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冬寒》零度火花 ^第29章^ 最新更新:2019-02-20 17:06: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29 神医 ...

  •   夜西寒犹豫的问医尘子:“此法有几成把握?”
      医尘子伸出三根手指,说道:“三成!”
      只有三成?!夜西寒听了医尘子的话心中暗惊。
      夜西寒握紧了拳头,掌心很快变得濡湿,他试探着再次开口:“先生,可有其他法子?”
      “唉”医尘子轻轻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这方法太过凶险,病家未必能够接受。“倒是还有一法,只是这只是江湖传闻,老夫也只是听说。”
      夜西寒眼睛一亮,急忙道:“先生说来听听!”
      “相传,秦岭峰之巅,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牵猛兽,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凝神,使物不疵疬而年谷熟。其中就有一位神人,乃是秦岭楚门排行第三,精通医术,任何奇难杂症,手到病除,其研制的神药更有起死回生长生不老之功效。”
      医尘子讲得自己也心生向往,不禁想道:若是能有幸与之研讨医典,自己的医术定能上一层,传承下去,也可润泽一方百姓。
      “他?”夜西寒想到了天下名医,却独独漏了古洛枫那个呆子!
      “是!只不过这些都是民间的传说,是否属实也未当可知,况且楚门之人又岂是旁人能够随意——夜公子?”
      医尘子还未说完,便见夜西寒倏然起身,大步离开了寝殿,留下医尘子与布赫拔都的亲信面面相觑。
      这边夜西寒出了寝殿直奔议事厅,他知道这个时辰戈斯漠将军等人必定在此商议国事,果然,当他一脚踏进议事厅,便看到满屋的人全都惊讶的看着他。
      戈斯漠将军唰的站起身,脸色阴沉,急促的问道:“夜公子!可是王上不好了?!”
      众将领一听这话,也纷纷站起身看着夜西寒。
      “是很不好!所以我要带离开,也需还能有一线生机,否则……就是真的不好了!”
      “离开?去那里?离开宫殿吗?”有大臣不解的问道。
      “我要带他离开蛮荒,至于去哪里,说来话长了,此刻不是解释的时候!”夜西寒难得耐心的看着这个大臣回答道。
      “离开蛮荒!这不是胡闹嘛!以王上现在的情况,长途跋涉,岂不是直接送命!”有大臣惊呼着质疑夜西寒。
      夜西寒不再解释,他直接看向戈斯漠将军:“戈斯漠将军,把布赫拔都交给我,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救他!”
      戈斯漠将军沉吟片刻,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的说道:“好!我会守着这蛮荒城,等着你们回来!”
      “将军!”
      “戈斯漠将军!”
      “三思啊!”
      众大臣将领均上前劝阻,却被戈斯漠将军抬手阻止,凌厉的眼刀扫过,众人便只能安静了下来。
      得到了戈斯漠将军的保证,夜西寒心安很多,遂立刻回去准备。
      夜西寒让人准备了舒服的软架和马车,又挑选了八名身强力壮的士兵轮流担抬布赫拔都,预备好了路上的吃食用度,索性蛮荒就在秦岭脚下,路途并不遥远,预备的东西也无需太多。
      准备妥当之后,夜西寒带着布赫拔都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先用软架将布赫拔都抬到蛮荒殿外,再转移到事先准备好的马车上,出了蛮荒城向南行进了半日,便到了秦岭之下。
      秦岭地界与蛮荒环境大不相同,此处树木密集,五步之内必有一树,枝杈相互交错,将积雪也隔绝在外,一进其中,犹如进入了一条密道,不见日月,也辨不清方向。
      树叶落下,在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踩上去松软异常,时而虚时而实,深浅不一,让抬着软架的大汉也颇为吃力。
      这错综复杂的自然环境,易进难出,普通人莫说想要找到通往秦岭之巅的入口了,就算是想要顺利走出去都困难,幸好是有夜西寒带路。
      弯弯绕绕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到了上山的入口处。抬软架的壮汉轮换了三次,在这冬月里仍旧汗流浃背,夜西寒让大家原地休息,待会上山的路程会更加艰难和劳累。
      夜西寒侧坐在软架旁边,拿出水壶含了一口水,俯身贴上布赫拔都的唇,缓缓的将口中的水一点一点渡给布赫拔都。
      与当初的扭捏不自再在相比,现在这一套动作夜西寒已经在旁人面前也做的行云流水面不改色,这一路下来,他也不再避讳他人。
      看着安静躺着的人,夜西寒心中难过,他还是喜欢那个霸气勇猛的布赫拔都,如果他真的再也醒不过来,自己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对他的感情做出回应?
      简单吃了些干粮,夜西寒吩咐大家起身,务必要在天黑前上到山顶。
      上路崎岖,纵使夜西寒带的人多,轮番换着抬软架也颇显得吃力。随着他们越上越高,气温也越来越高,山路周围的景色也随着不同,与山下严冬的枯木不同,这一段路竟然还是深秋的景色,路边种着夜西寒最爱的枫树,映衬着这小小的山路都是火红一片。
      这令随行之人都十分惊艳,停下脚步,一边脱去外衣,一边欣赏这冬季难得的美景。
      夜西寒也喜欢这景色,不禁对沉睡中的布赫拔都轻声说道:“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此处景色是不是很美?与你建造的枫林台相比如何?你若醒来,我们再到此处看日出可好?”
      “夜公子,小的们换好衣裳了,可继续行进?”
      “走吧!”
      继续向上,温度竟然又升高了许多,众人只得再次停下来,这时大家才明白为何夜西寒当初让他们将夏季的薄衫穿在里头,这里的气候俨然是夏天!
      夜西寒也脱了外衫,他想到了被布赫拔都掳走的那个时候也是夏天:“正午最热的时候,你竟然让我赤脚走在隔壁滩上,还不许给我一滴水!还真是狠辣!如果不是你掳了我又虐待我,那个叫朝鲁的少年也许就不会被我杀死,他的姐姐也不会找我报仇,你也就不会因为我被俘而掣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