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无情却有情》风千里 ^第3章^ 最新更新:2008-10-21 14:35: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凶手是谁? ...

  •   “来人啊,来人啊……”刚回房一会,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喊。我赶到的时候,无情已经先来了,而韦总管受了伤倒在地上,而藏剑阁的剑已经不翼而飞了。我本想看看他的伤势,不过他说自己没事,没什么大碍,于是跟着大家一起去找偷剑的人。匆忙间,我也忘了纱巾,引来了众人异样的眼光。但大家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了偷剑人的身上,也没人注意我了。
      走到湖边,却发现本应离开的铁手竟然还在,同时还发现了贺鹰身差一剑,躺在湖边。我立刻上前,探过脉搏,确定贺鹰已经死亡。
      “你竟然杀了贺鹰!”
      “我想大家误会了,在下来到的时候,贺鹰已经重伤身亡。”铁手解释到。
      可是贺鹰的义子情绪有些激动,一口咬定铁手杀死了他的干爹,抽起利刃,不由分说朝铁手砍去。两人打斗了一番,他明显不是铁手的对手,刀也被铁手打落在了地上。
      “我没杀人,我不是凶手!”铁手吼道。
      “依我看,你又真的不像是凶手。”诸葛正我说到。依我看,铁手这么一个刚直的人,绝对不会去知法犯法的。
      “诸葛先生,何以你要帮着个杀人凶手?”陈大中说。
      “案件还未彻查,我们不可以伤及无辜,以免后悔莫及。”诸葛正我继续说道。也许,我有机会见识到古代神捕的办案过程!
      “诸葛先生,你倒是挺公正的,不知道你做御前神捕的时候,是否也是这样想呢?如果是的话,你应该没有伤及无辜了是吧?”王妃真的很针对诸葛正我,句句带刺。
      “大家不要争论,凶手并不是这位捕快。”这次换无情说话了。
      一干人等带着贺鹰的尸体,回到大厅,无情向大家解释刚才的话。
      “凶手带着三把古剑向西南面逃走,谁知道在树林遇到贺鹰,接着就用天劫古剑将他杀死。先偷剑,后杀人,这点大家很清楚,如果他是凶手的话,另外两把古剑为何不在他身上呢?”
      “可以把剑收藏起来。”有人说到。
      “情况仓促,根本没机会藏起两把古剑。为何他在杀人之后,还要留在现场被我们发现?我和韦管事都看见,凶手是穿着黑色夜行衣,试问他正被人追捕,还会不会有空闲换衣服?就算他真的可以边走边换,那件黑色夜行衣也应该被我们发现。不过最重要的疑点,就是死者的伤。初步鉴定,贺鹰是失血致死,致命一击当然是胸口一剑。正因为大量的剑伤,凶手身上一定染满贺鹰的血,但是他身上,一滴血也没有。所以,他根本就不是凶手。”
      “他不是凶手?那么谁才是?”贺鹰的义子问道。
      “在下发现铁索桥被雷劈断之后,打算回来通知大家,谁知道发现贺鹰被杀,所以我认为凶手还在山庄范围之内。”铁手说。
      “可以杀死贺鹰,凶手的武功一定不简单。在山庄之内,以大家的武功,都有可能做到,所以凶手必定是我们其中一个。”无情推断到。
      “那道未必,难道你们怀疑本王是凶手吗?”
      “究竟是谁?”贺鹰的义子情绪很是激动,他指着面前的一干人等,“是你们哪一个杀死我干爹的?”
      “稍安毋躁。”王爷说,他指着铁手问:“你是边城县衙捕快是吗?现在本王命令你,查明此案,不得有误!”
      “在铁索桥修好之前,卑职会尽力将真凶缉拿归案!”铁手的职责就是如此,他肯定会尽力去做,可是一旁的无情却笑了。
      “公子,你笑什么?”铁手问他。
      “要找真凶,又何需几天?”无情已经知道谁是真凶了吗?“从大家发现凶手偷剑逃走,到通知大家去追捕,由始至终有一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他就是蓝天帮帮主,蓝破天!”
      所有人顺着无情的目光,齐齐望向蓝破天。
      铁手先开口:“蓝帮主,凶案发生的时候,你在哪里?”
      蓝破天答到:“当时我感到不适,我一直留在房间里。”
      “有没有人可以证明?”
      “没有!”
      蓝若飞忍不住了,质问铁手道:“且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爹?”
      “蓝破天一定是凶手,我们鹰盟之前打伤你们的人,你一只怀恨在心,是你杀死我干爹!”
      “我蓝破天做得出就不怕认,就算要杀贺鹰,我也会用我这把破弯刀,用得着这么麻烦偷剑杀人?”
      “或许是想掩饰。大家可以看看,伤口好像是剑伤,但是伤势其实是刀伤,也就是说凶手虽然用古剑杀人,但是他用的不是剑法,是刀法!”铁手的解释揭开我的疑惑,伤口与剑锋吻合,但又有些奇怪,原来是这样。
      “很明显,蓝帮主偷剑的目的,是想掩饰他的破穹刀法。”雷波说。
      可在我看来,偷剑太过麻烦,何必多次一举,又不是非要这古剑来杀人不可?
      “蓝帮主即无不在场证据,又有杀人动机,请王爷准许卑职将蓝帮主暂时关押,作进一步调查!”铁手对王爷请示,王爷则点头同意了。
      蓝若飞很是激动,指着铁手:“你说什么,你敢抓我爹!”说完便要动手一般。
      蓝破天喝斥女儿到:“若飞!”连忙拉住了女儿。“你要抓要铐,悉听尊便!”
      “爹啊!”
      “真金不怕火炼,你放心。”蓝若飞很气愤,却又无可奈何,只好狠狠地瞪着铁手。
      说蓝破天杀人,却没有直接的证据,他顶多算个嫌疑犯罢了。可是其他人都有不在场证据,凶手怎么可能在大家面前杀人呢?我虽然对侦探小说不感兴趣,但被小姚闹腾得也看过一点柯南。只是,这古代,科学技术不发达,识别不了指纹,而我也不会取指纹,只能等着无情他们破案了。
      慢着,不过是死了个人,又有个人被怀疑杀了人,似乎不关我的事,我管这么多干什么,还是去湖边转转吧!事情真的很不凑巧,我真的是无意,却又遇到诸葛正我和无情。
      “诸葛先生,无情公子,两位好!”
      “百草姑娘!”无情记得我的名字。
      “百草姑娘?原来这是姑娘的名字。刚才见姑娘为贺鹰验尸,请问姑娘是?”诸葛正我还不认识我。
      “诸葛先生,小女子姓沐,名为‘百草’,是个大夫,应王妃之请来到山庄,一睹古剑之风。久闻先生大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哪里哪里,姑娘过誉了!”
      “对了,‘沐’姑娘。”我听得出这声沐姑娘好像音有点重,这无情,不会以为我又偷听吧!“你验过尸体,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发现?”
      “没有,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不过,我有些疑问,不知道该不该说?”
      “哦,沐姑娘请说!”诸葛正我似乎很想知道我想说的话。
      “偷剑之人如果是为了隐藏武功而偷剑,那么显得多此一举了,要打开金无坚的锁,可不是易事,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险,选其他兵器也可以啊!如果他只是为了偷剑,顺道杀人,那他为什么又不把剑带走呢?还有他是用什么办法打开了金无坚的锁呢?疑点真的很多!”我干吗这么多嘴,一点也不像平常的自己,难道我真的很想见识“名捕”断案?
      “想不到沐姑娘查案也这么在行,我看姑娘如果改行当捕快,或许比铁手有前途。”这无情在讽刺我吧,医术还未精,却还学人查案,还拿我跟铁手那个笨蛋比!
      “两位见笑了,这都只是我的怀疑,两位可以不必理会的!”
      “哪里,姑娘的猜测都不无道理,确实还有很多疑点,值得考虑!”诸葛正我似乎也同意,蓝破天可能并非凶手。
      “啊,我看我还是不打扰两位研究案情,先告辞了!”还是走吧,自己越来越奇怪了。“对了,无情公子,若是身体有何感觉不适,可以来找我。既是王爷的宾客,诊金我会算便宜点的。这些药给你,对你的病很有效的。告辞!”
      我离开的有些急,这些年来一直很少动气,我差点还以为自己已经没脾气了。我耳力很好,走的时候听到身后的诸葛正我在“哈哈”的笑,还说我能看出无情的病,医术应该不错。陡然心里又舒服了些。我最讨厌人家说我是庸医,说这些话的人,都会被我“小小的惩戒”一番。不过,无情的身体的病有些麻烦,而且他的双腿,让我有了兴趣。
      回到房间,我想了很久,来到这边也有十年了,除了医学,没有什么在乎的东西。杀人也没什么好奇的,这些年四处游历,什么都见过了,尤其是死人,有什么值得我注意呢,又不是死在什么奇难杂症下?想了半天也没有答案,却听到王爷召集众人去大厅,似乎案情有新的进展。
      我先一步到大厅,正好看到无情和诸葛正我进来。“王爷!”
      “王爷,是否有要事宣布?”问话的诸葛正我。
      “是这样的,蓝帮主的千金说发现了凶案的重要线索,所以要求本王召集打假一起来商讨。”
      “蓝姑娘,在下希望你不要为了救你爹,就故意捏造证据。”铁手对蓝若飞说到。
      “我蓝若飞才不会那么卑鄙!”蓝若飞狠狠地瞪着铁手,然后笑了。“我有人证!总之,所有的谜底都已经解开,真正的凶手就是他,诸葛先生!”她边说边指向诸葛正我,所有的人脸色都变了。
      “蓝姑娘,你说诸葛先生是凶手,证据呢?”铁手也不相信,问道。
      “傻福!”
      “我就是最好的证据!”于是傻福将他曾见到诸葛正我同贺鹰争执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包括诸葛正我威胁贺鹰说“死人的确不会说话”。诸葛正我有什么把柄在贺鹰手上吗?虽然小姚说过他是个正直的人,但事实可能会不同。
      “好了,既然大家都觉得诸葛先生是杀人凶手,那我爹就是无辜的。王爷,请你马上放了我爹!”蓝若飞很想自己的父亲能放出来。
      “一个人片面之词难成证据。诸葛先生,刚才傻福所说的,是否有发生过?”铁手问。
      “有!”诸葛正我干脆的回答,众人的脸色瞬间都觉得他应该就是凶手了。
      “金九龄,你是江湖白晓生,本王现在问你,你知不知道诸葛先生和贺鹰有没有什么瓜葛?”王爷问。
      “王爷,在下不是不想说,不过就……”
      “一百两,买你说的话!”哦,原来消息可以这样买,如果是小姚在的话,那金九龄怕是没饭吃了!
      “多谢王爷!”听到有钱,金九龄立马喜上眉梢。“十八年前,贺鹰因为抢劫杀人,遭诸葛先生缉拿归案。但他却疏通官府,结果无罪释放,诸葛先生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还说有生之年定要将贺鹰绳之于法。”现代的法律算是很完善了,依旧有漏洞,更何况古代!
      “一个消息就赚一百两,怪不得你这么富贵。”诸葛正我笑着说,他似乎并不急于辩解,气定神闲。
      “客气,客气!”
      “证据有力,诸葛先生似乎嫌疑最大!”雷波说。
      “且慢,根据刚才傻福所说的证言,什么闲言闲语,什么行事光明磊落,似乎是贺鹰在威胁诸葛先生,和十八年前的事完全无关。”铁手好像聪明了点。
      “听起来也有道理。旧恨不成,那么新仇呢?诸葛先生又如何解释为何事要恐吓贺鹰?当中有何内情?”王爷继续问道。
      “此事就是……就是……”他似乎努力在想,但我看来,他应该是不想说吧。我注意到他和王妃的视线有交集,可王妃很快移开了,难道跟她有关?“就是我忘记了是什么事情!”看吧,既然能让他威胁贺鹰,自然是不能说的。可是就因为这样,众人皆叹了口气,他这下是解释不清了。
      “世叔,你不解释清楚,就会被人误会你是杀人凶手!”无情有些急了。
      “事实上我真的不记得发生什么事情!”
      “据我所知,诸葛正我以前当御前神捕的时候,为了立功,也曾宁可杀错决不放过,甚至伤及无辜。所以无论是新仇还是旧恨,他很有可能就是杀死贺鹰的人!”王妃似乎很想诸葛正我死啊!
      铁手上前:“请王爷准许卑职暂时关押诸葛先生,以助调查。”王爷点了点头。“诸葛先生,得罪了!”铁手遇上前抓住诸葛正我,无情却先一步出手,手上的飞刀朝铁手而去,紧接着便是一串从椅腕上射出的暗器。
      看样子,无情是不会让人动诸葛正我的了。只是我没想到,他也有这样的时候。眼看着铁手躲不过最后的飞镖,诸葛正我拿起身旁的椅子,挡在了铁手面前。
      “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冤枉我世叔,根本就毫无根据,完全不合理!”无情很是气愤。
      “无情,不要再为难这位小捕快,让他把我关押吧!”
      “王爷!不错,诸葛先生是有杀死贺鹰的嫌疑,但不代表蓝帮主不是杀人凶手。”铁手说。
      “此言有理,两个都要关押!”就这样,诸葛正我被关押起来。
      在场的人,我都不认识,也不了解,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就更不知道了,但要搞到杀人的地步,应该是很大的仇恨了。虽说不能以外传的名声断定一个人,但我前世的经历让我看起人来还是挺准的,诸葛正我实在不像凶手。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是按照电视剧情发展的,所以会有很多一样的地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