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继母难当》悄然花开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0-08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夫人,不好了!侯爷要打大姑娘板子!”外面一个嬷嬷冲进来,噗通一声就跪在躺椅面前,神情惊慌,不停的磕头:“求夫人快去救救大姑娘,大姑娘一个女孩儿家……”
      
      躺椅上的人眼皮子抖了抖,这才睁开眼,她并没有看跪在面前的人,而是神色茫然的盯着虚空,在那嬷嬷的呼喊声中,良久,才将手掌遮在眼前,掌心细腻柔软,掌纹清晰可见,透过手掌,那初夏的阳光,好像也变得越发的强烈了。
      
      她这是,回来了?
      
      “你慢慢说,大姑娘怎么了?”乔柔放下手,微微起身,看着面前的嬷嬷。原来,她是回到了这个时候吗?她这一生,悲剧最开始的那一刻?
      
      那个嬷嬷张口就重复了一遍儿,乔柔缓慢起身,伸手给一边的丫鬟:“快扶我过去看看……”
      
      话音未落,人就软软的滑落下来。大丫鬟是个忠心的,忙喊人:“快,大夫人急晕过去了!快请大夫!”
      
      有嬷嬷丫鬟冲过来,七手八脚的扶着乔柔进屋。她这院子里,七成都是忠心的,所以也不怕谁的手松了,将她摔到地上去了。只要请了大夫回来,她这一关,就算是度过了。
      
      大姑娘的事儿不好沾,谁沾手谁倒霉。尤其是她这个当继母的,做的好了是应当的,做不好了就该千刀万剐。
      
      她那会儿多傻啊,大姑娘个女孩子家,挨了板子不好,她就赶紧去拦着,那边乱成一团,大姑娘的人来来回回的求情,侯爷的人来来回回的抓人,大少爷和老夫人身边的人又来来回回的奔跑,谁也不知道哪个撞了她一下,生生的撞掉了她两个月的身孕。
      
      她原先也当是自己倒霉,和那孩子没缘分,毕竟,谁也想不到,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那么小的孩子,居然天生的有心眼。生怕她生了孩子,抢了大姑娘自家亲弟弟的东西。
      
      撞掉了就好了,一了百了了。
      
      感觉被扶到了床上,乔柔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日后的路。说实话,她是不太想留在这府里的。
      
      世人都说有后娘就有后爹,但真不是所有的后娘都是恶毒后娘的。至少她乔柔不是,她能说,她是对的住自己的良心的,任谁来问,她都能问心无愧。上孝敬楚侯爷的亲娘,中间善待楚侯爷的侍妾,对下费心教养楚侯爷的嫡出子女。
      
      可最后她落得个什么结果?
      
      乔柔并不是那怨天尤人的,想到那上辈子的事情,心里哀叹一番,只发誓不再重蹈覆辙,就不再去回想了,反正也都已经发生过了,想再多,又有何用?还不如顾着眼前,将以后的日子给过好。
      
      “侯爷过来了。”守在旁边的小丫鬟轻声说道,乔柔微微蹙眉,慢吞吞的睁眼,她和楚侯爷虽是夫妻,这感情,却是普普通通。一个是死了原配偏又年轻,需要个继室,一个是守孝耽误了花期不得不降低标准,两边条件一对,这婚事就成了天造地设了。
      
      沉稳的脚步声从外面蔓延到床边,年近三十的男人皱眉低头看她:“身体不舒服?可请了大夫了?”
      
      乔柔尚未来得及回话,身边的丫鬟就嘴快说道:“花嬷嬷急匆匆的闯进来,拼命磕头求我们夫人去救命,我们夫人有些吓着了,又着急又担心,再加上前些日子有些着凉不舒服,这才晕倒了的,正请了大夫了,估计一会儿就能到。”
      
      不是我们夫人不关心你家大姑娘,是身体不好晕倒了,没办法去。还有那花嬷嬷,实在是没规矩,连夫人的院子说闯也能闯了,这胆色是谁给的?
      
      那花嬷嬷已经溜走了,夫人晕倒,救不了她家的大姑娘,她总得另外找个救星。
      
      楚侯爷没言语,往日里乔柔身边的丫鬟都是很规矩的,这次大约是被乔柔的晕倒给吓着了,这才有些口无遮拦,为主子出头,并不是什么大错。再者,乔柔的人,该她自己教导才对,别人开口,难免会下了乔柔面子。
      
      乔柔也没出声,若说大姑娘是长了牙的狼,那这花嬷嬷,就是跟在后面撺掇的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来着。若是没人支招,大姑娘不过六七岁,如何知道妇人怀孕的事儿?连她乔柔自己,都尚未察觉,那大姑娘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怎么还知道如何让妇人小产呢?
      
      室内沉默了片刻,楚侯爷寡言,不知道是不想说还是不会说,就只坐在床边等着,乔柔也没心情拉家常,索性就闭上了眼睛。
      
      大夫过来的时候,连室内的丫鬟都微微松了一口气。
      
      “恭喜侯爷,恭喜夫人,是喜脉。”苏大夫是侯府惯用的,说话向来简洁干脆,手指搭在乔柔手腕上片刻,就冲床边的楚侯爷和床上的乔柔拱拳道贺。
      
      乔柔早有猜测,但真等听到了确定的消息,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冒出一股喜悦来。嫁出去的女孩儿了,再回娘家就成了客人。楚家呢,也向来不曾将她当家人,她总觉得这世上,自己是孤独无依的,可这个孩子,和她血脉相连。
      
      日后,她就再不是那个孤孤单单的人了。
      
      楚侯爷一张脸往常都像是木头雕刻的,但现下,也微微露出些笑意,不过只片刻,笑意就隐下去,眼睑下垂,也遮住了眼里神情。
      
      乔柔猜测,他大约是为他那前头的嫡子担忧了。就算她是继室,这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嫡出。
      
      不过嫡子嘛,也是多多益善,楚侯爷很快就又露出喜色,一边吩咐了人去给老太太报喜,一边追问大夫刚才的晕倒要不要紧,是否需要开个方子什么的。
      
      乔柔身体好,大夫也就没多事儿,只说静养即可,随后就跟着丫鬟领赏去了。
      
      楚侯爷跟个木桩子一样站在床边,乔柔就是想闭眼,也觉得略有些压抑,只好无话找话说:“花嬷嬷刚才来说,侯爷要打大姑娘的板子?”
      
      楚侯爷皱眉,顺势在床边坐下:“眼看都是大姑娘了,却越发的不懂事儿……”顿了顿,到底没说为什么要打,只给乔柔挪了挪薄被,大夏天的,有些热,乔柔想掀开又有些不好意思,索性忍了:“到底是大姑娘了,打板子不好看,大姑娘也不过六七岁,年幼不懂事,若是有做错的,侯爷耐心些,多劝说几次,大姑娘灵慧,必然会明白的。”
      
      “你安心养着就是。”楚侯爷停顿了片刻说道,乔柔点头。至亲至疏夫妻,楚侯爷像木头,乔柔也不是那等主动的,夫妻两年,也并没有什么贴心话可说,乔柔以往还想做个体贴人,现下也不愿浪费自己一番心意,正打算闭上眼,就听见外面有喧哗声。
      
      楚侯爷皱眉,正要问什么,门口就风一样的扑过来一个人影,直奔床上乔柔。
      
      乔柔当机立断,立马坐起身,正好躲在了楚侯爷身后。那人影扑到床边收势不及,眼看就要撞在床沿上,被楚侯爷一伸手给揽住了,不等人影出声,楚侯爷就先斥道:“嬷嬷就是这样教导你礼仪的?毛毛躁躁,像是什么样子!给我站好了!”
      
      小小的红色人影停顿了一下,哇的一声张口大哭:“你凶什么凶!刚才还要打我板子!就不许我找我娘委屈一下吗?娘,你快看我爹,就会欺负人!”
      
      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拽乔柔,乔柔强忍着恶心没躲开,笑着劝道:“快别哭了,好好的一个小仙女儿,再哭可就成了小脏包了,我已经说过你爹了,你爹也答应日后再不打你了,不信你问他。”
      
      其实她憎恶的时候,也挺同情这孩子的,小小年纪,就被养歪了,日后还不知道要遭什么罪呢。偏这孩子不信她,她就是想教,也无从插手了。
      
      顶多,她不将上辈子的仇恨带到这辈子来,剩下的,可就做不到了。
      
      大姑娘转头看楚侯爷,楚侯爷犹豫了一下才点头:“日后不打你板子了,只是你得听话,再让我知道你背后做什么小人行径,可不像是这次,有你娘求情,我就轻拿轻放了。若有下次,两次的帐一块儿算,明白吗?”
      
      大姑娘忙点头,一脸乖巧,又偷看乔柔。到底年纪小,那脸色不像是感激乔柔,倒是略带了几分厌恶和仇恨。只可惜垂着头,楚侯爷错过了观赏的好时机。
      
      老太太已经有了嫡孙,所以并不将乔柔这肚子放在眼里——都没生出来呢,是男是女不确定,甚至能不能活都不保证,和已经站住了嫡孙比,当然是没什么大价值的。
      
      不过为着面子好看,到底是让人送来了些赏赐。
      
      大丫鬟捧着托盘来问,乔柔点了点那上面的好药材:“从明儿起就炖汤做药膳用了吧,放着时间长了,也丢了药效,不划算。”那花嬷嬷手再长,也伸不到老太太的院子里去,所以这些东西,倒是可以安心用。
      
      就算不期待,老太太也不至于先一步害了她家孙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