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继母难当》悄然花开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0-21 17:46: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下午楚侯爷有政事要忙,只陪着乔柔用了午膳就离开了。大姑娘楚瑶和大少爷楚阳向来是不在乔柔这边用膳的,所以下午这会儿,乔柔就可以安心的想自己的事情了。
      
      若是没怀孕,她不管怎么样都行,甚至关了院门不见人,都无妨。但有了孩子,她就要想更多了。只是目前为止,她最重要的事儿,是得先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
      
      不光是要孩子好好的,她自己,也要好好的。否则这样的家庭,一旦没了她这个亲娘护着,哪怕孩子平安生下来了,也不一定能平安活下去。
      
      她不觊觎楚家的东西,但从现在起,楚家也别想占她的便宜了。想到这儿,乔柔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楚家这样的世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财了,又是最看重脸面的,如何会占她的便宜呢?想多了。
      
      “夫人很高兴呢。”喜春端着一盘子水果过来,笑盈盈的将木签子扎在果块上递给她:“这好消息,是不是要往乔家那边说一声?”
      
      乔柔脸上的笑意稍微收了些,手掌轻轻放在肚子上,好一会儿才摇头:“暂时不用说,不到三个月呢,别惊扰了孩子。”没了亲娘,她和乔家的哪个说这好消息去?
      
      难不成亲爹还能细心准备一份儿礼物不成?还不得让那后娘来吗?后娘送来的东西,她敢放心吃吗?所以说,还是等三个月之后,坐稳了这一胎再说。
      
      “你也先别急着忙这些小事儿,今儿还有一件儿大事需要你去办。”乔柔笑眯眯的扎了一个葡萄塞嘴里,酸酸甜甜,倒是挺好吃的。她吃完了才继续说道:“花嬷嬷今儿这一出,有些古怪,她向来是最护着大姑娘的。若是侯爷真想打大姑娘一顿,那花嬷嬷肯定是要先找老太太来的,她怎么会想到先来找我呢?”
      
      喜春也点头:“确实是古怪,且花嬷嬷往日里一向最喜欢规矩,今儿这一出,可不怎么规矩。”不等通报就先闯进来,又迫切的想带自家夫人往前院,不说还没想到,一说就让人觉得不正常了。
      
      “你查查咱们院子里,哪个丫鬟婆子,和花嬷嬷来往十分亲密,我这身子,我自己都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的,花嬷嬷倒是老道。”乔柔说道,喜春愣了一下,面色就变了:“夫人是说……”
      
      “这古怪,总得有个理由才是,咱们院子里,现如今最大的变故是什么?”不就是乔柔这肚子吗?
      
      喜春抿抿唇,很郑重的点头:“夫人放心,奴婢这就去查,往日里夫人实在是太过于宽和,倒是将这院子里上上下下的人惯的都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谁了,回头奴婢请了顾嬷嬷回来来坐镇。大夫可是说了,夫人这会儿,可不能多思多虑。”
      
      顾嬷嬷是乔柔的奶嬷嬷,也是乔柔的亲娘当年留下的人,论忠心,再没有比顾嬷嬷更忠心的了。
      
      只是前段时间顾嬷嬷的小女儿生产,那边也没公婆,小户人家也舍不得请人照顾,乔柔就给顾嬷嬷放了一个月的假,让她专心照顾小女儿和小外孙去了。
      
      “去吧,咱们这院子,日后可得守好了门户才行,这事儿,我也不放心别人,只交给你了。”乔柔笑着点头,顿了顿又说道:“我记得喜夏有手好厨艺是不是?”
      
      喜春点头:“喜夏的娘原先是灶房上的呢。”因着手艺不错,在乔柔的亲娘面前很得脸,于是喜夏就跟了乔柔,也是一块儿长大的情分。喜夏的娘过世的也早,她比乔柔好的一点儿就是她爹没娶后娘。
      
      乔柔心里盘算着这院子里的小厨房,不过这事儿得先提前和老太太打好招呼才行。
      
      没了喜春在旁边叽叽喳喳,乔柔自己想着心事,想来想去的,就想睡着了。不知道怀孕的时候,乔柔还不觉得自己身体有什么不对的,但知道了,就忽然娇气起来了,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困劲上来了,就再也撑不住了。索性眼睛一闭,就躺在摇椅上睡着了。
      
      只喜春蹑手蹑脚的过来给她盖了个毯子,剩下的人都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扰了她休息。
      
      这一觉睡得长,却也有些不安稳。上午没来得及想的事情,这会儿争先恐后的往脑子里窜,上辈子的,这辈子的,生前的,死后的,一幕幕就像是唱大戏。
      
      她身为观者,看一出叹一出,有喜有恨有憎,等最后一场戏落幕,就只得了满心的疲惫。
      
      “夫人?”不知道谁在场外喊了一声,于是这戏台子连带唱戏的人,忽然就成了烧成灰的画纸,一片片的飞散开,荡漾出一点点儿的波纹,将她推出了这看戏的高台。
      
      乔柔睁眼,就见楚侯爷站在她椅子旁边,高大的身影还挺有压迫感的。乔柔略有些不舒服,撑着胳膊坐起来:“侯爷回来了?这是什么时候了?”
      
      “快酉时了。”楚侯爷伸手,乔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将手扶在楚侯爷掌心,借力起身。
      
      喜春忙过来送茶水,这会儿天色尚早,楚侯爷就暂且坐在院子里乘凉。乔柔则是进内室洗脸,顺便吩咐人准备晚膳,若是往日里,她张口就能将菜名给报出来。
      
      可今儿,一边擦脸,一边迟疑,想了大半天,竟是一道菜都不想吃。就连往日里喜欢的,今儿想起来,也忽然觉得不太想吃了。
      
      “你问问侯爷吧,看侯爷想吃什么,我就随便用些白粥好了。”乔柔放下帕子,吩咐了喜夏,喜夏笑道:“只白粥吗?怕是吃不饱,夫人不要点儿别的?”
      
      “不要了,没什么胃口。”乔柔摇头,楚侯爷大约是嫌弃院子里有蚊子,正好进门,就问道:“没胃口?可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让大夫来看看?”
      
      乔柔略有些诧异,这约莫是楚侯爷第一次开口关心她吧?嗯,不对,也不能说以前就没关心过,只是主动开口请大夫,这还是头一次。看来这女人的肚子,还真是……金贵的很。
      
      “不用了,大约是之前吃的水果有些多了,并不饿,侯爷不用忙了。”乔柔笑着摇头,顿了顿,主动开口问道:“侯爷晚上想用点儿什么?”
      
      楚侯爷不挑食,有饭菜就能活。
      
      但饭菜端上来,各色香味扑鼻而来,乔柔却是忽然一阵恶心反胃,她强忍了一会儿,终是没忍住,甚至都没来得及起身去净房,一转头,一张嘴,肚子一阵抽痛,胃里的东西翻腾上来,全给吐到了地上。
      
      她本来就犯恶心,看见这呕吐物,更是止不住的反胃,头都抬不起来了,一直吐到胃里什么都没有,就开始吐酸水。
      
      屋子里的丫鬟们开始还有些慌,但喜春伶俐,又指挥人端水,又指挥人打扫,还顺便恭敬的请楚侯爷换个地方吃饭。再给乔柔顺胸口,忙活一大通,等乔柔止住呕吐,都已经是一炷香之后了。
      
      她原以为楚侯爷定是忍不住这恶臭味儿呢,没想到一转头,楚侯爷竟还在饭桌边坐着。
      
      乔柔顾不上疑惑,只摆手:“端下去,这味儿实在是难闻。”
      
      喜春犹豫的看楚侯爷,楚侯爷跟着点头:“端下去吧,请了大夫过来看看。”
      
      乔柔也未曾有怀孕的经验,便没有阻止婆子出门请大夫。只略有些疲惫的坐在原处,刚才吐的太费力,眼泪都下来了,鼻涕也快出来了,她得先收拾一番才行。
      
      “侯爷等会儿还是往别处去用膳吧。”等收拾妥当,乔柔才转头看一边的楚侯爷:“我这儿怕是没办法让侯爷安心用膳了。”
      
      “无妨,我先等等。”楚侯爷并不在意,看丫鬟去拿香露喷洒,竟是十分细心的问道:“这味道,可还能闻得惯?若是稳不惯,就让人换了别的。”
      
      乔柔摆摆手,示意那丫鬟先别洒了,她现在,是什么味道都不想闻。
      
      大夫来的很快,不过也并没有其他办法,孕吐这种事儿是正常的,若没有吐到受不住的份儿上,是最好别吃药的。乔柔身体向来不错,思索了一会儿,也就没让大夫开方子了。
      
      不过徐大夫也留些止呕的小诀窍,好歹算没白来一趟。
      
      乔柔原以为徐大夫走了,楚侯爷也会跟着换个地方用晚膳了,于是对楚侯爷出门的事儿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这府里,除了她这个继室,还有两个妾室,再不济还有老太太那边呢,实在不行还有楚侯爷自己的书房呢,总不会没了地方让楚侯爷吃饭。
      
      她自己是实在没胃口了,索性就早早的洗漱,准备安歇了。却没想到,刚打算换衣服,就见楚侯爷又从门外进来了,乔柔还有些吃惊:“侯爷晚上,是要留在这儿吗?”
      
      楚侯爷点头:“你身体不适,我留下来也多照看几分。”
      
      这可真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对楚侯爷的这种关心体贴,乔柔半点儿不觉得享受,只觉得大热天的,她这鸡皮疙瘩居然不怕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