我是不是应该说出来呢?我边走边想,不知不觉走到了发现贺鹰尸体的地方,看见铁手和无情正在那里。
      无情的轮椅陷在坑里,铁手上前想去帮他,谁知道无情自己一使力,从坑里退了出来。看得出来,这无情似乎很不喜欢铁手,或者说,他这个人不喜欢依赖别人。
      “查案其实是捕快的职责,无情公子无须操心!”铁手说。
      无情不以为然:“你不是觉得我坐轮椅就办不了事吧!”
      哎,近来运气不怎么好,走哪都像是故意的,我还是离开吧!可是刚刚转身,就被人叫住了。
      “在下并无此意!”“沐姑娘……”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我只好收住脚步,走得更靠近他们。“无情公子、铁手捕快……”
      “沐姑娘?”铁手还不认识我。
      “我是王妃身边的大夫!”我自报家门。“对了,两位在这里研究案情吧,不知道有什么新发现吗?”
      “在下刚到,不知道无情公子有何发现?”铁手问。
      “有。”
      “是什么?”铁手着急的问他。我没有开口,只是看着无情。
      无情看了看铁手,又看了看我:“我不需要告诉你们!”哎,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集思广益嘛!”铁手啊,人家都这样说了,你倒也有点厚脸皮了!我还是别说话了,免得又被人涮了。
      “只有不爱动脑又喜欢推卸责任的人,才会说这种话!”无情说完,就打算离开。
      “无情公子请留步!其实我本来想去找你们,既然现在遇到了,我就在这里说吧。”还是说出来,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
      无情听我一说,停下来转过轮椅,面对着我。铁手也一脸的疑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
      “我再次检验了贺鹰的尸体,发现了开始没注意到的一点。因为曾经浸泡在水里的原因,无法从流血情况判断死亡时间,但凶手还是疏忽了。尸体浸泡在水里后有发胀的现象,由此来看,尸体在水里浸泡至少有一个时辰了!”
      铁手、无情两人齐齐望着我,“这么说,贺鹰之前就已经死了!我明白了,凶手移尸到水里,就是为了掩饰这点!”无情说道。
      ……
      “你们看看附近。”于是铁手在附近四处看了看,结果发现了很多的血迹。
      “难道溪涧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铁手猛然发现。
      “你也挺细心!我原本在想凶手为何要移尸,不过沐股姑娘解释了这个问题,凶手不想让我们发现贺鹰准确的死亡时间。”无情说。
      “这么说贺鹰并不是遇到偷剑人后被杀的,而是一早就被杀了!”铁手接着他的话说。“可是他致死的那一剑,确实是天煞剑造成的!”
      “可是这样说不通,凶手偷剑后离开时,我也赶到,他还中了我的飞镖,之后再杀了一次已经死了的贺鹰!”无情的疑问,也是我们的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好像很复杂!”我能想到的也就这些,也不知道能否有用。
      “我很快会找到答案的!”无情很坚决的说道。
      正巧说到这里,就听见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争执声,原来是陈大中和雷波。
      “我警告你别胡扯,贺鹰不是我杀的!”雷波指着陈大中,恶狠狠的说。
      “那家伙拿那件事要挟你,所以你就……”陈大中急着反驳。
      “他也勒索你,难道就是你杀的吗?”雷波反问。
      我们三个看着他们俩在争吵,心里的疑惑又多了层,突然旁边传来一阵吟诵声。
      “南无阿米陀佛……”是净一大师正在发现贺鹰的地方为他超度。
      “两位,我就不打扰你们继续研究案情了,先行告辞!”该说的都说了,我还有个地方想去,于是先走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想看看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于是我去他探望了诸葛正我。可是很巧,我去的时候,看到一个离开的身影,是嫣红姐。
      “诸葛先生!”
      “沐姑娘!真没想到沐姑娘会来探望老朽啊!”还会笑,看样子,他真的很不在意。
      “诸葛先生说哪里的话,以前就只听过关于先生的传闻,如今却能够相识,百草很高兴!”其实是有点小小高兴的,或许是因为他们是我与前世唯一的联系吧!
      “哪里哪里,沐姑娘严重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今老朽都只是一个啰嗦的教书先生了!”他摇着头说到。
      “教书先生也很好啊!先生见多识广,能做先生的弟子,也算是幸运了!”
      “啊,沐姑娘你真是会说话!对了,沐姑娘来此,不会只是看看老朽吧!”我看上去像有目的的吗?
      “是了。百草想来看看先生,这牢房潮湿,先生一定不惯的。如果先生身体有何不适,大可叫百草前来的!”其实我有点好奇他和嫣红姐的事情,毕竟她是我在这边唯一的朋友。但又不太好意思直接问,感觉自己变得像个八婆一样。
      “那就多谢沐姑娘了!”
      “诸葛先生啊,其实……我想先生应该不是凶手的!”我还是问不出口。
      “哦,何以见得?”他一脸笑意的问我。
      “这个……直觉吧,我随刚认识先生,但也觉得先生不像这样的人。虽然先生不愿说自己为何会与贺鹰争执,但是我想先生应该有自己的考虑的!”我干吗这么心虚呢,三八真的不好当啊!
      “老朽在此谢过姑娘的信任!我相信清者自清,况且有无情和那个小捕快,他们会还我清白的!”他的样子真的一点也不担心,还信心十足。
      “是了,刚才我还见到他们两位在讨论案情。”
      “沐姑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出声。“请问姑娘,手上的镯子是哪里来的?” 他指着我从衣袖露出的手镯
      “啊,先生是说这个吗?”我伸出手托起镯子问。“这个,从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带着了。”
      “从小带着?”他满脸疑问的问我。
      “是啊!其实我一直觉得这个镯子很奇怪,不管我如何用力也不能把它摘下来,而且它竟然会长的!我小的时候,它才这么大;后来我长大了,手臂粗了,它也跟着变大了。”
      “能否让我看看!”他显得很激动。
      “好啊!”我伸手到他面前。咦,我来的目的好像不是让他看镯子,算了,八卦到底不是我做得来的,还是放弃得了。不过,他怎么会对我的手镯这么有兴趣。我也蛮奇怪的,很少这么主动与人聊了半天。
      他很仔细的观察着手镯,里里外外,好像连一条小小的细纹都要看清楚。
      “是了,就是这个镯子,想不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他似乎很开心,他以前见过这个镯子吗?“这个镯子,是我一位老朋友的!”
      “啊?这镯子我从小带到大,是不是先生认错了!”
      “不会的,我记得清清楚楚,这个镯子里还可了一个‘沐’字,我朋友就是姓沐的!而且……”我的姓确实来自这个镯子。
      “而且什么……”我倒是对这镯子的来历很感兴趣,这东西的做工太精细,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得!
      “而且这个镯子是他专为女儿打造的,从女儿出生起,就带在她的手上。”他看着我,看得很仔细,似乎想透过我看到别的什么。
      我大概猜到他想说的话了,我应该就是他说的那个朋友的女儿吧!可是,我却又不是!
      “那先生的那位朋友现在怎么样了?”我问。虽然可以算是陌生人,但怎么也是这个身体的血亲!
      “我们十八年前就失去了联系,那时他女儿出生不到月余,后来我才知道,他一家大小都被人杀了!可是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谁杀了他们!”他说到这里时,两眼已是热泪盈眶。
      “诸葛先生……”我该说什么呢?
      “没事!我没想到,他的女儿竟然还活着,我想他在天之灵,应该也满怀安慰了!”他激动地拉着我的手。
      “其实呢,诸葛先生,我确实是孤儿,但是先生仅凭一个镯子就确定我是你那位朋友的遗孤,似乎有点证据不足!”我觉得这一切好像太过戏剧化了,反而有点难以接受。
      “其实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很眼熟,你长的很象他的妻子,不过最重要还是这个镯子!”
      “镯子?”我们的视线都落在这个手镯上。
      “嗯,这个镯子,是请名家特别打造,世上独一无二,只此一只。”其实我也觉得这镯子的来历应该不俗,没想到是独一无二。
      “也许他打造了两只,又或许还有其他人也能打出来!”我还在狡辩。
      “不可能。据我所知,世上只有这个人能做出这个镯子,而且他也只打造了一只。”他十分的肯定,似乎不容我狡辩。
      “诸葛先生,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你,让我想想可以吗?”
      “当然,我只是想为亡友找到他的女儿。如果你想通了,愿意的话,就和无情一样,叫我一声‘世叔’吧!”
      “嗯!”我点点头。“那我先走了,诸葛先生!”
      这算不算是意外的收获呢,没想到能知道自己这一世的身世,只是,我到底算什么呢?
      

  •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有不一样的地方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