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冬寒》零度火花 ^第28章^ 最新更新:2019-02-20 16:25: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28 重伤 ...

  •   见有人闯进来,玛库将军一下子上前将匕首抵在布赫拔都颈间。
      “玛库将军这是所谓何事啊?”夜西寒冷冷的问道,心中也疑惑的想到:以布赫拔都的伸手,即使是在睡梦中也断不会着玛库暗算,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考虑着下一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声:“阿爸!”乌兰呼喊着跑到了玛库身旁,双手握住匕首,又怕误伤了布赫拔都而不敢用力,“阿爸你到底要怎样啊?呜呜呜……您答应过我不会伤害王上的,阿爸!”
      夜西寒凝眉看着他们,终于明了:原来乌兰竟然是玛库将军的女儿,难怪布赫拔都会中了迷药。
      “乌兰你起来!”玛库恨恨的说道:“阿爸还不是为了你!以你的容貌,以我的身份地位还有呵呵战功,不要说妾侍,你连王后也当得!可如今你看看你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低三下四只能做个奴婢!全是他,全是这个荒淫无良的大王!阿爸今天就要替你讨回公道,什么狗屁王后我们不稀罕了,阿爸就让你做个公主!哈哈哈……”
      乌兰看着阿爸颠狂的样子十分害怕,急切的说道:“阿爸!不是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一厢情愿,是我被判王上做错事,也是我心甘情愿自毁容貌留在王上身边伺候,不关任何人的事!阿爸!你不要一错再错了!呜呜呜……”
      看着乌兰的样子,玛库心如刀绞,盛怒之下猛的一挥手,只听“啪”的一声,乌兰的身子便歪在了一边,侧脸上一个鲜红的五指印,顿时愤怒和愧疚刺激得玛库更加激动,他放声大骂:“都是你的错!你去死——”玛库突然疯狂的将匕首朝布赫拔都刺去。
      就在玛库打乌兰的时候,匕首偏离了布赫拔都的喉头,夜西寒便看准了时间咬破手指甩出数滴血刺直奔木库面门,不曾想竟然有人突然挡在了玛库身前,做了替死鬼。
      心中暗道:糟糕!
      耳边已传来利刃刺破皮肤的声音,夜西寒大惊,脸色惨败的看向布赫拔都,却看到乌兰快一步趴道了布赫拔都身上,挡住了致命的一刀,而乌兰口吐鲜血吊着最后一口气对夜西寒说了句:“饶了我……阿爸……”便香消玉殒了。
      穿过乌兰,看到了她身下面色苍白的布赫拔都,夜西寒满目狰狞,龙筋剑山下翻飞血光四射,片刻便无一活口。
      夜西寒连忙上前扒开乌兰查看布赫拔都,脸色却倏然一变:那匕首的长刃竟然穿透了乌兰直直刺进了布赫拔都的腹部,如今那黑洞中血正不停的渗出。夜西寒连忙点了几个止血的穴道使布赫拔都不再失血。
      “布赫拔都!”夜西寒失声唤道。
      却不料玛库等人屋外竟然还有包围,这一声呼唤伴随着兵器落地的声音响起——一把暗器深深扎进了夜西寒的手臂,无法吃力的将龙筋长剑掉落在地。
      这暗器刺的极深极痛,却奇怪的竟然没有一滴血流出,而刚刚布赫拔都的血也被自己止住,看着涌进来大批的叛党,夜西寒心急如焚,大脑却飞速的分析:也不知宫中是否察觉,援军何时能到,如今这般多人凭借一己之力如何对付,若此时能有打量液体……液体!
      夜西寒脑中灵光一闪,他抽出布赫拔都颈下的玉枕高高举起奋力向玉床砸去,两下之后,只听玉床哗啦碎裂,玉床中用来暖床的水倾泻而出,夜西寒利用未受伤的左手一边运功一边大力的朝叛党拍去,水花分秒间变成冰凌,所到之处无不传来声声惨叫,而这时更多的人影破门而入,夜西寒在近乎绝望中看了看进来的人,发现竟然有一个熟悉度身影——迪力!终于松了一口气:援军到了!
      ********
      寝殿里大家都屏气凝神,一位医者正在聚精会神的为布赫拔都把脉。
      “已经昏迷五日了?”医者出声询问。
      “是,今日刚好第五天。”夜西寒坐在一旁答道。
      “这五日可有摄取水分?”医者又问道。
      “喝进去一些。”夜西寒回答的时候脸微微染上红晕。
      半晌医者转过身来,竟然是花慕身边的医尘子!
      原来布赫拔都昏迷之时,遍请名医皆是一句话: “这是伤了脾脏,体内大量出血,怕是……怕是不行了。”
      蛮荒上下因此而动荡不安,拓拔以及边境部落也蠢蠢欲动,幸而有戈斯漠将军强力镇压,主持大局,宫内又有迪力以及布赫拔都的亲信帮衬,总算一切还在正轨。
      夜西寒并不相信布赫拔都的命数会到此结束,他想到了当初救了自己的医尘子,于是两日前,命人带着自己的龙筋黑鞭动身去了帝都。
      他一定会帮我的。
      那个时候夜西寒看着沉睡的布赫拔都冷静的想着:他一定会!
      “能喝进去一些便好,否则这伤还没治好,怕是他的身体就要枯竭了。”医尘子的话将夜西寒拽出了回忆。
      他迫不及待的问道:“先生,他如何?”
      医尘子沉吟片刻,似乎在斟酌言语:“那一刀正中脾脏,要知道脾脏是人体中最柔软脆弱的脏器,一旦破裂人就会失血而亡,像蛮荒王这种还能坚持五天的,已经算是奇迹了。为今之计只有一种方法可以尝试,但是此方法凶险,只从典籍中有所提及,尚无成功之例。”
      “先生但说无妨。”夜西寒催促道。
      “为今之计只能将腹部剖开,将坏死的脾脏切除,再用针线将创口缝合……”
      “不可!”医尘子还未说完,一旁的亲信猛然站起身防备的看着他,仿佛下一刻这老头就会拿刀将他们王上开膛破肚一般,继而转身朝夜西寒一拜:“左相大人!这方法凶险异常,请大人三思!”
      夜西寒也十分担忧,世界上奇能异事颇多,这看似杀人的法子也许真的可以救人,但是倘若在布赫拔都身上尝试,他也是不能够接受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